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5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八章

『還在想要怎麼死嗎?』
坐在沙發上的女性說著,褐色的長髮綁著披在肩上的她,正在翻閱著手中的書本,沒有看向正坐在電腦
前苦惱著魁姿,『不然要怎麼辦...自殺也不行,站著不做抵抗也不行,能想的都想了。』搔了搔頭
說,他看向在一旁大口吃著肉包的褐髮小女孩。

『話說這誰?妳女兒?』雖然不太像,但是髮色卻一樣。
『看不出來嗎,這是我孫女。』
『喔,孫女.....孫女?!』
眼前的女性看來是如此的年輕,居然已經有孫女了?

『媳婦的身體狀況向來不好,所以都是我們這邊在照顧的...先不說這個,我之前聽到兩個很有趣的
故事,你要不要也效仿看看?』說著,女性闔上手中的書本,從放在一旁的公事包裡拿出一個小小的
隨身碟,『我是覺得你想尋死這點跟故事中的少年很像,所以當我聽到他的故事時,我就請人幫忙
收齊了他的個人經歷,不過他到最後是真的實現了想死去的願望就是了。』

接過女性的隨身碟後,魁姿便立刻開啟並看了起來,『原來如此...』以僅幾秒鐘的時間,魁姿就已經
閱覽完女性所說的少年的故事,『創造可以殺死自己的存在是嗎?的確是個一石二鳥的好主意。』

『對吧?既可以完成使命又可以實現願望,我看你最近都拿不出個什麼好東西,還是多跟他人接觸會
比較好吧?』女性翻開剛才尚未看完的書本說。
『導師...跟他人接觸的話會產生感情,妳知道我最討厭這種事了。』魁姿無奈的看著被他稱呼為導師
的女性,但是導師卻笑著說:『那就不要投入感情不就好了,何況你也可以請跟你相同的存在來幫忙
不是嗎?』

『的確是呢。』將手抵在下巴處的魁姿,接著又看向導師的孫女:『這孩子是多能吃啊...話說這樣
吃不胖?』
『嗯嗯,是有些原因的,如果不大量攝食的話,能源很快就會消耗完而死掉的,所以目前就是盡量讓
她進行攝食以取代那些不斷被大量消耗掉的能量。』
『原來如此。』繼續看著導師給他的資料說著的魁姿,發現了令他在意的標題。

『這是什麼?』
在魁姿問的時候,導師走過來並看著他所指向的文字,『這是相當有名的神怪小說呢,你有興趣?』
『Imprison有提到過,說自己曾去過類似的世界...原來如此,就以這個做為參考吧,要開始忙起來了
。』說著,魁姿站起來並看向了導師,『可以給我一根妳的頭髮嗎?』

『啊啊,是做外型參考用的吧,你已經想到要做什麼樣子了?』
『看到妳的孫女才想到的,你應該很清楚我的嗜好...』
『但是不可以對我的寶貝孫女出手喔,不然我會宰了你。』滿臉笑容的導師拔下一根頭髮說,接過頭髮
的魁姿立刻將頭髮捲起來並塞進試管裡。

『順便做個實驗好了...不要只做一個,做對雙胞胎如何?』導師說,她的提議讓魁姿有點訝異,
『雙胞胎...是嗎?或許不錯呢,謝啦。』

在導師帶著還在進食的孫女離開後,魁姿便開始了一連串的實驗...


...


──“想起來吧,我們出生的意義,還有你那時拚了命想保護的生命。”

櫻花翩翩落下,飛舞在空中的蝴蝶是如此的悠哉。

在較為空曠的戶外場所,身著白色訓練衣的齊天正在跟一名盲目的武人對打,從旁人看來,齊天那嬌小
的身軀應該是沒有什麼勝算的,但是他所出的每一拳都相當的強而有力,『今天就到此為止。』拍了
一下手的文殊從一旁走了過來,兩人也停下了動作。

