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5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道

──第三記錄:『詛咒』──

如同之前曉對明智所說,曉被蛇妖所詛咒,在那之後就無法彈琴,也無法跳舞,雖然曉還是能做其他
事情,不過自己最擅長的事情已經無法再做了。
每次只要看到手上的傷,就會想起當時被抓住的恐懼,為了保護曉,繡球花也盡量避免讓他接生客,
在那之中出現的舊客,向來很關心曉,知道曉的情況後便經常來探望,但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客人支持
著曉而已。

「那人真是好呢。」杏說,即使遇到這情況,也依舊有人關心著曉,即使曉不再表演,還是有一定的
舊客支持著他,「該好好謝謝人家才行呢。」真點頭說,一開始大家都還有點警戒心,不過看來對方
是真的關心曉。


-


結束了第三個記錄,發現到記錄是有著時間順序的,既然這樣的話,那應該也會看到獅童所引起的事件
經過,到那時就可以完全看到事件的真相了。

「...」對明智來講,那是既想看又不想看到的畫面,不論如何,都一定會再次看見獅童的醜態,到時
可不能保證說還沉的住氣。


-


──第四記錄:『罪』──

跟往常一樣的櫻夜,但今晚來了個相當有地位的客人,不用說也明白是誰。
那天曉本來沒有要去接客,而是待在房間看書,不過艷卻過來找他,說是因為負責接待的藝妓因為
身體不適而請假,加上現在店裡很忙,人手相當不足,所以只好請今天該休息的曉去幫忙。

除了獅童以外,也有幾名大名,當時的曉並不知道對方是誰,只聽其他藝妓說是相當有名的大名,
所以要好好招待,一開始曉也是照著其他藝妓說得好好招待客人,那些大名的態度也是跟其他客人無
異,但是在他們的聚會結束之時,喝醉酒的獅童突然說要指名陪睡,由於他指名的是跟曉一樣都沒接受
過陪睡教育的女性藝妓,所以其他人自然是阻止這行為。

其中有過相同經驗的曉是第一個衝出來勸阻的,本性全露的獅童在說出要曉讓開時卻自己跌倒了,往後
退了幾步,撞到一旁的花瓶的結果是頭部受傷,雖然傷勢輕微,但對方卻生氣了,並且要求曉負起責任
來。

由於騷動而讓艷趕到現場,做了緊急處置後便要人送客,這件事情也是等到繡球花回來後才開始處理,
在那之前,艷一直要曉不用擔心,因為在場的人多,所以有充足的證人可以證明曉無罪。

但是對方的權力相當大,就連和風街的負責人也無法完全處理掉這事情,之後對方提出了條件,就是要
曉作為他的陪睡對象,大家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而且也知道繡球花不讓曉陪睡的真正理由。

──「因為那麼做的話.....會懷孕的吧?」
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的曉,是剛才所見的,有著年幼外表的曉。

「等等...你說懷孕?可是曉不是...」原本要繼續說下去的Morgana,這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因為是
夜貓?」
差點忘記妖怪的生育系統是別於人類的,更何況是生育能力極為強大的夜貓,不用算什麼機率,只要陪睡
一次就一定會懷孕,所以繡球花才不讓曉做這方面的工作,只讓他做純粹表演的藝妓。

年幼的曉點了點頭,之後就轉身跑掉了。


-


在進入第五個記錄之前,Morgana提議說只讓明智進去,而大家也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同意了。
「恐怕接下來的記錄都是跟我們有關的吧,明智,要好好地看著曉啊。」Morgana說,雖然不知道是所謂
的直覺還是什麼的,但接下來的記錄若不是只有明智去看的話,恐怕就沒有意義了吧。

「...我知道了。」說著,明智走進了第五個通道。


-


──第五記錄:『相遇』──

被迫離開相當照顧自己的遊廓,來到了跟和風街完全不同的吉原。
在得知將作為男眾而工作一年後,不知道為什麼鬆了一口氣。

原本沒打算跟這裡的人太過於親密...『因為一年後就要離開了,建立起情感只會使離別更加困難。』
但是為什麼呢...跟這些人的相遇,讓自己見到了不同的景象,總覺得會越陷越深。

跟〝他〞的相遇,是意想不到的事情。
不想跟任何人建立起親密關係,然而在跟〝他〞相處之下,越來越想認識〝他〞。

──啊啊...那一定是誰都想不到的結果。

無法知道說這究竟是正確還是錯誤的相遇,但是自那之後,世界又鮮明了起來。

對外的性格看起來是相當的良好且溫和,但實際上的性格其實不怎麼好。
對任何事情都飽享兩種極端想法,不輕易的向尚未熟識的自己露出本性,但即使如此,自己還是對
〝他〞...

──第六記錄:『密戀』──

壓抑自己的情感,認為所謂的〝命運〞並不存在,但是...但是啊....

