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八之聲〈完〉

 
 
 
突然,零紗抱著頭蹲了下去,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
「唔...不行...!」
「零紗?!」注意到零紗的不對勁,由布院快走到她面前,並蹲下來看她的情況。
 
──快讓開,零紗,不能讓他這麼做!
「不...要....我想見媽媽...!」零紗痛苦的說著,看來是實紗醒來了,但是零紗不想讓她奪回身體的
主導權,「是實紗嗎?不行,不能讓實紗來破壞...!」「...走開!」眼睛的顏色改變了,抽出自我
防衛用的小刀,實紗用刀割傷了由布院的左手臂,然後她一個起身直接往黃泉之門跑了過去。
 
「我說過了吧,不能使用那力量,要是使用的話,這個國家...不,是這個世界會陷入混亂的!」實紗拿
著刀指向由布院。
 
──抱歉了,零紗,雖然我也想見媽媽,不過這麼做是不對的。
 
『實紗....快讓開。』零紗的聲音在腦中響起,陣陣的刺痛讓實紗的腳步有點站不穩。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要是不這麼做的話,就沒辦法見到熱史了!」由布院大喊著。
「我知道!但這樣是不對的,媽媽他....他一定不希望這樣的!」說著,實紗就直接轉身打開了黃泉
之門,縱身往黑暗跳了進去。
 
 
──『黃泉之子殞落之時,便是另一扇大門開啟之時。』霎時間,一道陌生的聲音響起,而地面也晃動
了很大一下。
〝撲通...〞
另一扇別於黃泉之門的大門突然出現在身後,並且自己緩緩地打開了,從裏頭伸出了許多隻手,將
由布院和白貓給抓了進去。
 
-
 
原本該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但是卻在那之中看見了一道光芒,被光所指引過去,卻看見了許多...
──鬼怒川的記憶。
 
「這是...」由布院驚訝地看著這些片段的記憶,而此時白貓卻一副悠哉的樣子出現在他旁邊,「是
他的記憶呢,恐怕是因為實紗跳進黃泉之門的關係,所以才出現了記憶之門。」
「妳怎麼還一副冷靜的樣子...」雖然聽零紗說白貓是能夠來往世間和黃泉的存在,不過他不知道她是
個怎樣的...妖怪?
「習慣了就好,比起這個,必須要盡快找到前往黃泉的路。」
「黃泉?」
「你不是要去黃泉深處嗎?顯然你很幸運,一般來說,祭品的記憶之門不是說有就有,可以透過記憶
之門前往黃泉深處,不過接下來就看你要怎麼做了。」在白貓這麼說的同時,他們來到了種滿了彼岸
花的花海。
 
〝叮鈴...〞
聽見了鈴鐺的聲音,由布院不自覺的就往聲音的方向跑了過去,就在聲音越來越接近的時候,他看見了
,一直以來自己最思念的那個人。
 
「熱....史...?」
 
原本以為再也看不到的戀人,現在正靜靜地躺在自己的眼前,像是永遠不會醒來般的緊閉著雙眼,
走上前看著他時,他如同精緻的人偶般,一點活著氣息都沒有。
當由布院想伸手觸碰他時,鐵鍊上發出的電流彈開了他的手,「這是什麼東西啊...」他想扯開鐵鍊,
但是怎麼樣也沒有辦法。
 
「不是只有他而已,其他曾作為祭品的落子都被困在這裡了,想要救出他們的話,就必須付出相對應
的代價。」白貓走到其中一名沉睡的落子前。
──「所以才需要回到黃泉。」
此時,實紗出現在他們面前,不過跟剛才的感覺給人不太一樣,似乎...很悲傷。
 
「實紗...」
「抱歉了,因為不想讓你傷腦筋,所以不打算說出來的。」實紗露出了寂寞的表情。
 
一開始,只是為了見到外面的世界才讓實紗來到世間,原本想要見父母的心情,卻因為見到由布院的
關係而不斷的增加,直到由布院說:『不想見媽媽嗎?』這句話帶給她們這位雙子多大的影響,最想
見的是零紗,但是知道那力量會帶來什麼後果,所以實紗才想阻止。
 
不過在黃泉見到的閻魔說了:『還有另一個方法可以讓妳們的媽媽掙脫命運的束縛喔?』
 
──以妳們的性命和他的記憶作為代價。
 
「.....哈?」
由布院愣住了,這是什麼代價?
 
