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八章─決意

 
 
 
──數個月後,又一個冬天即將結束。
 
「真讓人期待啊,我們的孩子。」
「嗯。」
「不過生產的事情...」前原還是有點擔心,現在磯貝的肚子已經很大了,什麼時候生都不奇怪,但是
磯貝微笑著說:「放心吧,關於這點月讀已經有跟我說過了,陣痛開始的時候會請人來幫我的。」
「是嗎...那就好。」老實說,在磯貝剛開始懷孕的那幾個月裡,前原看磯貝為了孩子而痛苦的模樣,
他實在不忍心看見。
 
....
 
原本人類跟妖怪的身體就有異,男性妖怪要在身體裡製造出子宮讓胎兒著床是件相當容易的事情,
但是男性人類就不同了,不像妖怪有著特別的身體和能力,要無中生有是件相當困難的事情,為了在
體內長出子宮來,磯貝的肚子足足痛了兩個禮拜,劇烈的刺痛,也吃不太下東西,這段期間甚至有出血
的狀態,更嚴重的是在兩個禮拜後,磯貝又持續吐了一個月。
 
原本打算求助月讀的,偏偏他不在,加上磯貝的狀況不是能跟村裡的人講的,只會讓情況更加惡化,
『拿那邊的....草藥和...噁...嗚耶....』雖然是邊嘔吐邊說的,但前原還是照著磯貝的指示調製了
止吐藥,才讓情況好了一點,但他還是持續的嘔吐,糟糕的是腹痛又開始了。
 
『.....唔...痛...好痛...啊啊啊──!』抱著肚子的磯貝幾乎是痛到無法起身,就在前原不知道該
怎麼辦的時候,月讀的聲音突然傳進他的腦中,“如果沒有嘔吐的話,就用手溫暖他的肚子,可能是
冷到了。”確實,就算現在已經快到夏天了,但東北的天氣依舊寒冷,不過月讀怎麼知道?
『啊...前原...?』見對方從身後抱住自己的肚子,前原讓磯貝躺在自己的懷裡,這樣的動作也是為了
讓磯貝感到舒服一點。
 
『有沒有好一點?』
『唔...嗯....謝謝。』
紅著臉的磯貝,雖然痛楚還在,但是似乎已經平靜了不少。
 
.....月讀的到來是在幾天之後。
『那是因為身體為了迎接新生命而在改變構造,加上磯貝是以人類的身體來承受妖怪的孩子,所以才會
產生劇痛和嘔吐現象。』在磯貝休息的期間,月讀向前原解釋著。
 
雖然天照大神在生育這方面做的制度相當完整,但畢竟是針對妖怪做的,要是對人類也做同樣的事情的
話,將會打破性別平衡的一個牽制作用。
之所以會產生兩種不同的性別,只讓不同性別傳宗接代,只是僅僅為了讓他們能夠互補不足,這是一種
平衡,同時也是為了讓這世界不要太過於完美,過於完美的世界的壽命並不長,只會招致毀滅。
這矛盾的地方是需要檢討的,但同時也是種考驗,或者說是必經過程。
 
『不管想達成什麼事情都一定得付出相對的代價,尤其是針對跟生命有關的事情,其代價更是沉重...』
在聽了月讀的話之後,前原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下了多麼重的罪行。
 
就算是磯貝本人的意願,但他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傷害到了他,跟其他妖怪相比,九大妖的血更為強烈,
想生下如此強大妖怪的孩子,那樣的痛楚是原比人類的孩子還要來的劇烈。
──『我覺得...只要跟你在一起,不管是多麼辛苦或痛苦的事情,都可以渡過...』
想起磯貝的話,要是自己就在這裡放棄了的話,磯貝會怎麼想?
 
──不是只有磯貝而已,前原自己本身也想要有跟磯貝的血脈相連的孩子、家人。
 
『總之,藥我就放這裡了,按照我寫的紙條每天煮給他喝,我要先走了。』說著,月讀就將一大包的
麻袋放在前原面前後就消失了。
 
那之後,前原就將月讀的話一字不漏地告訴了磯貝,『我要生下來,這孩子。』撫上現在看來還是平的
肚子說,要說磯貝不在意是騙人的,但是他不想因此失去這孩子。
雖說兩人之間的羈絆不是說一定要用孩子來束縛住,但是明明就可以辦得到的事情,為什麼不去做?
磯貝想要的是跟前原的血脈相連的孩子,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要他就這樣放棄的話,他絕對會後悔的。
 
『...我知道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一直陪在你、還有我們的孩子的身邊,好嗎?』
『嗯...!』
 
...
 
春天的到來,溫暖的氣候讓前原想趁著這好天氣出去狩獵。
自從磯貝懷孕以來,為了照顧他而幾乎沒怎麼外出過,絕對不能放著那樣的狀況的磯貝不管,儘管有在喝
月讀給的藥,但孕婦會出現的症狀是無法制止的,另外神社的事情也必須處理才行,所以前原在這幾個月
的時間裡幾乎都是在神社和磯貝之間來回。
雖說磯貝也要去神社做事,但是錢原要他在家好好休息,身體的器官轉換時常讓磯貝很不舒服,一直都
處在什麼時候陣痛或昏倒都不奇怪的情況下。
 
在開始喝藥做調整後,雖然可以到神社去做事了,但多數的勞力工作都還是前原在做,而且他時不時的
都會注意著磯貝的狀況。
 
「嗯?我沒事的,想去就去吧,還有月讀在不是嗎?」
看前原想出去的樣子,雖然不知道月讀會從哪冒出來,但怎麼說也是神。
「抱歉,我很快就回來!」
向磯貝雙手合十低頭道歉後,前原就在變出狐耳和狐尾的樣子下衝出去了。
 
「〈真的是...太操心了啊。〉」就在磯貝這麼想時,像是一股電流流過般的陣痛流過全身。
「唔...!」抱住肚子的磯貝,實在沒想到會在這個時間點,就在下一個瞬間,兩名長有狐耳和狐尾的
女性出現了,「開始陣痛了嗎,請問站得起來嗎?」女性上前問,「....不行...好痛...」磯貝說,
光是要起身就很吃力了,眼前的兩名女性身上的穿著都繡有大大的月讀專用的月亮圖案,她們應該就是
月讀說的助產士吧。
在兩人互看對方一眼後,其中一名女性橫抱起磯貝讓他進房間內,另一人將乾淨的白色床單鋪好,並且
不將拉門拉上,大概是不想遮蓋住光線吧,在她對著門口念念有詞後,一層粉色薄霧形成看不見的牆,
阻隔了外面的世界。
 
「請咬住這捲布。」說著便讓磯貝咬住了布,而一名女性拿起一塊薄布蓋在他的肚子上,「會連絡
前原君的,請放心。」女性說著。
 
將事前準備做完後,就是真正的開始了.....
 
 
 
 
 
 
 
---------------------------------------------------------------------------------------------
超專業助產士來啦!!
 
事前準備啥的......是說不用這樣做應該也是可以啦.....大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