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四緣

 


04.
 
 
「非常對不起!」
低下頭來向銀月道歉的前原,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情況下攻擊了銀月,雖然稱不上是攻擊,不過當
他注意到對方吐出大量的黑色液體時,過於震撼的景象嚇到他了。
「不用這樣道歉,今天已經將剩下的份都清完了,我該走了。」準備起身離開的銀月,他看了看前原的
樣子,又看了看磯貝,說:「小悠馬也該休息了,你,跟我走。」「耶?」不等前原反應,銀月就抓起
他的領子,將他拖出了房間,而磯貝也只是無奈的笑著看他們離開。
 
-
 
以為銀月要把他拖去哪裡,居然是大家都在的大廣間。
「前原君?什麼時候...」茅野訝異的說,說實在的,大家還真沒注意到前原不見了的事,渚只是苦笑著,
而業則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緋,」銀月無視掉緣戶的人,在放開前原後直接走到了緋的面前,然後坐了下來:「還有〝兩次〞,
至於那個少年...」他斜眼瞄了一眼前原後說:「是和音說的人吧?」
又是一個沒聽過的名字,不過更讓人好奇的是眼前的這名美男子到底是?「請問您是哪位呢?」神崎問,
這時銀月才像是注意到他們一樣的,笑著轉過身來面對著他們:「失禮了,我是七季的老闆銀月,也是
小悠馬的醫師。」
 
──「〈小....小悠馬?!!〉」
這是大家的心聲,不過跟剛才進來時明顯不一樣的態度,銀月雖然是名美男子沒錯,不過現在的感覺更
像是喜歡捉弄小孩子的大姐姐。
「那是他的癖好,別太在意。」一旁的緋說。
 
「請問所謂的診療是什麼?」片岡問,但大家都注意到了,剛才的話中所提到的〝咒〞,還有雪華專屬的
蝴蝶印記,這些應該都是有關連的。
緋雖然遲疑了一會,不過一旁的銀月對她點了點頭,「好吧...你們知道雪華遊廓是個風氣非常淫靡的遊廓
吧?但是要怎麼樣才能招攬那麼多的娼妓和藝妓呢?」
 
人口販賣、綁架誘拐、強行擄人....等等不少可被視為非法的行為,對雪華來講是常用的手段,而為了讓
那些人能夠心甘情願的留下來工作,才出現了這個帶有詛咒的蝴蝶印記。
多數的人都會因為這個印記而一輩子留在雪華工作,就算逃了出來,也會因為無法解咒而死亡,銀月
就是負責做解咒工作的人,他已經幫助不少從雪華逃出來的孩子們了。
 
但是解咒不是一兩天就能完成的,最少要一年,最多十年,「依小悠馬的情況來看,再經過兩次診療就
好了。」銀月說。
 
「和音是?」當渚問時,銀月仔細的打量著他,「你是...男生吧?」「問性別嗎?!」渚已經不是第一次
被這麼問了,「嘛嘛,渚可是我們唯一的招牌男藝妓呢。」中村從旁邊抓住渚的肩膀說,「中村...」渚
只能無奈的笑著,「你們不是和風街的人嗎?」現在才注意到的銀月,沒有發現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在這裡
的事。
 
在經過一番解釋後,銀月才知道原因了。
 
「原來如此,曾經發生過那樣的事情啊...」很快就搞懂現狀的銀月,就在他要說話時,大量的鮮血就這樣
從他的口中噴出來,「!」被嚇到的眾人,不過緋像是習慣般的拿起一條乾淨的布給他擦,「沒、沒事
吧?」雪村老師問,看起來如此健康的人,怎麼會突然吐血?
「不好意思,嚇到你們了。」銀月說,「常有的事情,這不是什麼病,只是在清毒而已。」沒多做解釋,
銀月起身準備離開,「我先回去了,還有,要好好跟他們講和音的事情啊,緋。」說完,銀月就離開了。
 
「前原君,可以解釋一下你是怎麼遇到銀月桑的嗎?」殺老師在銀月走遠後問,雖然他有注意到前原不在
的事情,不過這間遊廓充滿了許多不同氣息,攪亂了他敏銳的嗅覺。
「我跟蹤了他,之後就遇到了...磯貝。」
「咦?!」大家相當震驚,但是渚和業沒有太大的反應,兩人心裡早有底了,只是沒想到真的猜中了。
 
「這傢伙竟然在深夜的時候闖進花魁大人的房間,真的是很大膽呢?」突然,一個倒過來的少女從前原
身後出現,雙手抓住從橫樑垂下來的長布條,身體才能像這樣倒過來。
「是昨天的女孩子!」茅野一眼就認出來了,雖然她突然的出現嚇壞了不少人,但對於見過她的人來講
,多少還是能鎮定下來。
「玖。」緋說,只見玖放開了布條,用長袖遮住嘴,「我看到了唷!這傢伙在銀月替小磯貝做診療的
時候出現,還對銀月動粗呢,雖然我個人是希望他能出手重一點啦!」
一聽到這裡,殺老師就變臉了...正確來說,是黃色的大臉在變色,「前原君,這是怎麼回事呢?」
 
「那個情況之下我只能那樣做啊!而且那真的是...」很容易讓人誤會啊──前原想著。
答應殺老師的幾件事情,其中一件就是不能動粗,只能說前原在看見那樣的場景時,一股腦的衝動,
湧上心頭的怒火化為行動,雖然事後對方也說沒事,不過自己違背在先,沒理由說不是自己的錯,只能
老實認錯。
 
「抱歉,我太衝動了。」就在前原這麼說時,殺老師伸出一支觸手,輕輕的放在了前原的頭上,「雖然
為師並不知道前原君看到了什麼,但為師很感動,前原君是如此的重視磯貝君,不過請不要忘了。」
殺老師站了起來,並且張開了雙手,「大家也都很重視磯貝君,你並不是一個人。」
 
「殺老師...」前原小聲的說,並低下頭,「謝謝。」
──自己都差點忘了,還有這群好同伴在,但同時也查覺到,目前自己一個人還是無法好好保護磯貝的。
 
「抱歉打擾到你們,不過時間也差不多了,可以請你們先回去嗎?」緋此時插話,但如她所說的,時間
已經太晚,也不能再打擾他們的休息,雖說還有些事情尚未解釋到,但緋是出自於好意才說的。
「知道了,非常感謝您,還有,關於磯貝君的事情...」雪村老師的話才講到一半,緋就舉起手來,「嗯嗯
,我們還是會跟往常一樣,雖說療程一結束就可以讓他回去...不過還需要一點時間。」
「是嗎...」嘆了口氣的雪村老師,不過殺老師拍了拍她的肩,「就放心的交給他們吧。」
 
在緣戶的人陸續離開後,玖悄悄的溜到前原旁邊,拉住了他:「雪華的小和音知道小磯貝過去發生了什麼
事情,我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一定知道,另外...」玖塞給了他一塊紅色木牌,「這是通行證,只要有這個
的話,除了診療時間外都可以直接指名小磯貝。」
 
一臉疑惑的前原,他不懂為何玖要幫他,「為什麼妳要幫我?」「雖然相處時間短暫,不過我注意到了,
小磯貝他說不定......
 
 
 
 
 
記得你的事情。」
 
 
 
 
 
 
 
 
------------------------------------------------------------------------------------------------------------------------------------------------------
來亂的銀月+玖。
 
事情往奇怪的方向發展啦〈眾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