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緣

 
 
 
──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認識了?
自己也搞不清楚,但是自己進入緣戶時,沒想到會見到磯貝,原因的話,不用講也能明白,家裡貧困的他,
會到這裡來工作也是逼不得已的吧?
 
不過也因為有磯貝在,所以前原很快就熟悉這裡的環境,也能跟其他人處得好,『不過磯貝真的是一點都
沒變啊。』『指什麼?』不懂前原所說的話的意思,因為性格單純,所以沒有心機,『個性啊,還是我所
認識的那個磯貝,真是太好了。』『什麼啊...好了,別偷懶了,快點把被子搬過去吧。』說著,兩人便將
曬好的被子拿到其他房間去。
 
雖然說磯貝不用做這種事也可以,不過本人是自主性的幫忙,所以也不好拒絕,原本負責做這些事情的
女生們私底下都對磯貝有著很好的風評,不過與他相反的前原,則是經常被女生說喜歡搭訕,且在外面
的風流傳聞較多。
 
『沒想到磯貝君跟前原君是親友呢?』某天,還是個見習生的渚突然這樣問,『嗯,因為和這傢伙是鄰居
,所以從小就認識了。』前原笑著說,『嘿─感情這麼好啊,會不會跨越親友那條線呢?』『業君怎麼會
往那個方向講啊!』對於業的發言,渚立刻吐槽。
 
『...沒可能吧。』愣了一下,前原揮了揮手說,『說得也是呢。』苦笑的渚,『說不定真的會喔?』
『業君!』雖然像是玩笑話,不過業的話讓前原的心中產生了一個疑惑,不過那應該只是錯覺。
 
──不不不....怎麼可能?我一直以來都把磯貝當做是....
 
而當時的疑惑,就在雪華的人來時才解開,那時的擔心已經不只是親友程度的了,在眼睜睜看著磯貝被
帶走時,他才想起來更久以前的事情,那是個下雨的夜晚...
路上的行人都因為這場雨而明顯減少,也影響到來客量,所以遊廓還滿清閒的,當時走在走廊上巡視時,
看見磯貝坐在面對庭院的緣廊上發呆。
 
『唷!怎麼在這裡發呆啊?』如同往常一樣的打招呼,而磯貝也笑著回應,『嗯?沒什麼,只是...』
『?』
『偶爾也有像這樣的日子呢。』
 
確實,平常因為客人多的關係,大家可說是忙翻了,加上殺老師又如此拼命招攬客人,所以幾乎都很忙,
能夠像這樣悠哉的日子可不多,『也是啊。』說著,前原便坐在磯貝旁邊,『嘛,畢竟是下雨天,興致
不怎麼高吧?』
 
『...』一語不發的磯貝,這讓前原有點感到不自在,如果是平常的磯貝的話,應該會笑著回他說『是啊』
之類的話,但今天似乎沒什麼精神的樣子,『磯貝,你沒事吧?』『嗯?沒事。』『那你怎麼...』『前原
。』『?』
 
『我們是親友...吧?』
『嗯,對啊。』
『......一輩子?』
『當然,除了你以外,還有誰瞭解我?』
『是、是啊,我在說什麼呢,抱歉。』說著,磯貝便起身,『好了,我要先過去櫃檯那邊了,前原也繼續
做你的事吧。』看著身影消失在轉角處的磯貝,前原一時沒意會到當時磯貝這麼問的意義何在,直到那天
才發覺到──......
 
『原來我對磯貝的感情,是喜歡啊.......』──沒忘記當時磯貝一瞬間的表情,想想要是當時沒這麼直接的
回答他的話,現在會是怎麼樣?
──喜歡得不得了,要是這麼說的話,磯貝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從小就認識,彼此又是最了解對方一切的人,如此不可動搖的信賴關係,原本該是如此堅固的情誼,
卻在業的一句話之下,產生了疑惑。
 
──『感情這麼好啊,會不會跨越親友那條線呢?』
 
之後再會時,對方卻像是陌生人一樣──『不,不認識。』
──別開玩笑了,我們認識多久了?只不過才兩年的時間,就全部忘記了?
 
