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5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章─事件

 
 
 
一進家門就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用手摀住鼻子的磯貝,也注意到從門口開始,就有明顯血跡延伸到屋
內,不只是血跡,屋內也有明顯的打鬥痕跡,牆壁上有著爪痕,地板也破了幾個洞,不過看血的樣子,
應該才發生沒多久。
 
「前原!你在哪裡?!」第一個先想到的就是前原的安危,沿著血跡跑到了廣間,映入眼裡的景象讓他
倒抽了一口氣,「前原!!」
 
在滿是瘡痍的廣間裡,只見前原失去意識的靠著牆壁坐著,但是他的樣子除了讓磯貝感到震驚外,更多
的是擔心,「〈要趕快療傷才行...〉」依這嚴重的傷勢,要叫醫師會來不及,依照常規來治療也一樣,
不管怎麼樣都會來不及,只能用唯一的方法了。
 
磯貝直接扶起前原,往其他房間走去。
 
-
 
將早已調配好的草藥大量倒入水中,一般來講是要用火先燒水,但是那樣是不行的,沒有時間煮藥草了,
直接將一袋透明粉末倒入水中,隨後將前原的衣服全部脫掉,衣服只會阻礙治療,將他拖進水中後,
磯貝自己也脫了所有的衣服,直接泡進水中。
 
原本還一直流著血的傷口已經不再流,但是就算外傷治好了,前原的狀況還是很不樂觀,用著自己持有的
力量,磯貝靠近了前原,他看著他的臉。
──拜託...不要離開我。
 
雙手撫上了對方的臉,磯貝吻上了前原的嘴唇。
 
 
 
──『只有在緊急狀態之下才能用的治癒能力,不過要記住了,根據對象的不同,使用的方式也不同,
要是用錯了就等於無效。』記得那是月讀說的話。
 
-
 
雖然在那之後前原又昏睡了幾天,但是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又被你救了啊,真是難看啊,我。」
「你沒事就好....」
但是比起這個,現在磯貝更在意的是那對狐耳,還有那三條毛茸茸的蓬鬆尾巴,不過前原似乎沒注意到
自己的樣子,不得不問了,「那個...前原?你可以解釋一下這是什麼嗎?」他指著尾巴說,「我的尾巴啊
......耶?!」看來本人也沒注意到。
 
「抱歉,我不是有意要隱瞞你的,只是....」
「只是?」
「怕你討厭我,因為怎麼說我是妖怪,而你是這間神社的神主,這個時代還不是能完全接受妖怪的時代
啊。」前原說的是事實,連月讀也這麼說了,所以他會想隱瞞也是理所當然的。
 
「...怎麼可能會討厭呢?」
「?」
「我認為你不是壞人所以才救你的,而且就算是妖怪,也是一個生命,能夠像現在這樣交談,你認為我
會討厭你嗎?」
 
磯貝那率直的眼神,讓前原無言了,雖然時間短暫,但他已經漸漸瞭解對方是什麼樣的人,磯貝對任何
事情都很認真看待,不喜歡惡意的謊言,對待他人都相當和善且誠實,所以才會有如此高的人望。
「也是....呢,磯貝,我會告訴你我的事情,不過在聽了之後,你想趕我出去也沒關係。」前原說,而
磯貝則是點了點頭。
 
...前原是名為狐妖的妖怪,實力為三尾,尾數越多就越強,雖然不屬於本家或分家的狐妖,但仍然屬於
九大妖之一,所以從小就受到妖怪血統的影響,相當喜歡搭訕女孩子,而且也常常在換,最後一次交往
的女性妖怪,早就有別的男人了,卻還劈腿。
但這還不打緊,對方的男友知道了,就聯合其他妖怪來打他,前原哪會是他們的對手呢?怎麼說自己
只有三尾,在狐妖中算是低等階級,對方的力量要比他強大,結果可想而知。
 
「所以那天我才逃到這裡來,這邊是供奉月讀的神社,就算是那些傢伙,也不可能敢闖進神社裡吧...
抱歉!磯貝,我只是為了保護自己才逃到這裡來的!」向磯貝道歉的前原,也將那天之所以會滿身傷的
來到神社,就是因為自己玩弄女性的報應。
「先等一下。」
「?」
「原因我知道了,不過現在的狀況,應該不是那些妖怪做的吧?」
「直接無視嗎?!.....不過就像你說的,進到這屋子來的不是那些妖怪,而是別的...」
「是誰?」
「........我不能說,抱歉了,就這件事情我不想說。」
 
看前原皺著眉頭的樣子,磯貝也不好繼續追問下去,但是在前原昏睡的這幾天,磯貝有在做修補,同時也
試著用自身的力量針對打鬥痕跡來進行追蹤,但氣息往往延伸到門口後就斷掉了,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就
是妖怪本身就在這屋子裡,另一種就是妖怪具有消除自身氣味的力量。
第一種的可能性很低,因為對方是選擇在他不在的時候出現,而且又是在磯貝快回來時出現,這時間點也
太巧,但畢竟月讀時常神出鬼沒,對方不太可能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出現。
第二種比較能說得通,只出現一下子就消失,長期潛伏在這房屋的可能性較低,何況前原也不願意跟他說
對方是誰,大概是認為一旦說了,磯貝就會衝出去吧,但磯貝也不是如此衝動的人。
 
只能私底下問月讀了嗎....
 
「磯貝。」前原的呼喊聲讓磯貝回到了現實。
「嗯?怎麼了嗎?」
「你會不會覺得我這樣逃避很沒用?」前原問,本來就是為了找個藏身處才來到神社這邊的,如此窩囊的
行為,看在磯貝眼裡會是怎麼樣?
「確實....不過對方也有不對的地方,至少前原你不會像他們一樣,靠暴力來解決問題,我認為那樣是不對
的。」磯貝說,接著他低下了頭:「而且....我也沒想過要趕你走。」最後這句話說得相當小聲,但是前原
那敏銳的聽覺是不可能漏聽的。
 
「耶....什麼意思?」
「沒、沒事,快把這碗藥喝下去,雖然外觀看起來好得差不多了,不過體內的調養是很重要的。」內傷比
外傷要來得難以治癒,而且較為嚴重,雖然不知道被打斷了幾根肋骨,但還是需要休養一陣子。
 
──似乎有點明白了,之前出現的那種感覺並不是錯覺,而是自己對前原抱持著的情感真的是.....
 
當時會毫不猶豫的吻上,大概也是那個原因吧......自己絕對不會跟前原說這件事情,不然他之後要怎麼
面對前原呢?
 
就在磯貝打算隱瞞這份情感後,就沒有再出現類似的事件了,然而,春天也悄然的到來了......
 
 
 
 
 
 
 
------------------------------------------------------------------------------------------------------------------------------------------------------
感覺再過沒多久就可以寫R18的橋段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