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玖果

 
 
 
時間回溯到稍早之前──...
『已等候多時了。』
如同之前所做的一樣,瞬正座著並向白鞠躬,但是白看起來跟以往不太一樣,似乎有點...急?
 
他強行拉扯瞬的和服,因突來的舉動而嚇到的瞬,反射性的甩了白一巴掌,然而白卻不以為意的用手背
擦過被瞬打到的地方,他用力一扯,一罐小瓶子便從瞬的和服裡掉了出來。
『哈哈...果然有事先準備好,不過已經沒用了。』說著,白便將那瓶子扔到了窗外,他轉身看向一臉驚恐
的看著他的瞬,『跟我來。』白粗暴的抓住了瞬的手,另一隻手則是掀開了壁畫,那邊敲敲這邊敲敲後,
從牆壁之中就慢慢浮現出來了...一個漆黑的通道。
 
『哎?』從來不知道這房間有機關的瞬,為什麼身為客人的白會知道?
但就在白要拉他前往時,他奮力的想掙脫,『放...放開我!』但是白的力氣卻異常的大,跟平常不太同,
『閉上你的嘴乖乖跟我來就是了。』雖然白這麼說,但是瞬怎麼可能會聽話?就在他要大叫時,白直接
用事先準備好的手巾摀住了瞬的鼻嘴,一陣的暈眩,瞬就這麼昏了過去。
 
直接扛起瞬的白,在冷笑了一聲之後,就走進了暗道,而暗道也在兩人完全走進去之後,其入口就漸漸
關上了。
 
──回到現在....
 
「你們三個,這麼慌張是要去哪裡?」
途中遇到了翠銀,看他的裝扮,不像是要去接客的樣子,反而更像是...
「翠銀桑才是,是要去哪裡呢?」
明石反問,而翠銀有點驚訝的回答他:「怎麼,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這一問,三人都一臉不知
情的樣子,翠銀這才告訴他們:「是〝迎神祭〞啊,說來小瞬呢?我有跟他說這件事的啊...」
「瞬不在。」天谷說,很難得聽見他的語氣沒有像以往一樣的囂張。
 
「哎?怎麼了?」
「我給他瓶子了。」
「呃,因為緋在的關係我才沒說,說不定連緋也知道這件事情,那藥對白雖然有用,但如果白從一開始
就知道的話,就沒有用了。」聽翠銀這麼說,天谷似乎沒有很驚訝。
不管有沒有成功,最重要的是瞬現在的行蹤。
「翠銀桑,這地方有暗道嗎?」明石問,要問這問題只有找樂意幫助他們的翠銀才有用。
「有是有,不過那地方不就是小瞬現在接待客人的房間嗎,你們要過去?」
 
──找到了。
 
左敲敲右敲敲之後,原本的牆壁變成了一個通道。
「小心一點,這通道是通往離那個世界最近的地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在翠銀還沒講完話之前,天谷
就直接走進了那通道,「聽人把話說完啊,真是的...」翠銀遞給了明石一支燭臺,「要快點回來啊。」
「知道了。」說完,明石跟丑三就跟在天谷後頭走進了通道,直到通道自動關上後,翠銀這才轉身面向
一直待在門外的人。
 
「我說,真的不能幫他們嗎?」翠銀對著走過來的人說。
「你和我都知道,黃泉之主不是我們這種貨色惹得起的,更別說是談判。」緋吸了一口菸說,「更何況你
不是很討厭她嗎?那個奪走你母親性命的閻魔...」
 
-
 
陰暗的地窟,被詭異的白色燈火所照亮著,寒氣不斷的從更深處傳來。
螺旋般的階梯不斷的往下延伸,中間的空間相當的大,而被吊在正上方的,是由堅固的鎖鏈所連接著的
一個牢籠,躺在牢籠裡的人,是瞬。
 
「嗯...」被寒氣給冷醒的瞬,一睜開眼才注意到自己待在不認識的地方,「這是...什麼?」雙手和雙腳
皆被枷鎖給鎖住,原本穿著的華麗和服也變成單薄的白色浴衣,起身坐好後,瞬看了看周圍,「喔呀,
醒來了嗎?」從一旁的岩石後走過來的白,似乎很喜歡眼前這景象。
「這裡是哪裡?你想做什麼?」瞬立刻問,現在眼前的這人,已經不是他的客人了。
「做什麼...這不是你最喜歡的事情嗎?〝體會將死之前的快感〞。」
 
──那是自己異於常人的地方。
 
-
 
『瞬,你沒事吧?』
在瞬經過如同噩夢般的夜晚後,看見身上都是傷的瞬,明石擔心的問他。
『嗯...沒事。』
看著明石替他包紮,瞬只是靜靜的待著,看著那淡紅的傷痕時──心裡的某處感到了喜悅。
 
