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暗殺】第二章:血紅大海〈業渚

 
 
 
第一個交到的朋友,是個人魚。
第一次喜歡上的對象,是個男性。
 
 
「...」尷尬的看著被稱做二王子的人類,水藍色的人魚直到現在都還有點緊張,只因為前幾分鐘前.....
 
『磯貝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好友被人類攻擊,身為人魚的自己卻一點反抗都難以做到,因為一旦
上岸之後就不是他們人魚的領域了,只能成為任人類宰割的對象。看見鮮血時的震驚讓渚的腦袋瞬間
一片空白,如果就那樣放置不管的話...
 
一想到這裡,渚就止不住的全身發抖。
「為什麼要發抖呢?啊,該不會是因為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吧?真可愛呢。」能夠如此笑著對渚這樣說的
人類,更是讓渚感到恐懼。
 
「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樣都無所謂,但是朋友...」
「嗯?你會說話啊,這樣就好說話了。」
見對方沒怎麼在聽他的話的樣子,讓渚覺得眼前這傢伙相當奇怪,不過從抓走他的那些人口中所得知,
對方是這個國家的二王子,也難怪會有這麼寬廣的房間,容得下他所處的巨大魚缸之中。
 
「我叫做業,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魚了。」
「咦?」
 
──於是我跟這個奇怪的王子就開始了一段不正常的生活了。
 
-
 
起初,業只是抱著養寵物的心態來對待渚的,「聽說人魚跟人類的生活常識完全不同,你們生活在什麼都
沒有的大海之中,不會覺得無聊嗎?」「才沒有這回事呢,殺老師教了很多大海的事情,也教了很多關於
你們人類的事情...」感覺自己被看扁了的渚,雖說立刻回嘴了,但是業也只是聽聽的樣子,他聳了聳肩後,
指向了窗戶那邊,「你說的殺老師...不會是那個貼在窗戶上的黃色章魚吧?」
 
「殺老師?!」渚驚訝的看向窗戶,確實是那個黃色章魚沒錯,「扭努呵呵~真不愧是業君呢,居然可以
發現為師的存在。」「〈應該是你太顯眼了吧...〉」渚在心中吐槽著,但是殺老師既然在這裡的話,那麼
磯貝的事情就可以拜託他了。
「殺老師,磯貝君的事情...!」「那點請不用擔心,渚君,磯貝君的話已經交給他所認識的人類照顧了,
至於你的事情,晚點為師會在去跟磯貝君說。」
 
鬆了一口氣的渚,但似乎忘記了業的存在。
 
「還有事嗎,〝殺老師〞?」業問,在他說殺老師的名字時,語氣像是在挑釁一樣,「只是想來確認
渚君的安全而已,不過既然是業君的話,為師就不用太過於擔心了吧?」說著,殺老師面向渚,
「渚君,要回去嗎?」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殺老師的話出現了矛盾,這讓渚感到不自然,「殺老師的意思是...希望我學習
跟人類相處嗎?」
「可以的話,為師希望不是以這樣的方式呢...」
「既然這樣的話,就在靠近海的地方做水池吧?」業提議著,「業君...雖然不是最好的方法,不過現在
為師也只能全權交給你負責了,已經天亮了,為師也該去磯貝君那邊了,渚君,是你的話...為師如此相信
著。」說完,那巨大的黃色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視線之中了。
 
-
 
悠然的游在不會被任何人所打擾的巨大水池之中,牆的另外一邊就是大海,明明距離如此之近,渚卻不能
離開這裡。
 
「呀,渚君,今天怎麼樣?」
「業君,你跟殺老師認識?」
「嘛,也是過去的事情了。」
業坐在水池旁,雖然不想說,但是過去確實是被殺老師好好〝矯正〞了一些不良行為,將手伸進了水裡,
「不過你們人魚還真是不可思議啊,既能在水中呼吸,也能在陸上呼吸,身體構造真是奇怪呢?」「這點
我們倒是沒想過,從出生起就已經是這樣了。」
 
過去被視為不存在的生物,但那是以人類的眼光來看,人魚所存在的歷史可能更久,至少在他們學過的
歷史當中,人類是由人魚所變化而來的,只是正確的歷史真相卻早已從人類的歷史上消去,理由是什麼
不得而知。
 
〝啪!〞
水花濺到了渚身上,渚嚇了一跳後看向了罪魁禍首,對方擺出了小惡魔的表情,「啊─業君真是的!」
說著,渚就甩了一下尾巴,比起剛才的水花要來得大,這讓業幾乎是全濕了,「渚~君?」不甘的業直接
跳下了水池,反正衣服都已經濕了,這樣沒問題吧?
 
