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20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五道

──『最後的那座宮殿,真的是〝最後〞嗎?』

 

醒來時,發現現在才凌晨而已,距離天亮還有段時間,不想繼續睡的明智,便換了套輕便的和服,
整理好床被後就離開自己的房間了。
現在的季節還算冷,太陽尚未升起的凌晨相當寒冷,穿上羽織在簷廊邊行走的明智,看見了曉坐在前
面,跟平常一樣沒什麼表情的他,只是望向遠方而已。

「呀,睡不著嗎?」先打招呼的明智,對方被他的聲音嚇到了,不過並沒有多大的反應,「你好...」
「一個人在這裡看什麼呢?」明智問,「...沒什麼。」曉回答。

──不想回答嗎...

明智坐在他的旁邊,「說來,你來到這裡也已經有三個多月了,對這裡有什麼感想嗎?」不過僅僅三個
月而已,再幾個月,曉就要回去櫻夜了,之後就再也沒有關係了...應該是這樣才對。
「大家人都很好,而且...」
「?」
「不,沒什麼...」
沒有將話給說完的曉,反倒是直接轉移話題:「聽說明智前輩待在這裡最久,大家剛到這裡來時是怎麼
樣的感覺?」
「叫明智就行了,大家都差不多年紀...被叫前輩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呢。」
「嗯....明智?」
「這樣好多了。」
「剛才的問題....可以跟我說說嗎?」
看來曉真的很感興趣的樣子,明智便一一將遊廓裡的人的事情告訴了曉。

最初只有冥見宮跟幾個人在,人數比現在還要少,不過現在倒是比較好了,大家都有各自的原因才
不得不來這裡工作的,像龍司是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畢竟他只有跟母親住在一起。
有蓋亞國血統的杏,則是因為父母親有所欠債才不得不來和風國這工作,杏也是基於跟龍司同樣的理由
才來,祐介的繪畫老師因欠下大筆債務,所以才將祐介寄託在琉璃這裡,真則是因為被妖怪所迫害才
不得不來找冥見宮求助,之後其姊也因為工作上的關係也跟著過來。
雙葉失去了母親這唯一的依靠,被身為她母親熟人的冥見宮所帶回來,春的父親所經營的店家面臨危機,
為了尋求他方協助而決定要將春嫁給她不喜歡的人,之後被Morgana所發現而帶回了琉璃。

「Morgana的話,是冥老闆撿回來的,這間遊廓裡,只有我和Morgana,以及冥老闆是妖怪,其他人都是
普通人。」明智解釋著,曉點點頭,但馬上就注意到了:「妖怪?」
「哈哈,說來你還不知道呢,我是烏鴉天狗,Morgana是貓妖,冥老闆是覺。」不曉得這件事的,就只有
身為新人的曉了,嘛,現在已經不能算是新人了。
「這樣啊。」很快就了解的曉,馬上又望向剛才所看的方向。

──甜蜜的花香氣味...到底是什麼?

除了明智以外,其他人似乎都沒有注意到這氣味,就算是身為妖怪的Morgana和冥見宮,也沒有聞到的
樣子,不如就趁這個機會...

「對了,曉,我有件事情想要問你。」
「什麼事?」依舊沒看向明智的曉,相當的有自己的步調在。
「為什麼我一直從你身上聞到花香味?」
「....?」曉一臉困惑地看向明智,恐怕本人都沒有自覺吧,「是那樣嗎?」

──濃郁的甜蜜花香,彷彿就像在誘惑人似的...

「明智?」
就在曉一臉不解地看著一語不發的明智時,對方就將他推倒了。
雙手被那強而有力的手腕所壓制著,想掙脫也掙脫不了,「怎麼....嗯?」

落下的是一個吻。

 

-

 

不記得自己後來是怎麼回房間了,但是一定,見面後會覺得尷尬吧...畢竟一直一起工作。
「〈那時到底是怎麼了啊我...〉」明智不懂自己怎麼會採取那樣子的行動。

──被花香味所吸引,那雙黑色眼睛,彷彿是在誘惑人似的...

