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章

最先見到的是樂園呢?

──還是地獄?


「不...不要....!」
甩開魁姿的手,悟空從床上跳了下來,往門那邊跑了過去,不過就在下一秒,魁姿就擋在他的面前
將門給反鎖,「為什麼不要呢?明明不想要再失去重要的人們吧?」
魁姿蹲了下來並捧住悟空的臉說:「不好好做〝治療〞是不行的吧?」

「可是...好痛...」眼淚不斷地流下,但是這招對魁姿來說並沒有效果,「說什麼呢?那只是一下子
的事情,而且之後悟空也睡得很好不是嗎?」「可...」「悟空你應該看得見吧...那個金色的樂園。」

聽到金色的樂園之後,悟空就不再哭了。

──身體上的疼痛是一定的,可是在夢中卻見得到那散發出金黃色光輝的,充滿歡笑的樂園。


...

 

「一級任務和殺生令嗎?」如此說著的白夜,除了身為白虎元帥的他之外,鬥神太子哪吒、青龍元帥
青伍、朱雀元帥紅玖以及玄武元帥零夜,皆因為玉帝的命令前來執務室,而且這次的命令是要鬥神太子
以及四名元帥帶著部分部下前往討伐在下界大亂的四凶:混沌、窮奇、檮杌、饗饕。

「一直以來都被封印在各處,所以都沒有去注意,偵查團傳來的報告說是因為封印變弱的關係,要再次
封印是不可能了,所以一次解決是最好的方法。」玉帝所說的封印,不曉得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
封印也只能維持一陣子,不可能永遠,所以照玉帝的說法,直接解決是最好的。

「...是要現在出陣嗎?」哪吒問,而玉帝的回答也如他所想,「嗯嗯,因為是緊急事態,非常抱歉,
要你們立刻出陣...」但是玉帝的抱歉很快就得到元帥們的諒解了,「四凶可不是鬧著玩的,但是那位
不在的話,就表示事情還沒嚴重到那個地步吧?」其中,表情看來相當嚴肅的青伍說。

「不,是相當嚴重到需要那位出面的任務,不過現在不方便,就麻煩你們了。」玉帝一說完,元帥們便
舉起手鞠躬後便離開了,「哪吒太子,麻煩你了。」向最後走的哪吒說,玉帝的語氣聽來相當愧疚,
所以哪吒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


現在想來,自從來到天界之後就聽不到悟空的聲音了,或許是因為這裡是天界的關係,抑或是...有人
從中阻擾。

抽完菸的三藏,打算直接回房間時,剛好遇到了八戒和悟淨,原本就說要去拿點食物給悟空吃的八戒,
因為遇到了悟淨就叫他過去幫忙,所以現在兩人要過去悟空的房間。
「三藏也要過去嗎?」八戒問。
「看那傢伙吃飯也沒什麼吧...你們自己去。」說完,三藏就轉身準備回房間了。
「真是一點都不坦率啊,三藏大人唷...唔哇!」話才剛說完就差點吃了好幾顆子彈的悟淨,一旁的
八戒苦笑著勸阻三藏:「嘛嘛,要吵鬧的話也請看看場合,這裡可是天界喔?」
「嘖...」收起手槍的三藏立刻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本來就知道三藏是最擔心悟空的那個人,只是他絕對不會在他人面前表現出來。
──不需要言語的束縛,僅僅是細微的動作就可以傳達。

但就在兩人走到悟空的房門前時,八戒就注意到有什麼不對勁了。
「...太安靜了。」
「嗯?應該是在睡覺吧,我開門囉....咦?」
打開房門的悟淨,愣在門前沒有進去,「怎麼了,悟淨?」站在他身後的八戒,在瞄到房間內的情況後
,他也愣住了。

「那隻猴子是到哪裡去了?」走進空無一人的房間,將飯菜放在一旁的桌上後,兩人急著尋找悟空的
蹤影,原本想著會不會是跟哪吒去了哪裡,但是哪吒自己也說過,要出去玩也是明天的時候,加上現在
是晚上,依照悟空的習慣,這種時候應該在呼呼大睡了才對,他是去哪裡了?

