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章

『水詠、齊天,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瑤,這是乙盼,從今天開始就會住在這裡了,來打招呼。』
過了幾天後,文殊帶著兩個男孩回來,一個灰髮一個褐髮,看兩人的穿著應該是來自天界的人。
『你們好,我是水詠!』看見玩伴增加的水詠相當高興,但是一旁的齊天像在想著什麼似的並
沒有開口。

『請多指教!』乙盼笑著說,『...多指教。』與此相比,瑤顯得穩重多了。

──不知道為什麼,齊天有種不好的預感。

...


那兩人來了之後,水詠的生活就變得不再那麼無聊了,因為齊天的訓練時間相當長,所以水詠總是
只能自己一個人玩或者做作業,而且因為瑤和乙盼的關係,讓水詠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外出遊玩。
附近的小溪、草地或森林,這些都是允許遊玩的範圍,所以水詠也經常摘些花草或者是果實回來,
只要是他覺得漂亮的東西都會帶回來給齊天當禮物。

『說來你們兩個都是金眼呢。』吃著冰棒的乙盼說,四個孩子坐在屋簷下乘涼吃冰,也是在從溪河
那邊回來後的事了。
『金眼怎麼了嗎?』水詠好奇的問,『在天界那邊,他們會將金眼視為不祥之物,但是文殊大人似乎
沒有特別在意的樣子。』一旁的瑤說。

怎麼說也是在天界長大的,所以瑤和乙盼自然很清楚關於金眼的事情,只是早在文殊帶他們來這裡前
就已經有跟他們說過,金眼到底是不是不祥之物,靠自己的眼睛去判斷才是真的。

『感覺跟我們沒有差嘛,大人們想的事情真奇怪呢。』咬下最後一口冰的乙盼,大人的世界不是他們
這些小孩可以懂的,但是既然文殊交由他們自行去判斷的話,那麼就沒有必要去信那個傳聞了。

『...』默默在一旁吃冰的齊天,望著庭院的櫻花樹的花瓣翩然落下。


...


『數據上出現了誤差呢,導師。』
透過電腦跟導師聯繫的魁姿給對方看所有的檢查數據,對於跟預想的數據有所落差的魁姿,似乎不是
很滿意。
『真奇怪...比13號的參考數據要差呢,是因為生長抑制劑打太多的關係嗎?』看過齊天和水詠的數據
後,導師也是一臉疑惑的樣子。

在決定要製作那對雙胞胎後,導師便提供了參考數據給魁姿,若是連參考數據都無法超越的話,就別
說是要完成魁姿的願望了,恐怕就連之前所做的四凶也無法打倒吧。
『之前在製作四凶時齊天也在,那時候他痛扁了牠們,所以我才認為應該沒問題,可是自從那兩個
新的實驗體來了之後,數據就一直在下滑,泰倫和文殊的課程也沒減少過,怎麼會這樣呢?』

打開魁姿傳送給她的關於那兩名實驗體的資料後,導師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是因為交了〝朋友〞的關係。』
『請問是什麼意思?』
對於導師的話他無法理解。

『之前我說過了吧?將那對雙胞胎以部分差異的方式來進行教育及管理,好方便做對照,所以我才要
你不要讓水詠獨自接觸外面的世界,然後只針對齊天做體能訓練也是。』導師說。
剛開始兩人只有外觀和妖力上的差異,為了拉大差異性而進行不同的教育管理。

─因為不能經常出去而沉浸在繪本的世界中,知道各種感情的水詠。
─獨自接受訓練並且經常幫忙做實驗助手,逐漸減少感情的齊天。

理應來講是齊天最有可能完成魁姿的願望,但是現在不同了。
不管是齊天還是水詠,似乎都已經沒可能達成魁姿的期待。

『只好先從那兩個天界實驗體下手了...原本只是為了測試消除記憶劑才要文殊帶來的,看來現在不得
不處理掉了。』魁姿的語氣恢復成平常的調子,但是內容卻讓人不敢恭維。
『把他們趕回天界不就好了...』
『不,現在開始才是關鍵,我已經等不了那麼久了。』
沉默的導師,就算是她也阻止不了眼前這個人了。


...


