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暗殺】第一章:珍珠眼淚〈前磯

 
 
很久很久以前...幼小的人魚因為意外而擱淺在海灘上,正當他不知如何是好時,一名年紀相近的人類男孩
出現並救了他。
男孩不介意對方是人魚這一點,後來一人一人魚還成為了好朋友,人魚喜歡聽男孩說著陸地上的許多事情
,因為那是他一直以來被禁止知道的事情。
男孩也喜歡聽人魚說關於大海的事情,因為海裡有著許多未知的生物,以及不可思議的生物。
 
兩人之間的友情,大海一直看在眼中,直到有一天...
 
 
「磯貝君!」經常被誤會成是女性人魚的渚,有著一頭顯眼的水藍色短髮,而被他叫喊的人魚,則是早已
脫離稚氣,長相清秀的磯貝,「怎麼了嗎,渚?」「珊瑚礁區那邊...」看著渚一臉困擾的樣子,磯貝就知道
發生了什麼事情。
 
跟著渚游到了珊瑚礁那邊時,見到了幾個人魚在那邊吵架的樣子,「從剛才就在吵了,似乎是為了人類的
事情。」
 
──人類?
 
跟其他人魚不同,磯貝並不怎麼討厭人類,相反地,他認識一個很好的人類。
可其他的人魚就不同了,他們厭惡、懼怕著人類,雖然殺老師一直試圖去讓他們瞭解人類的事情,但還是
起不了多大的效果。
 
「大家,有什麼話就好好說,好嗎?」介入調和的磯貝,雖然並非什麼身分高貴的人魚,卻帶有領導者
氣質,這點殺老師也稱讚過,「可是這些傢伙...」杉野說,他同時也是渚的好友。在經過了解後,才知道
其他人魚對於殺老師的想法感到不屑,聽到這件事情的杉野便跟他們吵了起來。
 
不只是杉野而已,連同其他支持殺老師和反對殺老師的人魚也都聚集了過來,「殺老師有他自己的想法,
大家也都有自己的想法吧,那就是殺老師所期待的不是嗎?」對於不懂世事的他們來說,殺老師給予了
他們許多在海底所學不到的事情,並非想成為什麼偉大的人,只是若能好好互相理解的話就好了。
 
 
...「磯貝君真的很厲害呢。」渚說,剛剛還殺氣騰騰的人魚們現在已經解除緊張的氣氛,各自散開了,
「也沒有啦,剛才我還有點緊張呢?」磯貝苦笑著說,當他抬頭往上看時,像是看到什麼東西一樣,
「渚,我先離開一下,別跟大家說喔?」「是例行的那個嗎?我知道了。」向磯貝點了點頭後,渚就看著
磯貝游走了,此時茅野、神崎和杉野都游了過來。
 
「這麼匆忙是要去哪裡啊?」最先發問的杉野,似乎還沒注意到,「是例行的那個吧,渚?」身材嬌小的
茅野說,「呵呵,感情真的很好呢。」別有深意的說著的神崎,她的話一開始大家都不懂,甚至是磯貝也
沒注意到,但也是後來的事了。
 
-
 
浮出水面之後,磯貝看了看周圍,確定沒有出現不該出現的東西之後,才緩緩游向最靠近岸邊的大石頭
旁,偷瞄了一下,注意到坐在岸邊的枯木上的淺茶色眼的少年之後,磯貝才游了過去,「前原!」高興
的打著招呼的磯貝,對方注意到他時,從原本無趣的表情轉變成了燦爛笑容,「磯貝!....哇啊啊,
小心啊。」一個沒注意,磯貝被海浪給沖上岸了。
 
「抱歉,每次都要麻煩你...」
「沒事沒事,已經習慣了嘛!」說著,前原將磯貝抱起,讓他坐在一旁較為低矮的石頭上,自己也一樣
的坐在另外一邊的石頭上。
 
落下的櫻色貝殼是暗號,所以每當磯貝看見時,總是會匆忙的游到水面上,尋找友人的蹤跡,「說起來
,這邊真的不時會找到這樣的貝殼呢,真特別。」前原拿起粉紅色且薄的小貝殼說,「這在我們那邊也
很常見,它叫做櫻貝。」
 
