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緣

 
03.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神無月的花魁了。』
遙想起幾個月前,神無月的老闆娘,緋對他所說過的話。
 
穿著單薄的白色浴衣,望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完全無視於在他的腿間做事的銀白長髮的美男子,「咳咳
!」突然,對方一手摀住嘴,將放在一旁裝滿各式藥草的杯子拿起,往裡頭吐出了一灘黑色液體。
在液體觸碰到藥草的一瞬間,液體就慢慢蒸發在枯萎的藥草裡了。
 
「抱歉。」對方說,但磯貝只是緩緩的起身,搖著頭說:「不,是我才該說對不起的,每次都這樣麻煩您
...」「沒什麼,我能做的事情實在太少了,至少讓我能多救一人是一人,躺下來吧,麻藥還沒退,而且
藥草也還很充足。」照著對方說的,磯貝躺了回去,對方將一旁的布拿起並遮蓋磯貝的右腳和下體,僅
露出左大腿內側,在靠近深處的地方,有著滲出一點點黑色液體的蝴蝶印記。
 
將銀白長髮撥至耳後,對方親上了那個印記。
 
-
 
打量著坐滿大廣間的緣戶的人,緋一點反應也沒有,反倒是毫不在意的慵懶的靠在成堆的靠枕上,只能
說是貓的本性。
 
「緋桑...沒錯吧?」先禮貌性的詢問的雪村老師,對於對方是夜貓一族的妖怪這件事情事前就知道了,
但實在沒想到...「〈真的是隻徹頭徹尾的貓啊!〉」大家如此在心裡吐槽著,但不只是這樣,這大廣間裡
也充滿了金魚擺飾。
「是沒錯。」慵懶的語氣,感覺就不像是會說太多話的妖怪,「您應該很清楚,我們來這裡究竟為何事。
」跟緊張的大家不同,殺老師顯得相當自然,因為是同類的關係吧?緋對於殺老師的外表一點也不在意,
反倒是很自然的回答了他:「亨介都跟我說了,你們是磯貝君的朋友吧?」
 
很快就切入重點的緋,不過她拿出了懷錶來,「這時間是〝診療〞時間,所以這次無法讓他見你們呢?」
──要怎麼做?
這便是緋的重點,「〝診療〞?請問那是什麼意思?」渚問,不會是染上什麼奇怪的疾病了吧?大家都
這麼想著,不過緋似乎無意隱瞞他們的樣子,便說起了她遇見磯貝的時候的事情...
 
...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緋經常會在半夜的時候到和風街上閒晃,那個時段是店家休息的時候,幾乎沒什麼人
在街上遊蕩,是說也沒人敢隨便在街上閒晃,要是遇到妖怪可真不得了。
就在那時,緋看見了磯貝,穿著單薄的他,走路有點不穩的樣子,像是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基於本身就
喜歡亂撿人回來的緋,於是就把他帶回了神無月。
 
不管還好,帶回來就不得了,磯貝身上有著不少傷,被毆打的也好,被抓的也好,甚至是難以啟齒的傷
也有,緋並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了,聯絡了七季的老闆銀月過來,也聯絡了親姐靈過來,在銀月的治療
之下,算是渡過危機了。
 
『這孩子,發生了很多事情呢。』可以窺看他人記憶的靈,同樣具有操控記憶的能力。
『等等,他是從雪華逃出來的,他身上有雪華專屬的蝴蝶印記。』替磯貝做身體檢查的銀月,除了是七季
的老闆外,也是名醫師。
 
相當清楚雪華是個怎樣的地方的他們,在認真思考並討論後,決定還是先等磯貝醒來之後,在讓他來做
決定,不過等磯貝醒來時,已經過了三天了...
 
『對不起...對不起...!』醒來之後的磯貝,一直不斷的在道歉,淚水止不住的落下,身體瑟瑟發抖著,
像是他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樣,見到這景象的緋,只能拿起煙管抽,她知道只要是從雪華來的孩子幾乎都
會是這個樣子,所以才請來了靈。
 
『你在害怕什麼?』外表看起來年幼的靈用著她那雙鮮紅色眼睛看著磯貝,『不...要...已經不要了...』
連要好好說話都無法做到的磯貝,靈只能說自己在對方的記憶中看件的過去跟現在的樣子實在落差太
大,『只能用老方法了嗎?』緋嘆了一口氣說,不過靈望向了她:『不過還有個希望,只是...他的
〝咒〞還很深,需要銀月先解輕一些,才有可能恢復。』
 
『好吧,那那個所謂的希望是?』
『...在他的記憶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之後,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磯貝,便開始在神無月生活了。
 
...
 
「他是怎麼逃出來的?還有靈姐姐一直不肯告訴的那個希望是誰?...這些我無法告訴你們,不過也只有他
有權利選擇要不要恢復記憶,靈姐姐說過,一旦選擇恢復記憶,就連在雪華那段期間的記憶也會一併恢復
,不恢復的話,就可以繼續過著現在這樣的生活。」緋講完後,就看向了緣戶的人。
 
──那個在他們心目中,值得信任且是個單純好人的磯貝,在去了雪華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
 
跟蹤著白色身影的前原,注意到神無月的格局其實較為複雜,但是為了方便辨識,在一些轉角處或走廊旁
都會放置不同的擺設,像在走迷宮一般,只要稍微走錯一步就會迷失,然而就在轉過下一個轉角時,他看
見了別於不同房間的門,只能說不愧為花魁嗎?連房間都相當與眾不同。
鮮紅色的梁柱,裝飾著金黃色的流蘇,門上有著牡丹花形狀的裝飾,角落放置著玻璃花擺設,更特別的是
自己所站著的位置是為處於疑似庭院中間的走道上。
 
門的另一邊有著微弱的亮光,顯然裡頭的主人尚未睡去。
 
「...」吞了一口口水的前原,走到了門前並往兩旁推,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有著水仙花圖案的屏風,那之
後的是往前延伸的走廊,沿著走廊走到了盡頭,輕輕的拉開門後,是個空房間,但是在前面一點,還有
一道拉門,該說是心思縝密還是怎麼樣的,做如此多的間隔,大概是為了將花魁藏得好好的吧?
不是只有神無月會這樣,和風街、吉原都會這樣做,誰都想將自家紅牌藏在深閨之中。
 
鼓起了勇氣,確定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後,前原就拉開了最深處的門,而在門後他所看見的是...
 
──躺在床被上的磯貝和親吻著他的大腿內側的男子。
 
「什...」內心的那股不安,是這個意思嗎?
他立刻衝上前,那腳步聲引起了磯貝的注意,「咦?等一下!」發現到了前原的存在,磯貝連忙想阻止,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前原上前抓住了男子的衣領,用力的將他給甩到一旁。
 
「磯貝!你沒事吧?」
「請不要這樣,您這是在做什麼?!」
對於前原的出現,磯貝嚇了一跳,「我...」在前原還沒說完話時,從剛才被他甩至一旁的男子的方向,
傳來了〝嘔呃〞的聲音。
 
 
 
 
 
 
 
 
------------------------------------------------------------------------------------------------------------------------------------------------------
恭喜撿尾刀啊〈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