『齊天,過來。』
那天被叫到實驗室的齊天,想著魁姿大概又要做什麼奇怪的實驗了吧,在這麼想著的時候,他看見了
躺在手術台上的人.......──不是瑤和乙盼嗎?!

『你這是在做什麼?難道連他們也不放過?你的戀童癖也該適可而止了吧!』齊天生氣的大喊著,但是
魁姿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語而產生一絲動搖,反倒是嘴角上揚。
『你在說什麼呢?本來就是為了當作實驗體用才把他們帶來這裡的,加上你跟水詠的數據最近不是很
好看,來,拿去吧。』這時,魁姿塞給了齊天一支注滿了淡黃色液體的針筒。

『由你來動手,這樣子就算他們回去了你也不會有罪惡感吧?最後還是會變成陌生人的關係。』
──如同惡魔般的低語。

看過許多實驗的齊天是最清楚的,手上的針筒所代表的意義是什麼──『你要我...消除他們的記憶?』
認識的時間或許並不久,但是對水詠來講卻是記憶中的一部份,因為水詠沒辦法自由到外面的世界去,
所以儘管齊天在長久的訓練結束後也還是會隨著水詠的意思到外面遊玩。

──不管身心多麼疲倦,他還是不想讓水詠的光芒消失。

瑤和乙盼的出現,讓齊天雖然感到不太高興,但是自己或許也跟水詠一樣,打從心底渴望有同代的朋友
,所以他才毫無怨言地跟著他們三人到處遊玩,自己不知道從何時起,感情逐漸變多了起來。

──但那會不會是件壞事?

『快呀,齊天,對你而言他們也是個礙事的存在吧?我知道的喔,你最近訓練都不是很專心呢,是
因為在意水詠和他們在一起玩的關係吧,既然如此,把他們處理掉之後就可以恢復以往的日子了,
快點吧,打針這件事情對你而言並不難吧?』魁姿催促著。

──〝啪!〞

『?!』
魁姿驚訝的看著齊天,然後是被他摔破在地上的針筒。

『我不要!不管是為了水詠也好還是為了我自己也好,犧牲別人這件事情我辦不到!』說著,齊天
便衝到手術檯前,將昏迷不醒的兩人扛起來,雖說身體嬌小,比那兩人矮了一點,但是齊天的力氣並
不符合他的外表。

『齊天...!』反應慢了一拍的魁姿,還來不及阻止齊天,只能眼睜睜看著他逃出實驗室。


...


『〈這種時間點的話,文殊應該還在。〉』平常就有在鍛鍊,所以扛著瑤和乙盼兩人對齊天來說並非
難事。
到達目的地後,齊天直接一腳踹開書房門,果然就如他所預想的一樣,文殊正在看書,『齊天...?!
這是怎麼回事?』訝異地看著齊天的文殊,不過對方也沒多做解釋:『拜託了!他們是你從天界帶來
的吧?現在立刻把他們帶回去。』匆忙的講了這句話後,齊天放下兩人後就轉身離開書房了。

交代完之後趕往房間的齊天,先前感覺到的不好的預感實現了,若是現在的魁姿的話,不曉得會對水詠
做出什麼事情,加快了腳步,齊天一打開房門後所見到的是──『呀,你一開始應該先過來這裡的才對
,齊天。』

──站在他面前的魁姿身後的是躺在桌上,昏迷的水詠。

『你對他做了什麼...?』抑制快要爆發的情緒,齊天問他。

『只是讓他睡著而已,實驗該進入下個階段了,所以...』這時魁姿從口袋裡拿出跟剛才給齊天的,
一模一樣的另一支針筒,『重新進行教育的話說不定可行,啊啊,別擔心,等一下就輪到你了。』
接著轉身面對昏迷的水詠,就在魁姿要打下去的時候──...


...


