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220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道

小時候就被帶進櫻夜遊廓工作,由於外表姣好而被作為藝妓所教育長大,當時艷說過曉在跳舞方面
相當的有天分,『能夠迷惑人的舞雖然多,但這始終是建立在舞者之上。』艷說,他除了教給曉身為
藝妓該學的舞步外,也傳授給他一些技巧較為難且複雜的舞。

等到曉在長大一點後,繡球花教他彈古箏,『最為優雅的表現,多學著點啊。』雖然不懂當時繡球花
是在說什麼,但曉還是順著她的意在學琴,曉的學習速度相當之快,很快就將常彈的曲子都學會了,
行為、禮儀、技藝...身為藝妓該會的事情他很快就學完了,接著就是接客了。

接客最重要的是笑容,這點對曉來說沒問題,在招待上一點也不馬虎,但最麻煩的是在後面...


『什麼啊!這兒的藝妓是不陪睡的嗎?!』一日,一名喝得醉醺醺的客人在酒意之下向曉提出了陪睡
的要求,但是曉並沒有被教過陪睡的事情,而且其他人也是不讓曉陪睡,『不好意思,這位客人,
如果需要的話,我們這邊也有其他的...』『啊啊?!本大爺要指定誰是我的自由吧?!』滿口的酒臭味
讓眼前的藝妓有那麼一瞬間皺起眉頭,不過很快地就換回營業用微笑,『這是規定,沒有經過教育的藝妓
是不能作為對象的。』

原本想試著安撫客人的情緒,但眼見情況越來越糟糕,原本要叫男眾過來的,但是那名醉客卻抓住了
曉的手,『小月流的舞...嗝,跳得很不錯啊,要不要...跳看看不同的舞啊?』

──被對方抓住手的瞬間,內心所湧現出來的只有恐懼。

其他藝妓上前試著阻止醉客的行為,雖說對方只有一人,不過其力氣之大讓人感到詫異,大概是因為
引起了騷動而引來男眾的注意,不過這時那名醉客的身上卻產生了變化。
『居然是妖怪嗎?!』一旁的人被身上長出蛇的鱗片,眼睛變成蛇眼,露出細長的蛇舌的醉客給嚇到,
蛇妖什麼的可不好惹,加上在現場的都是普通人。

曉試著掙脫對方的掌控,但對方的力氣要比他大,掙脫什麼的是不可能的。
男眾們一擁而上,可蛇妖用力揮手所產生出的風壓使他們都無法接近,但就在這時──『喔呀?只不過
去忙一下而已,就跑出了不得了的東西呢?』是艷,他一臉像是在看著一場無聊的鬧劇般的表情看著
蛇妖,語氣也是相當傲慢的樣子。

由於艷的出現,讓眾人鬆了一口氣,『艷。』『抱歉啊,稍微忍耐一下,很快就解決了。』對著曉笑著
說,有艷在的話,即使是眼前這隻蛇妖也不過是個...〝噗滋!〞

一瞬間的事情,艷砍斷了抓住曉的那隻粗壯的手腕,之後他將手上的長刀直接往蛇妖的心臟處刺了進去
,大量的血噴了出來,塌塌米上沾染了深紅色的鮮血,艷身上也沾到了不少噴出來的血,因為剛才的
衝擊而跌坐在艷身後的曉,支撐著身體的手掌被在塌塌米上流開來的血所沾到。
『呃...!』
手感到刺動的曉,將手舉起來看時,發現到被沾染到血的手,那些血形成了一道道的紅色線條,在陣陣
刺痛之中,自己的鮮血也從像是傷口般的紅線中所流出,注意到曉的不對勁的艷,立刻從袖子裡拿出
一綑綁有紅線的繃帶。

『是詛咒。』他說,紅線一碰到傷口就立刻解開了繃帶,繃帶像是有生命般的包住了曉的手,另一隻手
也是,『蛇妖的血普遍是有毒的...但若是參雜詛咒的話,反而更麻煩。』艷說。

跟曉不同,艷對大多數的毒跟詛咒都免疫,所以不會受蛇妖的血所影響,至於那捆繃帶則是艷平常就
會隨身攜帶的東西,不只有那捆繃帶,艷身上有許多藥品和醫療用品,『嘛,這也是老闆所要求的...』
對於不喜歡正規醫師的繡球花,艷就只能自己去學些必要的醫療知識。

『謝謝...』
──帶有詛咒的毒血...
像是理所當然般的,曉接受了這一生可能都無法解開的詛咒。


-


「...那之後,只要想彈琴或是跳舞,手就會流血,就算是艷的繃帶也沒辦法解決這個現象,不過至少
還能做其他事情。」曉說,當時艷和繡球花有去調查關於詛咒的事情,但怎麼樣也沒有結果。

在無法繼續做藝妓的情況下,那個事件就發生了...
如同冥見宮所說,因為大名的指控而導致曉不得不離開櫻夜,最後來到的是琉璃。


-


在舉辦祭典之前,大家決定先將最後一座宮殿攻略完。
「大家,準備好了嗎?」Morgana問,大家手中所拿著的白色勾玉,就是進入宮殿的鑰匙,大家都點頭
之後,Morgana便唸出要進入宮殿時所必要的關鍵字:「獅童正義、船!」

