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20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道

「總之,行李就先這樣吧?」櫻夜的負責人艷說,看到眼前一箱箱的行李,一旁的黑髮少年搖了搖頭說
:「艷...這樣也太多了,衣服和配飾應該不用這麼多吧?而且我去那邊是做男眾的工作,不是藝妓。」
「怎麼可以讓你去做男眾的工作!實在不能理解,那個該死的光頭...!」艷氣憤地說,當時聽到要讓
眼前這名黑髮少年去吉原的某間遊廓做男眾的工作時,他是第一個出來反對的。

「居然讓這麼可愛的曉去做那不相襯的工作,真搞不懂繡球花在想什麼!」
「可愛...不過那是條件吧?」曉苦笑著說,可以的話,他也是不想離開這裡的,但若是繼續繼續待在
這裡的話,一定會給櫻夜添麻煩。

在曉的勸說之下,艷才稍微消消氣,也順便把行李重新整理了一番,「對了,聽繡球花說,他要招待
那間遊廓的人來,剛才已經有人來通知了,今晚就會過來,做好準備吧。」說著,艷就離開了曉的房間

看著那唯一一箱的行李,曉伸手撫摸箱子的邊緣,接著環視房間四周。
在這邊的生活雖然愉快,但就算是繡球花或艷,都無法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只有工作上的關係而已,
加上之前的事情,已經有了不愉快的回憶。

「琉璃嗎...」或許,不再做藝妓才是最好的,但既然是最後一次了,就好好的招待他們吧。
想著,曉就拿起了黑色假髮。

-

燈火通明的夜晚,不輸給吉原的人潮,讓一行人都驚呆了。
「真的假的啊,那些都是男人吧?」金髮的龍司說,這邊的景象對於一般人來說,是相當的奇特。
「嗯,美也是有各式各樣的形式的,下次就請這邊的藝妓作為模特兒吧,應該可以做為很好的素材!」
追求藝術之美的祐介說。
「別這樣做啦!會給人家添麻煩的吧?不過這邊真的很特別呢。」容貌相當引人注意的杏說,從踏進
這街道後,她就一直感覺到其他路人的視線,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
「雖然已經知道了,不過第一次看到還是挺驚人呢。」真說,儘管事前做過許多調查,實際看到又是
另一回事了。
「嘛嘛,這也是一次相當不錯的經驗。」春笑著說,這些事物對大家來講都相當新鮮,所以不要太引
人注目才是。
「我雖然對男人沒興趣,不過既然是即將加入琉璃的新人,就要好好看對方是什麼樣的人。」跟在春
腳邊的Morgana,雖然外表看似是隻普通的黑貓,但卻是貓妖。

走在一群人前頭的明智,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為什麼全員都跟來了...〉」也稱不上是全員,
老闆、負責人和一名家裡蹲沒來,但就算是這樣,一群人來到和風街這特殊的街道也算是顯眼了,更
何況其中還有未成年的。

「到了。」Morgana看向櫻花形狀的明亮招牌,在明智將櫻花髮簪拿出來後,櫻夜的人就立刻帶他們
進去裏頭了。

櫻夜遊廓確實是比琉璃大上好幾倍,裏頭也有許多藝妓和男眾,以及其他在這裡工作的人,也不難見
許多進進出出的客人們,人氣算是不錯。
「客人們,這邊請。」在一名禿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一間大廣間,艷已經坐在那裏等了,「各位是
琉璃遊廓的人吧?請多多指教,我是這邊的負責人艷,請坐下吧。」

在大家都各自坐下,並且禿離開後,艷才再次開口:「先是感謝出手相救了繡球花老闆娘,請問哪位
是明智君?」
「是我。」明智微笑著說,「事情我已經聽老闆娘說了,似乎是由你負責帶人...請等一下。」說著,
艷就望向一旁的門,「曉,出來迎接客人了!」
此時,門被慢慢地拉開了,從那之中走出來的藝妓讓眾人驚呆了。

身著華麗的大紅色和服,上頭有著許多綻放的山茶花圖案,裝飾在凌亂的黑色短髮上頭的是鮮豔的紅色
牡丹花外加細緻的金色串珠的髮飾,綁起來的長髮披在右肩上,自然的垂墜下來。
微紅的薄唇如同即將成熟的果實般,細緻的白嫩肌膚,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似的深邃黑瞳,加上那精緻
如同人偶般的面貌,讓人難以想到他是名少年。