『音桑...不對,在這裡應該要叫你文殊吧?魁姿那傢伙今天還是一樣窩在研究室裡嗎?』幾乎沒有
流汗的武人說,『嗯,還是老樣子,今天也辛苦你了,要一起喝茶嗎?』笑著說的文殊,看向眼前
這名跟自己有著相同髮色的武人,泰倫。
『不,今天一樣要前往天界做交涉,倒你是一直都偷溜出來,不會被發現嗎?尤其是觀音...我覺得
他已經察覺到了。』泰倫說,他向來都不太喜歡觀音那明明置身事外卻又好像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
『就算察覺到他也不會說什麼...我先帶齊天進去休息了,不然水詠又會吵著說無聊了。』說完,文殊
就轉身帶著齊天進屋了。

『瘋狂之主所製造出來的雙胞胎怪物嗎...真是名副其實的瘋了。』留下這麼一句話,泰倫也就轉身
消失不見了。


...


『啊,歡迎回來!齊天,文殊!』
跟齊天相反的黑色無袖高領上衣及黑色短褲的水詠,在看到兩人出現時便高興地跑了過去,褐色的
長馬尾在空中飛舞著,『等等,水詠,我先去洗澡。』舉手阻止水詠衝過來抱住自己的齊天,看到齊天
這樣的水詠便停下了腳步,『那等一下要陪我玩喔!』『知道了。』對水詠微笑的齊天,走到一旁的
衣櫃將替換衣物拿起後便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了。

找到座位坐下後,水詠才開口問文殊:『吶吶,為什麼只有齊天要上課?』
水詠所說的上課,不外乎就是泰倫教齊天各種武術戰鬥技巧的訓練課程,並非靜態的文殊教他們念書
一樣。

水詠很清楚他跟齊天是雙胞胎這件事情,但是兩人卻有些不同。
像是齊天的妖力較為強大,所以外貌上會跟水詠有差,耳朵以及瞳孔的形狀,即使不用固定穿什麼色系
的服裝都能明顯判別出誰是誰,但聽說好像是魁姿的癖好,所以就沒有人在意了。

『這個嘛...因為齊天的體能跟你不一樣,而且這也是魁姿說的。』一聽到是魁姿說的,水詠就理解了,
從出生開始,他們就知道凡事都要聽魁姿的話,因為這是為了他們好,雖然定期的打針是水詠最不喜歡
的事情,但只要能夠每天像這樣跟齊天在一起玩他就滿足了。

起身去泡茶的文殊,水詠開始收拾放在桌上的紙和筆,在等待齊天練習的時間,水詠一直都一個人待在
房間裡畫圖或做文殊出的作業,被交代到齊天回來為止都不能離開房間的水詠,偶爾也會想著想偷偷
出去看齊天都在做什麼樣的訓練,但都很快就被文殊發現就回到房間了。

『〈為什麼不能自己出去呢...〉』收好東西後便趴在桌上的水詠,一臉無聊的樣子。
只有在其他人的陪伴下才能走出房間,儘管房間有許多繪本和書可以讀,還有各種繪畫器材可以使用,
但是外面的東西比較吸引他的注意。

聽到浴室的開門聲,水詠立刻抬起頭。
『呼...已經好了,要玩什麼呢?水詠。』跟水詠的穿著相當相似的齊天,但卻是一身的白。
『啊,文殊剛才去泡茶,應該差不多要好了,我先過去看看,你先坐著!』聽來相當開心的樣子,水詠
便過去另一邊的房間,而才剛開門,便看見文殊正從桌上端起托盤要將茶和點心送過去。

『啊啦啦,水詠要來幫忙嗎?我已經準備好了,先回房間去吧?』微笑著說的文殊,水詠則是乖乖聽他
的話轉身回房間,並坐在齊天旁邊,直到文殊將東西放下後,便開始聊起天來。
每天的對話內容不外乎就是齊天平常的訓練內容,以及文殊的一些閒事,水詠最多能說的就是今天讀了
那些書的事。

『說來賞花的季節也要到了呢。』文殊突然說,齊天則是一臉無趣的說:『這裡的櫻花不都是一整年都
開著嗎?』『不不不,我指的是人間,齊天和水詠要去看看人間的櫻花嗎?』

人間...跟這裡不同,是個充滿不同性格的人類的世界,一年當中都會有不同的景色和季節的交替,與
一成不變的這裡不同,是個相當豐富且充實的世界。
『要去賞花嗎?那我要去、我要去!』一聽到要到外面去,水詠就非常的興奮,『水詠都這麼說了,
齊天你呢?』『當然要去。』既然水詠要去,那齊天當然要跟著。


...