「啊啦啦...悟空的話,現在在魁姿那邊呢,已經在做這次的實驗了,所以不用著急。」
正好經過的文殊,看見兩人的樣子便說出了悟空的下落。

「請問這次的是...能成功嗎?」為保險起見先問的八戒,免得情況會變更糟。
「還不知道呢,但是不用擔心,能不能取出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笑著說的文殊,便轉身離開了。

「能信嘛,那傢伙。」悟淨所說的那傢伙,自然指的就是魁姿了,打從上次碰過面之後,對他的印象
就不是很好。
「不知道...但現在也只有等待了。」擔心的說著的八戒,畢竟這件事情並不是他們能夠輕易干涉的,
而且若真的成功的話...


──悟空就不會消失了。


...

回到房間看著窗外夜景的三藏,想起了那天玉帝跟他們說的話。


『...不盡快處理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孩子會消失....』

──消失?

聽到玉帝的話,三人是有那麼一瞬間愣住了,會消失?現在悟空不是好好的嗎?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呢?』先發問的是八戒,『如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存在消失,也等同死亡。』
這時玉帝站起身來,往旁邊的書櫃走了過去並挑起一本書來,他放在八戒的面前說:『這是有關於
齊天大聖的傳說的書本,由於作者和年代不詳,所以被當成是無法考據的傳說,原本該是這樣的...』

但是漸漸的,金眼的不祥之說逐漸散擴開來,所以天界的人都視擁有金眼的齊天大聖為不淨之物,加上
五百年前悟空的出現,更是加深了天界人對於傳說的真實之說。

『不過人們所不知道的是傳說的後續。』

──越是使用力量,就越弱的齊天大聖。

即使吸取大地的氣,也無法阻止己身逐漸消失的事實,很不可思議吧?
大地的氣只能治療自身身軀的損傷,但是生命的期限卻越來越接近,身體上的傷或許是已經好的,但是
靈魂呢?

靈魂一直不斷地在崩壞中,那是誰都無法阻止的事實。
因此在這裡出現了一個假說:要是悟空不是以齊天大聖的身分活著的話呢?那是不是可以迴避最糟糕的
結果了呢?

『觀音和文殊也因此辯論了一番,最後魁姿做出了一個假說:是不是悟空和齊天打從一開始就是兩個
不同的人格和靈魂呢?共用一個身體,但靈魂是相連的,要是切斷了連結,只取出齊天的話,是不是
悟空就可以不再受到那個規則的影響了呢?』

但假說畢竟還是假說,實際要做看看才知道,至於成功機率為何...就要看了。

──“就像太陽一樣...”

...


來到時空之門前的哪吒和元帥們以及各自率領的數名成員,在出陣之前,被任命為總指揮官的青伍再次
的向眾人確認此次任務內容。
四凶由於分布在不同處,所以需要分開戰力行動,最強的混沌由哪吒以及朱雀軍負責,窮奇由白虎軍
負責,檮杌由青龍軍負責,饗饕由玄武軍負責。

「再次宣告,此次為一級任務附殺生令,面對的對象為四凶,絕對不可以手下留情,知道了嗎?」
說完話的青伍走到了時空之門前,哪吒注意到了這時空之門是重新設置過的,跟以往開啟的方式不同,
是透過虹膜辨識系統來開啟的。

「哪吒太子應該是第一次看到吧?為了更加方便管理和防止一般人隨便使用才設置的,現在只有元帥
等級以上的人才可以使用,啊,你的話應該也可以。」跟著哪吒一起行動的紅玖說,雖說鬥神太子的
地位比元帥高,不過紅玖說話的口氣卻相當輕佻。
「...你們很常出任務嗎?」在這幾天,哪吒已經了解了現在天界軍的運作系統,不過如同紅玖所說,
這是他醒來後第一次出任務,「其他元帥是很常,不過我只對附有殺生令的任務有興趣,請多指教了,
哪吒太子。」紅玖對哪吒伸出手,不過對方卻無意握手。


...

來到下界之後,眾人所看到的情況比偵查團所報告的還要慘,巨大化的四凶們到處行破壞之舉,並且
吞食地上的生命們。
「這邊!」立刻前往混沌的所在地,在朱雀軍成員的引導之下,哪吒和紅玖到了混沌的出沒地點,
「那就是混沌...」哪吒也是第一次看見四凶,因為一直以來都被釋迦如來給封印至地底下,所以人們
才能如此過著安逸的生活。
但是因為進行牛魔王的甦生實驗而導致妖怪的異變,間接地導致封印變弱。