──『...小磯貝他說不定......記得你的事情。』玖的話讓他很在意,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就非得親自去
確認不可了,看著手中的紅色木牌,上頭刻著水仙花圖案,那便是玖說的通行證。
 
-
 
依舊熱鬧的夜晚,雖然參雜了些不安,不過前原特地向雪村老師請假就是為了這一刻,前往絡繹不絕的
神無月,為的就是被深藏在深宮中的人。
 
「知道了,請您在此稍待片刻。」在看到前原所出示的通行證後,負責招待的禿說,便匆忙的往櫃台後
向裡頭的人請示了,「哎呀?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玖出現說,「那還用說,我就是為了確認才來的。
」前原那極為堅定的眼神,讓玖笑了出來:「確實呢,雖然我們也很好奇,不過真正能救那孩子,大概
也只有你了吧?」「那是什麼意...」「客人,花魁大人已經準備好了,請往這邊走。」
 
在禿過來時,玖就迅速消失了,前原雖然不懂她的話的意思,但現在就可以再次見到磯貝了,這麼想時,
他握緊了拳頭,因為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必須得好好的跟磯貝說,還有──好好聽他說。
 
-
 
「呵呵呵...」從深不見底的坑洞之中傳來的,是令人發寒的笑聲,「這次是誰呢?」黑色的霧氣從洞中
竄出,白色的影子一瞬間就消失了。
 
成群的白色蝴蝶也從洞中緩緩飛出,飛向了月圓的夜空,之後散落...
 
-
 
「您好,請多多指教。」
不像剛才沿路走來時所看到的遊街花魁,但是華麗美艷的多層和服也算是夠驚人的了,幾乎是保持著素顏
的磯貝,本身就很乾淨,加上面貌姣好,根本就不需要多餘的胭脂粉。
髮上的水仙花裝飾流下金黃色流蘇,以鮮紅色為底的和服,上頭有著以水仙花圖案為主的大量花卉圖案,
流動的曲線和小小的水珠圖樣,幾乎可說是幅畫。
 
前原正坐著面對他,因為之前有見過兩次面,所以磯貝有印象,「跟客人真是有緣呢,請用茶吧。」該
遵守的規矩還是有乖乖遵守,未成年不得喝酒這件事情是大家都默認的,「謝謝...」接過茶時,前原才
發現到磯貝似乎瘦了,但不至於是病態的瘦,或許也是因為待在這裡的關係吧。
 
「關於銀月桑...那天的事情...」知道磯貝在指什麼事情,前原立刻就回答他了,「那天是我不對,擅自闖
進房間還有....總之,已經沒事了,是我誤會了。」「哈...」原本還一臉傷腦筋的樣子,不過在聽到前原這
麼說時,磯貝才展露出笑容。
 
「不過,」隨後他馬上提問了,「您到底是誰呢?」
──不只一次,每次見到時,他的表情就像是見到.....
 
「我是...前原陽斗,最瞭解也最重視你的人。」──說出來了!之後可就沒有退路了啊,前原陽斗!
聽到前原這麼說時,磯貝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笑著說:「客人您真會開玩笑呢!」
──『........他說不定......記得你......』
頓時想起玖所說的話,他怎麼會忘記了?自己從小就認識磯貝了,也自認為自己是最瞭解他的人了,繼續
這樣下去的話,將來一定會後悔的。
 
「磯貝,我是認真的,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絕對會讓你想起我的事情,不管待在雪華時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一定會...
 
「...」磯貝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憂傷,「為什麼...」「?」
 
「為什麼我就是...忘不掉你.....」
「磯貝......」
 
上前抱住了磯貝的前原,可以感覺得到對方那微微發抖的身體,「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你。」前原說,
但磯貝只是搖著頭,淚水止不住的落下,「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絕對。」堅定的語氣,已經不希望再讓
磯貝承受更多的痛苦了。
 
「前原...」
「...?」
「救救我...前原.....!」
「啊啊,知道了。」
 
──捨棄了親友的關係,只為了新的關係。
 
 
-
 
 
被火所燒掉的白蝶,一點灰燼也沒留下。
 
黑髮的美人皺著眉頭看著夜晚的街道,「和音桑,有客人指名。」一名禿在門外說,「知道了。」如此
說著的和音,望向了圓得不像話的月亮,「又要來了嗎.......
 
 
 
閻魔。」
 
 
 
 
 
 
 
 
------------------------------------------------------------------------------------------------------------------------------------------------------
啊哈哈,大致上就是這樣啦,感情線還是要多補充些啊,反倒是劇情較多=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