「初次見面,之後就要請各位多多指教了。」曉向眾人鞠躬說。

「呃...哪裡,這邊才是...」一時想不到要說什麼的龍司。
「好漂亮...真的是男生嗎?」杏難以置信的說。
「這樣的美麗...請務必當我的模特兒!」毫不掩飾的直接說出話來的祐介。
「別這樣麻煩人家,總之,請多多指教了。」真一邊訓斥祐介一邊跟對方打招呼。
「啊啦啦,請多多指教,叫小曉可以吧?」春笑笑地說著。
「唔,不容小看這邊的素質啊。」Morgana像是受到打擊般地說。

「〈反正也只是表面上的吧...作為藝妓。〉」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是有那麼一瞬間看呆了,不過明智可
沒那麼好騙,他知道花街的一切,也知道和風街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加上男性藝妓...這並不是個可以
隨便就做的工作。

「請多多指教,那個...曉君?」不忘做好禮儀的明智,向曉點了點頭,「叫曉就好了。」對方說。

──那是什麼眼神?真令人不愉快。
──那種直率的眼神...是在觀察我嗎?

畢竟自己是要負責帶他的,所以才會這樣看著自己的吧?
不做多想的明智,原本只想專注於這場招待的,但沒想到曉卻坐在他旁邊,「坐這邊應該可以吧?」
「〈你都坐好了才問?〉...可以喔。」怎麼想都是刻意坐在他旁邊的,不過明智卻聞到了從曉身上
傳來的陣陣花香,是什麼花呢?算了,反正都是那些胭脂品的味道吧...

之後,除了餐點以外,也傳來幾位藝妓做各種表演,大家都看得相當開心,「說來,小曉不表演嗎?」
在看了幾場表演後,春突然問,「這...」曉看向了艷,而對方也立刻做出回應:「實在抱歉,因為一些
原因...若是客人不滿意的話,可以立刻換人的。」總之就是不讓曉表演就是了。

「那還真是可惜呢。」代替大家說出心聲的明智,感到有點可惜,不過既然有原因的話,強迫人家也
不好。
──真是無聊。
想著男性藝妓能做些什麼,不過也就這種程度。

一路上看到其他間遊廓的男性藝妓,雖然姿色相當好,讓人難以想像竟是男性,不過這世上什麼人都有,
好男色的不只有女人,也可以看到那些男性藝妓的手勾搭著男人,那樣的景色實在令明智作噁,不過...
「需要再添茶嗎?」曉微側著頭問。
「謝謝,麻煩了。」看著曉將茶壺拿起,替茶杯裡倒入茶時,那一舉一動確實是藝妓才會有的。

──總覺得...
視線一直沒離開過對方,只是覺得有趣?還是因為...

就在明智還沒弄清楚之前,艷就開口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該送客了。」
在眾人要離開時,艷便向他們說明天下午曉就會到琉璃去,行李以及生活用品的話會在明天一早送達,
「謝謝各位的光臨,明天會親自前去拜訪,到時就拜託了。」在跟艷道別後,一行人就往琉璃回去了。

-

回去的路上,大家對於和風街、櫻夜遊廓以及曉的事情議論紛紛,除了是對於新奇事物的感想外,也對
於即將來到的曉充滿期待。
「不過那傢伙是做男眾吧?真的做得來嗎?」同樣身為男眾一員的龍司問,一旁的杏也是一臉的困惑,
身為琉璃的藝妓,突然轉換成相反性質的工作,確實是需要點時間適應,「以藝妓的身分來看,曉確實
是比起男眾更適合當藝妓的,這點冥老闆不可能看不出來。」她說。
「以男眾身分生活在琉璃這條件是冥老闆自己提出的,所以不知道為什麼,但一定是別有用意的吧。」
如此說的真,不得不說自家老闆的性格就是有點古怪,甚至差到極點,但身為具有讀心能力的妖怪,
冥見宮必定是看見了什麼才會提出如此條件。

走在最後面的明智,只想著曉的事情。
確實是因為自己要負責帶曉,所以對方才會接近他,那些舉動都不是什麼值得去在意的事情,不過是
一種禮貌的表現───對,自己別想太多了。

.....想起來,曉在幫他倒茶時,那個袖子是不是太長了點?

 

 

 

---------------------------------------------------------------------------------------------
過渡篇...類似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