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章─孕育

 
 
 
「磯貝!」
在出去沒多久就被月讀的神狐使給叫了回來,前原慌張地回到家裡。
「.....!」
只見磯貝神情痛苦的樣子,「前原君,可以的話請抓住磯貝君的手。」原本還在看著磯貝下體的神狐使
抬起頭來說,另一名神狐使先去做其他準備了。
「我要做什麼?」前原雖然握住了磯貝的手,但是還有什麼是他可以做的嗎?
「待著就好,剛才羊膜已經破了,現在開始是關鍵。」
 
轉頭看向磯貝的前原,感覺得到磯貝的手握得很用力,那樣的痛是前原無法懂的,可是看見磯貝痛苦的
樣子,他的心也是會痛的,「加油啊.....!磯貝。」
此時另一名神狐使捧著一盆熱水過來了,她遞給前原一條布巾,「幫他擦汗吧。」說著,自己就坐到
另外一邊,也會時不時的跟著另一名神狐使觀看出產的情況。
 
在這樣的情況下持續了十幾...二十幾分鐘,甚至到了一個小時後,「這樣下去可能要延長時間了,先
去拿藥草過來。」對另一名神狐使說的神狐使,在對方起身離開後,前原便問:「請問可以把布條拿
起來嗎?」神狐使看了一眼便說:「請便。」
 
「呼啊...前原...唔!」
原想喘口氣的磯貝,但是陣痛又傳來了,「磯貝!」擔心的說著,前原緊握住磯貝的手。
「藥草拿過來了!」另一名神狐使將一個碗遞給神狐使,她伸手從碗裡沾了些透明液體後,就直接塗抹
在陰道口附近,「那是什麼?」前原問,只希望不要是什麼奇怪的藥才好。
「順產用的。」簡單的說了這句話後,就又繼續觀看著。
 
「唔....啊、啊啊啊──!!」
最後還是叫出聲來了,一個用力之下,胎兒的頭才出來,之後連著身體一起被順利產下。
 
響亮的嬰兒叫聲,宣告了一個新生命的誕生...
 
 
 
 
 
 
──但也是不幸的開始。
 
 
 
 
 
 
 
 
-
 
在神狐使們的處理之下,確定嬰兒的狀態良好,清理了些穢物和環境後,她們這才告辭。
嬰兒的性別為女,而名字的話...「〝繪柳(ERYUU)〞,因為這是我跟前原的孩子。」
「磯貝...」真要說的話,這是前原最高興的時候了,他實在沒想過要跟誰在一起,並且像這樣組成
家庭,認為麻煩而且又要負起責任,但是現在不同了。
 
「我會保護你們的,我保證。」──那是發自內心的話語,最真摯的誓言。
 
-
 
關於繪柳的事情,對外宣稱是撿來的,但誰也想不到到是磯貝生的,而且對象還是身為狐妖的前原,
不過繪柳年紀還小,還不會說話,所以要跟她解釋這事情還太早了,由於外表可愛的關係,所以很
受村裡的大人的喜愛。
 
「真是幸福啊...」前原笑著說,「在說什麼啊...把這些拿過去,我先帶繪柳去洗澡。」抱著一疊
衣服說,磯貝將曬好的衣服拿了過來,順便拿了幾條浴巾。
「我說磯貝。」
「?」
「我們也好久沒一起洗澡了。」
「...繪柳現在還小,你要一起洗也不是不可以...」
一聽就知道對方是在害羞,不過前原沒有戳破這點,反而是直接抱住磯貝,「那等我。」一說完,前原
就直接拿走磯貝手中的衣服。
 
「....真是的。」小聲的紅著臉說,磯貝就轉身去找繪柳了。
 
-
 
「小孩子很快就會長大了,趁現在好好珍惜吧。」邊吃著紅豆麻糬邊說的月讀,算是很久沒看到他出現
了。
因為前原出去了,所以磯貝一個人在照顧著繪柳,此時的繪柳已經到可以到處爬的年齡了,也已經會發
出些曾聽過的聲音,會在無意識下模仿人說話的樣子,「嗯,不過有些令人擔心的事。」磯貝說,並將
繪柳給抱起來,「擔心的事?啊啊,是指半妖嗎?」聽月讀這麼說時,磯貝點了點頭。
 
雖說人妖混血這件事情並不少見,但是人類對於妖怪和混有妖怪血統的人類多少還是有些抗拒的,加上
會對這孩子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是很難猜想得到。
「這個嘛...再觀察一陣子看看吧,現在是還看不出來的,但是以你們的教育方式是一定沒問題的。」
吃下最後一顆麻糬後,月讀就消失了。
 
-
 
事情是發生在繪柳已經可以走路的時候。
當時為了準備祭典而忙得不可開交,雖然將繪柳交給神狐使照顧,所以不用太過於擔心,但是在祭典
結束之後...
 
