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5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章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呢,跟陽斗在一起很自在。』悠馬說。
在一個悠閒的午後時光,兩人坐在簷廊下休息著,最近因為要忙豐收祭的關係,所以很少有睡覺以外
的休息時間。
『我也是啊,跟悠馬在一起感覺很放鬆。』伸了個懶腰的陽斗說。
『不過陽斗,這樣好嗎?』
『什麼意思?』看對方皺著眉頭的樣子,陽斗問,『就是...其實你沒有必要陪著我來到這裡的,因為
陽斗不是原本在關東的嗎?所以』『慢著。』陽斗打斷悠馬說的話,『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是
依照自己的意志來到這裡的,何況我一直以來都在流浪,沒什麼,很多妖怪都是這樣的,而且...』
他別過頭說:『我喜歡你,所以才想待在這裡。』
 
『嗯,我也很喜歡陽斗喔!』笑著說的悠馬,並不知道陽斗所說的〝喜歡〞的意思。
 
面對單純的悠馬,陽斗是知道的,即使待在花街已久,悠馬依舊能夠保持如此純潔的心靈,不只是因為
強大的精神力和意志力,還有遊廓的人會幫他,良好的人品和姣好的外表,讓他有著極高的人望,所以
就算是區區一介男妓,也不代表什麼。
 
──但還是希望能夠對你傳達真正的心意。
 
-
 
雨聲低落聲響起,來神社的人相當的少,過了中午後,雨越下越大。
『真討厭啊...』看著外面的天氣說著的陽斗,感覺心浮氣躁的,『陽斗你的尾巴是怎麼回事啊?』難得
看到陽斗將狐耳和狐尾露出來,不過這尾巴的蓬度真不是蓋的,看起來像是動物威嚇時才會有的反應,
『狐妖對雨天很沒轍啊,應該說,只要是有毛的妖怪都對雨天很沒輒。』連平常柔順的毛都會因為濕氣
太高而顯得毛躁。
 
確實因為這場突來的雨,讓房屋的溼度提高了不少,雖說防濕措施有做好,也不至於淹水的程度,但
洗好的衣物都沒辦法乾,實在讓人傷腦筋。
到了晚上,雨勢逐漸轉小變成細雨,聲音也不再那麼吵雜了,在悠馬打算去神社那邊看個樣子時,他
感覺到有人觸動到了結界。
 
神社的結界點是用悠馬的血所設下的,要是有人類以外的存在進入結界的話,悠馬就會立刻感覺到,
『〈不要讓陽斗知道...〉』打算獨自去的悠馬,在走出大門時沒注意到掛在門邊的驅邪用藥草枯萎了。
 
──咚咚咚...
 
耳邊響起的是鼓聲,越是靠近神社,雨聲就越小,然而在到達神社前時,他看見了一個陌生的黑色背影,
周圍的空氣彷彿凝結般,從那個身影周圍所散發出來的沉重壓力,讓悠馬的腳步停了下來,只要再靠近
一點,好像就會被殺死般。
 
──死?
 
『真是座美麗且純淨的神社啊,你不這麼覺得嗎,月劍神主?』轉過頭來,是名有著銀色長髮,以及
鮮紅雙眼的男子,但別於一般人類,他的頭的右邊長著一隻黑色的長角,不只是外貌,從他身上所散發
出來的氣息,讓悠馬感覺相當不舒服。
見悠馬不說話的樣子,對方繼續說了下去:『真是個好天氣呢?』
 
...──『悠馬!!』
聽到陽斗的聲音才回過神來,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出現在自己面前,甚至對自己伸出手來,趕緊
往後退了幾步,也不在意因手滑而掉落的雨傘,這時從後面出現的陽斗抓住了悠馬的肩膀。
『你這傢伙是誰?!』陽斗大喊,對方則是露出了詭異的笑,而他的眼神也相當的不妙,像是獵人狩獵
的眼神。
 
『你不需要知道,因為你們馬上就要死在這裡了!』
 
──那真的是一瞬間的事情,兩人都還沒來得及反應。
 
-
 
「──....等我到那邊的時候,就只有看到悠馬...和他手中抱著的〝頭〞而已。」津羽見說,這些事情
有一半是他自己的回想,有一半是讀取了月劍神主的記憶,另外,關於月劍神社的歷史記載多數都是他
編造出來的,要是如實編寫的話,一定會引發問題。
 
「請問...我跟前原之所以會在一起,是因為命運嗎?」實在沒想到磯貝會問這問題,前原看了他一眼,
津羽見所說的,他們的前前世的事情,先不說自己,他更擔心磯貝會作何感想。
「如果是命運就好了呢,不過那更像是詛咒,來自我的詛咒。」
 
