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四章

在經過旁邊就是庭院的走廊時,繪柳小聲地說:「不好意思,夜見現在在休息,可以的話,請不要打擾
到他。」兩人點了點頭,便跟著繪柳到別的房間去了。

-

「這裡是以前父母所住的房間,裏頭的東西我幾乎沒動過,你們可以拿走沒關係。」看著眼前這兩人,
繪柳很難不將兩人當成自己的父母,「那怎麼行呢,雖然說是...不過這不是我們能拿的東西。」趕緊
拒絕的磯貝,看他的樣子,繪柳笑了出來,「果然跟津羽見桑說得一樣呢,不過有個東西無論如何都
一定要給你們看。」從旁邊的壁櫥拿出一個盒子,看起來已經很老舊了,上頭已經是泛黃的顏色,從
裏頭拿出來的,是本有著淺藍色外皮的書本,不只有一本而已,還有另一本淺紫色的。

「在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的,淺藍色是媽媽的日記,淺紫色...我看不懂上頭的文字,所以不知道是
做什麼用的。」將兩本書交給了磯貝,「就這樣收著也是沒關係的,不過若是要更加了解當時所發生
的事情的話,我覺得還是交給你們比較好。」繪柳說。

先選擇翻開淺紫色的本子,裏頭確實都寫著奇怪的文字,不過磯貝在看著這些文字時,卻有種似曾相似
的感覺,「看不懂啊...不過是不是像陰陽師那類的人會寫的東西?」在一旁看著的前原說,雖說不太懂
陰陽師的事情,但在寫符咒之類的文字上,他們往往都會用普通人無法解讀的文字來書寫,聽說這是為
了跟無法用肉眼所見之界做溝通連結的關係...這點殺老師在課堂上有教過,在現在無法解讀的情況之下
,也只能帶回去問殺老師了。
至於另外一本...雖說不是自己寫的,但看著前世的自己所寫的日記還是有種怪異感,不過磯貝還是翻開
來看了。

──日記的內容是從跟名為前原的狐妖相遇開始的。
兩人的相遇,中間經過的許多生活上的大小事,也記錄著以前這裡曾經有過一個自給自足的小村落。
安穩的生活之中萌生的愛意,兩人的結合而誕生的新生命,原本該是如此幸福的生活卻在某天結束了。

「日記只記錄到那天前,我也是事後才聽津羽見桑說的,名為曲的妖怪破壞了村落,並且殺死了我的
父母...」繪柳說,雖說是小時候的事情了,但對她來講猶如昨日才發生的事情一樣清晰。

沉默的兩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很不可思議的是,明明是前世的自己所發生的事情,卻說得好像是
自己所發生的事情,這種難以言語的感受,不過磯貝想起津羽見跟他們講過的事情,兩人的相遇是被他
所下的詛咒才有的,但不能保證說他們不會再次遇到相同的事情,尤其是曲,兩次毀了他們的妖怪。

「繪柳,關於曲的事情妳知道多少嗎?」磯貝問,跟前兩次不同,他跟前原這次生活在吉原,曲有辦法
找到他們嗎?「我也不清楚,只聽說是很危險的妖怪而已,不過他對你們相當執著。」她說,接著像
是想到什麼似的,她站起來往壁櫥的方向走去,在那東翻西找的,最後拿出一個御守。

她說這從很久以前就有了,不過磯貝卻從來沒有拿出來過,只是一直收著。
『繪柳,如果以後真有什麼萬一的話,就把它拿出來,月讀會幫助妳的。』或許就是為了這個時候,
所以就算是曲來了,磯貝也不曾拿出來過,「裏頭裝了什麼嗎?」看著微鼓的藍色御守,前原問。

從裏頭到出來的是一顆黑色珠子,「是神隱珠...怎麼會有這個?」繪柳驚呼著,「神隱珠?」磯貝看著
手中這顆看起來極為普通的黑色小珠子,到底是怎麼樣的物品?
「是月讀所做的珠子,數量相當多,而且每顆珠子都有不同的用途,我體內也藏有一顆。」繪柳說,在
剛才的日記裡就有看到神隱珠的事情,但實際看到的卻是外表如此普通的珠子。

藏在繪柳體內的珠子是為了抑制繪柳本身具有的強大力量才將其埋入體內,但更正確來說是磨成粉後
溶入水裡喝下,經過了幾百年,繪柳一直沒有發生什麼大事都是多虧了珠子的關係。

「帶著吧,雖然還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繪柳說。

過了段時間,天色也逐漸變暗了,兩人決定先住一晚,隔天早上就要啟程回關東了。

-

隔天在用完早膳後,磯貝注意到繪柳一臉憔悴的樣子。
「怎麼了嗎?」他問,只見繪柳微微一笑,搖著頭說:「不,沒什麼事。」
「可是妳的眼睛紅紅的,發生什麼事了嗎?」繼續追問,只見繪柳愣了一下,之後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昨晚...夜見走了。」

──!?

