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捌果/R15

 
 
 
母親是妓女,父親不明。
由於母親的不負責任,從小就只能靠自己生存下去。
『啊啦?這是哪裡來的小老鼠呀?』
被緋撿回神無月,是在5年前,也就是第一次遇見瞬的時候。
 
『你不會餓嗎?』問著坐在角落的天谷,看對方似乎不願意碰食物的樣子,加上看天谷總是一個人的
樣子,讓瞬對他有點在意起來了。
『才不...』──〝咕嚕...〞率先背叛的肚子叫聲,讓天谷不禁臉紅了起來,但瞬什麼也沒說,只是笑著將
他拉到用餐的地方。
 
從那時起就認識了瞬,還有他喜歡跟著的明石。
天谷被叫去當男眾,也因為比其他同齡的孩子要來得強大,所以幾乎沒朋友,但是他的實力卻值得信賴。
 
 
──在3年之後...
 
『怎麼了,一臉要哭的樣子...真不像話啊你。』
『...吵死了。』
雖然天谷用著嘲笑的語氣說,但他還是有注意到瞬脖子上的紅色痕跡。
 
──第一次看到瞬露出如此冷漠的表情,但之後就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了。
 
原本瞬可以選擇當藝妓的,但他卻選擇了當男妓,每晚每晚,都跟不同的男人做,但儘管如此,兩人之間
還是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繼續過著日子,直到那一天的來臨...
 
那天,天谷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神經,在注意到指名瞬的白衣男子離開後,他就直接前往了瞬的所在,然而
在那裏看到的是───宛如壞掉的人偶般的瞬。
『喂喂,不是吧...』從未見過那樣的瞬,而對方也沒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似的,只是躺在凌亂的床上,雙眼
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從私密處流出的濁白液體,手腳上皆有著鮮明的紅色繩痕,凌亂的浴衣被丟棄至一旁
,露出的潔白肌膚上,有著不少被毆打過的瘀青痕跡。
 
『哪,瞬,你真的是瘋了啊...』──才會想被人如此蹂躪。
聽到了天谷的聲音,瞬這才回過神來,『啊...天...天谷.....』對於天谷的出現,瞬倒是沒想到,只是在
看到天谷後,情緒就突然爆發開來了。
 
那晚,瞬哭了很久很久之後才入睡,應該說是哭累了。
天谷並不懂如何安慰人,只是一直待在他身邊等他發洩完情緒。
──真不想放開手啊。
這麼想著的天谷,就這樣抱著瞬睡著了。
 
──而兩人在一起這件事也是在不久之後的了。
 
-
 
現在想想,也是從那之後,瞬就變得異常──不,應該說是終於露出本性了。
天谷從以前開始就有這樣的感覺,雖然說大家都能跟瞬好好相處,而瞬也是相當自然且開朗的跟大家談天
說笑,不過誰都沒有注意到,那藏在眼中的狂氣。
 
──但天谷注意到了。
「〈哪,瞬,你跟我很像啊...〉」──就是因為像,所以才會相互吸引吧。
 
坐在店門外看守著的天谷,注意到了──今晚的客人。
「瞬桑,有客人指名您。」聽見禿在呼喚瞬的聲音,天谷就知道那傢伙來了。
躡手躡腳的靠近瞬所在的地方,趁著禿離開以及客人未到的短暫時間,天谷直接到了瞬的所在,「天谷
?!」瞬驚呼著,但是天谷立刻摀住了他的嘴巴,「小聲點,這給你。」將先前緋給的小瓶子拿給了瞬,
「這是什麼?」瞬問著,臉上充滿了疑惑。
 
「是劇毒。」
「!」
將接下來的事情交代給了瞬之後,可以看出瞬在猶豫著。
 
「不行的啊...這種事情...」「難道你還想被那傢伙繼續玩弄下去?這可不像你啊,瞬,你是想到就會去做
的人吧?聽好了,」此時,天谷雙手捧住了瞬的臉,「你是我的東西,要對你怎麼做是我的自由,我可
不准你在被我弄壞之前就被別人玩壞啊。」
──那就是天谷的表達方式。
 
看天谷的表情,他是認真的,「...我知道了,不過,你絕對不要再來這邊了,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小聲說著的瞬,收下了天谷給的小瓶子。
 
「啊啊...我等你。」
「嗯。」
算不上是約定的約定,天谷很快的就離開了房間,在白來到之前。
 
-
 
〝啪!〞
被甩了一巴掌,撫著開始紅腫起來的臉頰,年幼的明石不敢抬頭看打他的那女人。
『我說過的吧,做事不准拖拖拉拉的,要是怠慢了客人,你賠得起嗎?!』
『好了好了...客人都在看著呢。』
同樣是藝妓的女子說道,她邊說邊將那名滿臉憤怒的女藝妓給帶離了那個地方,不過卻沒看明石一眼。
 
這裡是雪華遊廓,風氣最為淫靡的有名遊廓。
被賣到這裡來的明石,長期被精神不穩定的女藝妓所施虐,剛開始,明石以為對方人很好,因為那名女
藝妓相當照顧他,也很疼愛他。
──然而在一名白衣男子跟這女藝妓陪睡過後,一切都變了。
 