杳無人煙的櫻花林,是只有文殊才知道的祕密地點,因為要應付兩個食量極大的孩子,所以這天文殊
做了許多便當,也將一向忙碌的泰倫給找來了,『為什麼要我...』『嘛嘛,人多也不錯啊,偶爾也要
放鬆一下嘛。』說著,文殊便拿出了酒瓶替泰倫倒了一杯,對方便不再多說什麼,接過酒杯一口氣
喝下去。

爬上樹的水詠和齊天,面向前方所望去的景色,確實跟那裏不同。
『...看不到村落呢!』
『所以才是秘境啊...水詠,注意腳下。』在回答問題的同時順便提醒的齊天,真搞不懂為什麼要特地
來到人間,雖說是秘境,但不能保證不會有人類或妖怪來到這裡。

『這裡的櫻花感覺不太一樣。』水詠說。
『我倒是看不太出來,怎麼個不一樣?』
『就是...怎麼說呢,感覺好悲傷。』
『?』
『我們那邊的櫻花是一整天都開著吧?但是這裡的櫻花的開花季節卻是如此短暫。』記得之前在書上
讀過,一般人間的櫻花的花期只有短短的幾天而已。

『那不是很好嗎?』
『耶?』對齊天所說的話感到訝異的水詠。
『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努力地綻放,那便是生命的表現。』看向前方的齊天說。
『唔....齊天在說什麼我聽不懂。』歪著頭的水詠,雖然對於學習事物的速度很快,但是齊天的話他
並不是很懂。
『水詠繼續保持這樣就好了,太過於複雜的事情對你說還太難。』笑著說的齊天,面對著跟自己同樣
都是孩子的水詠,齊天的表現較為成熟。
『什麼嘛!就只有齊天知道,太不公平了。』嘟著小嘴的臉微微膨起來,看到他這模樣,齊天不禁笑
出聲來。

在樹下的兩個大人聽到孩子的笑聲,不禁感到安心。


...


『要過去研究室?』一天,文殊跟齊天說魁姿要齊天和水詠去研究室幫他的事情,『嗯,因為這次做
的研究工作量較多,現在也只有兩個可以幫忙了,就拜託你們了。』文殊苦笑著說,他因為天界的繁忙
工作要回去一趟,而泰倫也因為國家的事情而忙得不可開交,最近也都沒有在上課。

剩下的兩人只好照著話前往了魁姿的研究室。


並不是討厭魁姿,畢竟那個人是創造出他們的人,即使不喜歡也要聽話,這是魁姿告訴他們的。
只是偶爾齊天會覺得魁姿做的事情是不是太過火了,但對方總是用沒有這回事來敷衍他們,這一次要
做的研究真的是到了不得不增加人手的地步嗎?

答案就在研究室裡,現在多想也沒有用。


...


向來都不喜歡研究室的氛圍,不管是齊天還是水詠,所以一路上水詠都抓著齊天的衣服一角不放。
昏暗的走廊以及跟外邊格格不入的灰色機械式牆壁,但看來更像是某種設備,不管周圍傳來機器運作的
聲音,齊天帶著水詠往更深處的地下移動。

在門開啟之後,他們便看見魁姿正埋首在大量的文件當中專心的書寫,但是齊天和水詠一到,他便馬上
抬起頭來:『你們來了啊,總之先幫我吧。』直接起身的魁姿,從另一邊推出一個推車來,上面放著
一個架子,上頭還放著許多針筒,在下一層還有許多裝有同樣的淡藍色液體的針筒。

『雖然想過自動化,不過現在還沒空閒做那種東西,水詠去推另一台推車,齊天幫我做紀錄。』

兩台推車和三人走進較為明亮的長走廊,兩旁都有房間門,『這裡都關著實驗體,不要去理會他們說
什麼。』難得嚴肅的語氣,魁姿便開了第一扇門,裏頭有個褐眼的瘦弱男孩坐在床上,即使魁姿開門
他也沒有反應。

