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20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章

──『你要怎麼辦呢?』

...「神樂祭?」看著跟自己長相相似的繪柳對自己說有關於神樂祭的事情,磯貝知道神樂祭是為了祭拜
神明而舉辦的祭典,就算是花街也會舉辦,「嗯,在神樂祭中跳的舞就是神樂舞,聽說母親以前也有跳
過,而且成功地讓月讀現身呢,所以我想...磯貝應該也可以成功才對。」

繪柳說過,她小時候常常可以見到月讀,但在曲破壞了村子之後,她就沒再見到月讀了,「如果是月讀
的話,應該可以把曲...」接下來的話,繪柳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了。
「剛才也聽殺老師說了,最近吉原有要辦大型祭典,所以我問他是否可以辦神樂祭,他說可以,不過
要全力以赴的辦,好不好?」轉移話題,繪柳拜託磯貝答應,而磯貝哪拒絕的了呢?

在聽繪柳說要準備什麼東西以及要做的事情後,連同遊廓的其他人,大家開始著手準備神樂祭了。

-

遠離喧囂的街道,毫不掩飾地坐在遠處看著的身影。
身穿著以黑色為基底,繡有華麗的金黃色花紋的和服,銀色的長髮披在肩上,別於閻魔的鮮紅色雙眼,
手持著煙管的男子看向燈火通明的花街。

「不先過去嗎?」此時,男子的身後出現了一個臉上戴著奇怪面具的人,「祭典還沒開始,現在去就
不有趣了。」抽了一口菸的男子說,「是嗎?但在我看來,最好還是趁著礙事的人出現之前下手會比
較好吧?」對方說,在聽到這句話時,男子放下手中的煙管,再次的看向了花街的方向。

「難道...!」
在男子意識到時,站在他身後的面具人就消失不見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只會耍小聰明。」收起煙管後,男子便往花街的方向走了過去。

-

為了進行淨身而穿上白色浴衣,說這是在跳神樂舞前的必須儀式。
雖然時間短暫,但在繪柳的教導之下,磯貝已經知道怎麼跳神樂舞了,繪柳說這舞是有在舉辦神樂祭的
神社巫女都會跳的舞,所以就算母親沒有教她,但在津羽見的指示之下,羽上神社的巫女們教給了她,
說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

對於要跳舞這件事情,原本有點抗拒的,不過在學習的過程中,身體就自己動了起來,很不可思議地感
到懷念,『沒有前世的記憶,身體也不曾經歷過,但是心靈卻依稀記得。』這是繪柳所說的,也許是
經驗談吧,她在講這句話時,眼神透露出了哀傷。

走往事先就已經做過調查,離緣戶最近的河邊,這邊河水相當乾淨且沒什麼人會過來,是最適合淨身的
場所了,由於其他人都忙著祭典的事情,加上距離又近,所以磯貝就獨自提著燈籠到了河邊,認為不會
有什麼事情,便將燈籠放在一旁的石堆上,拿起木桶撈起河水,接著往自己的身上潑,幸好這個時期的
河水不會太過於冰冷,要是就這樣走回去的話,鐵定會感冒的。

當磯貝準備撈起下一桶水時,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真是不用心的傢伙們啊。」
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同時腦裡的警報聲也作響,磯貝緩緩地轉頭過去看。

最初映入眼中的是那對別於閻魔的鮮紅色雙眼,在月光之下閃爍著銀色光輝的長髮,頭上長出了一支
異於常人的黑色長角,樣貌看似俊秀的男子,但從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令人感到不舒服,那一身黑
色和服跟磯貝形成了強烈對比。

「你、是...」難以開口問話,身體感到顫慄,想要喊叫也做不到,看出這點的對方,微笑著說:「也
是呢,親眼看見自己所愛之人被我殺死兩次,就算沒有前世記憶,靈魂也還是記得吧?」接著,他抓住
了磯貝的雙手,不讓他有機會脫困,試圖抵抗的磯貝,不過現在的他哪有可能掙脫眼前這具有強大力量
的黃泉妖怪呢?

