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89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番外-記憶深處/R15?

 
 
 
「嗯.....嗯哈.....」
在沒什麼人會經過的小房間裡,傳來了陣陣的呻吟聲,要不是這時間點大家都在休息的話,恐怕會被
這間遊廓的老闆說教吧。
 
「放鬆一點...磯貝。」
「不行......啊啊...!」
雖然是早已公開的關係,不過畢竟這裡還是工作場所,偷偷的在這隱密處做這件事情,被發現的話就
不得了了,尤其是被那赤髮的人發現,就等同於被掌握住弱點。
 
──深...還要更加的深沉......直到撬開那最深處的房間為止。
 
...
 
休息一會後,前原坐在磯貝背後,從後面抱住他問:「吶,真的不記得了嗎?」
「你說的我真的不知道。」磯貝搖著頭說,儘管前原有幾次提起這件事情,不過對方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事情要從磯貝回到遊廓那天開始說起.....
 
大家對於磯貝回來這件事情可說是又驚又喜,不過他們同時也注意到磯貝有點不對勁,像是他的態度以及
說詞完全無法令他們認為眼前這人曾經發生過大事,似乎對磯貝而言,雪華遊廓的事情簡直就像沒發生過
似的,但是他卻記得待在神無月時的事情,不過卻又不記得自己曾到過黃泉入口的事情。
 
『記憶產生了矛盾...』渚說,光是能夠從黃泉回來就已經是個奇蹟了,但是為什麼呢?總覺得哪裡奇怪,
『對了,記得和音桑那天說有急事要辦,會不會跟這個有關呢?』茅野提到那天的事情,而且既然和音
自稱自己是觀望者,那他是不是也看到了什麼?
 
前原、渚、業以及茅野來到了雪華找和音,『一直在等你們來呢,到別的地方去說吧?』說著,和音就帶
他們到一間不起眼的茶屋談話,並且將那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他們。
 
──打個比方來說吧,靈的記憶操控是屬於只能選擇某個時間點的前面或後面來做消除,但是和音那天
前往的,是住著皇巫女的黃泉入口,侍奉天皇的皇巫女具有強大的力量,而這位皇巫女可以做的就是淨化
墜落黃泉的生命並將其帶離黃泉。
只有少數生命可被救起,但也不代表只要被救起來就沒事,由於靈魂及身體皆被黃泉的瘴氣所汙染,若撐
得過去便可存活。
 
『磯貝君剛被救起時也是相當危險的狀態,昏睡了許久才恢復正常。』
 
但是精神卻相當的虛弱,在經歷過那樣的事情後,記憶呈現相當混亂的情況,所以皇巫女所做的便是破壞
他的記憶並重組,只選擇能讓他的精神不至於崩潰的記憶,所以才會出現如此情況。
 
『要是精神再度崩潰的話,他的心會壞掉的。』
 
...
 
 
會如此問的前原,只是想確認磯貝是不是真的忘記了,但那天磯貝向他求救時,他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
事,現在想來,應該就是指黃泉的事情吧。
「〈因為被閻魔盯上了,所以才向我求救...是這個意思嗎?〉」前原想著,但是明明說好會保護他,結果
還是讓他遇到了這事....自己真的很沒用啊。
 
「前原,可以放開我了嗎?」感覺到前原比起剛才要抱得緊,像是不想讓他走似的,磯貝微微轉頭看著
他說。
「啊,抱歉!磯貝也累了吧?快回房吧。」
「嗯。」
前原牽起了磯貝的手,走回了他們各自的房間。
並不是說不能在任何一人的房間做,只是大家都在睡覺,加上房間又是相鄰的,隔音效果也沒有說很好,
也怕隨時都有人會經過,所以多少就會想盡量避免這種尷尬的事情發生。
 
緣戶比起之前要來的大間了,大家也能各自擁有自己的房間,幾乎都是因為磯貝在神無月的所得的關係,
由於之前是花魁,所以價位相當高,但相對的客人都是有錢的高官,出手都相當大方。
『需要的話,重新裝潢也沒問題的。』雖然那時候銀月是那麼說的,但是磯貝卻拒絕了,『緣戶就維持
緣戶原來的樣子就好了。』就算本人這麼說了,但銀月還是堅持要增加房間,擴大建築範圍,在這點上
雙方討論許久才得出了現在這個樣子的結論。
 
「晚安,前原。」
「你也是,別太逞強自己了。」
 
回到緣戶之後,磯貝在這裡的工作就跟以前一樣,負責管理男眾和禿是他的工作,完全感覺不出來曾經
做過花魁,但也許是因為這裡是吉原的關係,所以遇不到在和風街時的客人,為了避免以前的客人來這裡
找他,和音和葉綾都提供了一份清單,說是以前磯貝接待過的客人。
 
『因為不能破壞記憶,所以皇巫女將那些記憶封印起來了,不過要注意的是,一旦磯貝君在雪華接過的
客人用言語刺激他的話,他還是會想起來,請記住了。』和音說,但是葉綾給的原因跟和音不同,畢竟
磯貝留有神無月時的記憶,只是不希望那些客人去騷擾他,『現在磯貝大人是緣戶的人,不應該被舊客所
打擾,這也是和風街的潛規則。』
 
不論是誰,都是出自於好意,靠著這兩份名單,至今的日子都還算安穩,直到那個人來為止。
 
...
 