當時,津羽見看見月劍神主的神情時,他就知道了,所以他才向月讀請求了一件事。
──讓這兩人不管幾世都能夠相遇並在一起。
『相遇是沒問題,不過會不會在一起就很難說了,也許會再次遇到同樣的事情也說不定,畢竟都被下
詛咒了。』月讀事先跟津羽見說了。
『沒問題的,因為這也是悠馬的願望。』
『你真的很疼他們呢。』
『算不上疼,只是把他們當弟弟看待而已。』
雖然時間不算長,但會這樣請求,也算是夠疼了──月讀想著。
 
 
 
「我能告訴你們的就只有這些了,剩下的就請你們去問〝繪柳〞吧,她知道你們前世的事情。」拿出紙
和筆的津羽見,快速的畫出地圖和寫一些文字,「你剛才說的〝繪柳〞就是〝ERYUU〞吧?」前原在他
畫著地圖時問,「嗯,她是現在住在已經荒廢的月劍神社的女性半妖,先稍微跟你們說明一下她吧,
免得你們見到她時會嚇到。」
 
繪柳是繼承一半狐妖的女半妖,住在月劍神社,知道磯貝和前原前世的事情是因為她是這兩人的前世的
獨生女。
大家都知道妖怪那不同於人類的生殖能力,所以就算雙方同性別也是可以的,就算其中一方是人類也是
可行的,聽月讀說磯貝當時吃了不少苦,不過也因為有前原在才能堅持下去,由這兩人所教育出來的
繪柳,自然也就成長為乖巧且聰穎的孩子。
但父母在她小時候去世,到可以獨立前都是津羽見在照顧的,後來她遇上了名為夜見的人類,兩人相識
並相戀,雖然之間有孩子,不過夜見的身體不怎麼好,很年輕時就去世了。
 
「我沒搞錯的話,你的曾祖母就是繪柳,由於時間的關係,所以你們才能夠在六百多年後轉世,可說是
一點都不奇怪。」就在津羽見畫完地圖和寫了一封要給繪柳的信後,幫他們準備了前往月劍神社的馬車
,「這白雪馬不怕寒冷,也擅於走長途,我聽說你們是直接走過來的吧?既然這樣,這白雪馬就送給
你們吧。」「那怎麼好意思...!」想拒絕津羽見的好意的磯貝,不過前原倒是爽快地接受了,「別人的
好意,就好好收下來吧,磯貝。」要說實在的話,是因為來這裡的路途實在太過遙遠,雖說沿路都有便車
可搭,但其中的山路可不好走,看磯貝的腳傷痕累累的樣子,他實在不忍。
 
「那麼,看你們要什麼時候出發都可以,東西都幫你們準備好了,有需要的話,再回來這邊也可以。」
「對了,聽說您時常會去一間神社,是指月劍神社嗎?」磯貝問,那是羽上神主曾經說的事情。
「...也不是。」津羽見說,但答案是什麼,他始終都沒說。
 
-
 
一片的雪白,這是只有在廣大土地且人煙稀少的偏鄉才能看到的景色,加上北方的冬季較長,所以天氣
一直以來都很寒冷。
「聽說這次的冬天來得比較早,所以最近都會下雪呢。」磯貝說,現在兩人正坐在馬車上,在前往月劍
神社的路上,「是啊,跟關東不同,這裡的雪下得比較大啊。」同樣也看著外面的景色的前原說,在
關東花街那邊,下雪這件事情是相當少見的,一旦下雪的話,生意也會變差。
 
原本要花上兩、三天的時間才會到的月劍神社,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坐馬車的關係,僅僅花了一天半的
時間就抵達了,由於津羽見事前就有通知過了,所以應該是沒有問題。
下了馬車之後,看見的是通往神社的階梯,由於不高,所以抬頭就可以看見上頭滿是積雪的鳥居,
「總之先上去吧?」磯貝說,將東西拿下後,他看了一下馬車,「放在這裡好嗎?」畢竟是別人給的,
要是弄丟了就很說不過去,不過一旁的前原卻將套在馬身上的韁繩給解開了,「這傢伙走這麼遠了,
應該也很想好好休息吧?動物自己都有本能在,應該是不用太過於擔心。」說著,馬就跑掉了。
 
「好,走吧,磯貝。」拿起簡易的行李,兩人就走了上去。
 
-
 
──「蝴蝶?」
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不可能出現、也不可能存在的藍色蝴蝶從自己的眼前飛過,而在下一秒看見的,是
個跟自己有幾分相似的黑色長髮少女。
 
「好久不見了,父親、母親。」
少女開口的第一句話,如此沉穩且愉悅的語氣,她就是...「繪柳...嗎?」
 
 
 
 
 
 
 
---------------------------------------------------------------------------------------------
這篇就先到這了,接下來要怎麼寫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