「呵...很簡單啊,照你們原本想的方法做的話,確實是能將〝規則〞打亂,這樣媽媽也會醒過來,
不過〝那樣的世界〞不會是媽媽所希望的,與其那樣做的話,倒不如讓媽媽的記憶重新來過,那樣做還
比較好。」實紗說,不過那樣子的事情,真的是由布院想要的嗎?
 
──很自私啊,我,要是被熱史看到了,一定會罵我的吧。
 
「...不行啊。」
「為什麼?」
「不管是對我還是熱史而言,妳們都是我們重要的孩子,所以」「都到這種時候了,你還要說什麼?
最初是你因為想見媽媽才會變這樣子的,你們都不知道,我和零紗是不該出生的孩子,我無法忍受我們
的存在會如此折磨你們,所以才聽了閻魔的意見!」接著,實紗拿出了一把七支劍。
 
「那把劍是!」睜大了眼的白貓,看起來知道那把劍是做什麼用的,「犧牲什麼的、代價什麼的都不是
理由,我是自己決定要這麼做的,而零紗也是,所以...」實紗看向了由布院,露出了以前由布院從未
見過的笑容。
 
「永別了,爸爸、媽媽。」
 
 
 
 
 
 
 
 
 
 
-
 
 
 
 
 
......
 
 
 
 
 
 
感覺做了很長的夢,起來的時候,身體還感覺有些倦怠。
熱史伸了伸懶腰,他最初醒來時,什麼都不記得,是個名叫做由布院煙的人告訴他有關於他自己的事情
的,自己的名字叫做鬼怒川熱史,是具有夜貓血統的半妖,而對方,煙是完全的夜貓,同時也是他的好
朋友。
 
「熱史,今天感覺怎麼樣?」煙在房門外說,大概是聽到起床的聲音了吧,耳朵真敏銳。
「嗯,很好喔。」很有精神的聲音,「那等等換完衣服就過去廣間吃早餐吧。」說完,煙就走了。
 
在換完衣服後,熱史來到廣間享用早餐,「嗯!真好吃,小煙果然是想做就做得到的!」「那算是誇獎
嗎...算了,我就當作是吧。」
 
 
 
...事情結束後,煙就把熱史帶回鈴音邸了,一直不眠不休地在照顧著發著高燒的熱史,直到燒退了後,
熱史才恢復了意識。
『請問...你是誰呢?』開口的第一句話雖然讓煙感到相當震驚,不過這件事情早就知道了,但是聽到
這句話時,他還是感到胸口被揪緊的感覺,煙回應了他:『我叫做由布院煙,而你是鬼怒川熱史,我們
是好朋友。』
 
──無法說出口,真正的關係。
 
「果然泡溫泉是最舒服的。」泡進溫泉裡的熱史說,一天下來最享受的果然還是泡澡這件事情了。
「熱史,我在想啊。」
「什麼事?小煙。」
「藏尾巴跟藏耳朵什麼的不是很麻煩嗎?」
「嗯...不過那是因為太過於鬆懈或還不是很懂得控制力量時才會有的吧?不過聽說有的是故意露出來
的。」
「不過我們都沒有露出來啊,真的是妖怪嗎?我們。」
「我是半妖,所以大概不會露出來的吧,小煙的話,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你跟貓很像啊。」
「怎麼說?」
「因為你一直都很懶散啊,這不是貓是什麼?」
「也有懶散的人類啊...」
「不然去問本家的人?」
「還是算了吧。」
 
沒想到熱史會提到本家的事情,其實從那天之後,他就沒讓熱史見到本家的人了,白貓也說最好是不要,
雖然不認為熱史會想起過去的事情,但除了煙以外的人,最好都盡量不要讓熱史接觸到,尤其是熱史認
識的人。
 
