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柒果

 
 
 
從昨晚開始,明石就陷入了昏迷狀態。
也因為這件事的關係,讓瞬感到自責,雖然明石表面上看起來沒事,但內心其實是很煎熬的吧?
 
「明石不希望你感到自責。」丑三輕撫過明石的瀏海說,雖說當時真的是慌了,不過在讓翠銀看過後,
他只說明石只是太累了,所以需要休息一下。
「可是...」
「瞬,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就走吧?」在天谷要拉瞬走時,瞬打掉了他的手,他的反應讓在場的兩人
都感到驚訝。
 
「本來就是我的錯啊!要不是自己太沒用的話,明石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大喊著的瞬,眼淚不受
控制的落下,他顯得相當不知所措,因為有自己在的關係,所以那客人從來都沒找過其他人,這次是因為
自己休息的關係,所以那客人才找了替代品。
──若不是思想異常的話,是承受不住的。
 
在天谷還來不及做些什麼時,瞬就立刻轉身離開了,連攔都來不及攔。
「...」看著被瞬打掉的手,天谷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這麼失落,他第一次看見瞬露出那樣的表情,
為了誰而掉下的淚───啊啊,感覺真不爽啊。
 
「不追上去嗎?」始終待在明石身邊的丑三,他問著天谷。
「...」繼續保持沉默的天谷,連看他一眼都沒有就離開了房間。
 
待兩人都離開後,丑三依舊是靜靜的待在陷入沉睡的明石身邊。
在翠銀的允許之下,丑三才得以一直待在明石身邊,直到他醒來,雖說翠銀是說明石只是太累了而已,
但他私底下有跟丑三透露,明石並不是單純因為累,或者是被那客人做了什麼才這樣,『我想,是因為
開始恢復以前的記憶了吧。』看過許多這樣的案例的翠銀如此說道。
 
『那麼我該怎麼做才能...』
『待在他身邊,好嗎?』
雖說是這麼,但是從翠銀的語氣聽來,情況似乎不是很樂觀。
 
前陣子安黎才跟他和天谷說過,不要想去找那客人的碴,但丑三還是有去調查過了一番。
本名不詳,但往往來到這神無月時所用的名字都是同一字──〝白〞。
雖說外貌使得許多女人醉心於他,但是對瞭解那家的人來說,是個千萬不得冒犯的,被詛咒的家族。
 
「〈不管發生什麼事,明石,我都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因為從那天開始,他就已經這麼下定決心
了──
 
...
 
 
『為什麼你在哭呢?』
『耶...不、那個....非常抱歉!』
就在明石轉身就要跑時,丑三拉住了他:『為什麼要跟我道歉?你明明就沒有錯啊。』
 
──就在那時,兩人之間的命運齒輪就開始轉動了。
 
剛成為新人的明石,除了要替藝妓的表演工作作練習外,也有陪客的課題要完成。
『〝一個完美的藝妓,就是不論做什麼事情都要完美達成〞,這是安黎大人所說的。』明石相當崇拜年紀
輕輕就成為花魁的安黎,不論做什麼事情都很完美,即使個性上有些難以相處,但是喜歡他的客人相當多
,所以他才能成為花魁。
 
『但我覺得明石現在這樣就好。』像是在撒嬌似的,從明石身後抱住他的丑三,將臉埋進了明石的側頸
處,『好癢...』笑笑的說著的明石,之前跟丑三相遇時的那張皺著眉頭的臉,現在幾乎是看不到了。
『我愛你,明石。』
『嗯,我也是。』
這麼說著的兩人,吻上了對方的嘴唇。
 
──對藝妓來說,愛啦、夢啦什麼的,全都是無稽之談。
可是即使如此,丑三依舊追求著明石,希望明石能夠永遠屬於他的。
──但明石就像是在顧慮什麼的一直拒絕他。
 
『將失去記憶的我撿回來的人是緋,我想報答她。』
那是丑三第一次知道明石失去過去的記憶的事情。
『但是現在我有你,所以過去什麼的,根本不重要。』
這麼說著的明石,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我也是,明石,與你的相遇,將是我這一生當中最美好的時光。
 