「櫻貝...」看著櫻貝的前原,似乎在想著什麼,「有什麼問題嗎?」磯貝歪著頭問,「沒事....」正當前原
將視線從櫻貝上轉移時,視線正好跟磯貝對上。
 
「〈好靠近...!〉」以前從未如此靠近的前原,以前都沒怎麼注意到的,但他認為只是錯覺而已,「你臉
好紅...不會是生病了?」當磯貝更加靠近時,前原連忙揮手,「不,我真的沒事啦!先不說那個了,最近
城裡來了個馬戲團呢!」
「馬戲團?」
「就是一群會做特技表演的人...」
 
兩人愉快的聊起天來,一聊就是聊到日落。
「從以前就在想啊...磯貝的魚鱗就像黃金般的閃閃發亮,很漂亮呢。」前原說,在日落時所灑下的餘暉將
磯貝的咖啡色魚尾照耀出金黃色的光輝,這點磯貝自己都沒發現。
「哎?有嗎...?」或許是因為都待在水面下,所以才沒有那樣的光澤吧,但是聽到前原的稱讚時,內心的
那股悸動到底是...?
 
「該回家了,磯貝也快回去吧,要小心啊!」
「嗯,前原也是。」
相互道別之後,下次見面之日又是何時呢?
 
-
 
隔天,渚對磯貝說的這句話,聽起來只是普通的問候而已,但卻是...「今天心情很不錯呢,昨天很
開心吧?」關心的幾句話,讓磯貝在回應之後,出現了遲疑。
「很開心呢,昨天啊...」話只說到這裡就打住了,確實聊天很開心,比誰聊都要...開心?
 
──『...磯貝的魚鱗就像黃金般的閃閃發亮,很漂亮呢。』
 
「磯貝君?」渚上前問,看磯貝停頓下來的樣子,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
「啊...沒事,比起這個,今天殺老師要來上課吧?」轉移話題的磯貝,實在不太像他。
「嗯嗯,有關於深海生物的生態。」不可能沒注意到的渚,但既然磯貝沒想說的樣子,他也就不過問了,
畢竟想介入磯貝跟那個名叫前原的人類之間,是不太可能呢。
 
-
 
關於前原的事情,磯貝是再瞭解不過的了,打從他們認識的那天起,磯貝無時不刻的在想著他的事情,
雖然覺得有哪裡怪,但前原是他唯一知道的友善人類。
知道前原是喜歡女孩子的,同時交往過許多不同的女孩,劈腿、被甩了好幾個...咦?為什麼會想到這件
事情?
 
「應該...不會吧?」認為只是自己想太多的磯貝,在闔上藏有夜光珠的貝殼後,便沉沉睡去了。
 
-
 
「所以那時候我就說啊...磯貝,你有在聽嗎?」見對方在發呆的樣子,前原叫了他的名字,「嗯?抱歉,
有點恍神了...剛才講到哪裡了?」笑著說的磯貝,這讓前原反倒覺得奇怪,「沒見過你這樣啊,在想什麼
事嗎?」
 
「哪有在想什麼...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匆忙跳進海裡的磯貝,從未看見他如此匆忙的樣子,前原還
來不及說些什麼時,他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水平線上了。
 
 
──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想?
──明明前原只是親友而已啊...
 
『那麼,想變成人類一次看看嗎?』一道聲音傳入腦海之中,「誰?」
『要是變成人類的話,說不定就能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了吧?』
──如同甜蜜誘人的陷阱般,話語不斷的在刺激著磯貝。
「不...才不是..我沒有那麼想...」
『難說吧?你真以為你們能一直維持著親友的關係?時間一久,就會想離開這裡了吧?』
 
──可恨的是,一個是人魚,一個是人類,就算想維持現在,那之後呢?
 
