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六章─願望/R18

 
 
 
無人知曉的秘密夜晚,全被禁錮在這房間之中,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氛。
深藏在心底的情感,原本被封鎖著的門,卻因為一句話而輕易的被撬開了,追求的是深藏在深處的寶物,
繼續更加地深入.....
 
 
指尖滑過那白皙的身軀時,磯貝輕呼了一聲,「呀...」臉不知道是酒還是因為害羞的關係而潮紅,脫去
所有的衣裳,暴露出的是未經世事的乾淨軀體,為了減去那不安,前原輕輕吻上了磯貝的唇,手撫上他的
臉,「嗯...唔...」雖說不是第一次這樣嘴對嘴,但那次是因為要救前原的關係才做出的動作,能像這樣
在彼此的心意相同的狀況之下接吻,又是別種感覺了。
 
「唔...哈啊...」對方的舌頭入侵至口腔內,那是磯貝從未想像過的激烈,「磯貝...」前原喊著對方的
名字,眼中所照映出來的,僅僅是欲望而已。
他伸手輕握住了磯貝的分身,用手來回摩擦著,「呀!等等...」「抱歉。」不等磯貝阻止,前原在撫弄
著對方的分身之餘,也彎下身含住了胸前的蓓蕾,「啊啊!」兩處的敏感地帶同時被入侵玩弄著,身體
止不住的興奮顫抖著,而加快手中速度的前原,再度吻上磯貝,直到離開後,磯貝就去了。
 
喘著氣的磯貝,其淫蕩的色氣讓前原吞了吞口水,但是他知道的,「〈必須忍耐才行...〉」
「...?」一度高潮後的紅暈尚未退去,磯貝看著在他身上的前原,似乎有那麼一點違和感,此時,前原
抬起了磯貝的雙腿,「咦...?」「我不會進去的,所以...這樣就好。」前原將自己已昂首的分身直接
夾在磯貝的大腿之間,跟對方的分身互相摩擦著,「前....啊...!」第二次被刺激的慾望,但是似乎有
什麼不滿。
 
──渴望的是身心合一。
 
-
 
跨越了以往的關係,但是似乎沒有影響到雙方在日常生活中的行為,表面上看起來。
 
磯貝本身就不是個喜歡主動向對方提出要求的人,也不懂得撒嬌,就算跟前原發生了關係,還是想避免
尷尬的情況發生,所以在別人的眼中看來,他們仍然是好朋友,只是在兩人獨處的夜晚時,前原時不時
的會提出請求,是只有在雙方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才能做的事情,前原不會直接逼迫磯貝,而是會先徵求
對方的同意。
 
但在幾次下來,磯貝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是指他都不會〝進入〞的意思嗎?」一本正經的吃著蕎麥麵的月讀說,實在不想聽到這一副正太
外表的神明說這樣的話。
「是...是這樣沒錯。」光是聽月讀這麼說,磯貝的臉整個紅通通的,再怎麼說這都算是他和前原的問題,
原本是沒打算說出來的,但誰瞞得過月讀?而且磯貝也只能找他商量,自己就算問了前原,本人也只是
敷衍過去,這反而讓磯貝產生了不安,「果然是因為...都是男人的關係吧。」
 
嘴上說得好聽,但終究還是男性,就算自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再怎麼說前原之前交往的對象都是女性,
要他跟男性做這件事情,恐怕還是有障礙的吧。
「.....我不這麼覺得。」
「請問...是什麼意思?」
月讀放下了筷子,向磯貝說出原因:「你知道妖怪對於傳宗接代這件事情是怎麼看的嗎?」
「呃...不清楚。」磯貝搖了搖頭說,妖怪如何誕生,怎麼產下下一代...跟人類有什麼不同?又有什麼
一樣?這些是他們人類目前尚未知道的事情。
 
「應該說是方式吧,妖怪主要有三種不同的途徑,第一種就是像製造分身那樣,第二種就是將雙方的血
直接融合在一起,第三種就是像人類一樣透過交合的方式,你們現在在做的就是第三種,但也只有第三
種了。」聽著月讀說,但磯貝不了解的是,「我們都是男性,怎麼可能...」「制訂這方式的是天照大神
,她認為生命的誕生是相當偉大的事情,所以在這邊有個相當特殊....應該不算是特殊了,就算是同性
之間也可以生育,所以性別什麼的不是問題。」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如果前原他進入的話...」
「你就會懷孕。」
 
──咦.....咦咦咦?!
 
