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五之聲

 
 
 
「儀式?」
「嗯,最近有新的五宮家家主要來舉行繼承儀式,因為場地關係,所以這陣子都會很忙。」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過來?」
「一星期之後。」
「那還真是久啊。」
一聽到要一週後才能過來,由布院聳聳肩,不過鬼怒川苦笑著對他說:「沒辦法啊,這裡本來就不是
可以隨便讓外人進來的地方,城主也交代過說不可以讓其他人進來干擾儀式,暫時先忍忍吧?」
其實不只是由布院而已,箱根等人也曾幾次來到關東城,雖然侍者們和城主都沒說什麼,不過等到了
儀式舉行的那天,他們絕對會被阻隔在外。
 
待了一段時間後,算算也差不多該離開的由布院,就在他要準備離開時,鬼怒川抓住了他的袖子,
「熱史?怎麼了?」
「咦...啊,沒、沒事!」放開手的鬼怒川揮了揮手,一臉笑笑的樣子,「那麼一周後見,小煙。」
「...啊啊,再見。」雖然感到奇怪,不過還是好好地跟鬼怒川道別了。
 
待由布院的身影消失在視線裡後,鬼怒川才像是無力般地坐了下來。
 
──好寂寞,心也好痛。
 
-
 
到了儀式當天,一群不認識的人都披著斗篷,在看不見他們的面貌的狀態下,鬼怒川被帶領至關東城
的地下,在那裏有著廣大的空間,四周圍被蠟燭所點亮。
站在廣場中央的是鬼宮,穿著跟平常不同風格的和服,他面向了一身白的鬼怒川,在其中兩人將鬼怒川
帶著鬼宮面前後,其他人便後退到一定的距離。
 
「會害怕嗎?」鬼宮問。
「...不可思議呢,一點感覺也沒有。」跪下來的鬼怒川說。
「是嗎.....那麼,就開始吧。」此時,鬼宮伸出手遮蔽了對方的視線,「黃泉之主啊,我將此祭品獻
於給您,請遏止瘴氣...」突然,鬼宮停頓了一下,但接著,他毫不遲疑地將剩下的話說完:「遏止
瘴氣自黃泉溢出!」
 
頓時,許多黑手從地面上竄出,隨著黑煙的出現,將鬼怒川給淹沒了。
 
-
 
一周後,除了由布院外,箱根、鳴子還有藏王也來了。
──但是卻不見鬼怒川的蹤影。
 
回到本家向鬼宮詢問時,卻得到了這樣的回答:「熱史已經死了。」
「?!」就在由布院要開口問時,鬼宮將之前由布院送給鬼怒川的髮飾塞進了他的手中,在經過他身旁
時,他又說了一句:「是我殺死的。」
 
 
......在那之後,由布院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鈴音邸的,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箱根他們跟本家的人起
了爭執,但是自己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對小煙前輩來說,熱史前輩是很重要的人,可是為什麼你們要這麼做?前輩明明什麼都沒錯!』箱根
當下聽到的反應就是這樣,只是單純地想著,很難以理解複雜的事情。
『無法理解呢,你們的作法。』鳴子說,而藏王也接著說下去:『是啊!你們這樣根本就是不把別人
的生命當作一回事!』後輩們都無法理解夜貓本家的做法,但終究無法談下去,最後還是全都被驅離了。
 
從那天之後,過了兩個月。
「這可真是...難看呢。」對著坐在床鋪的由布院,澪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房間的一角,她走了過來,
坐在由布院的旁邊。
「妳...怎麼會來?」可以的話,他現在不想見任何人,尤其是本家人。
「澤都跟我說了,說你這兩個月以來都過著如同行屍走肉般的生活。」
「才過了...兩個月而已嗎?」
對妖怪來說,時間可說是最無所謂的東西。
 
「算了,跟我來,我會告訴你為什麼鬼怒川非死不可的原因,還有你們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澪想做什麼,不過就算告訴他原因,又能做什麼?
 