『哪...明智....』聽起來些許寂寞的聲音說道。
『吾郎是真的....喜歡我嗎?』不願再多說,緊閉了嘴唇。

些許的不安、些許的懷疑、些許的煩惱,這些情緒和想法遲早會壓垮自己的吧,所以才決定不想問出
確切的答案,選擇了沉默的結果,就是被趁虛而入。

──真的很對不起,吾郎...我說謊了。


-


等回過神來時,已經離開了第六個記錄。

「明智,還好嗎?」真問,其他人也走上前,看明智的樣子是沒事,但裏頭發生了什麼事情,是眾人所
無法知道的,但明智只是搖了搖頭,「沒事...只剩下最後一個記憶吧?說不定到那邊就可以知道事情
的真相了。」

──最後的真相,也是最初的疑問。

「黃泉嗎...確實是令人在意的地方。」Morgana說,雖然跟綁架事件有關,但為什麼是黃泉?所有的答案
,應該就在最後一個記憶之中。


-


──第七記錄:『黃泉』──

最初的時候就察覺到了,這遊廓的人在隱瞞著什麼,一次的休息日子裡,聽到了他們在講話的內容。
宮殿、寶物、怪盜團、世界的扭曲...等等的內容。

──那不就是〝那孩子〞所提到過的事情嗎?

既然大家都沒有打算告訴他,那自己也沒有必要去淌這渾水,不過這似乎不太可能。
『一群可悲的人類小鬼...自以為消滅了宮殿就能導正世界嗎?』跟那孩子完全不同語調的聲音,一直
在腦海中說著。
『誰說是最後一座宮殿的?也不想想是誰造就了宮殿的存在。』嘲笑般的語氣,自己拒絕去同意他的話,
因為大家人都很好,他不想聽到那聲音一直說他們的壞話。

『連你所發生的事情都不了解,算了,遺忘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畢竟你.....』

──你的靈魂已經被拿走了一部份啊。

想起來吧,那天被綁架時的記憶....


...


被妖怪所綁架的曉,雖說是在昏迷的情況下被帶走,但到了那間宅邸時有醒過來過。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其中一名妖怪說,『根據那傢伙所說,只要把小月流放在這裡的話就可以了,
先去別的地方等吧,不然連我們都會被牽連。』說完,妖怪們就立刻離開房間了。
感覺頭很暈的曉,勉強睜開了眼睛,但是視線相當的朦朧,前方的陰暗處走過來一個人,在還沒有看
清楚的情況之下,眼睛就被蒙上了。

『這下子第七座宮殿也解除了,而你將作為最後一座宮殿‧天命的主人,以你的性命作為代價,這個
時代的扭曲也將做為一個結束。』

──性命...?

陌生的聲音繼續說著:『離黃泉越近就越容易分離出靈魂,以一部分的靈魂作為開啟第七座宮殿的道路
,你的犧牲或許能拯救怪盜團也說不定,所以好好珍惜吧,你那為數不多的時間。』

──之後,失去的一部份靈魂,也忘記了那天所發生的事情。

現在想來,這個世界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值得眷戀的地方,小時候只因為不想丟下父親一人而努力的生存
著,被帶到櫻夜後學到了很多事情,那段時光雖然愉快,但之後發生的事情卻留下了不好的回憶,本來
想著這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所以才一直活到現在。

──但為什麼讓我遇見了〝他〞?

有了眷戀之後,開始對於〝死〞感到害怕,失去靈魂而產生的不安越來越大,既然如此───

「乾脆落入黃泉還比較輕鬆一點。」年幼的曉說著,他的出現讓眾人回過神來看著他。

「為什麼會這麼想啊...」緊握著拳頭的龍司。
「難道曉一直都是這麼想的嗎?」杏一臉擔心的說。
「實在想不到他會這麼想,一直以來都沒注意到他的心情...」真一臉悲傷的說。
「沒有我們可以做的嗎?」皺起眉頭的祐介問。
「...一個人果然是不行的。」對曉的想法有幾分了解的雙葉說。
「一定有...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雖然春這麼說,但語氣不是很確定。
「明智。」這時,Morgana走到明智面前。

「你一直都跟曉在一起,有什麼想法嗎?」他問。

──有什麼想法...

從曉來到琉璃後,自己多數時間都很曉在一起,一開始只是作為他的教育人才一直在一起,但漸漸的,
自己對曉已經有了種無法面對的情感,或許自己跟曉之間有種不可思議的牽絆存在著。
──是命運?抑或是巧合?

相遇並相戀,總覺得這種展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如今──

「我...」明智舉起手來,握緊了拳頭。


「要去見曉,真正的曉。」

 

 

 

---------------------------------------------------------------------------------------------
總算要進入衝刺階段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