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之聲

 
 
 
──那一定是,命運的捉弄吧。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
 
「在想什麼呢,小煙?」
「不覺得很奇怪嗎,九大妖的排序是按照尾數來排的吧?」
「是那樣沒錯。」
「但是啊,除了狐妖以外,其他的妖怪只有首領才有相應的尾數,不過第一尾的風狸要怎麼辦?」
「嗯.....沒有尾巴?」
「就是這樣啊,那樣不就看不出來是九大妖了嗎?」
「小煙有時候會想些奇怪的事情呢。」
 
泡在溫泉中的兩人,今天的水溫也是相當剛好,不過在其他人加入話題後,就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不過狐妖因為是九尾的關係,所以狐妖的尾數是根據力量的大小來決定的。」身為狐妖的藏王說,
「立的話,應該對尾數沒有興趣吧,畢竟對那方面沒有興趣。」同為狐妖,且相當了解藏王的鳴子說,
「當然,只要有本質在,要追女孩子可說是再容易不過了。」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總是到花街去的
藏王,也在那邊認識了不少女孩。
 
「本質啊...熱史,我們的本質是什麼?」由布院問,「夜貓的話,是〝高傲〞和〝輕視〞,不過小煙
完全看不出來有那樣的性質呢。」笑著說的鬼怒川,確實如他所說的,由布院煙──是個超級怠惰主義
者,懶散以及拿不出幹勁的性格,就跟多數時候的貓一樣,一天的時間裡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
睡覺。
 
但並不是所有的夜貓都像他這樣,例如有著半夜貓血統的鬼怒川,雖說有可能是因為半妖的關係,不過
性格上跟由布院可說是完全不同,相當認真的性格,以及以私塾第二名畢業的聰明頭腦,但是一旦跟
由布院在一起的話,看起來就跟常人沒兩樣。
 
「說起來,要論本質的話,有基是最接近的吧。」望向正在幫黑色毛團洗澡的箱根說,「什麼本質啊?」
身為日犬的箱根,對妖怪的事情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手上的動作從沒停過,「等、不要一直摸啊啊!」
黑色毛團的真面目是一隻黑貓,雖說自己也是毛茸茸的妖怪,不過箱根相當喜歡毛茸茸的野獸,說過
自己蹭不到自己,所以只能蹭別的。
 
「對有基來講還是太早了呢,說來澤哥只要變成人形不就好了嗎?」鬼怒川說,「我不是說過...不喜歡
變成人形的嗎!」趁機從箱根手中溜走的澤,直接跳進了另一邊的浴池中,洗掉身上的泡沫後就跳了
出來,甩了甩身上的毛後,就衝出了浴場。
 
「啊,跑掉了。」箱根有點遺憾的樣子。
 
-
 
鈴音邸,是現任貓又鬼宮在關東的私宅,位處在離熱鬧的街區有點距離的地方,由於這裡的溫泉泡起來
相當舒服,所以對不擅於長久泡在水裡的夜貓來說是相當適合休息的場所。
「不過前輩們有著相當好的家人呢,如果能以此為賣點的話...」
「硫黃...那種事就算了吧,夜貓一族可說是對金錢完全不感興趣的。」
知道鳴子那視財如命的性格,藏王立刻打住這話題。
 
「下次見,前輩們!」向來最有精神的箱根,在跟前輩們道別後,三名後輩就離開了鈴音邸,只剩下
由布院和鬼怒川兩人。
 
「總算是安靜一點了啊。」不擅於這種吵鬧的環境,由布院伸著懶腰說,不過鬼怒川卻抱著不同想法,
「嗯,不過有點冷清呢。」他說,要說起來的話,澤是因為箱根的關係而不在宅邸,不過他也不住在
這裡,只是剛好來到這裡享受溫泉的而已,後輩們則是早已約好要來,所以才會如此熱鬧。
 
「不是...」
「?」
「不是還有我在嗎?」
「說得也是呢。」
 
日落西下,兩個影子漸漸重疊了在一起。
 
-
 
深處....
 
更加地深入...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當中,唯一見到的只有〝那孩子〞而已。
第一次見到的時候相當驚訝,甚至問過鬼宮那是誰,不過當時鬼宮並沒有回答,是直到後來,更久之後
的後來,他才知道那不能說的原因。
 
 
『聽好了,熱史,現在的你年紀還小,還不太能理解〝那孩子〞的存在意義,所以答應我,要是你將來
遇到了重要的人的話,千萬、千萬不要告訴那個人,有關於〝那孩子〞的事情。』
鬼宮叮囑的事情,鬼怒川從來沒有忘記過,也沒有違背過,因為那是.....
 
 
-
 
 
───「..史...熱史?」
睜開眼睛時,看見的是由布院擔心的臉,「...小煙?」
「你沒事吧?一直在說夢話...做惡夢了嗎?」
「不...我沒事,抱歉讓你擔心了。」鬼怒川起身說,但是在他起來時,他感覺到背後相當濕黏,透氣的
布料緊貼在自己背上,「我先去換件衣服,你就先睡吧?」如此說的鬼怒川,起身並離開房間了,而
由布院也沒有攔下他的理由,因為就只是換件衣服...對吧?
 
-
 
又洗了一次澡,想著也順便泡澡的鬼怒川,在沖洗之後就進了浴池。
「好舒服...」能夠洗滌身心的溫泉,總有種安心感,不知道是不是太舒服的關係,感覺昏昏欲睡的...
 
──...『這是什麼東西?』
來到最深處的鬼怒川,看著眼前的〝東西〞說,但隨後他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啊,抱歉,請問你是
誰呢?』
 
那是第一次跟〝那孩子〞相遇,同時也是第一次到黃泉的時候。
 
 
 
 
 
 
 
---------------------------------------------------------------------------------------------
是的,又開新坑了...
其實也不算深啦,只是發洩一下而已。
早在之前就該入坑的東西卻現在才入,大概是因為麻痺了吧...
在〝公式最大手〞的情況之下,就算不自耕也是到處都有糧可吃,食之無味真可怕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