雖然兩人看到這一幕都有點嚇到了,但魁姿就像是沒事人般的將架上的一個針筒拿了起來,動作相當
熟練的握住男孩的手,直接往他的手臂處注射一針,而男孩也幾乎沒有什麼反應。
『齊天,在編號011處畫個圈,水詠,拿一份餐點出來。』魁姿對後方的兩人說,兩人也因為魁姿開口
講話才反應過來。
照著魁姿的話行動的兩人,水詠在拿餐點給男孩時,原以為對方不會有任何反應,但是對方同樣也
伸出手來接過餐盤,並且默默地開始吃了起來。

『嚇死我了...他到底是怎麼了?』在離開那間房間後水詠問,『不過是後遺症罷了,常常會有在實驗
後就變成那種狀態的孩子,過不久就又會活繃亂跳了吧。』以著輕鬆的語氣帶過的魁姿,並不想多談,
而走在水詠旁邊的齊天則是保持著沉默。

接下來所遇到的實驗體都跟最剛開始的孩子是差不多的狀態,雖然心中抱有疑惑,但水詠還是照著魁姿
的話去做,而齊天也是默默地、淡然地做著紀錄。


...


結束工作的兩人,在魁姿的催促之下回到了地面上,『啊─肚子餓了。』最先開口的是水詠,接著
是齊天:『太陽已經下山了,去問問文殊看今天吃什麼吧。』『什麼都好,好餓啊...』
實在沒想到進入研究室前是明亮的白天,現在都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說起來,中午都沒有感到餓...是因為是在那裡的關係嗎?〉』齊天想著,他跟水詠一樣都是大胃口
,只是水詠比較會直接表達出自己肚子餓的事,但齊天不會直接表現出來。
『說起來...那些人那樣真的沒關係嗎?』水詠問,『你是說實驗體?』認為水詠一定會問這問題的
齊天,但是看著這樣的水詠,齊天倒是希望水詠什麼都不知會比較好。

『對啊,看魁姿的樣子應該也不是會照三餐給他們飯吃的樣子,所以才會這麼瘦弱...』語氣聽來有點
擔心,但是齊天卻要水詠不要多想,『那些人跟我們沒有關係,別對他們產生感情。』
『可是...』
『肚子不是餓了嗎?快去找文殊吧。』
『嗯...』
牽起水詠的手,兩人前往了文殊的所在。


..


深夜,在水詠已經熟睡的時候,齊天小心翼翼的下床避免驚醒水詠,不過水詠要是不到時間的話,
通常都很難叫醒,但齊天還是覺得小心一點會比較好。

走過陰暗的走廊,沿著熟悉的路前往魁姿所在的地下研究室。
在門打開之後,他看見依舊坐在電腦桌前的魁姿,桌上依舊有著堆積如山的文件,『這種時間點來有
什麼事?』對於齊天晚上偷溜出來這件事情魁姿並沒有多大的反應,反倒像是習慣了一樣。

『早上...為什麼要讓水詠接觸實驗體?你明明知道他會有怎樣的反應...』
──沒錯,天真無邪且總是笑著,如同太陽般的水詠,不應該讓他接近這裡的。

『嘛,雖說是真的人手不足,但也該讓水詠接觸這方面的事情了。』沒有看向齊天,魁姿依舊繼續
敲打著鍵盤。
『不行,水詠的情感太過於豐富,讓他接觸這方面的事情只會讓他崩潰....!』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
齊天睜大著眼睛看著魁姿,用著顫抖的聲音說:『那就是...目的?』

接著,魁姿露出了令人不舒服的笑容,『你應該察覺到了才對,明明是雙胞胎卻有這麼多差異點,
妖力也是你比較強,但是情感相對稀疏,知識、武術都學得比水詠還要多是為什麼?因為這些都是實驗
的一環,真想看看呢,情感崩潰的那一瞬間。』

『真是瘋了...』小聲地說著的齊天,便轉身離開研究室。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一定會保護好你的,水詠。

 

 

 


---------------------------------------------------------------------------------------------
繼續回憶~
感覺三藏的戲份又被拖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