一個翻身,磯貝便被對方壓制在地上,接著對方從衣服裡抽出一把小刀,直接在磯貝的手臂上劃了一刀
,「呃...!」不算淺的傷口緩緩流出了溫熱的鮮血,在對方要伸手去觸碰那鮮血時,一個紫色的身影將
其用力的撞開了。

「總算是現身了啊,曲。」甩了一下黑色的長髮,華乃看向了被他所撞開的區所在的方向,就在磯貝
忍著手傷要起身時,有人抱住了他,「沒事吧,磯貝?!」一臉驚慌的前原出現了在他面前,這讓磯貝
原本還很緊繃的身軀頓時感到放鬆,「我沒事...」「那就太好...這是血...?!」注意到磯貝手上的
傷口,顯然是被刀之類的東西所劃傷。

「趕緊給他做個處置吧。」背對著他們的華乃說,聽到這話的前原,撕下了袖子的一角,將其作為繃帶
纏繞在磯貝的手上,「你們怎麼知道...」自己出事了?在磯貝這麼問時,前原向他解釋道:「直覺吧,
放在你的衣服上的御守裏頭的神隱珠突然滾了出來,有種不好的預感,所以才像現在這樣出來找你,
也順便連絡了華乃桑。」雖說應該先通知殺老師的,不過前原第一時間先想到的幫手就是華乃跟霜月,
或許是因為這次所遇到的妖怪的身分相當特殊的關係。

這時霜月也現身了,她走到了華乃旁邊,看向已經起身的曲,從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出有受到什麼傷,
這絕非是因為華乃手下留情,「果然這點程度傷不了你。」華乃說,「呵...妳還是一樣的天真,明知
沒用卻還是持續用著相同手段。」嘲笑著華乃的曲,雙手的外觀起了變化,原本該是人類的手變成了
有著堅固的爪子的野獸的樣子。

「你們快點回去緣戶,這裡太危險了。」霜月催促著兩人,原本就打算這麼做的前原,握住磯貝另一隻
沒有受傷的手,準備往緣戶的方向跑時,卻被從地上竄出的黑手給擋住去路,「可惡...這樣要怎麼辦
啊。」就在前原這麼說時,磯貝突然走上前,嘴裡似乎還唸著什麼,在那之後,黑手就漸漸消失了。
「磯貝?」對於眼前的景象,前原驚訝地喊著他的名字,然而磯貝就像是才剛回過神來似的,一臉困惑
地看向前原,「咦?我剛才到底...」就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前原卻什麼也不說,「快走
吧。」說著,便再度牽起磯貝的手,往緣戶的方向跑了過去。

看到剛才那幕的曲,臉色大變的往兩人逃跑的方向衝過去,但華乃和霜月阻擋了他的去路。
「果然跟我想得沒錯,那兩人是絕對要殺死的對象!」大喊著的曲,阻止他的兩人分別使出了招式
好牽制曲,華乃使出的狐火纏繞在曲的四肢上,霜月所使出的黑色影子出現在曲的腳下,將其逐漸的
吞沒...本來該是這樣的。

「別以為這樣就能牽制住我。」熄滅狐火,從影子之中跳躍出來的曲,揮動變成野獸的雙手,強大的
風壓將兩人給瞬間打倒在地,但不只這樣而已,「身體...好重。」想用手撐起身體,但怎麼樣也起不
來,就像是身上被放置了沉重的石頭般,無法動彈的兩人,只見曲完全不理會他們,往緣戶的方向走了
過去。

「不行!」如此喊著的霜月,再次使出了影子,在往曲的方向衝過去時,對方不僅將影子踩在腳下,
甚至從袖子裡抽出短刀往霜月的方向擲去,刀子就這麼地深深的刺進了她的右肩,在疼痛的驅使下,
被曲踩在腳下的影子消失了。

「曲...你到底要執著到什麼地步?」在曲走遠之前,華乃問了他,「執著?啊啊,確實是執著呢,不
殺掉那個雜種的話,我是無法獲得平靜的。」扔下了意味不明的話後,曲便從她們的視線之中消失了。

-

曲出現在花街的事情是在兩人回來後才知道的,當下替受傷的磯貝做了緊急處理,但是跟曲對峙的華乃
和霜月也很令人擔心。

「總之為師先出去看情況,大家都待在這裡。」正當殺老師要走出大家都在的大廣間時,一道道的符咒
往他的身上飛來,由符咒所產生的爆炸,讓不會輕易受傷的殺老師的觸手融化了,「這是...!」還來
不及反應,他們所處的這個空間周圍角落都被強制貼上了符咒,就算想撕下或破壞都行不通,更重要的
是貼在門上和窗戶的符咒都會產生極大的電流。

就在大家還想著要怎麼逃離時,曲直接穿過了牆壁走了進來。

「這下誰也逃不出去了,你要怎麼辦呢?」

 

 

 

---------------------------------------------------------------------------------------------
差不多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