「繪柳?睡在這邊會感冒的喔...嗯?」磯貝聽神狐使說已經讓繪柳回房間睡覺了,但是為什麼會躺在
走廊上?就在他碰觸到繪柳那幼小的身軀時,「!怎麼這麼燙?!」不是普通的高燒,在他抱起繪柳時
,才注意到繪柳的臉相當紅,而且在微微的喘氣著,情況相當不好。
 
「前原!繪柳她.....!」
「怎麼了?....好燙!先降溫吧。」
磯貝點了點頭後就將她抱回了房間,而前原則是去準備冰枕。
 
已經是深夜時分,想叫醫師來也不行,但怎麼說自己也是多少有力量的,若能順利的話...!
磯貝將手放在繪柳的額頭上,試著要用自身的力量降溫,但幾乎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磯貝!情況怎麼
樣?!」拿著冰枕和一盆水和毛巾的錢原走進了房間,但只見磯貝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不行...就算
用我的力量也沒辦法...怎麼辦?前原.....」還是哭出來了,這樣的情況對磯貝來說是最不想見的。
「振作點,磯貝,她是我們的女兒,而我們是她的父母,唯一的依靠,總之,先敷上毛巾還有放冰枕。」
前原說,他自己同樣也很擔心繪柳,不過磯貝都哭了,他怎麼可以不振作?
 
「說、說得也是...」擦了擦眼淚,自己身為繪柳的母親,要是他不振作起來的話,那繪柳該怎麼辦?
如此一想的磯貝,便起身去調配藥草了。
 
-
 
整夜的照顧之下,繪柳的情況依舊沒有好轉,原本打算帶去看醫師的,但是月讀卻出現了。
「神狐使是不會怠惰職務的,這孩子...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這個先讓她吃下去吧。」先排除神狐使沒
照顧好的可能性,月讀拿出了一小包黑色粉末,要他們將粉末混進水裡讓繪柳喝下去。
在照著月讀所說的去做之後,繪柳的氣色才好多了,也沉沉睡去了。
 
月讀面對著兩人,此時磯貝先問了:「請問剛才的粉末是?」
「那個是磨成粉的〝神隱珠〞,是我所捏的九十九顆珠子中的其中一顆,這顆珠子可以抑制她體內的
強大力量。」
「力量?可是這孩子...!」
「你應該有預感會發生這種事了吧,前原陽斗。」
在月讀說到前原的名字時,磯貝愣住了,他看向了前原,對方則是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前原?」
「抱歉,磯貝,我知道我有很多事情到現在都還是瞞著你,但是你自己卻沒有注意到...你身上具有的
力量很強大,你那天救了瀕死的我也是因為那股力量的關係。」
「那天...?」是指前原被妖怪襲擊那次嗎?還是第一次相遇的那次?
「你說過自己沒有什麼力量,但那只是你〝自以為〞的而已,能夠讓月讀在神樂祭上出現也是因為你
具有那樣的力量,所以當你說想要我們的孩子時,老實說我一直都在猶豫要不要將這件事情說出來,
就算不是本家或分家的狐妖,我畢竟也算是力量強大的九大妖之一的妖怪。」講到這裡,磯貝似乎理解
了。
 
雙方皆有強大的力量,而產下的後代通常也都遺傳到了相同的一點,但是對於年紀及身體都尚未幼小
的繪柳來說,強大的力量是如此沉重的負擔,若是說長到可以承擔的年紀還好說,不過現在就有這樣的
症狀出現,是非常不好的。
 
「對不起...我沒有想到那麼多...」向著前原道歉的磯貝,不過前原卻抱住了他,「!」
「磯貝,我啊,其實跟你一樣都想要有家人,不過在你對我說的那些話之後,我才想著不論發生什麼
事情,我都會保護你,以及我們的孩子,所以...不要再一個人承擔了好嗎?」
 
拭去磯貝的淚水,前原微笑著看著他,「嗯...!」磯貝點著頭,然後擁入對方的懷抱之中。
 
 
 
──不論過了多久,都會一直跟你走下去。
 
 
 
 
 
 
 
---------------------------------------------------------------------------------------------
大省特省〈喂
 
因為育兒記沒啥好寫的...〈月:不會寫吧= =
所以就省略很多了,後面就....那樣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