感覺意識相當的模糊,身體好重...不想動...
但是不可以起來,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


『唔...這裡是...』緩緩睜開眼的水詠,周圍的景色似曾相似,『研究室...?』
一旁的聲音引起他的注意,『醒來了嗎,身體有哪裡不舒服的?』是齊天的聲音,在水詠轉向聲音的
方向時,他愣住了。

『為什麼...你的手怎麼了!』水詠喊著,靠在牆壁旁的齊天的右手臂明顯受了傷,雖說有用繃帶包紮,
可是向來都穿白色系衣服的齊天,一旦受了傷,鮮紅色的血就會相當明顯,而且齊天的氣色相當的差。
『沒事,只是擦傷而已...先不說這個,水詠,你有辦法自己逃離這裡嗎?』齊天看向水詠,但是他
搖了搖頭,『你在說什麼?除了這裡以外還能去哪裡?』

齊天差點忘了,儘管文殊有偷偷帶他們到人間過,但也只有賞櫻那一次而已,何況水詠對外界...真的
可以嗎?比起自己還要更少外出的水詠,就像是種在溫室裡的花朵般被呵護著,恐怕這就是魁姿的
目的吧。

『...哪裡都好,天界也好人間也好,只要不是這裡都行...水詠?』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的水詠,齊天
疑惑的看著他,『齊天也一起走吧,兩人一起總比一人好。』

『!』看著水詠的齊天睜大了眼睛,但是他握住了水詠的手說:『魁姿很快就會追上來的,我會牽制
住他幫你拖延時間,我自己會看時機溜走的,所以你先走。』
『不要!我不能丟下你一個人走!』
『水詠...』

這時,前方傳來了拍手聲。

『這真是令人驚訝,沒想到藥效那麼快就沒了,而且還能讓我受傷...看來還是值得期待的。』
『魁姿...』
小聲地喊出名字的水詠,他想起來了,自己在昏迷前遇到了魁姿,在看到他時,水詠本能性的想要離開
那裡,但是魁姿依舊抓住了他,並且在他身上打了一針後,自己的意識便在一片雪白之中消失了...

『好了,兩位就別再跟我玩捉迷藏了吧?過來我這裡,水詠....』向著水詠伸出手的魁姿,但是對方
完全不領情,水詠用身體擋在了齊天前,雖然身體在發抖,但是水詠不想讓魁姿靠近齊天,即使魁姿
現在的目標是自己。

魁姿歪著頭,帶點困惑的笑著說:『真奇怪呢?為什麼要保護齊天?我要找的人是你啊。』
『不...』
『?』
『不要...你在說謊。』

水詠的話語讓魁姿的笑容消失了,或許是本能的關係,讓水詠察覺到了魁姿現在的真正用意。
一開始或許是針對水詠沒錯,可是魁姿相當聰明,聰明到了思想變得很奇怪的地步,就算中途改變
想法也不奇怪,水詠的腦袋沒有那麼靈光,是不可能知道魁姿的真正用意,而是靠直覺。

『呵呵...啊哈哈哈哈哈!!』突然狂笑的魁姿,其姿態令人感到發寒。
『啊─啊─確實是呢,不管是誰先來都行,只是現在的狀況應該優先的是受傷的齊天,再來是你...
才對,但現在已經無所謂了,還是先從你開始...』『不要過來!』

在水詠大喊的同時,不知何時他的手上多了一把剪刀,就連齊天也感到訝異,向來不將多餘的東西
帶在身上的水詠,是什麼時候拿了這把剪刀?
看到剪刀時,魁姿才想起來在進去房間找水詠時,地上那些被剪過的紙...也就是說,從那時起水詠
就已經注意到了嗎?所以才把剪刀帶著?

『水詠...!快把剪刀放下!』不知道水詠到底要做什麼的齊天急喊著,不過水詠卻不肯回頭。

『齊天,我知道你一直想要保護我,所以...拜託了,這次換我保護你。』

──說什麼...?

 

『就算是魁姿也不行,我...要保護齊天!』

──拜託你...別再說了...

 

剎那之間,紅色的鮮血濺到臉上。

 

──世界就此改變了。

 

 

 

 

---------------------------------------------------------------------------------------------
覺得再繼續寫下去就很不妙了
畢竟只是回憶,講重點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