像是惡作劇般的嬉鬧程度,兩人開始玩起水來,但是卻一點也不會覺得不開心。
 
 
──『但是這樣的日子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的...』
 
一道聲音響起,但是渚沒有聽到。
 
 
 
-
 
「未婚妻?」隔天,突然被國王叫去的業,得知了自己擅自被安排了未婚妻,一段非本人所訂下的婚約,
這件事情在王室之中並不奇怪,反而還很常見,「對方是鄰國的公主,只要跟她結婚的話,對我國的
政治會有很大的幫助。」如此說著的國王,在業的眼中看來只是隻自私自利的家畜罷了。
 
...
 
「業君,怎麼了嗎?」見業的樣子怪怪的,渚上前關心他時,突然被對方拉住了手腕,並且順勢這樣的
情況而被擁入了對方的懷中,這舉動讓渚瞬間臉紅了,「業、業君?!」「渚君...之後我會不斷的跟你說
人類這邊的事情,做為交換,不要離開我好嗎?」從頭到尾都沒有看見業的表情的渚,但是可以從他的
語氣之中聽出些端倪,「〈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這樣吧。〉」
 
雖然才認識不久,但是渚已經大致瞭解了業的個性,業相當的有自尊心,但同時獨佔欲也很強,雖然這點
表面上看不出來。
自己能夠待在如此廣大的水池之中不被其他人打擾,而且業看來也很閒的樣子,果然是因為身分是
〝二王子〞的關係嗎?
 
──其實很孤單的吧?
不然怎麼可能會跟他這樣的人魚在一起?
 
「業君。」
「?」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站在業君這邊的,所以...請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了?」向著業微笑著的渚,
瞬間讓業感覺到心裡的某個部分漸漸的被溶解了。
「〈原來如此...那就是所謂的...〉」此時,業一手抬起了渚的下巴,在渚還來不及反應之前,他吻了渚的
嘴唇。
 
「...、.....?!!!」臉瞬間變得赤紅的渚,拼命的想推開業,但是對方哪會放開手呢?
反倒是更加的激烈了,這讓渚有點無法呼吸,不是只有蜻蜓點水的程度,而是更加深入的...
 
在分開之後,業一臉滿足的表情,反觀渚則是一副快昏過去的樣子,「果然,對你不只是寵物或朋友的
感情而已哪。」
──更加深入的情感,是在得知自己將跟不認識的女孩結婚之時所察覺到的。
 
「呃....業、業君.....」
「嗯?」
 
「你...這個大笨蛋──!!」
事後想想,那或許是渚有史以來第一次大叫的時候了。
 
-
 
一天,業沒有照往常的時間出現,讓獨自待在水池中的渚感到有點無聊,就在此時,一片片的櫻花瓣從
出水口流出,過沒多久就填滿了整個水池。
「這是...?」
「是櫻花喔,渚君沒看過吧?」業突然出現說,顯然這是他搞出來的,不過為什麼要特地...
「這是來自東方的國家的花,今天總算是送到了呢。」
「業君,為什麼?」渚問,「約好的吧?我會告訴你很多很多關於人類的事情,這次想跟你說的,就是
關於東方國家的事情。」業說了,這是只有在東方國家才會看到的光景。
 
世界是非常廣大的,不只是他們這邊,還有其他國家的存在,這點人魚也是一樣的,要橫越海洋前往其他
海域是相當不容易的,同時也很危險。
 
「對了,渚君,這個給你。」遞給渚的是一片薄薄的櫻色貝殼片,一看到這個貝殼片時,渚便想起了
這件事,「在海底也有很多呢,說是叫作櫻貝。」現在想想,磯貝好像是因為看到落入海中的櫻貝才會
浮上海面的,真的很常見呢。
 
「渚君,你知道在我們人類中有著什麼關於櫻貝的傳說嗎?」業問,但渚只是搖了搖頭,「這是戀人
之間的信物,若是雙方將成對的貝殼各帶一片在身上的話,感情就會持久,要試試看嗎?」在聽了業的話
後,渚才意識到這件事情。
「等...戀人什麼的...!」紅著臉的渚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是說雖然有接吻了,但是彼此的心意算是有好好
的傳達到了嗎?
 
