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22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道

──『不要緊的,你不會是一個人的。』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獨自照顧自己的母親用著溫柔的笑容說,被惡劣的父親所拋棄,努力工作和照顧
年幼的明智,即使日子過得再辛苦,母親卻從來不曾說過任何怨言,縱使工作場所上的人說可以幫忙,
但母親卻拒絕了。
『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是你的家了。』在替因病去世的母親處理好後事之後,冥見宮讓明智留在琉璃
生活,這也是明智之所以待在這裡的原因。

從那之後,明智便開始學習如何在這充滿花言巧語和陷阱的大人的世界生存下去,中間也聽聞過不少
關於自己的父親的事情,本來就對於父親的印象很不好,加上對方恐怕也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吧,
所以盡可能的不去在意,直到...

──「再次自我介紹,我叫做來栖曉,接下來的一年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如同之前所說,曉在下午時就來了,不過給人的印象跟昨天有所差異。

穿著樸素輕便的和服,沒有華麗的髮飾,而那長髮...應該是假髮吧,比起昨晚看來,嘴唇就沒有那麼
鮮紅了,那也是有化過妝吧,不過即使沒有這些,都難以掩飾曉的容貌帶有幾分妖豔的事實,也難怪
艷會反對曉去做男眾了,但最大的問題是...「那副眼鏡是怎麼回事啊?」

龍司說得沒錯,那副大大的黑框眼鏡應該是不需要的,「這個是艷要我戴著的,他說這樣多少能掩人
耳目。」確實印象是改變了很多...「呃...說來為什麼要戴著手套?」杏問,昨天都沒看到的東西,
現在都跑出來了,是造型的一種嗎?
「不好嗎...?」舉起手來看著的曉,似乎沒有自覺。
「先脫下來吧?這樣也不好工作...」明智苦笑著說,那手套怎麼看怎麼礙眼,也很奇怪。
「...」遲疑了一下的曉,在脫掉手套之後,出現的是纏滿繃帶的手指。

「?!」在場的人都一致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過曉卻像是沒事般地將取下的手套收起來,「怎麼了?」
他問,「那手是怎麼回事?昨天看的時候還沒有吧?」真說,但曉只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怕冷?」

「〈怎麼看都不是吧?!〉」這是眾人的想法,不過本人看起來無所謂的樣子,繼續追問下去似乎也
沒有用,只要不妨礙到行動就好。

-

男眾要做的事情相當簡單,保護店裡的人、做些較費力的雜務,總之就是做些瑣事就是了,但是跟那些
尚未成為藝妓的禿不同,多是做些男人才做得來的粗工,雖然琉璃的規模小,人也少,但是很缺男眾,
加上為了讓之後的〝工作〞更加順利,需要增加一些人手才行。

「男眾的工作到這邊都明白了嗎?」明智問,畢竟不是怎麼複雜的事情,就連像龍司那樣的人都會做了
,可見這工作的簡單,「知道了。」曉點了點頭,「〈雖說是跟藝妓完全相反的工作,不過相對的簡單
多了。〉」帶新人對明智來講很簡單,何況跟其他人比起來,他待在琉璃的時間更久。

看時間差不多到了,明智就先帶曉到店附近巡視,「男眾會被分在不同的位置工作,嘛,這也是看遊廓
怎麼規定,現在是龍司和祐介在店內做事兼守門,我們的話則是在店附近巡視。」繼續解釋著,由於花街
時常會有不少醉客起衝突,所以遊廓為了自保會讓自家男眾在店附近巡視,避免有醉客來自家遊廓騷擾。

花街負責人雖然也會派人巡視,但怎麼說花街的範圍極大,加上要是巡視的人多的話,多少會影響遊廓
的生意,所以在這方面上只能讓遊廓派出少數男眾在自家附近巡視。

曉對明智的解釋只是點頭表示了解,也沒有提問,這讓明智感到有點無聊,「〈這傢伙很少話啊。〉」
跟其他人不同,曉很少開口說話,不過就如同那天一樣,要是不說話的話,感覺就像〝人偶〞似的。

在巡視的過程中,明智就開口問了:「覺得這吉原怎麼樣?」
「...跟和風街一樣。」
「是嗎?呵呵,或許是呢。」對於曉的回答並不意外,花街就是花街,即使性別不同,但本質上是一樣
的,白天是普通的安靜街道,到了夜晚便燈火通明,有著兩種不同的景象。

就在兩人要準備回店裡時,一名經過他們身邊的男性叫住了他們:「咦?〝月流〞?這不是〝月流〞
嗎?」

從一個不認識的人的口中說出沒聽過的名字,就在明智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曉先開口了:「我們沒有人
叫月流,您認錯了。」──很明顯的謊話,但是明智沒打算馬上說出來,可對方卻搖了搖頭,「怎麼可
能,怎麼看都是月流吧?就算換裝也看得出來,說謊可不好喔?」

