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之聲

 
 
 
〝那孩子〞做了一個夢,一直處在最深層的他,一直靜靜的沉睡著,也一直等待著〝某人〞的到來。
『請問...你是誰呢?』跟鬼怒川的相遇,讓〝那孩子〞不再寂寞了。
 
雖然一直沉睡著,不過〝那孩子〞感覺得到黃泉的一切,只要鬼怒川來到這裡,他就會馬上醒來,
『小錦...?』
──?
 
『會取這名字,就表示他是男生囉?』鬼宮說,『嗯,小煙說這是好名字。』鬼怒川開心的說,
不過對方大概不知道鬼怒川是在替誰取名字吧,畢竟關於〝那孩子〞的事情還是秘密。
看不到鬼宮的臉,不過他沉默了下來,之後的話...鬼怒川已經記不太得了。
 
不過越是多次接觸黃泉深處,他就越感到違和感,儘管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但依舊沒有解決心中那
迷霧,只是越來越不懂。
 
-
 
離開的那天,鬼怒川一早就整理好服儀,在由布院還沒醒來以前打理好一切。
「再見,小煙...」
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後,鬼怒川就再也沒有回到鈴音邸了。
 
-
 
一段時間後,由布院才醒了過來,「...熱史?」
床被上還殘留著他的味道,不過卻感覺不到他的氣息,是出去了嗎?
在由布院這麼想的時候,至今從未有過的恐懼感湧上了心頭,只不過是沒看到人而已,就能肯定對方去
了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嗎?而且也不是說一定要一直待在他身邊才行,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如此依賴
鬼怒川了?
 
快速地換上衣服,由布院走出房間並到處尋找鬼怒川的身影,房間、廣間、廚房、浴場、後院...到處
都看不到他,到底是去哪裡了?
認識鬼怒川多年了,他是不可能什麼都不說就離開才對,就算是出門也會留下訊息之類的,這時,
由布院注意到不曉得多久之前就被好的早飯被放置在桌上,怎麼想都是對方準備好要給他的。
 
不只是這樣,也有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出,鬼怒川是在將這裡的一切都整理好之後,就獨自出門的。
──但是,為什麼?
 
「〈回本家一趟好了...〉」這麼想的由布院,在解決早飯後就出門了。
 
-
 
「所以?你一早特地來這裡是為了找熱史?」同樣待在關東的宗邸的鬼宮,在由布院上門時正在獨自
下棋著,「起來時沒看見他,也找不到他,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由布院問,而鬼宮在沉默了一會後
,才說出來:「........他的話,在關東城,不過..」話還沒說完,由布院就跑掉了,「真是的...」
嘆了一口氣說。
──等到他知道真相後,一定會阻止的吧?
 
-
 
在兩位侍者的帶領下,鬼怒川來到的是關東城的萱草殿,「從今天開始,這邊就是無見大人的居所,
請好好的休息,如果有什麼需求,儘管跟我們說,那麼,就此告退。」說完,兩名侍者就關上門離開了
,只留下鬼怒川一人留在這廣大的宅邸裡。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裡是最接近黃泉的地方,所以感到特別安心且舒服,「果然是因為日子接近了嗎..
.?」在這麼說時,他聽到了外面的吵雜聲,往有格子窗的地方走過去,並往外看時──「小煙?!」
 
──為什麼會來這裡?
 
趕緊往外衝出去的鬼怒川,看見他的由布院就立刻大喊他的名字,「熱史!」「小煙?!」
被侍者們所擋下來的由布院,試著想推開他們,不過卻沒有辦法,「那個...那個人是我認識的人,
可以請你們...」「是無見大人的朋友嗎?那真是失禮了。」說完,侍者們就一一退下了,剩下的兩人
只有尷尬的氣氛,「總、總之,先進屋吧?」
 
-
 
「所以說,你從今天開始就要住在這裡了?」
「嗯,是、是啊。」
「這樣啊...那我也住在這裡好了。」
「咦?!」
「不行嗎?」
「我、我也不知道...畢竟這不是能讓我決定的事情。」
一旦讓由布院住在這裡的話,他遲早會知道鬼怒川之所以待在這裡的理由,到時候...
這時,門外傳來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話題,「無見大人,櫻花大人到了。」侍者的聲音傳來,而鬼怒川
也回應了,在侍者將拉門拉開後,出現的是一名留有近似於白的櫻花色長髮,穿著素雅的女性。
 