「早安,還是該說午安?」
看到已經起床的前原來到用餐的和室時,渚向他打了招呼,「早...」前原打了個哈欠,除了渚以外,也有
幾個人在吃飯,他看了看後便問:「磯貝呢?」「磯貝君的話,應該在外面吧,說是要整理一下店門。」
比別人要來的認真,當初回來時也很快就進入工作模式了,沒有什麼不習慣的樣子,對於那樣子的磯貝,
大家沒有任何太大的問題,反而有種回到了以前的感覺。
 
用完餐後,前原便到外面去看看磯貝的樣子,雖然想著應該整理完了,不過總能遇到吧。
「掃把?」沒有看見磯貝的身影,只看見不自然的橫放在地面上的掃把,「到底是去哪裡....」有種不太好
的預感,依照磯貝的個性,他是不可能隨便就將工作放著不管的人,「磯貝君,差不多該...咦?」走出門
外的茅野,看見只有前原拿著掃把時,以為是前原代替磯貝在做事。
「不...我剛才才過來。」
 
──明明說過要保護他的吧?
 
「抱歉,這個就拜託妳了!」將掃把拿給茅野後,前原就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跑走了,茅野還來不及問他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直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雪華遊廓,立刻衝到那邊的前原,只看見和音坐在門口前的長板凳上,悠哉的搧著
扇子。
「和音...桑,請問你有看見磯貝嗎?」
「沒看到,也不會讓他接近這裡吧...發生什麼事了?」
「磯貝不見了,而且是以不自然的方式。」
「........去找銀月,他比我還瞭解和風街的事情。」
要前原去找銀月的和音,雖然比銀月要來的年長,但是長期都待在雪華裡,所以對一些和風街的反面瞭解
並沒有銀月多。
 
...
 
「不好意思,銀月桑要到晚上才會回來。」向前原彎腰低頭的侍女說。
 
不能再等了,要是磯貝再出什麼事情的話,他一定會後悔的,離開七季之後,前原幾乎是將整個和風街都
找過了,回到吉原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了,想說有沒有可能在吉原,但結果還是一樣,在回緣戶的路上,
他看見了幾個人在門口,「啊,是前原君!」茅野說,「大家怎麼在外面?」他問,「當然是要找磯貝君
,事情已經聽茅野說了,殺老師出去找了,我們幾個也正要去找。」片岡說,將人員適當的分配好,片岡
展現出了女性領導者的魄力。
 
此時渚走上前,「前原君也找了整個下午了吧?還是快去休息會比較好...」「謝謝你的好意,渚,但是我
沒那個時間休息。」拒絕渚的好意的前原,顯得相當急躁,「但是....」還想說點什麼的渚,卻被突然出現
的殺老師給打斷,而且還帶了另一個人。
「嘔.......」一著陸就開始吐的銀月,已經充分享受到殺老師的20馬赫的速度了,「緊急狀況!銀月桑,
我們需要您的幫助!」殺老師一邊處理嘔吐物一邊說,「可以是可以....不過,」他看向了前原,「只有你
可以跟我去,我想小悠馬不會希望將事情鬧大。」
 
...
 
那是建立在一處不算偏遠的地方,不過因為位處於和風街街尾,所以沒什麼人會去,加上又是間氣派的
房屋,所以讓人更加不敢靠近。
「小悠馬有向你求救過嗎?」銀月在走向門口時問,「有,但我以為那只是因為在雪華....」「確實他在
雪華過得不是很好,但是因為有和音在支撐著他的關係,他才不至於崩潰,但真正的原因不是雪華,而是
更可怕的東西。」「?」
銀月直接拉開了門,完全不管這是誰的房子,就直接走了進去,在經過一間又一間的房間後,他才停在
一扇門前,「記住了,不管看到什麼景象,都先不要想好嗎?對你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
「....磯貝的,安全。」在聽到前原的回答後,銀月才拉開了門───......
 
 
...
 