『我的話是絕對的!休想頂嘴!』一旦明石有什麼話不對時,女藝妓就會對他大吼大叫的。
平常在工作時是很正常的,但是一旦進入休息時間,營業的的燈熄滅之後,她就像是變了人一樣的會虐打
明石,很奇怪的是──沒人會制止,應該說,曾有人制止過。
 
『你們也差不多該住手了吧。』
那是只比自己大幾歲的男藝妓,嬌小的身軀被紅白金這三種顏色的和服所包覆著,有著一雙鮮明的紅色
大眼,實在讓人難以相信他跟許多客人陪睡過。
 
因受雪華的老闆的庇護,所以那少年才敢如此出面制止的吧?
──但明石錯了,少年是真心擔心著他的。
『辛苦你了,以前她明明不是這樣的,直到那個叫做白的傢伙來了之後...』給明石擦藥的少年,雖然當時
只比明石大3歲,不過也才13歲而已,處事卻比其他人要來的成熟。
──當時唯一的慰藉,卻在不久之後就沒再見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闆給予的壓力,少年很少出過房間,也因此,明石短暫的快樂時光很快就被恐懼所取代。
 
『啊哈...啊哈哈哈!這些全都是我對你的愛唷,對吧?不管是這些傷痕,還是施加的疼痛,全都是因為
愛著你才做的喔!──哈哈哈!!』
──瘋了,徹底的瘋了。
 
但也因為這樣,那天的到來對明石來說,是絕對無法忘記──相反,是最想忘掉的記憶。
『啊啊──壞掉了啊。』
手拿著的是沾滿倒臥在血泊之中的藝妓的血,透過壁櫥的縫隙之中,明石親眼看見了,那已染紅的白色
羽織,是所謂的殺人兇手所穿著的衣服。
但是因為太過於震驚,所以嚇得明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但是對方似乎注意到他了,『哎呀?這裡藏著
一隻小貓呢?』
 
拉開壁櫥的門之後,對方不但沒有將手上的刀指向明石,反而是說著:『逃啊,快逃離這裡啊?』
 
──那之後不曉得跑了多久,失去意識的明石之後不久被緋所撿到。
 
『真可憐啊,這孩子...靈姐姐,妳可以消除他的記憶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只是暫時性的,一旦接觸到印象最深刻的人事物的話,這孩子就有可能想起來喔?』
『無所謂,只要能讓這孩子得到比那記憶更加深刻的記憶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
聽著緋的話,一旁的靈在沉默了幾秒之後,才用手撫上昏睡中的明石,輕聲說著:『絕對,不要再想起來
了喔?』
 
-
 
怎麼會忘記如此重要的事情呢?
醒過來的明石,早已是淚流滿面,不知從何時起,身體早已忘記了那痛苦的過去,或許是因為現在過得
太過於幸福,所以才不懂什麼叫做〝痛〞。
 
「明石!」一看見明石醒來的丑三,緊緊抱住了明石,「明石、明石...太好了!」激動的不斷喊著明石的
名字,丑三甚至哭了出來。
「丑...三...抱得太緊了...」無力的說著的明石,確實,丑三抱得太緊,讓他感到胸口悶悶的。
「抱、抱歉,但是我...!」
「謝謝你。」
「?」丑三歪著頭,他不懂明石所說的話的意思。
「你一直陪在我身邊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
「既然這樣,就別再哭了好嗎,明石?」
伸手拭去明石的淚水,接著,丑三一一吻去那淚珠,「啊,嗯嗯...對了,丑三。」
「什麼事?」看向明石,丑三等著明石開口。
「我...想起來了,失去的記憶。」
「!」
 
──雖然痛苦,但也有快樂的時候。
 
「若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情的話,我也不會遇見丑三了啊。」明石說著,雖然是段不想想起的過去,但那
確實是曾存在過的事實,無法抹滅掉,也無法一直遺忘在角落,總有一天會想起,因為那正是自己所擁
有的〝經歷〞。
 
「明石...這樣好嗎?」丑三一臉擔心的說,因為他實在不想再看到明石難過了。
「嗯嗯,沒關係的,已經沒問題了。」明石輕輕點著頭說。
「明石...」就在丑三將吻下去時,一個不速之客突然闖了進來──「你們有看到瞬嗎?」
 
天谷臉上的表情看來很不耐煩,「瞬發生什麼事了嗎?」明石閃開了丑三的親吻,立刻起身問天谷,
這舉動讓丑三狠瞪著打擾他的好事的天谷。
 
「原本約好要出來的,但是到他的房間時卻沒看見他,連店裡的人都說沒看見他走出店外,更別說是離開
陪客的房間...」天谷搔了搔頭,人有可能就這麼憑空消失嗎?
「會不會...有暗道?」因為恢復了過去的記憶,所以明石也想起了過去雪華的老闆跟他講過這件事情:『
不管是哪個遊廓都一樣,為了〝某種目的〞而偷挖的暗道,不過這些暗道最後都會通向〝某個地方〞...』
雖然之後有問通向哪裡,不過老闆卻一直沉默不語,現在想想,或許就是那樣吧。
 
──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而前往某個地方。
這麼想著,三人便決定前往瞬先前所待的房間。
 
 
 
 
 
 
------------------------------------------------------------------------------------------------------------------------------------------------------
快完結了〈喂
是說好像有什麼東西混進來了〈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