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章─劇變

 
 
 
在那之後,繪柳就沒有再出現相同的狀況了,在兩人的照顧及教育之下,變成了一個活潑開朗的小女孩
了,當時五歲。已經可以理解父母無法對外公開的原因,也不會怪父母,相反的,她更珍惜自己誕生在
這世上。
 
磯貝開始教導她山裡的各種事情,像是藥草的所在,如何辨識,還有一些動物的習性等等,能夠教多少
就教多少,或許是遺傳到磯貝吧,繪柳不只學得很快,也相當聰穎,不過行動力和體能也比一般這種
歲數的孩子要來的好,這點倒是遺傳自前原了。
 
「媽媽!繪柳要先去採藥草了,您就好好休息吧。」可以自行到山裡採藥草的繪柳,由於前原往深山去
了,所以她也想做點什麼。
「別太逞強了,記得披上羽織。」磯貝擔心的說,但是比起別人,他自己的情況才是比較糟糕的。
 
在入秋沒多久,磯貝就染上風寒,雖然有給醫師看過,不過情況依舊沒有好轉,連醫師也束手無策的
狀況之下,月讀出現了,說是此風寒非普通風寒,所以需要做長期的調理,提供了藥草和一些特殊藥材
的所在後就消失了。
因為特殊藥材的取得有點麻煩,所以前原自行前往採取,而繪柳留在家裡照顧磯貝,「您還是躺著休息
吧。」就在磯貝要起身去拿羽織時,繪柳阻止了他,「但是....咳咳!」
 
扶著磯貝躺上床,繪柳一邊摸著他的背一邊說:「爸爸很快就會來了,請您好好休息。」
 
-
 
隨著季節的轉換,磯貝的身體狀況已經有好很多了。
「悠馬,已經好多了嗎?」前原擔心的坐在磯貝身旁說,「嗯,已經好多了,陽斗。」微笑著說,雖然
這幾個月來以直躺在床上,身體也顯得無力,不過今天已經可以外出走走運動一下了。
 
一開始還很擔心會變成什麼樣子,不過在前原和繪柳輪流照顧之下,磯貝的狀況才不至於越變越糟,
想著天氣也不錯,所以想出去走走。
「別太逞強喔?」跟在磯貝身旁的前原,依舊擔心著磯貝,「我沒事的,繪柳呢?」「啊啊,說要去
村裡打招呼順便找藥草,很快就回來了。」兩人唯一的女兒,雖然才七歲而已,但已經可以自己去辦
事情了,加上體內有著月讀的神隱珠,幾乎不用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情。
 
離開屋子,到神社附近的林子走路,走在森林小徑上,這裡也是他們經常會散步的地方,由於是人工
鋪成的步道,所以也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妖怪或野獸出現。
清淨的空氣,一點的溫暖陽光照射,徐徐微風吹來,是個適合出門的好天氣,「以前常常會來這裡
散步呢。」磯貝說,「是啊,在空閒之餘。」前原回他,除了下雨或下雪的天氣外,還要處理神社的事情
,若排除這些自然或人為因素的話,兩人就會常常在這小徑上散步。
 
不只是聊天而已,磯貝也會告訴前原一些藥草以及這座山的相關事情,也拜這所賜,前原才能更加了解
這座山的地形,才能順利的進行狩獵,當然也不會太過於貪心而一直採取山裡的資源,適量的採取,
適量的種植,不過度濫捕,才能造就這座山的資源循環。
 
「能夠像現在跟你在一起,然後生下孩子.....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我也是啊,會流浪到這裡來,然後遇見你,我想這絕對是必然。」說著,前原就握住了磯貝的手,
對方則是笑著,兩人便一起走回家了,而太陽也漸漸沉了下去...
 
