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六緣

 
 
 
到了雪華之後,一開始只是讓磯貝做些雜務,但是教育人看中了他而將他帶去做〝教育〞,雪華的那名
男藝妓雖然一開始就說過很中意他,不過最初教育人並沒有很放在心上,沒有看中倒還好,但看中了之
後......
 
──每天的日子彷彿地獄一般。
 
那時經常幫助磯貝的,願意對他伸出援手的就只有和音。
『沒事吧?』
替他療傷並安慰他,然後聽著他說在緣戶的事情,那時的磯貝才是最開心的時候,彷彿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沒發生過,跟磯貝不同的是,和音從小就生活在雪華裡,所以相當瞭解雪華的一切,但是他同時也無法
干涉老闆所想做的事情。
 
『磯貝君有什麼重視的人嗎?啊,我指的不是友好的那種,而是更特別...最喜歡的人。』一天,和音這麼
問時,磯貝的臉變得很紅,『不...這個..怎麼說呢...』『有吧有吧?不用害羞啦,大家都喜歡談論這樣的
話題,是什麼人呢,客人?還是緣戶的人?』
 
『是...秘密喔?不要告訴其他人吶?』
 
 
───之後,我就一直在想著,如果那人對磯貝君如此重要的話,那磯貝君一定會選擇保護他吧。
 
 
 
聽著和音說著的殺老師,是心平氣和的聽他說,想搞垮雪華是不可能的,何況又是在和風街這地方,
難說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為師知道了,謝謝和音桑願意跟為師說磯貝君的事情。」
「其實也沒打算說的,只是那孩子......太過於接近了,所以我在想如果是您的話,應該有辦法吧。」
「紐?此話怎講?」
「就是.....」
 
-
 
──『不管將來的路有多少阻礙,我都會陪著你一起走......──。』
 
「...?」
在朦朧之中醒過來,等到意識恢復時,就發現到自己被前原抱在懷中睡了一晚過去。
 
「前....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磯貝的臉瞬間變得相當紅,沒想到自己真的跟前原〝做〞了。
「嗯...磯貝?」剛醒來的前原還一臉迷糊樣,不過在看到磯貝那通紅的臉之後,才明白事發生了什麼事情,
「.....做了呢,我們。」
 
──雖然沒有用完整的言語表達出來,不過彼此都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心意。
唇與唇之間的觸碰,身體的交纏,在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彼此留下的痕跡。
 
「不、不是的,那個....!」急忙想否認的磯貝,不過前原抓住了他的雙臂,「我喜歡你,磯貝,如果不是
這樣的話,我也不會到這裡來。」直接告白的前原,讓磯貝顯得不知所措。
「我想知道,你的回答。」
 
──從很久之前....
 
「我...」
 
──就有了答案。
 
「我也是...最喜歡你了...」說著,磯貝又開始哭了。
「喂喂,別哭了啊,我不是在這裡嗎?」看到這樣子的磯貝,前原覺得心很痛,因為在過去,磯貝決不會
是如此輕易示弱的人。他抱住了磯貝,想起昨天磯貝向他求救的話,從之前跟緋的談話來看,不太像是在
神無月所發生的事情,神無月的人沒理由欺負磯貝,難道是雪華的事情....還記得?
 
「磯貝,你對過去的事情瞭解多少?」前原問,因為有著無論如何都必須知道的事情。
「.......不是很清楚,除了名字和你的事情以外,其他都不知道。」如同緋和玖所說的,磯貝的記憶確實被
靈給消除了,但為什麼知道他的事情?是刻意留下的嗎?但是玖在跟他說那句話時,靈應該是把名字以外
的記憶都消除了才對。
 