-
 
澪沒有帶他到本家,而是來到了關東城外圍。
她告訴由布院有關於落子,還有當天所舉行的朔月儀式的事情,「由於朔月儀式都是選擇具有妖怪血統
的祭品,所以該妖怪一族的當代首領必須負起責任將祭品打落至黃泉,所以鬼宮那天才會說出那句話。」
穿過樹叢,映入眼中的是高大的城牆,上邊還有格子窗,由布院記得那是之前鬼怒川所待的地方,因為
他常常去那裏找鬼怒川。
 
「老實說吧,鬼宮似乎對於儀式這件事情抱持著疑問,但他不得不做,所以為了負起責任,他決定獨自
照顧〝她〞。」
──〝她〞?
 
就在由布院向著澪所指的方向看去時,他看見了一個身影在窗邊晃動著,不由自主地往前一看時──
〝啪嘰!〞
沒注意到腳踩到了樹枝,明明是很細微的聲音,卻引起了身影的注意,「誰啊...?」
 
──?!
是一名外表酷似鬼怒川的女孩,不過不同的是,她有著跟自己一樣的眼睛顏色。
「啊...那個...」不知所措的由布院,還在想著要如何說明時,對方就已經先開口了,「...爸爸?」
 
-
 
回到鈴音邸後,澪才解釋了關於那女孩的事情。
 
「她是鬼怒川跟你的孩子。」
 
什麼時候的事情...這點由布院並不曉得,更何況他不知道,鬼怒川也沒說他懷孕的事情,更別提才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有辦法長這麼大。
「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能確定的是,鬼怒川是在被打落至黃泉之前就已經懷孕了,並且在黃泉裡
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姊妹,你所看到的是〝實紗〞,另一個是〝零紗〞,實紗是在儀式後五天出現在
實行儀式的廣間。」
 
──『我叫做...〝實紗〞,是由布院煙和鬼怒川熱史的孩子。』
 
黃泉的時間流動照理講是跟我們一樣的,可是那對雙胞胎是在〝深處〞出生的,所以身體才會成長得
如此快速,雙胞胎只有一個的身體來到了這邊,她們可以共用同一個身體,在世間和黃泉之間來往,
雖然是雙胞胎,不過喜好和個性似乎有點不太一樣,辨識她們的方法就是看眼睛的顏色,藍色的是實紗
,淡褐色的是零紗。
 
「雖然說這件事情不應該跟你說,不過遲早都會知道吧...過去,在鬼怒川幾次進入黃泉深處時,他跟
鬼宮說過,他在那邊有看到〝那孩子〞。」
〝那孩子〞...很難解釋那是什麼樣的存在,但可以確定的是,是從很久以前就存在於深處的存在,
本來落子就是可以在世間和黃泉之間來往的特殊存在,只要意識到自己是的話。
大概是不希望〝那孩子〞感到寂寞吧,所以才想在黃泉裡生下孩子,說不定...假設沒錯的話,零紗的
身體現在依舊被束縛在黃泉深處,成了〝那孩子〞寄生的對象。
 
-
 
〝叮鈴!〞
看著零紗手上繫著的鈴鐺,由布院想著難道都不會吵嗎?不過零紗似乎不介意,「因為這是媽媽送給
我們的第一份禮物,而且,」她看向由布院,「這樣爸爸隨時都可以找到我們。」笑起來的表情就跟
鬼怒川一模一樣,這讓由布院感到幾分懷念。
「這樣啊...很好看喔。」
「嗯!」
據澪的說法,因為她們是特殊的存在,以防萬一才決定讓她們居住在關東城,不只是因為她們是來自於
黃泉,還有她們依舊跟〝那孩子〞相連在一起的緣故。
 
雖然無法住在一起,但由布院還是時不時的會來探望她們,零紗很喜歡自己,實紗似乎還好,對由布院
來說無所謂,畢竟她們是鬼怒川唯一留下來的,無可取代的孩子們。
 
──但是這樣似乎有那裡...不足之處。
 
 
 
 
 
 
 
---------------------------------------------------------------------------------------------
越來越往某個方向偏了...
原本預計五篇完結的,但還是多想一下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