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一道

逝去的生命終究會落入黃泉之中,所以黃泉只存在著死者的聲音。
多麼寧靜且虛無的世界,這裡就是生命的終焉嗎?

──不...這是輪迴點。

死亡的世界之後,將迎來的是全新的生命、全新的開始。
步上跟之前不同的人生,遇見不同的人事物.....該是這樣的。

──不管經過多少次的輪迴,都希望能夠與你相見。

...


向明智伸出小手,他說了:「走吧,一起去見曉。」


-


......原本不該被揭露出來的第八記錄:『胎內』──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存在的?
名為〝胎內〞的存在,即為.....「我。」

年幼的曉的周圍開滿了彼岸花,身穿白色的他相當的顯眼。
「存在於他的裡面,他就像是我的宿主一樣...這麼說應該明白吧?」他看著眾人,淺顯易懂的說明就
算是龍司也聽得懂,不過為什麼存在著?

「用〝胎內〞來詮釋自己的存在,你跟曉是有什麼血緣關係的嗎?」真問,普通來講的話,會用這種
詞語的就只有...「孩子?」得出了這結論的真,但是曉並沒有孩子,也沒有懷孕的跡象,更何況如果
真的有的話,不管是冥見宮還是他們早就知道了。
「誰知道呢...不過我無法變成那樣的存在。」年幼的曉別過頭說,「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想幫助曉。」

用著跟曉一樣的外表,模仿曉的口氣和性格...不,應該說是本來就很相似了吧。

「一直以來關在籠中的心靈,不知道是誰破壞了它,試圖找出治療的方法,卻怎麼找都找不到,恐怕...」
他看向了明智,「只有你能幫助他了。」接著他舉手指向了眾人的後方。
藍色蝴蝶在空中翩翩飛舞著,其所散發出來的藍色光輝是如此的神秘且引人注意,「去吧,在那之中有
著真實。」

眼中所見、耳中所聽的並非是全部,在那之中必定有什麼隱藏之物。
明智一人走上前,接下來只能靠自己了,不過也沒有差,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就算現在有怪盜團在,
自己所能做的事情還是很多,而且現在的曉只需要自己。

在碰到藍色蝴蝶後,一道強光將眾人所淹沒了。

──“請陪在他身邊,直到最後。”


-


回到琉璃的眾人,只見冴跑了過來,衣服上沾染著紅色血跡。
「姊姊?!那個血是...!」首先開口的真,一開始以為冴受傷了,但是對方搖了搖頭:「不是我的血,
是冥見宮的血...在你們回來之前,有不明人士闖進了琉璃並且攻擊了冥見宮,之後...」看冴的表情就
可以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

帶著奇異面具的人突然闖進琉璃,什麼話也沒說就直接拿刀刺殺冥見宮,由於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冴還
來不及反應,正當對象也想解決掉身為目擊證人的冴時,還有點力氣的冥見宮挺身保護了她,冥見宮的血
噴灑到了冴的衣服上,對方看到冥見宮的舉動後,似乎也無意再繼續做出攻擊,在丟出煙幕彈後就消失
了,而冴原本打算要先替冥見宮做緊急處理的,但冥見宮卻說已經來不及了。
冥見宮在最後似乎還看到了什麼,『拜託了,去繡球花那邊...』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冥見宮就斷氣了。

「然後你們就回來了...我已經讓其他人去安置冥見宮了,等等要過去櫻夜那邊...明智呢?」突然這麼問
的冴,這讓眾人驚覺到這件事情,「不只是明智,曉也沒有回來。」真說,據年幼的曉...胎內的存在所
說,明智應該是去見曉了,但是卻沒有一起回來。

「那兩人的話,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就交給明智吧。」如此判斷的Morgana,他知道明智對曉的感情是跟
其他人不一樣的,加上如果是明智的話,一定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
「嗯嗯,就相信他們吧,現在我們應該去做我們能做的事情。」杏說,大家都認為那兩人的話一定沒有
問題,就在冴換上另一套乾淨的衣服後,大家就前往櫻夜了。


-


感到詭異的氣氛,櫻夜裏頭絲毫感覺不到任何氣息。
「太奇怪了...」在眾人當中身為唯一的妖怪,Morgana感覺不到櫻夜裡有任何生命的氣息,明明已經
接近黃昏時分了,卻不見要營業的意思。

「不管怎樣,先進去再說吧。」龍司第一個先走進櫻夜的大門,連看門的男眾都不在,若不是發生大事
還能是什麼?然而就在剛踏進門口的那一瞬間,刺鼻的鐵鏽味就傳了過來,「唔哇!這是什麼啊...血
?!」