『變成人類吧?』
──那是禁忌的話語,不被允許的願望。
 
-
 
沒有收到任何暗號,毫無預警的浮上水面的磯貝,他知道前原是確定他能收到訊息才會丟貝殼的,但是
磯貝無法直接找前原,直到過了一段時間後,他才知道前原都在很固定的時間來找他,或許是因為有事情
才會隔一段時間才來,這點雖然不是該介意的地方...
 
「〈都在跟女孩子約會吧...〉」雖然知道,但是不知從何時開始,胸口總是會感覺到悶,尤其是在見不到
前原的時候。
周遭見不到任何人類,磯貝悠然的仰泳著,看著湛藍的天空,將所有的煩惱拋諸腦後,只想靜靜的享受
獨自一人的時光。
 
直到日落之時,孤獨的人魚才知曉了那是什麼感情。
 
-
 
在深不見底的深海之中,唯一透出極光色彩的地方,隱居著有著優美歌聲的羅蕾萊,只要付出相對應
的代價就可以實現願望,而現任的羅蕾萊,是有著金髮碧眼的波霸美人,「想變成人類?」伊莉娜聽到
眼前這位身為殺老師的學生之一,評價又好的乖學生會提出如此願望時,她確實是有點嚇到了。
 
但是這是她的工作,「好吧,以〝聲音〞做為代價,一旦變成人類之後,你就無法發出聲音了,另外...」
她遲疑了一下,「如果之後要再變回人魚的話,就要在付一次不同的代價,先前變成人類時所付出的
代價是回不來的,即使這樣也可以嗎?」
 
看對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之後,伊莉娜便給了他一個裝有淺紫色藥水的瓶子,「到岸邊在喝下去,要
全部喝光。」
 
待人魚游離之後,伊莉娜看向了擺在一旁,發出淡淡綠色光芒的水晶球,「我一看就知道了,那樣的
乖孩子會獨自前來提出這樣的願望,一定是為了你所說的人類吧...────〝Ocean〞。」
 
-
 
「.....!」
選擇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來到岸邊的磯貝喝下了羅蕾萊所給的藥水後,身體就像一道電流流過般,尾巴感
到像是被切割般的劇痛,那就是所謂的代價嗎?不,真正的代價是聲音,若將這〝過程〞解釋成是轉換時
的必要的話,那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周圍出現了白霧包圍住了自己,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像是在夢中般的....霧消散之後,自己身上穿著人類的
衣服,白色長袖襯衫搭配咖啡色的背心,黑色領結以及黑色長褲和皮鞋...看起來就像是書上所讀到的
〝服務生〞一樣。
 
但還不習慣用雙腳走路,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在練習了好一陣子後,才走到了街道上,相當安靜的街道
,這個時間點大家都睡了,就在磯貝找了張椅子坐下來休息後,他聽見從遠方傳來一對男女的聲音,原本
想裝作沒注意到的,但是一聽見男生的聲音時,他睜大了眼睛。
 
──是前原。
跟他並肩而行的女孩子看起來跟他很親密,兩人摟摟抱抱的樣子讓磯貝下意識的想逃離現場,但就在要
起身找個地方躲時,身體一個不穩的便往前跌倒了,「沒事吧?」路燈的燈光並不怎麼明亮,所以第一
時間前原並沒有認出是誰,直到他拉起磯貝的手臂時,卻看見了對方悲切的臉。
 
「磯....貝...?」
 
正當前原訝異於對方是磯貝時,他身後的女生顯得有點不耐煩了,「陽斗~快走啦!」「啊,抱、抱歉,
不過...」「放著不管不就好了?快點回去嘛~」「但...」在前原還處在不知如何是好時,磯貝自己就甩開
了前原的手,逕自走掉了,留下錯愕的前原和那纏人的女生。
 
-
 
等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回到海邊了。
──那就是忌妒。
 
「〈原來我...是喜歡前原的...〉」不是親友之間的喜歡,而是更深、更加親密、更加獨特的喜歡。
無法發出聲音的喉嚨,連想傳達的話語都做不到了,所以那個時候羅蕾萊才會遲疑吧,怕自己會後悔...
 