所謂的藝妓都是那樣的嗎?
──『不對吧?』

 

-

 

跟明智的預想不同,曉就像平常一樣的在工作,沒有迴避明智,也沒有將那件事情放在心上,對他的
態度和言語,都跟平常一樣。
「〈真是無聊。〉」看著在幫忙收拾東西的曉,站在稍微有點距離的明智只覺得無聊,對任何人都相當
有禮貌且溫柔的曉,手上的繃帶雖然令人好奇,不過大家也都已經習慣了,只能說是曉的癖好之類的。

「明智?」已經忙完的曉,直接走到明智面前,「怎麼了嗎?」他歪著頭問,看見對方有如此舉動,
明智不禁笑了出來,「哈哈,什麼事都沒有,這邊忙完了的話,就到店外去巡視吧?」
「好。」雖然還抱有疑惑的樣子,但曉還是乖乖聽明智的話,跟著到外面去巡視了。

跟平常一樣的街道,似乎沒有什麼異常的樣子,明智帶曉到一間不顯眼的小茶屋,裏頭的老婆婆和善的
招待他們,在他們點完東西後進去忙了一會就出來了,兩人坐在外面品嘗糰子,而老婆婆在招呼完後
就又進去屋子裡了。

「這間店已經在這裡很久了,大家一有空就會過來這邊品嘗這邊的茶和糰子。」明智解釋著說,但曉只是
點了點頭,跟其他人不同,曉對於食物似乎沒有什麼慾望,堅持也沒有,或許對他來講,食物就只是為了
維持身體機能而存在的。
「曉。」明智一臉認真的樣子,「之前的事情...抱歉。」若是以前的明智的話,根本就不會這樣說,
「什麼事?」曉一臉困惑的微微傾頭,「就是接吻...的事。」這傢伙該不會是忘了吧?明智想。

「...嚇了一跳。」
「?」
「只是嚇了一跳...而已。」說著,曉拿起茶來喝。
「該不會你已經有過類似經驗了?」差點忘記曉以前是藝妓的事情,就算有做過那件事情也不奇怪。
「怎麼可能。」放下茶杯的曉,帶點嘲笑意味在的感覺,「〈不是嗎...〉」大概是因為大家對於和風街
的風氣相當不了解的關係,所以多少會想到那方面的事情。

「...如果真的有的話,明智會怎麼樣?」臉上浮現出嫵媚的笑容的曉,那表情不禁讓明智心動了一下。
「〈心動?怎麼可能...〉」認為那只是因為藝妓的關係才會那樣,「那是工作的一種吧?」聽到明智
如此回答時,僅僅只有一瞬間,曉的臉上浮起一層陰影,但之後像沒事般的點了點頭,「確實是,
而且陪睡的話,價格也會提高好幾倍。」

實在不想聽到曉說這種話,陪睡什麼的...
在和風街,並不存在所謂的年齡限制,所以很多住在和風街的藝妓或妓女、男妓都是從小就有在做
這方面的教育,跟吉原不同,沒幾間遊廓會遵循常規。

「下個月要舉辦花火祭,到時候街上會比現在熱鬧,你要參加嗎?」明智說,已經到了放煙火的季節了
,很多地方都會舉辦祭典,就算是花街也不例外,而且祭典當天基本上很多遊廓都不會做生意,因為
客人們都跑去參加祭典了。
「嗯...感覺不錯的樣子。」
「有參加過嗎?」
「和風街的話...沒有呢。」曉低下頭說,依舊拿著茶杯的手微微顫抖著。

──跟〝手〞有關嗎...?
至今為止都還沒看過曉把繃帶拿下來過,不管是自己還是其他人,都沒有再追問這件事情,但是現在
明智開始有點在意了。

他伸出手並放在曉的手上,這舉動讓曉嚇了一跳,在手中的茶杯滑落之際,明智很快的就用另一隻空著
的手接住了茶杯,將茶杯放置在一旁後,明智就開口了:「認真回答我,這應該不是因為什麼無聊的
理由才纏上的吧?」每隔一段時間,曉的繃帶就會換新的,但是往往都找不到他丟掉的舊繃帶,大概
是他自己處理掉的吧,這麼想時,曉就掙脫了明智的手,不過對方可不讓他這麼做。

「啊。」一不小心,明智就拉扯到繃帶的結,結一鬆開,繃帶就順勢全部從曉的手上滑走,掉在地上的
同時就消失了,「?!」沒有纏著繃帶的手,那細嫩的白皙雙手上,被刻劃著好幾條紅色的線條,看起
來就像是被割傷般的樣子,而且就在明智碰到線條時,曉便皺起眉頭,被碰觸的線條處流下了一道道的
血。

「怎麼會...」趕緊拿出隨身攜帶的布條,想把傷口給堵住,不過純白的布條很快就被血給染紅,這樣做
只是徒增曉的痛苦而已,「我的...袖子裡有備用的繃帶...」不敢輕舉妄動的曉,要明智幫他拿繃帶出
來,明智從他的袖子裡拿出了用紅色細線所捆住的新繃帶,在曉的指示下,明智把有紅線的部分對著曉
的手輕輕碰觸上去,結果繃帶自己就自動纏上曉的手,剛才的鮮血就像是假的一樣消失了。

「這個是...詛咒。」如此說的曉,將手傷的事情告訴了明智。

 

 

 

 

---------------------------------------------------------------------------------------------
超好用的繃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