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89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章

「兼桑...」堀川一臉擔心的看著從一早起來後就一直擺出相當陰沉的表情的和泉守,至於原因就
算不說也知道。

和泉守和陸奧守是戀人關係這件事情本丸都知道,而且還睡同房,不過最近這幾天和泉守都沒有辦法
回房,主要是來自陸奧守的拒絕,明明看起來也不像是被討厭了,但就只有在晚上要就寢時,陸奧守會
拒絕跟和泉守同房。

「國廣...這已經是第幾天了?」和泉守有氣無力地問。
「認真算起來的話是第七天了,如果今天也不行的話就是第八天。」堀川說。
「也算得太認真了吧?是說只是晚上不一起睡覺會死嗎?」一旁的加州無所謂的說著。
「別過問了,只會聽到不想聽的事情而已。」喝了一口湯的大和守說。

現在是用早膳的時間,大家都會來食堂用餐,但唯獨不見陸奧守的身影,明明平常這個時間都會在的,
「有點慢啊...」雙手交叉著的和泉守,即使這幾天沒辦法跟陸奧守睡,但其餘的時間陸奧守還是會來
找他,用餐時間也不例外。
大概是等得不耐煩了吧,加上自己用餐也結束的和泉守,正準備站起來時,便看見了陸奧守的身影,
「陸...!」原本開心的表情瞬間凍結,注意到和泉守的異常舉動的堀川和加州,往跟和泉守相同的
方向看過去,「耶?那是什麼?」加州率先出聲,「跟昨天相比是不是不太一樣?」觀察得相當仔細的
堀川說。

原本只是軟趴趴的白色翅膀如今變得相當挺立,看起來更像是鳥類翅膀,但不只是這樣,翅膀也有變大
,不過本人似乎毫不在意的樣子。
「哇啊!陸醬這樣好像天使一樣!」顯然相當興奮的亂說,對於喜歡可愛的東西的亂來說,翅膀就是會
跟夢幻的東西聯想在一起。
「哈哈,亂也真是的,這樣說多令人不好意思...」陸奧守苦笑著說,接著他就注意到和泉守他們了,
「一早起來就變這樣了,所以才搞到現在,不好意思啊。」順手接過燭台切遞過來的餐盤,陸奧守一邊
說一邊走了過來,「我是無所謂啦,反正今天也沒有事。」正如加州所說,除了早已排好的內番以外,
基本上多數刀劍都是沒什麼事情的。

「和泉守?」坐在和泉守旁邊的陸奧守,說起來從剛才開始和泉守就一直沒有動靜,是怎麼了嗎?
「啊,不,只...只是有點....算了,你怎麼現在才來啊?」完全沒有把剛才的對話聽進去的和泉守,
坐在對面的加州露出了奸笑:「咦~?不會是看陸奧看到恍神了吧?」還帶點惡作劇的語調。
回過神來的和泉守立刻否認:「才、沒有!先離開了。」說完便收拾起自己的碗盤離開的和泉守,完全
沒注意到陸奧守一臉疑惑的樣子。

這時長谷部走了過來:「陸奧守,主人要你在吃完早餐後去找他。」「喔,知道了!」說完,長谷部
便轉身離去,其實像這樣的情況不是很少見,所以大家都見怪不怪了。

──但是為什麼呢...總有種討厭的感覺。

 

-


因為沒有被交代事情,所以就決定乾脆待在道場練習劍術,也是為了打發掉這急躁的感覺。
「兼桑果然在這裡呢。」
「國廣。」
身為總是時常待在自己身旁的助手的堀川,自然能夠猜到和泉守會去哪裡。
不過不只是他,加州和大和守也來了,除了有被排到進行對打練習的刀劍外,其他刀劍想過來在其他
空曠處進行練習也是可以的。

「哼~就以現在這樣的狀態的和泉守來看,就連我都能輕鬆打贏呢。」用著輕挑的語氣說著的加州,他
這句話倒是起了激怒的效果,「啊~?別小看我啊,要不來比試一下?」舉起木刀的和泉守,而對方則是
一派輕鬆的樣子,同樣也拿起了木刀。

「那麼...開始!」負責當裁判的堀川一喊,兩人便揮下了手中的刀。


-


被叫到審神者的茶室的陸奧守,對這地方並不陌生,不如說這地方在所有刀劍之中,他是來過最多次的,
因為自己是第一把來到這本丸的刀,最初的本丸還很小,規模和刀劍不能跟現在相比,不過身為初期刀
的他不斷地和審神者進行多次的討論和努力,一點一點的增加刀劍和擴大建築,才有了現在的本丸。
不過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的陸奧守不太會出陣了,就連遠征的次數也減少,大概是因為想讓
陸奧守休息吧。

「陸奧守桑,請坐吧。」微笑著的審神者,招待陸奧守坐下,並且倒了杯茶給他,「喔,謝啦!」接過
茶的陸奧守開心的笑著說,不過審神者的表情馬上就變得相當沉重了,「主人?」一臉疑惑的樣子,
不過接下來審神者的話讓陸奧守愣住了。

「果然...味覺消失了嗎?」


...


在得知陸奧守身上長出翅膀...不,更像是寄生的,這件事情後,審神者馬上就連絡了政府,當時政府的
回應是先暫時觀察一陣子,如有其他變化則須立即稟報。
不過在當天晚上,政府馬上就傳來了一則通知,說這白色翅膀的寄生生物是名為〝羽根者〞的生物,
目前沒有受害情況發生,而且也不會有分裂傳染的可能,所以還需要多加注意。
但是就在隔天清晨時,政府發來更多的通知以及資料,看來是真的有在針對此現象做應對措施,不過
這次的資料在審神者眼中看來不是個好消息。

「羽根者的主要目的是寄生並啃食刀劍的生命,啃食的量越多,翅膀就長越多越大,目前可成長到多少
並不清楚,不過可以知道的是,除了生命之外,他們也會一點點的剝奪刀劍的情感和感官,這點從你
早上吃早餐的情況和我泡給你的茶就可以知道了。」

「這是...什麼意思?」陸奧守問,從早餐開始?可是那是燭台切拿給他的...難道說?!
看見陸奧守似乎已經察覺到的樣子,審神者便繼續說了下去:「你的那份早餐是我拜託燭台切桑特別
準備給你的,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你的那份早餐的調味跟其他刀劍不同,照理講是會非常難吃的
,但燭台切桑說你毫無阻礙的像平常一樣吃了下去,至於這杯茶...味道也好不到哪裡去。」

「...」低下頭的陸奧守,原本挺立的翅膀也垂了下來,「陸奧...」「主人,可以拜託你嗎?」
「?」
「請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這都是因為我沒注意到才會變成這樣的。」陸奧守的眼神相當的堅定,
看見他這個樣子,審神者也不好說什麼,「好吧,我答應你不會告訴其他刀劍,可要是他們自己察覺
到了,就連我也沒有辦法了,這樣可以嗎?」
「嗯,抱歉了...」
「對了,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什麼事?」
「除了味覺外,你還有什麼東西消失了嗎?像是情感之類的...」
「...有。」面對審神者的問題,陸奧守實在難以迴避掉,畢竟是認識最久的刀劍,想瞞也沒有辦法。

「應該是....憤怒。」

 

 

 

 

 

---------------------------------------------------------------------------------------------
極短篇~(灑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