-
 
已經是傍晚時分,家裡卻沒有見到繪柳的身影。
「奇怪?這孩子應該是不會這麼晚都還沒回來才對啊。」察覺到不對勁的磯貝,深知現在這時間是
〝逢魔〞時刻,最容易遇到妖怪的時間。
「悠馬,待在我身邊。」此時的前原已經進入警戒狀態,許久沒露出的狐尾和狐耳也出現了,原本光線
昏暗的房子,在兩人所在的玄關處可看見走廊的另一端有著黑影在聳動著,「好奇怪啊...應該是在這
附近才對啊...?」聲音從黑影處傳來,讓兩人更是加以警戒,然而那個黑影卻〝站〞了起來,看起來
是個人形,他拿起了手中的〝東西〞,往他們所在的方向扔時───「咦?」睜大眼看著〝那東西〞,
並意識到是什麼時,瞬間就讓磯貝的理智崩潰了。
 
「繪柳─────!!!」
 
身上...尤其是腹部被咬了一個大洞,深紅色的鮮血不斷的流出來,身上也多處是血跡和傷口,看見此景
的前原,毫不猶豫的就伸出爪子來,「你這傢伙!對繪柳做了什麼!」不過對方輕輕一揮就將前原給震
到另一邊的牆壁,而牆壁也因為無法承受衝擊的力道而被撞破,「陽斗!!」一邊是受撞傷的繪柳,
一邊是遭到攻擊的前原,磯貝一次就受到了兩種衝擊,混亂的思緒無法讓他理解眼前的狀況。
 
「哼,不自量力.....喔呀?原來在這裡呢,月劍神主。」
人影在餘暉之下顯露出來,是個有著銀色長髮的男子,有著人類所沒有的單邊黑角,臉上也有著一道
深深的疤痕,不過最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是他那鮮紅色的雙眼。
 
──不行,要冷靜下來。
在這個狀況下如果失去了冷靜的話,只會讓眼前的妖怪有機可乘。
──妖怪...?
注意到現在這個時期是神無月,很久之前前原在家受了重傷的時期也是,難道就是因為月讀〈神〉不在
的關係?
 
「你到底是...?」在磯貝問這問題時,對方笑了:「你不知道我?...喔,難怪你會有那種反應,我是
〝曲〞,是被前世的你所封印的妖怪,但現在已經變成了黃泉妖怪。」
 
〝滋滋...〞
──腦中有什麼,正在被喚醒。
「月劍神主...我...?」想起以前曾做過的夢,不過那之後也是沒在夢過了。
 
「不知道是哪個傢伙搞的鬼,現在我還見得到你們...轉世之後仍會在一起嗎?月讀那傢伙說得沒錯,
就算在這裡殺死了你們也沒用,既然這樣...」說著,曲的手變成了黑色的大型爪子,「那就連同靈魂
一起撕碎吧!」朝磯貝攻擊的曲,而磯貝立刻拿出了好幾張符咒防禦。
 
「嗚...!」
一邊使用著符咒一邊要保護著失去意識的繪柳,對磯貝來說相當吃力,雖然前原和月讀都說磯貝有強大
的力量,可是他自身卻沒有感覺,要真有強大的力量的話,就可以保護他們了才對,可是為什麼...
 
「媽...媽?」有氣無力的說著的繪柳,意識還相當的模糊,不過她身上的傷口卻在慢慢恢復著,「繪柳
...?」「悠馬!」是前原的聲音,已經重新站起來的前原,再次伸出爪子攻擊曲,「怎麼可能?」曲
一時之間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但是前原的攻擊讓他分心了,前原抓住他的衣領,用力的甩了出去,
曲直接摔到旁邊,而前原則是迅速地趕到了兩人身旁。
 
「是神隱珠的關係,我都忘了...」磯貝說,月讀雖然說神隱珠是為了抑制繪柳那強大的力量所放的,
但他從未說過神隱珠只有〝一種〞功能。
「悠馬,你先帶著繪柳離開,我隨後就趕上。」前原頭也不轉的說,「說什麼...我不可能丟下你的吧
?」就算是現在這種狀況,但只要他和前原兩人合力的話,一定可以...「拜託了。」
 
那是一旦下定決心就無法輕易改變的語氣,知道這點的磯貝,就算自己執意要留下,前原也一定會
為了保護他而受傷的,他不要這樣。
「那我也拜託你,」磯貝說,這時曲也已經緩緩起身了,「一定要逃出來,我跟繪柳會在村裡等你的。」
「啊啊,約好了。」
 
說完後,磯貝就抱著繪柳離開了。
 
 
 
然而沒想到,那是他跟前原最後一次的對話。
 
 
 
 
 
 
 
 
---------------------------------------------------------------------------------------------
下篇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