所以不管是本家的人還是有基他們,煙都盡量隔絕他們不讓他們看見熱史。
──這樣做,感覺就像是在監禁熱史一樣。
但這樣做是為了熱史好,要是讓他想起所有的事情的話,他一定會崩潰的,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讓那兩個
孩子......
「....煙、小煙!」被熱史的聲音拉回現實,煙回過神來,「啊,抱歉,你剛才有說話嗎?」
「真是的,在發什麼呆呢?要是泡暈了怎麼辦?」
「嗯...還有熱史在啊。」
「...」
「抱歉、抱歉,開玩笑的,差不多該起來了吧?」
「唔,也是。」
在沖過一次澡後,兩人就準備就寢了。
 
...
 
 
經常在夢中看見那小小的兩個背影,感覺很熟悉,可是卻又想不起來。
──『不可以來這裡。』
 
『小煙?』奇怪了,明明是在夢中,為什麼會如此真實?
擋在自己面前的煙,露出相當悲切的表情,自醒過來之後,從來都沒有看過他這樣的表情。
『那個是誰?』
『你不用知道,那只是你的...幻覺而已,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而已,拜託了,熱史,醒過來吧。』
在煙這麼說著的同時,那兩個背影漸漸消失了。
 
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臉頰上有溫熱的感覺,「眼淚?」擦了擦眼淚,為什麼會流出眼淚?
明明沒有受傷,心也感覺不到...疼痛。為什麼會這樣?這跟那背影有關嗎?
「熱史?」這天睡在熱史的房間的煙,向來都可以睡很熟的他,似乎被對方給吵醒了,「啊,抱歉,
吵醒你了?」立刻道歉的熱史,但是對方卻搖了搖頭:「沒事,倒是你怎麼在哭?有那裡痛嗎?」他問
,「嗯...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沒事的,快睡吧?」熱史笑著說,不打算將夢中的事告訴煙,一方面是怕
他擔心,一方面是....害怕。
 
若說那是跟他所遺忘的記憶有關的事情的話,正常來講都會想要想起來的吧,不過內心深處似乎一直
有著什麼東西在阻止自己回想起來,既然如此,不如不要想起還比較好。
「〈現在只要能跟小煙在一起就好了。〉」如此想著的熱史,便閉上眼睛沉沉睡去了。
 
──卻不知道那個想法是一段戀情的再開始。
 
...
 
 
 
 
 
 
 
 
 
 
 
 
〝叮鈴!〞
只要有那個聲音出現,煙就知道熱史又做到了關於〝她們〞的夢了。
似乎一直有種〝存在〞一直不斷地在向熱史暗示他遺忘的記憶,但那〝存在〞既不是〝她們〞,
也不是〝那孩子〞──而是殘存於熱史心底深處的意識。
 
──不能忘記,不能逃避。
那意識不斷的浮出,即使想扼殺也很困難,所以〝她們〞才會不斷的協助煙去阻止熱史去觸碰遺忘的
記憶,因為只要知情的人都明白,有些事情不要想起來的好,所以熱史才不知道自己已經死過一次,
也不知道自己生過孩子,更別說去過黃泉深處了。
 
「〈這樣就好...〉」
妖怪能夠活很長久,即使只有一點妖怪血統也是,所以不管重來幾次都可以,時間是無限的。
 
 
 
──抓住自己所珍惜、所愛的,其他什麼的就無所謂了。
 
 
 
 
 
 
...
 
 
 
 
 
 
〝叮鈴!〞
 
 
 
 
 
 
 
---------------------------------------------------------------------------------------------
完結灑花~~終於完結了。
老實說根本沒想過結局如何,原本的構思的話,應該到由布院看到鬼怒川留下的訊息就結束了才對,
結果還是讓鬼怒川復活了啊〈笑
 
算是某種意義上的HAPPY END了吧,不過只要一想到日後還要跟記憶纏鬥就覺得累啊,在這方面還沒
真正結束,鬼怒川還會繼續夢到類似的夢,由布院則是繼續阻止他想起,所以到最後會如何就看大家
怎麼想吧。
 
最後,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