〝曾經一度失去的星星,是為了更美好的相遇。〞──丑三這麼相信著。
因短命而死去的好友,他那時以為自己不會再遇見如此美好的邂逅了,但是當時明石的表情,就跟他那
好友哭著說自己將活不久的表情很像。
 
──原本認為怎樣都行的人生,卻因為你的笑容而再次連接上了。
因為家裡的事情,所以丑三過得相當自由,根本就沒有人會管他,他想做什麼都行,但也因此而失去了
該有的感情。
『真是個奇怪的人呢?』口中雖然這麼說著,但明石還是對丑三笑了,使得丑三重新恢復到了以前的
自己。不論何時,明石的一舉一動都吸引著他,但縱使是自己,也是存在著所謂的性慾──
 
『啊啊...丑三桑,再來一次嘛!』
對自己糾纏不放的妓女,讓丑三真心感到厭煩。
 
──僅僅是因為想好好珍惜明石,所以才不想弄髒他。
儘管好幾次都因為明石而動了想推倒他的慾望,但往往都被自己的理性所阻止──絕對不想看到他那哭泣
著的臉。
 
跟明石相遇的那晚,正是明石第一次陪客的時候。
因為害怕而逃了出來,看著不安的他時,丑三當時產生了一種很想好好疼愛他的情愫,從未有過的情感
,跟對待好友的感覺不一樣。
──我找到了喔,小六,在漆黑的夜空之中,最為明亮的星星!
 
身為藝妓而不自由的明石,不管受到多少的欺辱和虐待,都得忍下來,看著這樣的明石,丑三暗自下定
決心要保護好明石,從那之後,他就頻繁的提早指名明石,不讓其他客人碰他。
『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
明石曾問過他這問題,但丑三都只用一句話當作理由:『因為我喜歡明石。』
『什麼啊,那回答...』嘴上這麼說著,但臉上那紅暈卻隱瞞不住明石的心情。
 
...
 
回到現在,丑三看著那宛如陷入永眠般的睡臉,他低下頭落下了一吻。
「拜託了,明石,快點醒來。」
 
然而等這願望實現之時,卻是面臨最慘的夜晚的時候了───......
 
-
 
「瞬。」
「...」
「我說啊...」
「煩死了,滾一邊去啦!」
 
已經很久沒被這麼冷淡的對待了,天谷不但沒退縮,反而想伸手摸對方,但被瞬擋下了。
「讓我一個人靜靜...」跟剛才不同,顯得稍微冷靜了下來,「好吧...不過如果想我的話,隨時可以來
找我喔。」「誰要找你!」這麼說著,瞬就轉身不理天谷了,而天谷則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就離開了
瞬的房間。
 
──跟你們想得不一樣啊,只要被那客人對待過,誰都不敢說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麼想著的瞬,抱緊了手臂。
如果不是自己本來就不正常的話,早就會跟明石一樣了──但事實是,自己的思想異於常人。
 
跟天谷相似的他,都是想法異於常人的存在,所以兩人才這麼合得來,跨過那條線之後,想法就更加的
變態了──以常人來講的話。
白大概是注意到這一點才會只指名他的吧,用粗暴的手段對待瞬,在人的身體可以承受得住的範圍內用
不同方式虐待他,比起因做愛而感到痛苦,更想看到那因疼痛而顫抖著的身體,悲鳴般的聲音,因害怕
而哭泣的臉龐。
 
──更重要的是,不管怎麼玩都不會壞掉。
 
之前白這麼跟他說,身體上的疼痛、精神上的折磨,還有因言語而造成心靈上的傷害,這些瞬全部都承受
了下來,〝享受到虐待人的快感〞──白每次都這麼說。
 
──啊啊,如果可以不用再這樣下去就好了。
 
這麼想著的瞬,感到沉重的眼皮輕輕的闔上,沉沉睡去的瞬,孰不知最後的夜晚即將到來──
 
 
 
 
 
 
------------------------------------------------------------------------------------------------------------------------------------------------------
這篇原想加入R18的,但想想還是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