藏身在樹林之間,看著在前方空地的混沌,牠有著如同狼人般的龐大身軀,閃爍著紅光的雙眼,似乎
像在尋找什麼似的四處張望著,「總之我先上吧,一直待在這裡也挺無聊的。」紅玖說,「不,我也
一起。」跟著紅玖一起走出去的哪吒,手上不知何時已經拿著武器了。

在兩人走出去後,混沌也注意到了他們,接著從站立的姿勢轉變為四腳著地的野獸姿態,「要來了。」
舉起長槍的紅玖,原本輕鬆的表情轉變為嚴肅,毫不遲疑地就往混沌的方向衝過去。
「等一下!」注意到不對勁的哪吒大喊著,不過已經遲了。

「?!」除了混沌之外還有其他異變的狼犬從左右衝了出來,而哪吒衝上前將狼犬給砍殺,其他的
成員也衝了出去,將混沌以外的異變妖怪給殺死。
伸出手臂將紅玖的攻擊給擋下的混沌,其動作之快讓人感覺不出牠的體積有多麼龐大,「該死...!」
就算是紅玖也難以擋下混沌的奮力一擊,但他還是直接抬腳直接往混沌的身上踹,「朱雀元帥!動作
實在太狂野了!」其中一名成員趕了過來,朝混沌開了好幾槍。

「毫髮無傷...?」哪吒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混沌,剛才紅玖和朱雀軍的人給牠造成的損傷幾乎像是沒
發生過一樣,「不對...是再生速度太快了。」退至哪吒一旁的紅玖說,接著再次擺好迎擊姿態,不過
這時混沌的樣子有點奇怪。

「元...元帥等級的...」以著低沉的聲音說著的混沌,眼睛直盯著紅玖看。
「說話了?!」一名朱雀成員驚訝地說,不過紅玖以眼神示意他們,接著各個成員立刻排出陣式包圍住
了混沌,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張符咒,在快速地唸出咒語後,混沌的周圍便出現許多到火焰將其包圍
住後便爆開了。

混沌從火焰當中竄出,正當牠伸出爪子要攻擊哪吒時,紅玖衝過來並推開了哪吒──...

 

...

 

「...」睜開眼睛的悟空,發現自己躺在房間裡。
再一次的閉上眼睛時,那個跟自己長得很像的人又出現了。


『還想睡嗎?』他問,但悟空搖了搖頭,『肚子餓嗎?』悟空又搖了搖頭,正當他想再問悟空時,悟空
突然哭了出來:「我...想見他們...」

『見誰?』不用問也知道,但對方還是溫柔的抱住了悟空。

「捲兄....小天....還有金蟬....」

雖然早就知道這個姿態的悟空一定會想起來的,但沒想到魁姿那麼性急。
『悟空...他們已經不在了。』他說,語氣聽起來是如此的悲傷,但他還是緊緊的抱著哭泣的悟空。
「果然是因為我的關係...」

──好想再次見到他們,過去那些疼愛他的人們。
明明是如此的重要,為什麼自己卻忘記了?

『聽我說,悟空。』他正對著悟空:『現在的你或許不知道,但是未來的你已經遇到了同樣重要的人們,
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所以...不要拒絕他們。』

──拒絕?拒絕誰?

『果然忘記了...不對,更正確來講是時間又更加往後退了嗎?』他說的話悟空不是很懂,但是悟空知道
的,眼前這個人是可以信任的。

『別忘記了,悟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會保護你的。』說著,對方便消失了。

...再次睜開眼時,他看見三藏正坐在靠牆那邊的椅子上閉目的樣子。
不自覺的起身看向三藏──『閃閃發亮的,跟太陽一樣呢!』

溫熱的淚水自臉頰滑下,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看到三藏時,胸口感到像是被揪緊般的痛。

「...金...蟬...」

──為什麼?明明就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誰,但為什麼就是會喊出那個名字?

大概是因為聲音太吵了吧,淺眠的三藏醒來後看到的便是悟空流淚的樣子。
「...為什麼在哭?」
「嗚啊...我...也不知道....」
「真是讓人心煩的猴子啊。」
「才不是...猴子....」
此時三藏離開了椅子走到床邊並坐了下來,他伸手抱住了悟空:「別再哭了啊...」

「唔....唔哇啊啊啊啊......!」

聽著刺耳的哭喊聲,這夜晚還長得很....

 

 

 


---------------------------------------------------------------------------------------------
問:哪吒會不會打團體戰?
答:應該不會〈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