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220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道

睡得相當安穩的曉,外面的騷動似乎沒有吵醒他。
只是靜靜的、靜靜的,陷入名為〝過去〞的夢中而已.....

──『知道嗎?』
──什麼...?

──『有一部份被拿走了呢...算了,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接著,聲音就消失了。

...

──感覺很討厭。
內心的騷動沒有停下來過,失去的是什麼?存在於〝胎內〞的又是什麼?
不想再去思考了...

──“啊啊,那就是所謂的天命嗎?”

〝胎內〞的聲音如此告知著。


-


明智等人所看見的是背對著他們,躺在座敷牢裡的曉,對方正熟睡著,完全沒有被他們的聲音所吵醒,
雖說這是獅童的宮殿,但為什麼曉會在這裡?
「認知上的存在嗎...」仔細想想也對,這裡可是宮殿,會出現什麼都不奇怪,只要宮殿主人知道其
存在的話...「不過曉認識獅童嗎?」走到明智腳邊的Morgana說,從曉來到琉璃後,明智就一直帶著他
,至今也從未遇見過獅童,那麼是在和風街的時候嗎?

「那傢伙會去和風街?」明智不認為那一喝醉,惡劣的本性就會全部暴露出來的人會去和風街,但是...
獅童對曉的認識竟然是這樣子,難不成...「會不會跟冥老闆所說的傷害事件有關?」這時真說出了相當
關鍵的事情。

指控曉的大名是獅童的可能性很大,既認識曉又是大名,然後將認知上的曉關在這種如此隱密的地方,
另外,當初繡球花無法接受的條件恐怕跟眼前這狀況是有相關聯的。
「總之,只能試著取得情報了。」Morgana看著明智說,這讓明智有種不好的預感,「...我?」
看著其他人,大家都點了點頭,無奈的明智只能順著大家的意見,畢竟只有自己最叫得動曉。

不過跟認知上的存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吧?畢竟不是本人....
明智轉向了曉所在的方向,他走到了格子型的欄杆前,呼喊了曉的名字:「曉,該起床了。」
這是自己平常去叫曉起床時會用的語句,不知道對認知上的曉有沒有用就是了。

「...嗯?」對明智的聲音有反應的曉,緩慢地挪了挪身子,睡眼惺忪的轉向了明智:「誰?」
──也對,這裡是獅童的宮殿,他不可能知道曉認識明智他們。
「我叫做明智吾郎,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首先要掌握的是曉跟獅童的關係,以及這個奇異空間的
事情。

「為什麼這麼問?」相當平淡的語氣,簡直跟本人一模一樣,「可以麻煩你先起來嗎?這樣也不好講話
吧?」在明智看來,曉就像隻窩在被窩裡的貓一樣懶散,對方大概也了解明智的用意了,但在他起身後,
大家都嚇了一跳。

「怎麼會這樣...!」杏驚呼著,不管是誰看到那樣的身體大概都會很訝異吧。
由於被棉被和紅色和服給擋住,所以並沒有看清楚曉的樣子,站起來跟大家面對面的身子有點不穩定,
看起來隨時都會倒下去,但引人注目的是那衣衫不整的狀況。

由於袖子滑落而可以清楚看見白皙的肩膀上有著明顯的齒痕以及紅色傷痕,膀子上有著勒痕,附近有些
可疑的紅色印記和瘀青,下半身雖然沒有整個暴露出來,但由於衣裝不整齊而可以看到線條優美的雙腿
之間流下了可疑的白濁液體,腳上也都是傷痕。

唯一不同的是,這邊的曉的手並沒有纏上繃帶。

「太過分了...」皺起眉頭的真說,由於大家都在花街工作,雖然好幾個人未成年,但大家都知道那就是
所謂的──性虐待。
「就算是認知上的存在,也太令人難以容忍。」祐介雙手交叉著說。
「獅童這傢伙!到底把曉看作什麼了!」直接就表現出憤怒情緒的龍司說,平常在琉璃裡的曉,對他們
來說是個性格相當好且容易相處的人,沒想到在獅童眼中卻是...「玩物。」

「?」眾人不解的看向曉,他所謂的玩物到底是...