「從以前開始他的身體狀況就不是很好,原本以為轉世之後會不一樣...但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倒下了,
我不懂為什麼會這樣,是命運呢?還是詛咒呢?但現在他又再度離我而去了...」落寞的微笑,但是繪柳
卻沒有哭,或許是因為眼淚流乾了吧。

不再講夜見的事情,繪柳轉而問向兩人:「等等就要回關東了吧?東西準備好了嗎?」
「是已經準備好了。」前原回她,「繪柳呢?接下來要怎麼辦?」他問,「繼續待在這裡,畢竟也沒有
其他地方可以去,何況這...是我的家。」從小就在這裡長大的繪柳,沒想過要像她的孩子們一樣遠赴
他鄉,出生和死亡都要在這裡。

「不跟我們一起來嗎?一個人一直待在這裡不寂寞嗎?」磯貝問,不知道繪柳已經待在這裡多久了,
但是在夜見已過世的現在,繪柳又要孤單一個人在這裡生活了。

──孤單、寂寞是很可怕的,這點磯貝有著深深的體會。

「去吉原嗎?」知道他們的狀況的繪柳說,她知道吉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以前津羽見有說過,不過
這樣是...「對啊!一起去吧,總比這冷得要命的地方好多了。」立刻加入勸說的前原,來到這裡之後
他更加確定了,孤單是多麼的令人難受,何況又是在這種杳無人煙,冰天雪地的偏避地方。

「繪柳,」磯貝對著繪柳微笑著說,「一起回去吧?」

頓時,繪柳將兩人的身影跟父母重疊在了一起,當時因為年紀小的關係,所以對父母的印象已經不是很
深刻了,不過在初次見到兩人的時候,她確實是有那麼一瞬間將兩人的樣子跟父母重疊在一起了,知道
兩人不過是父母的轉世,但是現世的他們畢竟不是那時的他們,更不是生下她的父母,這點她一直提醒
自己,可是──「...嗯!」

──終於可以脫離這孤單,不用一個人迎接最後了。

-

過了幾天,三人才到了緣戶遊廓。
大家很快的就接受了繪柳,而繪柳也開始了在遊廓的生活。
對她來說,這裡的一切是如此的新鮮且未知,不曾離開過那個廢棄神社的繪柳,一開始磯貝還有點擔心
繪柳難以跟他人交流,但那樣的擔心似乎是多餘的。

很快就習慣了這邊的環境和工作,也許是遺傳自兩人各自的聰穎和性格,所以緣戶的人跟她相處起來
相當融洽。

「這裡的人都很好呢。」那是繪柳發自真心的話語,同時也是她過了幾百年後,最開心的一次了。

-

深紫色的身影步入絢爛的吉原花街,如同絲絹般的黑色長髮在身後微微擺動著,獨特的異國短靴踩著輕盈
的腳步,絲毫不在意周圍的人帶著有色眼光看著自己,只是筆直的往自己的目的地前去。
在走到不怎麼起眼的遊廓前時,一隻白色的蝴蝶飛到她身邊,幻化成了一名有著淡藍色短髮的女性,女性
那獨特的鮮紅色雙眸實為引人注目且發寒,不過這卻無法掩蓋住她本身給他人的和善感。

「就是這間緣戶沒錯吧?雖然對吉原不怎麼熟。」黑髮的女性說,「嗯,可以的話,不要妨礙到他們會
比較好...呃,請等一下!」不管紅眼的女性怎麼說,對方就直接大喇喇地走進店裡了。

「繪柳在嗎?」黑髮女性一進門就以洪亮的聲音詢問,雖然沒什麼客人和藝妓在,但也嚇到了人,「請
...請問有什麼事嗎?」身為負責人的雪村老師一聽到聲音就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後面也跟著幾名少年
少女。

「我有事要找繪柳,請問她在嗎?」帶著滿滿自信的笑容的黑髮女性,絲毫不在乎自己的行為帶給別人
多大的困惑,此時從她身後出現的紅眼女性走上前並且用著禮貌的語氣說:「不好意思,我們是來找名
為繪柳的女性的,請問她在嗎?」

大概是聽到了門口的騷動了吧,繪柳自己出動出現,當她看見紅眼女性時,她愣住了:「霜月桑?」

---------------------------------------------------------------------------------------------
要進入主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