「....磯...磯貝君!」水藍色的身影,從磯貝的面前現身,「〈渚?〉」「事情我都聽說了...」注意到磯貝
的表情時,渚說不出“沒事嗎?”、“還好吧?”等話,因為那絕對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無法發出聲音的磯貝,即使想喊出點什麼來也辦不到,這點渚也知道,「磯貝君,我和大家會想
辦法湊齊可以讓你變回人魚的代價的,所以...!」在還沒說完話時,渚就注意到有幾名人類朝他們這邊走
過來了。
 
「是人魚啊!」「快點抓起來!」
想當然爾,他們的目標是渚,磯貝原想保護渚的,但是卻被其中一人給用力推到了一旁,「不要礙事!」
「磯貝君!」渚大喊著,因剛才那一下,磯貝直接撞到了一旁的岩石上,鮮血就這樣流了下來,而磯貝也
失去了意識...
 
-
 
──『為什麼在哭呢?』
無盡的黑暗之中,聲音再次響起,已經不想再聽到那個聲音了。
 
──『教你一個方法吧?只要用劍刺破王子的心臟的話,就能得救了喔?』
 
 
 
 
 
...「磯貝!你還好嗎?!」
聽見前原的聲音時,磯貝想起不久之前才看到他跟別的女孩子走在一起的畫面,「...!」試圖想推開對方
,但是從頭部傳來的刺痛讓他不得不抱住頭,可以感覺到頭部已被包紮好,「不要太激動,要是傷口裂開
了怎麼辦?」前原的口氣聽來相當擔心的樣子,但是...
 
「......」雖然張開了嘴巴,但是發不出聲音,而前原很快的也注意到這件事了,「你沒辦法發出聲音?」
他問,磯貝點了點頭,「雖然想問你為什麼會變成人類,既然沒辦法講話就算了,要喝水嗎?」前原遞給
他一杯水,對方接過之後就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因為一直生活在海底的關係,所以對於喝水這件事情從來沒有過任何感覺,在變成人類後才知道人類跟
人魚之間的生活還是有所不同的。
「昨天晚上真是嚇了我一跳,你突然出現在街上,後來在回頭去找你時,發現你受了傷還倒在海邊...到底
發生什麼事了?」聽前原這麼一說,床邊的窗戶確實是明亮的,沒想到自己昏睡了一整晚,想著要怎麼
表達時,他注意到放在前方桌子的紙筆,他指了指桌子,「對了,還有這方法!」
 
接過紙筆,磯貝快速地寫下發生的事情:「『我的朋友被人類抓走了,要趕快去救他才行。』」
「就算你這麼寫也...等等,那個時間點會在那附近的也只有國王士兵,要是被抓到的話...」
「『會怎麼樣?』」
「就算是我,我也只是普通平民而已,一旦被抓到就沒戲唱了。」
「『怎麼會...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嗎?』」
「我聽說二王子是個無藥可救的中二生,對人魚很有興趣,幸運的話是沒事,運氣不好的話...」
「『運氣不好的話?』」
「呃...很難說。」
 
──簡單的說就是,他們沒有辦法。
 
這時候,前原一副像是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的樣子,可疑的表情和動作讓磯貝感到好奇,「『怎麼了嗎?
』」「呃...就是那個啊,昨晚的...」前原欲言又止,臉頰上泛起可疑的紅暈。
想起昨晚的事情,磯貝只寫了:「『女朋友?』」
「不是啦!那、那個只是在酒場認識的,一直纏著我說要我帶她回家,真的!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看前原像是在道歉的樣子,不知為何,磯貝的胸口不再感到悶,反倒像是鬆了一口氣般,而也不知道為
什麼,他雙手扶上前原的臉,上前吻了對方的唇。
 
「?!!」感覺像是被電到似的,在過去前原所吻過的女孩子中,有帶給他如此感覺的人嗎?──答案是
否定的。
然而就在鬆口之後,磯貝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像是受到驚嚇般,他的臉整個紅了起來,「〈我在做什
麼呀?!〉」在用雙手摀住紅通通的臉時,前原挪開了他的手,「磯貝...」他靠近了他的臉,「可以嗎?」
看見前原在喘氣的樣子,雖然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但如果是前原的話...
 