──不是喜歡被虐待,而是喜歡自己快死去時的感覺。
也只有在那時候,才能感覺到自己是活著。
 
雖然明石跟自己一樣都沒有過去的記憶,但是瞬一直感覺得到明石跟自己的不同。
──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過去的記憶。
 
比自己早一年來到神無月,比自己要晚陪睡,但是瞬很清楚,明石跟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跟天谷之間的
肉體、戀愛關係,都沒比明石要來的穩重且甜蜜。
但瞬知道天谷跟自己是同類,之間不需要什麼甜言蜜語和陪伴,僅僅是做愛就能感受到彼此,對瞬而言,
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但就算是這樣,天谷似乎還無意給與他比白更加激烈的對待。
白僅僅是虐待,沒有愛。
天谷是愛,但卻像是在玩玩具似的玩弄他,所以才讓瞬如此的有感覺。
 
──可以的話,好希望待在我身邊的人是你哪....天谷。
 
-
 
「這裡是最接近那個世界...也就是黃泉的地方,因為時間上的關係,就選在這時候帶你來了。」白說著,
「什麼時候...迎神祭?」突然想起來,前幾天翠銀跟他說的事情。
「對,不過這是跟那個相反的〝奈落祭〞,為了抑制在這天特別沉重的怨氣,所以才需要一個合適的
人柱。」白此時靠近瞬,並蹲下來跟他解釋。
 
「這底下是最接近黃泉的深淵,閻魔大小姐已經在下面等你了,所以...」
「瞬!」
就在白要拉下像是機關的拉桿時,天谷他們的出現讓白停下了動作。
「天谷!」瞬驚呼著,不只有天谷,他沒想到明石和丑三也來了。
 
就在明石看到白時,那晚的事情讓他有點腳軟,不過丑三扶著他,不至於跌倒。
「我沒事...」明石跟丑三說,然而,白的視線跟他對上了,「啊,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替代品。」相當
沒禮貌的話,讓丑三差點就要上前揍他了,但是明石卻緊抓住他,對他搖了搖頭。
「你..曾經殺死了雪華的藝妓吧?」明石雖然想努力保持鎮靜,但是卻止不住顫抖。
「雪華?不,你見到的應該是我父親吧?我曾經聽父親說過你的事情,因為他有見過你幾次,但是那晚
我才確信了你是明石 靖人,可你還是比不上這傢伙啊。」以著輕佻的語氣說,白指向了被囚禁著的瞬。
 
在白說話的時候,天谷原想直接衝上去的,憑他的力量的話,要在這裡打倒白也不是問題,但是白卻毫不
害怕,「看這個吧,只要輕輕一推...」將拉桿輕輕的移動了一下,牢籠就往下降了一些,「這下面就是
接近黃泉的深淵,一旦到了那裡,就別想再上來了。」
 
完全不受白的威脅的影響,天谷的動作快到白來不及反應,就直接將對方用力踢到一旁,伸手拉住聯接著
牢籠的鍊條,直接將瞬給拉了上來。
「〈根本就不需要幫忙啊...〉」明石和丑三在一旁看著,難怪天谷會是最強的男眾,同時也是最危險的。
 
天谷直接徒手破壞了鎖,將枷鎖給解開之後,瞬立刻抱住了天谷。
「...」什麼話也沒有說的瞬,天谷也只是靜靜的抱著他而已。
──好溫暖。
瞬這時才明白了,他所喜歡的那種感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給予的,只有天谷,只有他才能真正給他那
喜悅的快感。
 
「哎呀呀...這下可真是痛啊。」白緩緩站起來說,「所以才覺得麻煩啊...閻魔大小姐。」在語畢之後,
一個白色人影從牢籠上出現,外表似小女孩的閻魔從上面跳了下來,站在眾人面前,「呵呵,不這樣做就
不好玩了,而且...這天我也無法離開這裡。」在對白使眼色之後,白這才從白色羽織裡拿出了一把刀。
 
直接將刀揮向明石──〝鏘!〞
丑三不知道從哪裡拿出的刀,或許是早有預感了吧,或者只是隨身攜帶著,總之,他擋下了來自於白對
明石的攻擊。
「丑三?!」
「明石,後退一點!」
怕會波及到明石,丑三試圖要將白逼到一旁去,但是對方的力氣卻遠比他所想的要來的大。
 
「礙事的人就交給你了,接下來...」閻魔看向了天谷和瞬,「該舉行祭典了。」
 
 
 
 
 
 
------------------------------------------------------------------------------------------------------------------------------------------------------
感覺丑明就是來插花的啊〈眾毆
天谷已經強到無法無天啦〈灑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