「初次見面,無見,那邊那位是...?」看起來跟他們差不多年紀的櫻花,是住在這裡的巫女,這件事情
鬼怒川已經聽說過了,「他是...」「我是這傢伙的戀人。」不等鬼怒川回答,由布院就先搶先說了。
「小煙...!」臉立刻紅起來的鬼怒川,確實在這個世界是不需要在意性別和種族的,但聽到由布院自己
做出戀人宣言,心裡還是有感到幾分高興。
 
「原來如此,不過失禮了,這座萱草殿是只有無見能夠住的,其他人是無法住下來的,請諒解。」
「不能住的話,總可以來吧?」
「嗯嗯,那是可以的。」
櫻花主要是來打聲招呼的,畢竟她長期居住在這裡,已經算是關東城的城主了。
 
在櫻花離開後,鬼怒川就立刻向由布院道歉了,「抱歉,小煙!一直沒有跟你說...」「只是換個地方住
而已吧?雖然見面的時間變少了,不過只要知道熱史你還在就好了。」「小煙...」
 
───對不起,唯獨這件事情不能說,這是我唯一的任性。
 
-
 
在那之後,由布院時不時的會跑過來關東城,但是他從來沒提問過。
為什麼熱史要住在這裡?那些人所說的無見是什麼?
儘管由布院仍像平常一樣跟熱史聊天,但卻沒問過這些問題,「大概是...怕問了之後,你就會立刻
離他而去吧。」鬼宮難得會過來,「是這樣嗎...?」雖然對方是這樣說的,但是鬼怒川知道自己──
 
「反正我...很快就會消失了。」
 
 
 
...「寂寞嗎?」
這時,鬼宮突然冒出這句話。
 
──寂寞?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一直以來感覺到的迷霧,原來就是寂寞。
「〈都是小煙的關係,所以才會感到寂寞...〉」
 
 
「儀式的舉行是在兩天之後,那天我會來,由布院那邊的話...」
「嗯,我會跟他說的。」點著頭的鬼怒川,在鬼宮離開後便回房了。
 
躺在床鋪上的鬼怒川看著天花板發呆,一點真實感也沒有,自從被告知的那天開始──『其實是為了
某件事情才將你迎入本家的,但我想也是因為必然的吧...』那天,澪的語氣變得相當嚴肅,讓鬼怒川
一時之間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
 
『請問是...』
『等到你再稍微長大一點之後,你就會被作為儀式的祭品被打落黃泉之中。』
──黃泉?祭品?
『....皇巫女能夠預見各個儀式的祭品,而選你作為祭品的〝朔月儀式〞,是個以妖怪作為祭品的
非公開儀式,為的是防止瘴氣從黃泉溢出,這樣說你懂嗎?』
『因為我是....私生子的關係嗎?』
『不是,你是〝落子〞,而由布院煙跟你一樣也是落子,你們是由黃泉巫女所產下的異卵雙胞胎兄弟,
不過當時發生了一點意外,所以才變成現在這樣。』
 
───?!
什麼落子?他跟由布院是雙胞胎兄弟?黃泉巫女是誰?他的母親不是普通的人類嗎?
 
『讓我一一向你解釋清楚吧,關於你們的出身...』
 
先是黃泉巫女,她所背負的使命就是不斷地生下作為祭品的孩子,本身是不透過交合的方式懷孕,由
神產巢日神所賜予的生育能力,生下許多名為「落子」的存在。
其所生下的落子,就是做為祭品的孩子,當時黃泉巫女在生下你們之後就由於受到閻魔的影響而將你們
丟至黃泉,但是被我們的先祖所發現,當時起了爭執,先祖只救回了其中一個,也就是由布院煙,之後
就將他轉由仁丸和向姬來扶養。
至於另外一個,也就是你,被閻魔丟入黃泉之後便轉世成為了鬼怒川家的孩子,但即使這樣也還是無法
改變你是落子的事實,因為一旦曾被以落子的身分生下,不管輪迴多少次都還是持有落子的身分。
 
這邊會讓你起疑問吧?
既然同是落子,為什麼會選上你?
一開始以為是機率問題,但不是這樣,是閻魔的詛咒加持讓你承受了這個命運,只要你還在,由布院就
不會受到落子的影響而繼續活著吧,即使因為儀式而死,由布院仍舊不會受到影響...因為你連同他的份
一起了。
 
雙重的份量是相當沉重的,一般的儀式不會讓祭品的靈魂徹底消滅,而你會。
在被打落黃泉之中,你的靈魂會被完全的磨碎、消滅,等著你的只有〝完全死亡〞。
 
『這樣...懂了嗎?』澪問。
 
『...也就是說,我再也見不到由布院...小煙了嗎?』
──那是多麼,殘酷的事實啊。
 
 
 
 
 
 
 
---------------------------------------------------------------------------------------------
這篇的說明較多,情節倒是跳很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