此時業靠近了渚,「這樣的渚君我也很喜歡喔,難道渚君不喜歡我嗎?」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只是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渚揮了揮手,不過不等對方的回答,業就直接
強制將渚給拉出水池,接著緊緊的抱住了他,也不管身上的衣服會不會濕。
 
「業君...最近很奇怪呢?」
「...」
「果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吧?」
 
自己也不知道要不要跟渚說婚約的事情,但他可不是會乖乖的任人擺布的人偶,那個對自己而言毫無意義
的婚約,結了也只是不幸,不結的話...『就殺了那隻人魚。』
 
憶起那天──....
 
『你最近都會到靠近海那邊的水池去吧?傳聞已經傳開了,養了隻男性人魚在城裡,就算你是二王子也
絕對不允許!』國王知道這件事情,是來自於之前抓渚的那些士兵們的情報,應該說是報告才對。
 
業很清楚,這是個對人魚並不友善的世界,所以人魚們才會躲起來,甚至成為了傳說中的生物...為什麼,
為什麼要如此的厭惡跟自己不同樣子的種族呢?
『自以為是的人類嗎...不過我也半斤八兩就是了。』
自嘲著的業,最初遇到殺老師時也是這樣,相當討厭那隻幾乎什麼事都辦得到,且愛護著人類與人魚之間
的關係的章魚。
 
在沒問過業的意見之下,國王和幾名臣子擅自訂下了婚禮日期,也開始籌辦相關事宜,但是業卻仍然像是
不關他的事似的繼續跟渚開心的聊著天。
 
「渚君,有件事情一直想告訴你,聽我說。」
「嗯?」
「我...在過三天就要結婚了,跟鄰國的公主。」
 
-
 
──『吶,告訴我吧,你在想什麼?』
跟你沒有關係吧....是說,你是誰?
──『口氣真差呢?不過也沒有知道的必要,吶,教你一個方法吧?只要用劍刺破王子的心臟的話,就能
得救了喔?』
 
-
 
隔天,業仍像沒事般的過來找渚,感覺不出他兩天後就要結婚了。
「真煩人啊,乾脆逃婚算了。」
「業君...這樣不太好吧?」
渚苦笑著說,畢竟這是國王的決定,也是全國大事,要是辦不成的話,不僅會讓鄰國感到不悅,人民也會
感到錯愕吧,最近都可以聽到從城堡傳來的熱鬧吵雜聲,城裡的人似乎都很期待這場跟鄰國聯姻的婚禮。
 
「真過分啊,我是認真的,啊。」像是想到了什麼般的業,「我變成人魚吧?這樣就不用在乎這裡的事情
,也可以一直跟渚君在一起了,不錯吧?」
「不行,再怎麼說業君都是一國的王子,要是這樣走掉的話......」
「有什麼不行?」業靠近了渚,那眼神確實不像是在開玩笑,這時渚才明白過來,眼前這個人是如此的
不自由。
 
只是臆測而已,或許業潛意識的想擺脫掉名為〝二王子〞的枷鎖,那種不上不下的地位,難以讓他有歸屬
感,夾在大王子和三王子之間,使他在王宮中不受重視,所以才被當成政治聯姻的道具,但是以業的個性
來看,是不可能乖乖聽話的,就算真的照做了,他也會用自己的方式結束這段婚姻吧?
 
「...要變成人魚的話,有一個方法。」
 
之後,二王子和那個人魚就消失在城中了。
 
-
 
「嗯~跟想像中的不一樣呢,還挺有趣的。」悠然的游著的業,跟在他身旁的渚則是微笑著,「那業君到底
是想成什麼樣子啊...」「感覺就像亞特蘭提斯一樣吧?」「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已經看不見了。」
業口中所說的亞特蘭提斯,是指人類所看的書中所提到的海中遺跡,聽說過去人魚王國有過一段繁榮的
歷史,不過現在已經是過去式了。
 
帶著業認識海底環境,也告訴他人魚的一些生活常識,「雖然聽了很多,不過要實際去做還真的是很不
習慣。」如此說的業,卻能夠很俐落的將海帶在不相互纏繞的情況之下輕易採取,可說是天才啊。
「哈哈.....」只能苦笑著的渚,也摘取了些海帶。
 