──既然這樣,記得他的事情和向他求救是有著什麼涵義才對。
 
不管了──「磯貝,要跟我一起回緣戶嗎?就是等診療結束之後...」在前原問他後,磯貝露出了困擾的
表情,「可是.....緋桑跟銀月桑,還有神無月的大家都幫了我很多忙,我不能就這樣離開吧?而且緣戶是
緋桑說的,開在吉原的遊廓?」依照磯貝的性格,鐵定是想留下來繼續工作兼報答恩情。
「既然這樣,我就來神無月,只要是能跟磯貝在一起,我什麼地方都會去!」前原笑著說。
「這樣不好吧?隨隨便便就這樣決定...」
「沒有你在的話,我的生活就沒有意義了,而且大家一定會理解的。」
「大家?」
「就是緣戶的人啊,你不記得了吧?」
 
磯貝搖了搖頭,雖說記得前原的事情,但是對於在緣戶的記憶相當模糊,甚至不記得在裡面的人,看磯貝
這個樣子,前原便跟他講起了緣戶的事情,也說起了磯貝所忘記的,他在緣戶的事情。
 
-
 
就在殺老師拜訪完和音後的隔天早上,和音親自來到了緣戶。
「你就是和音...桑?」
雪村老師見到和音時,相當驚訝的樣子,「是的,好久不見了,看您依舊如此有精神的樣子就太好了。」
彷彿早早就認識對方一樣,外表跟女孩子沒兩樣的和音,跟渚幾乎可說是同一類型的。
 
「姐姐,你認識他?」茅野問,她實在沒想到姐姐會認識合音,那為什麼之前都沒說?
「這...先進去吧,我會跟你們解釋的。」如此說著的雪村老師,也讓其他人過來聽。
 
 
「初次見面,我就是銀月所說的和音,是雪華的藝妓,同時也認識磯貝君。」
和音的禮貌程度讓人難以聯想他是雪華的人,畢竟大家都對雪華的印象很差,「和音桑,為何要特地來?」
昨晚才跟和音見過面的殺老師,他去雪華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不過沒想到本人還是親自來了。
 
「我覺得必須得親自說才行,而且我也不是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抱歉呢。」和音先向殺老師道歉了,
「所以是指還有所隱瞞?」殺老師雖然有隱約查覺到,不過沒打算逼和音說,因為和音似乎還沒想說的
樣子,逼他說實在不好。
 
「那麼我就先說吧,關於這間緣戶遊廓的事情,我跟雪村是在幾年前認識的....
 
 
 
──........當時,和音在白天的時候會到和風街以外的街道上逛街,那時他見到了身為老師的雪村在教書
的樣子,原本不是個什麼特別的光景,但是和音注意到了,雪村老師教導的幾乎都是被世人所唾棄的
孩子們,看得出那些孩子都是因為特殊原因什麼的才會被雪村老師所收留吧。
 
『不過這還可真是個破爛的私塾呢...』和音的第一感想是這樣,不過自己也沒必要多管閒事,不過在一天
,一名客人提起了那間私塾的事情,『大概再過不久就要搬離那邊了吧?畢竟一直都沒法繳出房租嘛。』
 
有點在意的和音,在過去時看見了幾名討債的壯漢們在跟雪村老師討錢,因為欠繳房租的關係,就連房東
都無法再容忍下去了,所以才請人來幫忙。
──但是為什麼呢?我覺得不可以就這麼結束。
 
以個人名義替雪村還錢的和音,之後向她提出了一個建議:『雖然不是個正當方式,在吉原開間遊廓如何
?不只是教書而已,同時也能賺錢,當然就看妳要不要了。』
雖然是下下策,但是和音的提議讓雪村老師煩惱了一陣子,就在那天,和音帶來了殺老師,讓雪村老師
做出了決定........
 
雖然順利開成了緣戶遊廓,但兩人始終都不知道和音的名字,而和音本人從頭到尾都沒有要他們道謝的
意思,所以連絡方式和名字什麼的都沒留下,就這樣離去了。
 
隨著時間流逝,雪華的人來了,被帶去雪華的磯貝,除了他在雪華的遭遇之外,也因為〝和風街〞的關係
,引來了不得不讓人感到恐懼的存在......
 
 
 
 
 
 
 
 
------------------------------------------------------------------------------------------------------------------------------------------------------
結果緣戶的事情就這樣被呼攏過去了...
下篇,沒有R18啦,基本上。
 
前磯的R18被我刪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