「可、可是要怎麼生...!」磯貝驚訝的說,他的身體可沒有可以拿來孕育的器官,更何況他又是人類,
妖怪的話還有可能,但是月讀卻用著像是看待稀鬆平常的事情的語氣說:「還是可以的,在生命出現的
同時,身體裡會發生變化,也因為妖怪的強大生殖能力,你的身體會自動產生出可以讓胎兒生長的空間,
嘛,對人類來講還是難以理解的事情就是了。」
 
-
 
雖然理解了前原之所以不這麼做的原因了,但是妖怪的生殖能力就某種意義上來說真的相當胡鬧。
──跟前原的.....孩子嗎?
 
這讓磯貝想起來了,從自己變成一個人之後,心裡最渴望的東西並不是只有表面上所說的,只想和某個人
在一起,而是除了那之外的,自己最珍貴的寶物之一的───......
 
「吶...前原。」
「怎麼了?」
在入睡之前,磯貝對著將自己抱入懷裡的前原說,要講這話並不需要什麼多大的勇氣,只是將自己的
願望說出來而已,但是同時也有點害怕,要是他拒絕了怎麼辦?
 
──不管了,要是不說的話,我一定會後悔的...
 
「我...想要家人,想要跟你的血脈緊緊相連的.....我們的孩子。」
 
「...!」
 
看見磯貝一臉認真的說這句話,前原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想跟磯貝建立家庭也是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可是他知道這同時也存在著風險,所以他才一直都沒說出來。
 
從小就是自己生活的前原,對家人的記憶不太清楚了,缺少了家族的溫暖而長大的他,唯一的慰藉就是
女性,但不管在多少女性之間來往,總是無法滿足他那空虛的心,直到他遇見了磯貝,才體會到原來自己
一直都是孤獨的,磯貝雖然是在家人的陪伴下長大的,但那些血親也在他成長的過程中離去了。
那樣子的痛苦、悲傷,是他一輩子都無法理解的,但是在有了想要有家人的願望之後,卻產生出了另一個
令人擔憂的問題。
 
──他不想傷害磯貝。
 
即使不是本家或分家的狐妖,也被狐妖的詛咒所糾纏著,一旦跟狐妖以外的種族在一起就會不幸,他不
希望磯貝因為自己而受到牽連。
「前原?」
磯貝的聲音將前原的思緒拉回了現在,見對方一直沒有回應,磯貝一度認為自己講錯了話。
「抱歉...磯貝,但我真的不想要因為我的關係而害了你。」
「為什麼這麼說?」
「怎麼說呢...你知道我是狐妖,妖怪可以跟人類結合這件事情並不稀有,但是狐妖一族的詛咒,使得
我們無法跟自己以外的種族在一起,那只會讓雙方都不幸而已。」
「...但是,我現在不就跟前原在一起了?」
「!」
 
磯貝的話讓前原意識過來,他們在一起的這幾天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可是誰也不能保證接下來的日子
會怎樣,更何況前年和前陣子的事件讓前原覺得是詛咒在作祟的關係,所以他不是沒想過要離開磯貝,
但意識到這點時,磯貝已經在自己的身邊了。
 
「我覺得...只要跟你在一起,不管是多麼辛苦或痛苦的事情,都可以渡過,所以.....」
磯貝低下了頭,不讓前原看到自己的臉。
 
「希望你能抱我。」
 
 
 
 
 
 
 
---------------------------------------------------------------------------------------------
廢話扯了一堆...
不過沒關係,R18看不過癮的話,就等下篇吧。
 
已經很久沒寫了,還在慢慢找回感覺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