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七之聲

 
 
 
「爸爸?」
聽到聲音而出現的零紗,她擔心地看著由布院,「哪裡會痛嗎?」
注意到自己的眼淚流出來的由布院,趕緊擦掉眼淚,「零紗...告訴我怎麼去黃泉深處。」
 
「『那是不行的。』」
「?」
跟以往的實紗或零紗不同的感覺,難道是...「你是〝那孩子〞?」
但是對方沒有回答他的話,反而是自顧自地說起話來了:「『這是小熱留給我的身體,讓我看到外面的
世界不是為了要讓這孩子使用那力量的,要是這小小的身軀使用那力量的話,會壞掉的。』」
 
──那力量?
 
「使用那力量的,只要不是她們就好了吧?」
「...?爸爸,怎麼了?」還不曉得發生什麼事的零紗,望向在沉思的由布院,此時,對方握住了她的
手,「零紗,可以借給我力量嗎?」
 
如今已經不是落子,只是隻普通妖怪的他,是不可能輕易就到黃泉裡去的,尤其是到黃泉最深處,「...
你是笨蛋嗎?」語氣突然轉變,眼色變成跟自己一樣的顏色,實紗瞪著他說:「那力量不是誰都可以用
的,一旦用了,將會付出相對的代價。」
 
「...妳們不想見到熱史...媽媽嗎?」
「當然想啊!不過媽媽已經消失了,不在了,就算到最深層也找不到他。」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
「那力量確實是可以讓活者到黃泉最深處,不過那是因為它可以讓世間和黃泉融合在一起!」
 
──融合在一起...
 
「因為〝那孩子〞的關係,所以才會有那力量的,將世間和黃泉融合在一起是被禁止的事情!」
 
──這樣的話...
 
───那就去迎接熱史吧。
 
 
-
 
 
〝叮鈴...〞
在黃泉某處走著的白貓,聽到了不可能在這種地方聽見的鈴聲,白貓化成人類女性的姿態,「誰在那裏
?」她向著黑暗處說,但是得不到任何回應。
 
〝叮鈴〞
清澈而好聽的叮噹聲,在一片荒蕪的土地上,很難聽出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長出貓耳傾聽,女性立刻
就知道了聲音的來源為何處,「在那裏嗎?」再度化成白貓的姿態,便往聲音的方向衝了過去。
 
-
 
趁著實紗沉眠之時,由布院向零紗再度提出了要求,「那樣做的話,就可以見到媽媽嗎?」跟實紗不同,
零紗比較想念鬼怒川,所以相對的也比較願意幫他,「是啊,到深處去把媽媽找出來吧?」
 
「這樣的話,有隻貓可以用。」說著,零紗拿起了筆在紙上畫出了一隻白貓,「貓?」「嗯,從我們
出生時就一直在看著我們的白貓,雖然不知道牠是誰,可是在實紗離開黃泉之前,都是牠和〝那孩子〞
在照顧我們,名字叫做...什麼呢?」
 
據零紗所說,那隻白貓可以自由往來黃泉和世間,若是以那隻白貓作為媒介的話,就可以自由地使用
力量,而由布院也可以直接透過力量進入黃泉深處。
同樣都是貓的話,應該是可以溝通的,「不過要到黃泉之門才行,沒有人去開門的話,白貓就沒有
辦法直接傳送力量了,力量相當的強大,只有位於關東城深處的黃泉之門才能傳送。
 
黃泉之門平常都有人在監視,若要說到沒人的時候的話,就是城裡在舉辦祭品儀式以外的儀式,最近的
儀式是陰陽祭,各地所有的陰陽師都會前往京都,連在關東城常駐並負責看守門的陰陽師也會前往,
更別說是幾乎不離開自己的櫻殿的櫻花了,只有幾名侍者陪著她而已。
 
再來就是排除會來的人後,這樣計畫就完成了。
 
-
 
聽著聲音來到深處的白貓,看見的是躺在許多鮮紅色彼岸花的人影,緊閉著雙眼,全身上下都被細鐵鍊
所困住,本應該消失的〝鬼怒川熱史〞。
 
「這是....!」略感驚訝的白貓,仔細一看不只有他而已,過去曾被當作祭品的人類和妖怪都在這裡,
「難道一直以來都待在這裡嗎?」此時,白貓聽見了不同於剛才的鈴聲,〝叮鈴!〞
「在叫我了...果然這相似的鈴聲,是妳們的母親指引我到這裡來的。」看了一眼那些沉睡著的人們,
白貓便離開了。
 
-
 
當天,關東城幾乎可說是空城的狀態,在零紗的帶領之下,由布院來到了舉行各種祭品儀式的廣間,
佇立在眼前的是一扇大門,「推開它吧,我不能開。」零紗說著,就往後退了幾步,當由布院伸手要
去推開時,他發現這門意外的輕,只是輕輕一推,門就輕易的被打開了,從門中出現的是一隻白色巨貓
 
待黃泉之門關上後,白貓才慢慢地變成了人類女性模樣,一頭的白色短髮,還有那夜貓一族才有的貓眼,
「怎麼了嗎,零紗?」她開口問,「白貓桑,可以讓爸爸去見媽媽嗎?」零紗說,不過她還是站在原地,
沒有靠近白貓的打算。
 
聽到零紗這麼說時,對方遲疑了一下,然後她看向了由布院,上下打量著他,「嗯...原來如此,不過
要是照原來的作法,就會變得跟之前〝那孩子〞所說的一樣喔?」白貓說,「那樣也無所謂,重要的是
孩子們想見熱史,我也想見他。」直接回白貓的由布院,他顯得著急的樣子。
「別激動,我倒是有個好辦法,不過我不曉得這會造成什麼後果...你確定不後悔?」白貓直接問向了
由布院。
 
──事到如今,還問什麼?
 
 
 
 
 
 
 
---------------------------------------------------------------------------------------------
有點累了,下回就最後一篇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