 
從被帶回來的那天之後,磯貝就一直昏迷不醒。
 
銀月也向前原解釋了另一件都沒有人提起的事情,因為那將是最為折磨磯貝的事情。
『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代代家主皆被稱為〝白〞的人會經常出現在和風街,由於每一代的白的性格
嗜好都不同,好一點的話就是沒事,壞一點的話...就像你看到的。』銀月指的就是磯貝現在的狀況。
『沒人敢動他們那個家族,即使是和風街的最高負責人也不例外,詳細雖然不能說,但是這幾天先看看
小悠馬的情況吧。』交代完之後,銀月就離開緣戶了。
 
握著磯貝的手,前原皺緊了眉頭,想起磯貝的個性,鐵定是會一個人去承擔的吧,不論何時都只想到別人
,自己卻.....「磯貝....拜託你了,快醒來....!」
 
──或許你到現在都還是對於自己的記憶還有疑慮,不過我會陪著你的。
 
「....前....原?」
「磯貝!還好嗎?身體會不會痛?」
已經醒過來的磯貝,說話有氣無力的樣子看來不太像是因為昏睡太久所導致的,要說為什麼的話,是因為
看到了〝那個景象〞才會如此推測的。
 
頓時,斗大的淚珠落下,「我....想起來了...雪華的事情...還有...」上前抱住了磯貝,大致上都能想到他要
說什麼,若真的如銀月所說的話,那麼他現在該做的事情是──陪在他身邊。
 
...
 
──那時候相當的害怕,所以才打算什麼都不說。
『從這裡就可以逃出去了,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在不知道度過了幾個夜晚後,精神上已經到達了
極限,於是和音就擅自幫助磯貝逃出雪華,但是雪華的人哪會如此輕易放過呢?
和音自身做為誘餌牽制住了雪華的人,在那之後也因為緋的出現而讓雪華的人不敢再繼續追,接著又被
消除了過去的所有記憶。
 
──心很早就壞掉了,所以不管怎麼做,都無法逃離那段深沉的恐怖記憶。
 
但是,但是啊........「一直陪在我身邊呢,謝謝你。」磯貝小聲的,對著熟睡的前原說。
 
──不過事情還沒有結束,自己必須去面對問題才行,不然惡夢是不會結束的。
 
...
 
 
「可以...再說一遍嗎?」前原實在不敢相信,醒來之後看見磯貝一臉平靜的樣子,然後用著沉穩的語氣跟
他說的話,「我要去找白,無論如何,我有件事情想要確認。」
磯貝說那天在外面掃地時被白所誘拐是事實沒錯,但是白並沒有對他做出跟以前一樣的事情,而是喚醒他
的記憶而已,只是白所說的一句話讓他很在意。
 
「總之,就算你阻止我我也要去。」已經決定好的磯貝,看來無論前原說什麼都無法阻止他了,「好吧,
但我也要去。」
 
挑選白天的時候,在跟雪村老師打過招呼後就前往白的所在了。
 
由於是白天的關係,所以房屋看起來沒有像之前來時陰沉,但這次不同的是,是兩人一起來的,儘管磯貝
對白還是有所恐懼,但有前原陪著他,手的顫抖停止了。
走過一間間的房間,始終都沒看見白的身影,以為不在的時候,卻看見他在自家庭院外建造的人工水池裡
漂浮著。
 
「你們...知道為什麼閻魔的眼睛是紅色的嗎?」跟閻魔一樣的髮色和眼色,但是白卻有著清秀的外表,
看起來是個比他們大上十歲的男性,「那是為了看清楚另一邊的世界才被賦予的特別顏色,但...或許不只
是這樣。」如此說著的白,此時磯貝走上了前,雖然前原想拉住他,但是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
 
「那你看見了什麼?」
「家族的.....醜惡歷史。」
無法反抗的血統,無法制止的衝動,被閻魔稱呼為〝詛咒〞,「之所以看上你,不過是自己的意志太過於
薄弱了。」
「所以你那時候才說...」
 
──『恨我也沒關係,我看得出來你心裡還有別人,就是他吧?能讓你活到現在的理由......』
 
「呵...誰知道呢?多想也沒用,反正繼續留在這裡也沒用了。」
 
那之後,白就離開關東,前往北方了。
 
...
 
 
「磯貝!明天去哪裡玩吧?」
「不行,還有工作要做,明天輪到你的班吧?」
感覺前陣子發生的事情就像是沒發生過一樣,很快又恢復日常生活了。
看著那兩人的樣子,渚就知道事情都已經結束了,而磯貝自己也說過,至今為止所發生過的所有事情,
他都不想忘掉,『因為那才是我啊。』笑著說的他,雖然看起來還有點勉強的樣子,但是現在已經不要
緊了。
 
──因為他的身邊,已經有前原在了。
 
 
 
「磯貝。」
「?」
「最喜歡你了。」
「那種事...我知道啦。」
「你呢?」
「........我也...最喜歡....了....」
 
 
 
 
 
──不管記憶被如何操控,都絕對不會忘記你的事。
 
 
 
 
 
 
 
 
------------------------------------------------------------------------------------------------------------------------------------------------------
番外就是....隨便亂來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