「我是....獅童大人的玩物。」說著,曉就舉起一隻手,將手指輕輕靠至嘴唇邊,然後露出了妖豔的
微笑,「不管是被打還是被侵犯也好,身為玩物的話,就只能順從不是嗎?」

──不要說了...
面對眼前這被扭曲的不像樣的曉,明智握緊了拳頭。

「哪。」這時曉走上前,從格子之間伸出手並且抓住了明智的手,「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

真有那麼一瞬間,曉提出的問題讓大家以為是曉本人所說的,不過明智馬上就回答了:「為了讓獅童
改心...」那確實是最正確的解答,不過曉卻搖了搖頭:「我是問為什麼會在〝這裡〞?」

──有種不好的預感。
至少明智是因為在意才進來這裡的,其他人都只是跟著過來,但沒想到會看見這樣的景象。
選擇了沉默的明智,看對方這樣子的曉,收回了抓住對方的手,自己轉身坐了下來,背對著眾人。

「曉...你對獅童的認識有多少?」此時打破這沉默的是Morgana,雖然背對著眾人,但曉還是如實
回答了:「地方上的大名,害我被迫離開櫻夜的人。」對於曉的回答,其實大家還挺驚訝的,「你不是
獅童上的認知嗎?」龍司說,以往常的經驗來看,認知上的存在都一定是對宮殿主人抱持著友好的態度
,曉的回答不像是認知上的存在會有的答案。

「我只闡述事實而已。」看來獅童自己也有自知,但光憑這樣是無法抹去他的罪行的,企圖奪取整個
國家,害大家周圍的人都變了樣的罪魁禍首,私底下所進行的各種惡行都已被怪盜團所知,所以才要
奪取宮殿中的寶物,讓他本人改心並贖罪。

「那麼曉,為什麼要說自己是...是玩物呢?」對於那個詞語,真難以啟齒,但她還是問了。
「因為是條件。」
「條件?」難道指的是繡球花無法接受的條件嗎?

「獅童大人說,只要我成為他的陪睡對象的話,就可以不計較這次的事件。」依舊是用著平淡的語氣
說著,但他剛才所說的陪睡,不會是指現在這樣的狀況吧?

「「「陪睡?!」」」大家幾乎是同時發出驚呼聲的,但是唯獨明智沒有。

──覺得不愉快。
──這是因為那個男人的關係才形成的存在,只要消失的話,是不是就會比較好了?

在眾人不知道該說什麼之時,明智就已經舉起手槍,對準了曉的後腦勺──

〝砰!〞


離開之前,彷彿聽到了曉的聲音。

 

──〝謝謝〞。

 

 


-

「怎麼了?氣色不太好的樣子。」曉問。

從獅童的宮殿回來之後,大家的氣色就不太好,雖說成功攻略了宮殿,不過在宮殿裡所發生的事情讓
大家都難以接受,因為不管是曉還是繡球花,甚至是冥見宮都沒有詳細說過事件的內容。
不過這也挺合理的,那種事情不是可以隨便說出來的,更何況是曉本人?

「沒事,只是有點累了而已。」明智微笑著說,現在他和曉一起趁著休息時間到上次的茶屋休息,這次
是曉邀請明智的,雖說想拒絕,不過Morgana要明智跟曉去。

〈『雖然曉不太可能說出來,但就當作這次是去散散心吧。』〉Morgana當時是這麼說的。

「抱歉...我沒注意到。」曉向明智道歉,看到他的樣子,讓明智多少有些放心了。
──這才是真正的曉。
跟認知上的那種假物不同,真正的曉是不可能對獅童諂媚的,那一切都只是假象,不過是獅童自己認定
的存在,不是真的曉。

「那個...曉。」
「?」
「先前說過的祭典,你要參加嗎?」
「...嗯。」


就當作是散散心吧,這樣一來,心中的那層陰影也會消失吧?

 

 

 


---------------------------------------------------------------------------------------------
很沉悶又色色的(?)的一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