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四章─預兆

 
 
 
由於許久沒來神社,村民再次參訪時,對於神社多了一個人這件事情都感到驚訝不已,不過他們很快就
接受也覺得這是件好事,至少多了一個人手,磯貝也就不會感到寂寞了。
之前新年的到來也是,家家戶戶都在忙著大掃除,趕著在新年祭典來到之前準備好,祭品也好,賀禮也好,
為了新年祭典要準備的事情相當多,而神社也得為祭典做佈置。
 
「不過說實在的,人類真的很喜歡搞這些節慶啊。」幫忙做準備的前原說,聽說新年一早村民們都會來
神社參拜,所以要先作好準備,除了年菜外也要布置新春年飾,像是門松啦、注連繩啦、破魔矢等等。
「每個節日都有它的意義在,更何況新年是一年的新開始,向舊的一年說再見,迎接全新的一年到來,
新的一年也請多指教...之類的。」磯貝說,不過這也意味著時間又過去了一年,自己又增長了一歲。
 
想到這裡,磯貝這時候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跟人類不同,妖怪可以活好幾百年,而且他們可以選擇讓自己的身體不再成長,所以有的妖怪不管過幾年
,外貌都不會改變。表面上前原跟自己差不多年紀,但就算說他比他大上了幾十或幾百歲也不奇怪,只是
有點寂寞。
 
等到自己跟前原的差距越來越大時,到時還能夠像現在這樣開心的聊著天嗎?
 
-
 
熱鬧的新年過後,氣候才正式轉暖,溫度開始逐漸上升,顯示著寒冷的冬天已過去,溫暖的春天已到來。
灑下種子並灌溉,期待新芽的出生,原本在冬眠的動物也醒了過來,樹林或神社周圍可以看見小型動物,
由於近山林,所以時常可看見鹿之類的動物在附近遊走,枝頭上的鳥兒也在鳴唱著,宣告寒冬已過。
 
一天的下午,沒什麼人來也沒什麼事做的磯貝,獨自坐在緣廊發呆,外頭的天氣也不錯,是個令人想睡的
好天氣。
說要去狩獵的前原還沒回來,說是因為受了兩次傷,身子已經好久沒活動了,所以就往深山去了,一開始
雖然有點擔心,但是這座山相當的乾淨,所以也不用太多於擔心。
 
在如此暖和的情況下,磯貝就這樣睡著了。
 
...
 
滴答雨聲響起,但是自身卻感覺不到冰冷的雨水,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場所,是夢吧,所以才沒有任何
感覺,但怎麼說終究只是場夢,很快就會醒了吧...就在這麼想的時候,他看見了前方有人影。
往前踏出一步時,那個人便轉頭過來看著他:「.........我?」
有著跟自己一樣的臉龐,不過留著一條長髮,而且那穿著打扮是....月劍神主?
 
『......月亮。』
「咦?」
不懂對方說這話的意思,磯貝就立刻醒了過來,但是那人確實是月劍神主,那個裝扮以及綁在頭髮上的
飾品,但是為什麼會坐在雨中的地上?若沒看錯的話,那人的周圍確實流著血,而他手中所懷抱之物又是
什麼?雖說想說服自己說不過是場夢罷了,可是那夢卻是如此的真實。
 
天色已暗,該是準備晚餐的時候了,也不知道前原什麼時候回來,總之也先準備起來再說。
 
-
 
突然想起在自家倉庫裡有放著過去的記錄,記載著家族的歷史,前原也還沒回來,就先去看看吧,順便
整理一下,如此想著的磯貝,便前往倉庫的所在,卻沒注意到躲在牆角的影子...
 
-
 
很久以前,在一個極為貧瘠的小村子裡,住著一個善良且好心的年輕人,為了解決這村子的貧困問題,
年輕人同其他人不斷的努力在耕作上,村子本身的天然資源相當稀少,加上整年的寒冷氣候使得農作物
難以生長,就在村人們打算放棄這塊土地時,年輕人遇見了身為夜國之神的月夜見尊。
月夜見尊給予他們暖和的氣候,使他們得以在此地耕耘,不過年輕人必須得在此地建立神社供奉月夜見尊
,代代都得在此地祭拜月夜見尊,而對方也會給予相對的庇護和賜物。
 
於是,月劍神社便在此出現了。
 
...
記載只有到這裡,然而,關於最初的月劍神主的事情卻沒有很詳細記載,倒是有個記事讓磯貝挺好奇的,
就是關於月劍神主曾將一個力量強大的妖怪打落至黃泉的事情。
某日突然出現在村子裡,不斷攻擊村人並破壞土地的妖怪,從月夜見尊那裡得到力量的月劍神主,經過
一番波折後,雖然成功將妖怪打落黃泉,但也因此受到詛咒,不久便因病去世。
 
「果然很厲害啊...」在稱讚著祖先的厲害時,磯貝不經意的看見了一旁被許多符咒所貼著的盒子,感覺
裡面封印著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所以就在磯貝打算先將箱子收起來時,脖子就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
「呃!」伸手想將抓住他的東西給解開,但是對方死抓住不放,就在磯貝以為快不行時──「磯貝!」
 
一道火焰竄出,將原本抓住磯貝的黑手給燒掉了,前原快速走上前到正在咳嗽的磯貝身旁,「咳...前、
前原?」對對方的出現感到訝異,不過那個黑手是?
「沒事吧?有沒有哪裡感到不舒服?」前原焦急的問,「沒事...但是為什麼...」正當磯貝想問前原為什麼
會知道他在這裡時,剛才被燒掉的黑手又再次凝聚在一起了,像是不肯放過他似的,繼續朝磯貝攻擊,
前原從袖子裡抽出一把短劍,直接砍斷了那些手,「不要離開我身邊,磯貝。」「可是!」「那傢伙的
目標是你,要是你出了什麼事的話,我....」沒把話說完,前原接著又繼續砍斷接二連三襲來的黑手。
 
──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嗎?
明明想著要努力才行,到頭來還是只能依靠前原嗎?
 
──『你的話,一定可以的。』
 
「!」
腦海中所響起的聲音,不知怎麼的很熟悉,而且相當令人安心。
從袖子裡拿出了幾張符咒,雖然不知道能有多大作用,但應該可以牽制住對方的行動,「前原!我會掩護
你,你能找出本體嗎?」聽到磯貝這麼說時,前原瞄了他一眼,「喔!交給我吧!」
將數張的符咒射向黑手時,黑手便一一融解掉了,而前原則是趁此空隙找到了黑手的產生源,一隻異於
其他手的模樣的黑手,將纏繞著狐火的劍直接刺了下去,在手發出〝嘰咿咿〞的慘叫聲後,所有的黑手就
逐漸消失了。
 
「呼...總算解決掉了。」前原坐在地上說,「辛苦了,不過那個是妖怪嗎?」磯貝問,「不,那不能算是
完全的妖怪,是從妖怪身上所產生出來的....類似詛咒之類的東西。」前原回他,但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磯貝想起了去年年底時所發生的事情,不會是襲擊前原的妖怪所做的吧?但是剛才前原說對方的目標是
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實際算起來的話,除了前原以外的妖怪,磯貝並沒有碰過,也許是因為這裡既是神社又有月讀在的關係,
所以沒有妖怪能夠進入這裡,除了被承認的前原外,能想到的就是力量更加強大的妖怪,可是目的又是什
麼?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對他這個小神社的神主出手的理由吧?
 
 
 
 
 
 
 
------------------------------------------------------------------------------------------------------------------------------------------------------
哈哈,累死〈眼神死
是說要進入下個階段而需要一點鋪陳...〈月讀:不用了吧=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