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89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章

隱瞞著最初的秘密,誰都沒有察覺到,也不會說出去。

 

...


「喂,陸奧守!」在結束了對練後,和泉守在要去澡堂的路上遇到了正要過去食堂幫忙的陸奧守,
「什麼事啊?我等等要過去幫歌仙準備今天的午餐...」
「今天晚上你有空吧?」
「就算有空也...」隱約察覺到和泉守想做什麼的陸奧守,不過對方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他有拒絕的
權利,「今晚我會回房,可別逃啊。」說完,和泉守就往澡堂的方向快步走過去。

「...」還沒來得及說完話,陸奧守就這樣獨自站在走廊上看著和泉守離去的背影。


-


一身汗的和泉守,在稍微沖洗過後才泡進寬廣的浴池裡,大概是對於自己剛才的發言感到很不錯,
感覺相當帥氣的樣子,這讓和泉守因為期待今晚的事情而不自覺地哼起鼻歌來。

「嘿─看起來心情不錯嘛,和泉守。」這時,旁邊突然傳來加州的聲音,「唔哇!既然在的話就說
一聲啊!」被嚇到的和泉守一不小心就大叫起來,感到不滿的加州皺起眉頭來說:「不就是你沒注意到
而已嗎?說起來...你會如此煩躁的原因就是因為陸奧守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但一直這樣可不行呀。」

不愧是在這本丸待很久的刀劍之一,都有在好好注意每把刀劍的樣子。

「什麼煩躁,說起來都是因為那傢伙...不對,是那對翅膀的關係,已經有好幾天都不能碰觸陸奧守,
怎麼想都會感到煩躁吧?」和泉守豪不忌諱地說出自己的想法,這雖然讓人有點感到卻步,但該說的還
是要說。

「嘛,至少我在這本丸當中認識陸奧守的時間比你要來的久,所以我並不認為陸奧守會突然這樣子,
若是原因出在翅膀上的話,要不要再去問主人?說不定能問出些什麼。」加州說道,畢竟距離審神者
向政府報告這件事情也有好一段時間了,總該有些新的情報了吧?

「說得也是...好,等一下我就去問。」立刻決定的和泉守,自然也沒忘記晚上跟陸奧守有約的事情,
既然這樣,就得先好好準備才行。


-


原本到中午時都還出著大太陽的天空,在結束午餐後便漸漸地暗了下來,接著不出所料的,開始下起
了大雨。
「難得會下這樣的滂沱大雨呢,這可真是令人驚訝啊。」走在回房的走廊上,鶴丸驚訝地看著下著
大雨的庭院,雖說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但還是不免讓人覺得不舒服。
「只希望別發生什麼事情才好啊。」總有種不好的預感,不過在這個都沒有人出陣或遠征的情況之下,
應該是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才對,就算是喜歡嚇人一跳的鶴丸,也不會喜歡非開玩笑的驚奇。

 

-

 

由於外面下著雨,多數的戶外工作都停擺了,所以預計要去下田的陸奧守也只能待在屋內等雨停。

〝嘶嘶...〞
感到腰部有點癢的陸奧守,身後的翅膀也在微微顫抖著,回到自己房裡的陸奧守,就在想去觸碰翅膀
根部時,一股如同電流通過般的麻痺感傳來。

「咿...?!」
這個感覺他知道,不過有那麼快嗎?明明昨晚才長大了一點的翅膀,現在馬上又要再成長了嗎?
但這感覺也只有一開始而已,原本以為會像昨晚一樣的感到劇痛,不過這次的可不同。

「啊....唔...!」
如同有什麼東西要撐破身體般,在翅膀生長的相近位置上不斷蠕動著,「痛...啊...啊啊啊!!」」」

〝啪唦!....嘶...〞

雖然還很小,但可以看見另一對新生的沾染血跡的小小翅膀從原本就有的翅膀的位置下長了出來。
「騙人的...吧?啊...」伸手去觸碰的陸奧守,在觸碰的那一瞬間,像是受到衝擊般的昏了過去。

 


──還不夠...這樣子還不夠...