──『如果是最後一座宮殿的話就好了呢...』
嘲笑般的語氣,但是也只有明智聽到而已。


-


一艘巨大的船在被海水淹沒的城裡緩慢移動前進,朝著無盡的水平線。
「喂喂,這景象是怎麼回事啊?」龍司說,大家雖然都看過前面的宮殿長什麼樣子,也都知道宮殿會
因為其主的內心所想而呈現什麼樣的樣貌,但到目前為止都只有一棟建築物的範圍,像這樣擴展到整個
地區...甚至於整個國家的宮殿,還是第一次看見。
可以想見獅童對於奪取整個國家的野心是如此之大,但是上位者...天皇那方都沒有任何動靜這點也
令人好奇。

在進入船上的雄偉建築物前,還只是跟剛才一樣的服裝,但一開門進去後,身上的服裝就變了,那就是
所謂的〝反逆者〞的姿態,對於宮殿主人而言,他們就等同於敵人的存在。

...

攻略宮殿的時間相當久,不只內部路線複雜,許多門都被鎖上,可見得獅童的謹慎,雖說本人並不會
知道在宮殿內部所發生的事情,但再怎麼說這都是由人心所構成的宮殿,只要本人怎麼想,宮殿就會
怎麼變。

宮殿中存在著除了身為宮殿主人的影子外,也有其他會攻擊外來者的影子,他們是為了宮殿主人而行動
的,是絕對要提防的存在,再來就是最過分也最難捉模的存在──認知上的存在。

他們是屬於宮殿主人的內心所想的印象,從而形成的存在,宮殿主人怎麼想,他們就是個怎樣的人,
在最初的迷宮中,杏因為看到認知上的自己而感到憤怒,自己可從來沒想過要有那樣子的性格。
認知上的存在並不會影響到存在於現實中的本人,但若是看到自己在別人的心中的形象是如此的不像
自己的話,生氣是一定的。

攻略的過程雖然漫長,不過大家也都發揮各自所長,一一破解了許多機關,「很好,這就是最後一張
介紹信了!」Morgana說,只要有這些介紹信的話,就可以直達寶物的所在了。
不過在那之前,明智注意到了一直以來都沒有看過的一扇看似再普通不過的門,門上畫有一朵小小的
櫻花圖案,「之前有這扇門嗎?」聽到明智這麼說,其他人就轉身過來,「沒有,不過裏頭感覺不到
任何影子的氣息。」負責支援的雙葉,其能力可以察覺到影子的動靜。

「會不會是陷阱?」真說,多思考再行動才能減少風險,在這個時間點才出現實在令人懷疑。
「而且寶物已經在眼前了,還是先別管比較好吧?」一旁的祐介說,但明智總覺得不太對勁,儘管大家
都說寶物比較重要,可是在這門後所隱藏的秘密,明智相當的在意。

──『那就進去看看吧?』

突然,門就緩緩打開了。
「?!」眾人驚訝的看著門打開,但門後出現的是一條明亮的長廊,跟剛才所走的迷宮的路差不多一樣
的感覺,「雙葉,感覺得到什麼嗎?」真問,但是雙葉搖了搖頭,「沒有影子的氣息,也沒有陷阱...」

「或許有什麼祕密也說不定,大家。」明智轉向其他人,「不想去也沒關係,我自己去就好。」
聽到明智這麼說,大家你一眼我一眼的互看之後,杏就先開口了:「說什麼呢?大家都是待在同個遊廓
工作,而且又是怪盜團的同伴,有什麼事情都是一起承擔的。」
「是啊,就算發生什麼事情,大家也都可以相互照顧不是嗎?」春微笑著說。

其他人也是同樣的意見,「〈所以才說團體行動什麼的...〉」只能說大家的心意他心領了,不過這
怪盜團就是這樣,決不放下同伴不管,也不會讓同伴獨自做危險的行動,「好吧...謹慎行動,知道嗎
?」如往常般說著的明智,這也是他們一直以來的最低行動標準。


-


明亮的長廊並不狹窄,路雖有曲折但只有一條路可走,越是往前走,就越是能感覺到燈火逐漸黯淡下來
,不過還是可以看見路。
長廊的盡頭,是兩扇拉門,看起來極為普通,確認沒有影子的氣息後,明智和龍司便各從一側將門拉開,
門拉開之後,出現的是放置著屏風的玄關,裏頭的燈火相當微弱,但還是可以看出裏頭的樣子,再往前
走,又出現了一扇門,上頭有個已經被打開的鎖,在沒有阻礙的情況下就輕鬆地推開了門,眼前所見的
是──座敷牢。

雖說是軟禁人用的牢房,不過裏頭放置了許多東西,五彩繽紛的布簾垂下,地板上滾動著許多大小不一
的彩色手鞠,牢裡鋪滿了許多棉被,裏頭似乎有個似曾相似的身影。


───「曉?」
從明智口中,說出了意想不到的名字。

 

 


---------------------------------------------------------------------------------------------
已經鋪得差不多啦〈灑花
明主的CP感要慢慢刷存在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