偷瞄了一下業的魚尾,雖然想過業的魚尾應該會跟他的赤紅髮色一樣吧,不過羅蕾萊提出的代價使得業的
魚尾變成漆黑的顏色,對人魚而言,黑色的尾鰭為不討喜、不祥、不幸的顏色,在人魚群中很少會看到
這樣的顏色,除了稀少的理由之外,過去在黑尾人魚身邊的人魚常常會發生不幸。
 
正因為知道這一點,渚才決定不讓業跟其他人魚接觸,等同自己也一樣,不論如何,他絕對不想看到業
被其他人魚所厭惡。
 
──只要有雙方就足夠了。
 
-
 
過沒幾天,渚感覺到海平面上的不平靜,大概是暴風雨吧,因為對海底沒太大的影響,所以渚就沒特別
去理會,原想盡量遠離海面的,但是當他看到有名人類掉落海裡時,他就上前游了過去,而看見這幕的
業也游了過去,
 
「把她帶到海岸邊就行了吧?」業說,若不快點將這少女帶離海中的話,她就會溺死。
兩人一起快速浮到海面上,並將少女帶至最近的岸邊。
失去了意識的少女,業伸手檢查她有沒有在呼吸,「怎麼樣?」渚問,業則是搖了搖頭,「總之,先幫
她做人工呼吸吧。」說著,業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個小管子,仔細一看那管子,是幾片細長的貝殼用細繩
綁起來的。
 
在經過搶救後,少女咳了幾下後才開始正常呼吸,而且還醒了過來,「該走了,業君。」「啊啊...等等,
這是....?」剛才並沒有立刻認出來,繫在少女腰上的墜飾,不就是鄰國的....
就在業遲疑時,少女已經睜開了眼睛,但是渚趕緊將業拉往海裡,但不可否認的是,少女已經看見了業的
樣子。
 
-
 
接下來的幾天,不管是渚還是業,都盡量不談那名少女的事情。
雖然沒親眼見面過,不過業知道那名少女的身分:就是預定要跟他結婚的鄰國公主。
 
但是自己已經捨棄了人類的身分,所以那些事情怎樣都無所謂,只是渚給人的感覺有點不太一樣,似乎
很常發呆,也沒怎麼在聽業的話,問他怎麼了,只會笑著說沒事。
 
──......彷彿就是童話故事般的滑稽可笑。
沒想過會實現,但是只要不要讓業浮上海面的話,那麼就不會發生接下來會出現的劇情了吧?
 
如此想著的渚,可惜事情沒他想得如此順利。
 
-
 
事發後沒多久的一天,海面上出現了許多影子。
由國王所發動的海底搜索,在聽了鄰國公主的話之後,認為二王子是變成人魚逃入海底才失蹤,向來
不對海底下的事情過度干涉的國王,得之婚前逃婚的二王子在海底下後,便發起了這次的行動。
 
「業君,一起逃到別的海域去吧?」鑽進業的懷裡說,渚認為人類不可能潛到很深的海底,但是要抵達
人魚所在的淺海區倒是綽綽有餘。
「也對呢...走吧,渚。」
「.....嗯!」
 
原想乘上海流往其他海域逃,不過沒有想到的是人類的搜索範圍相當的廣大。
當他們注意到時,一支魚叉便射了過來──...........
 
 
 
 
毫不留情的貫穿淺藍色的身影,綻放開來的鮮紅色花朵,漸漸的形成了紅色寶石,最終落入深海之中.....
 
 
 
 
人類自以為是的歡呼聲,招來了陰沉的烏雲,赤黑的身影襲來,將一艘艘的船以及人類們給吞沒。
那天,也下起了毛骨悚然的血雨....
 
 
 
“看呀看呀!是紅色的雨!
是為了誰而流下的血?是誰染紅了大海?
千萬別急著離開,因為這場悲喜劇尚未結束。
悲鳴吧、怒吼吧!用血慶祝的盛宴現在才要開始呢!”
 
 
 
 
──「那麼,就讓我們看看這兩個靈魂的去處吧。」
最後出現的Ocean,拾起了【Helmi】和【Rubiini】,前往了深海......
 
 
 
 
 
 
 
 
 
 
 
→【NEXT】??
 
 
 
 
 
 
 
 
 
------------------------------------------------------------------------------------------------------------------------------------------------------
一度難產的文.....可能是對業渚的愛不夠深吧〈躺
 
在接到第三章之前,會先寫番外長篇,不過沒有原創角色登場....真的啦,
Ocean的介紹會在番外長篇稍微提一下,到時就知道他的真面目了...〈眼神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