「...抱歉。」
「也沒要你道歉,只是聽負責人說你因為生病而在休養,但看這個樣子...是跑去別的遊廓做男眾?」
看曉的服裝就知道了,男人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選擇了沉默的曉,對方似乎也無意繼續追問下去,「不是生病的話就好,你會回去櫻夜吧?」
「...會的。」「那就好。」說完,男人就離開了。

──剛才的遲疑到底是...
看曉向來面無表情的樣子,對於對方說的話似乎有點動搖了,不過一直沉著臉也不好,「月流是曉的
花名嗎?這還是第一次聽說呢。」「嗯,有點不好意思...」才剛脫離藝妓沒多久,加上長期都用花名,
一時要忘記還挺難的。

「不過,」明智望向男人離開的方向,「那是曉的客人吧?沒想到會在這裡碰上。」
「...我也沒想到。」感覺到世界的狹小,可不管怎麼說,要是繼續在這裡遇見以前的客人的話...「會
影響到吧...」小聲的說著。

-

「不過說實在的,到現在都還沒找到最後一座啊。」趁著曉不在的時候,龍司、杏、祐介、真、春
、Morgana還有明智都聚在一起了。
「龍司說得沒錯,不能只依賴冥的能力,我們自己也要努力才行。」Morgana說,「冥老闆最近的狀況
不太好...我們是不是太依賴他的能力了?」杏一臉擔心的樣子。
「也是呢...一直以來都是冥老闆找到〝宮殿〞,許多我們無法處理的事情也都是靠他才能完成。」真
無奈的說,雖說琉璃的負責人是真的姊姊,新島冴,不過她所能做的事情也是有限的。

宮殿──為人們心中強烈而扭曲的慾望所形成的異世界,只要有冥見宮所給予的勾玉,就能夠自由進出
那異樣的異世界,只要奪取藏於其中的寶物就可以讓宮殿的主人有所改變,不只是為了讓那些因現實
生活中的宮殿主人而受苦的大眾們,也是為了矯正因宮殿的出現而扭曲的世界。

看得見世界的扭曲才組成了這怪盜團,這名稱也是來自蓋亞國的杏所提議的稱呼,大概是認為叫義賊團
不怎麼好聽吧,宮殿和寶物也是她所建議的名稱,除了好聽外也比較不容易讓一般民眾察覺到。

「難道我們遺漏了什麼嗎?」祐介說。
「真奇怪...偵測不到第七座宮殿。」善於支援的雙葉,在攻略宮殿上也是幫了很大的忙,冥見宮相當
信任她的能力,所以才將支援的任務交給她。
「...我去泡茶。」如此說著的春,便先行離開房間了。

──還有什麼是被忽略的...?

對於世界的扭曲不怎麼抱有興趣的明智,本來就是因為冥見宮的命令才跟著去的,但是漸漸的,他越來越
懂這宮殿的規則了,既然如此的話,那惡劣的父親應該也有宮殿存在才對,不過卻查不到,之後也完全
沒有消息,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總之,先查看看最近有什麼大事發生吧?」認為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真如此提議。
「最近...五宮家之類的?」杏說,最近在商業街道那都可以聽到類似的消息,不過可信度就要另外調查
了,「非法的事情?」龍司說,這事情在花街時常都有,不過都不足以成為一座宮殿的原因。
「城裡的大名?之前大家去城裡的時候,不是有看到幾名大名?」祐介因為畫展的關係而前往城裡,
當時在那裡看見了許多大名前往,不過其中有位大名似乎有著相當的地位的樣子,其他人都對他畢恭
畢敬。

「啊,那個大叔嗎?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生氣啊。」龍司說,雖然印象很模糊,不過當時龍司等人原本是
打算要進去展場裡的,但因為那大名插隊的關係而起了點衝突,對方不只沒道歉,態度還相當的高傲,
最後因其身邊的護衛而無法做什麼。

「雖然沒去,不過在那種場合下還是乖乖聽話會比較好吧?」明智說,他跟雙葉兩人都沒過去,都有
各自的理由,「聽起來真令人火大。」雙葉當時聽到這件事情也是有點不爽,「對吧?怎樣都不想成為
那樣的大人啊。」因為被贊同而開心的龍司,就在要繼續說下去時,就聽到了從房間外頭傳來春的喊叫
聲。

 

 

 

---------------------------------------------------------------------------------------------
有點突然的展開〈躺〉
要取和風式的名字有點奇怪,所以就照宮殿的講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