腳下所踩踏到的是滿地的積血,在往前一看,發現有許多人都倒在血泊之中,「完全是命案啊...」
祐介皺起了眉頭,不只是氣味,連景象都如此讓人不舒服,「啊哇哇....大屠殺啊...」躲在真身後的
雙葉,說出了很貼切這景象的詞。

「你們先去通報負責人,這邊由我...」身為唯一的大人的冴,理所當然的要保護真他們,但是真卻搖
了搖頭,「姊姊,這邊交給我們吧,拜託妳去通報。」其他人也贊同真說的話,即使這是相當危險的
舉動,「我知道你們在宮殿裡是很厲害,但這裡可是現實啊?」反對的冴,但Morgana走上前說:「沒問
題的,還有我在。」

雖然還有點遲疑,不過在看見大家如此堅定的眼神後,冴嘆了一口氣:「好吧...不過要答應我,一旦
有危險就要立刻逃跑,知道嗎?」在冴離開之後,大家便往更裡面去,尋找櫻夜的老闆娘,繡球花。


-


越是往裡面走就越是能感覺到不愉快的氣息,Morgana是如此說的,但在快走到上次他們被招待的房間
時,Morgana驚覺到熟悉的氣息:「這味道...不會是那傢伙吧?」加快了腳步走到房門前,看見的是─
──...

被冴所說的帶著奇異面具的人所刺殺的繡球花,顯然是剛才不久才發生的事情,繡球花尚有一口氣,
但是對方手中所握的長刀更加深入了繡球花的胸口,胸前所溢出的大片血花,大量的血流下,染紅了
原本該是乾淨的塌塌米。

「你這傢伙!」率先衝上前的龍司,不過對方注意到了他的存在,舉起另一隻空著的手用力將龍司推開
,其力氣之大而導致龍司撞上的牆壁裂開了,「龍司?!」杏驚呼著,她趕緊跑到龍司旁邊,其他人也
同樣跑過去看,然後轉向了敵人。

「你到底是誰?」知道隨意靠近的話就會像龍司那樣的真,選擇了跟對方拉開距離,「不...行,快逃啊
...」仍保有一口氣的繡球花說,雖說是妖怪,但對方所使用的刀看起來不像是普通的刀。
「還在啊?」嘲笑般的語氣,對方用力地將繡球花甩至一旁,然後再次舉刀猛刺,直到繡球花不再有
動靜為止。

──恐懼,必須逃跑才行。
這是所有在場的人第一時間出現的想法,但是卻動不了。

此時,Morgana站上前,「為什麼你要這麼做,艷!」
在Morgana喊出名字的時候,大家都愣住了,那不是這間遊廓的負責人嗎?

「我差點忘了呢,你也在。」跟剛才不同的聲音,從低音具有磁性的男聲變成了年輕男子的聲音,脫下
面具之後,看見的的確是艷,不過整體的氣圍跟之前他們所見到的他不同,冷酷、無情──只能這麼
形容。
「雖然不能全部說出來,不過在離開之前就告訴你們好了...」接著,從艷的口中說出了事實,而那些
事實全都跟他們有關。


「最初是明智,他的父親獅童是被我所慫恿才成為大名,誆騙明智的母親也是我要他這麼做的,這樣子
第一步棋就布置好了,接著是曉,在他的父親因為妻子的死而傷心之餘,我對他說了,這一切都是曉的
錯,要是曉沒有出生的話,他的妻子就不會死了,但實際上是我下藥讓曉的母親死亡的,在我對曉的父親
說出這事實之後,這傢伙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自殺也是我要他這麼做的。」

兩人的境遇竟是由他一手所安排的,但不只是這樣。

「首先是Morgana,雖說同樣身為貓,但是你的存在對我來說太礙眼了,破壞了你之前的記憶,之後再刻
意讓冥見宮撿到你,這便是成立怪盜團的第一步。
接著是坂本龍司,你以為你的父親是真的跟別的女人跑了嗎?事實上是在別的地方被殺死的,成為單親
家庭後,你就不得不來到琉璃了吧?
高卷杏,讓妳的父母背負大筆債務,並且建議他們來到和風國工作的人就是我,之後再跟妳的父母說若
是讓妳來到琉璃工作就可以減輕不少負擔。
喜多川祐介,你的繪畫老師原本就因為金錢和名譽的關係而利用你們這些弟子,因他而產生的第二座宮殿
也在我的預想內,在他改心之後,我就建議他讓你來到這裡...順便議題,他的債務也是我造成的。
新島真...迫害妳的妖怪和使妳姊姊丟掉工作的都是我一手策畫的,只要放出冥見宮的消息,妳就一定會
來琉璃找他,為了幫助姊姊,妳再次的求助於冥見宮。
佐倉雙葉,妳的母親是被我所殺死,因為她的研究對我來說不利呢,探索世界扭曲的現象...怎麼可能讓
她察覺到呢?當然也不能放過妳,不過礙於冥見宮的關係,所以當時我讓周圍的人去責怪妳,好讓妳無法
察覺到妳母親的異樣。
奧村春,妳的父親因為店家經營出現危機,而決定把妳嫁給能支援金錢的人家,但那實際上是我所策劃的
,在你們離開宮殿後,我便殺死了他的影子,所以他才會自殺。」