 

 

 


-


「真奇怪...」燭台切一臉困惑的看向食堂,似乎在尋找什麼似的。
「怎麼了,光坊?」注意到的鶴丸走了過來,順便拿自己的晚餐,「嗯...平常這個時間的話,陸醬應該
已經過來了才對,不會是早上的..不對,中午看起來沒什麼異狀啊。」
「早上?啊啊,說起來陸奧守確實是比平常晚起來呢,然後怎麼了嗎?」想起早上的事情,雖然表面上
看起來如同往常般,不過總有種不好的預感,但認為只是多慮的鶴丸,在聽到燭台切說早上什麼的,
看來是有什麼隱情。

「這個嘛...」有點猶豫要不要說出來的燭台切,反倒更加可疑,「主人交代過不能說,啊!和泉守,
你來得正好!」叫住了正好走進食堂的和泉守,跟著他的堀川也停下了腳步。
「有事嗎?」和泉守轉頭過去說。
「可以幫我去叫陸醬過來吃飯嗎?」
「啊?為什麼要我去...」
「拜託了,現在我也走不開。」
在燭台切的拜託下,和泉守這才轉身離開食堂,不過堀川卻沒有跟過去。
「喔喔?這次挺難得沒有跟著和泉守呢,堀川。」鶴丸一臉的驚訝,「兼桑一個人也可以的,而且還是
得讓兩人有多一點的時間相處呢。」堀川笑著說完後,便也拿了自己的晚餐,當然還有和泉守和陸奧守
的。


-


「〈應該不是在躲我吧?〉」在走廊上走著的和泉守想著,但是外邊下著的大雨讓他感到更煩躁,
「〈啊─可惡,這雨還要下多久啊?〉」不知不覺間,和泉守走到了陸奧守的房門前,「喂,陸奧守,
該吃──」

〝轟隆─!〞
在和泉守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一道白色閃光閃過後,巨大雷聲便從後面響起,而讓和泉守噤聲的便
是眼前的景象。

沾染些許血跡的塌塌米,掉落的幾根羽毛,以及側躺著的陸奧守──「喂!陸奧守!振作一點啊!」
衝上前去的和泉守,在他抱起陸奧守時,感覺到對方的身體相當冰冷,甚至在冒冷汗,「到底發生了
什麼事情...總之先去手入房...!」
這時,陸奧守抓住了和泉守的衣袖,「醒過來了嗎?!」看見陸奧守醒來的和泉守,原本打算帶陸奧守
去進行手入的,不過對方卻阻止了他。
「....」
「你在做什麼啊,不是很痛苦嗎?而且還受傷了...」看向那些沾染到血跡的地方,更讓和泉守確信
有受傷這件事情。

但是面對和泉守的質問,陸奧守卻搖了搖頭,「到底想幹嘛啊你...」和泉守扶著額頭說,明明情況並
不樂觀,陸奧守卻不願去進行手入的樣子...等等,好像哪裡怪怪的?

「陸奧守你...為什麼不說話?」
「...」
回答和泉守的是沉默,感到不對勁的和泉守,這才注意到陸奧守的背後多了一對翅膀,而且還沾有些
許血跡,難道說血就是從那裏來的?

「!」此時陸奧守拉起和泉守的手,而和泉守感覺到對方的手也是如此冰冷,並且在顫抖著,不過
陸奧守還是用手指在掌心上寫了幾個字:“我沒事”。
「這哪叫沒事啊...你都已經...!」突然,陸奧守往和泉守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之後對他露出微笑。
“休息一會就沒事了,你先去吃飯吧?”
在陸奧守這麼寫下時,和泉守才想起自己本來就是要叫陸奧守去吃飯的,不過現在這種狀況...
「我知道了,等等就會過來,在那之前給我好好休息,知道了嗎?」
“知道了。”
在替陸奧守鋪好床被後並且確認對方躺好後,和泉守就離開了房間。


-


「主人,可以告訴我陸奧守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吃完晚餐,確保陸奧守已熟睡後,和泉守便
前往審神者所在的房間。
「...陸奧守桑說,他不希望其他刀劍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如果你們察覺到了,就連我也沒辦法了。」
審神者無奈地說,接著,他便將之前給陸奧守看的資料通通拿出來給和泉守,「和泉守桑,這個是稍早
之前收到的最新資料,你先看吧。」


...

「這是什麼...喂喂,開玩笑的吧?」
在看完最新的資料後,和泉守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但是政府傳來的資料不可能有誤才對。
「我看完之後也不敢相信,原本以為只是情感和感官上的消失,沒想到...──

 

 

連記憶也會一點點的消失。」

 

 

 

 

 

---------------------------------------------------------------------------------------------
總算進入劇情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