成立怪盜團,並且攻略宮殿,這一切的一切並非偶然,而是艷一手策劃的,一場可笑的鬧劇。

「人渣...」杏小聲的說,但是她的憤怒全寫在了臉上,「不能原諒...」雙葉因憤怒而發抖著,但一旁
的真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的心情大家都了解,弒親也好、債務也好,大家都是因為這些原因才聚在
一起的,不過這麼做的原因跟現在他所做的事情有何關聯?他是為了什麼才這麼做的?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Morgana問。

「為了什麼呢...恐怕是為了名為〝胎內〞的存在吧?」

「?!」
為什麼眼前的這傢伙會知道胎內的存在?

「在這時代所引發的扭曲現象...即為宮殿,但是凡事都不可能這麼順利,宮殿的出現將可以見到
〝胎內〞的機會給封鎖起來,所以才在暗中誘導你們去攻略宮殿,但是最後一座宮殿卻因為獅童那個死
禿頭的關係而無法被感知到,這時我才知道是因為曉對於獅童的警戒心才封鎖住了道路,所以只好將曉
一部份的靈魂給丟棄至黃泉裡...然後第七座宮殿就出現了。」

「原來那就是原因嗎?!」祐介驚訝的說,「等等,這麼說來小曉不就....」一聽到靈魂的事情,春所想
說的事情,大家八成都想到了。

「存在於他體內的〝胎內〞的存在...只有在七座宮殿全部消失之後才會現形的最後一座宮殿裡才會出現
,僅僅只是為了這個,所以才把阻礙通通清除,現在....啊啊,我終於可以見到了嗎?」說著,艷就沉入
了由繡球花的血所形成的血海中消失了。


-


明亮的和室,跟曉面對面坐著的明智,不曉得自己有多久沒像這樣坐下來獨自跟曉講話了。

「謝謝你來到這裡,明智。」
「不用那麼見外,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曉。」
「也是呢...吾郎。」

──啊啊...多麼幸福的感覺,從你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

「吾郎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這裡見我的?」
「...為了在一起。」
「值得嗎?」
「不值得嗎?」
以問題回覆問題,可能這樣對曉來說才是最好的回答,不需要理由,因為只想跟眼前的人在一起而已。
這是頭一次如此想著,獨自扶養自己的母親去世之後,以為自己不會再喜歡上誰,因為只會徒增失去的
痛苦,既然如此,打從一開始就不要去愛就好了。

──但你跟我很相似,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彼此吸引對方的原因吧?

「挺意外的呢?」對於明智的回答,雖然從曉的口中說出了意外,但是臉上的表情卻一點動搖都沒有。
「不然誰會特地來到這裡?」
「不是為了消除宮殿嗎?」

──但這裡與其說是宮殿,更像是記憶的世界。

「沒可能的吧,這裡根本就不是宮殿。」明智說,既然曉已經知道宮殿的存在,那不管說什麼都行吧?
「...我倒是希望是。」如此說著的曉低下了頭。

──能夠永遠待在這裡多好啊...

「一起回去吧?」
「!」沒想到明智會這麼說,對曉來說,那是多麼沉重的話語。

「沒有你在的琉璃,應該會像以前一樣吧,不過現在不同了。」明智站了起來,走到曉的身後並抱住了
他,「你不在就沒有意義了。」

對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到無聊,因意外而遇到了曉,剛開始認為他只是個無聊且隨處可見的人,但在跟曉
相處下來之後,雖然言語上有些奇怪,卻將明智從無趣的生活之中解放了出來,想再多在一起,想再多
一起體驗曉從未體驗過的事情,想要緊緊的擁抱住存在於這懷中的溫暖。


「我愛你,曉。」

...之後世界就此變明亮了───

敲開那深藏在隱密之處的門扉,窺視那不可洩漏的秘密。
彼此觸碰的手此刻嵌合在一起,如同火焰般的炙熱溫度。

──啊啊,一定不會忘記吧。

兩人從此之後在一起...不,是三人一起走下去吧。

 

 

 


─『然而,黃泉不會漠視這一切的。』

 

 

 

 

 

---------------------------------------------------------------------------------------------
解釋好累啊...下篇就給他結束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