磯貝點了點頭,獲得了對方的同意之後,前原笑了,他脫去了磯貝的衣服,也脫下了自己的,他吻上了
磯貝的嘴唇,接著輕撫他的身體......
 
 
 
──啊啊,陷入愛戀的可悲人魚,還看得見未來嗎?
 
 
 
『絕對不能忘記,一旦與人類交合,就再也變不回人魚了,除非.....───』
 
 
 
 
 
 
-
 
 
一覺醒來的磯貝,沒有看見前原,反倒是在床頭桌上看見留下的字條:「我先出門了,食物放在桌上,
記得要吃!」抬頭一看,桌上除了字條外,的確還有一杯牛奶和一盤豐盛的一餐,都是磯貝在課堂上
看過的東西,這就是人類的食物嗎?
 
嚐了一小口後,或許是因為身體構造變成人類的關係,所以不覺得難吃或噁心,在吃的同時,也感覺
到滿滿的幸福。
「〈這樣...就算在一起了嗎?〉」
脖子上、胸口以及背後的紅色吻痕,是愛意的表現,但是心中卻總有一絲的不安。
 
在吃完早餐後,磯貝決定到街上去看看,現在這個時間點,即使出去也不會有事,更何況他還是很擔心
渚的安危。
 
-
 
來到了海邊,遠遠的可以看到一個巨大身影,「〈殺...殺老師?!〉」這邊的確是沒什麼人會來,但是
那隻黃色章魚也做得太明顯了吧!
 
「磯貝君,事情為師都從羅蕾萊那裡聽說了,至於渚君的事情不用太過於擔心,為師已經先去和二王子
打過招呼了。」只能說不愧是殺老師,但是以他那副模樣應該嚇到了不少人類了吧?「另外就是你變成
人類的事情,為師無法去決定你們的想法以及未來,但是可以給一點建議。」
知道磯貝無法講話,所以殺老師才沒過問,既然都從羅蕾萊娜裡聽說了,就不需要多做解釋了,「你們都
是為師重視的學生們,能夠有自己的想法是最好的,不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後悔都是一定會有的,但
那能夠成為你們繼續前進的動力,所以不要忘記,快樂也好,痛苦也好,那都是必然的。」
 
在殺老師說完之後,磯貝點了點頭後笑了。
 
-
 
等到前原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好香的味道啊...你會做菜?」前原驚訝的說,人魚不會做什麼菜才對...畢竟是在海底,磯貝拿出了一本
筆記本給前原看,「『向附近的阿姨們學的,她們人真好。』」「哈哈...原來是這樣啊。」沒想到磯貝
會這麼努力,弄得前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在吃完飯後感到滿足的前原,原想自己收拾碗盤的,但是磯貝卻要他去休息,獨自待在客廳的前原,
其實也算不上多累,而且還在打工結束之後跑去找女孩子玩...
 
「〈一回家就有人迎接,然後還準備好飯菜,家裡也打掃得很乾淨,這種情況不就像是.....〉」一想到
早上所發生的事情,前原瞬間臉紅了,「『臉好紅呢,沒事吧?』」突然出現的磯貝,其實也不是完全
沒聲音的,只是前原沒注意到腳步聲而已。
「沒、沒事!我先去洗澡了!」慌張的前原,沒注意到異狀的磯貝只是滿臉的問號。
 
 
在等待前原洗澡的期間,磯貝想起剛才在門口那邊迎接前原時,對方將外套隨手扔在了一旁,怕會弄髒而
去撿起外套的磯貝,注意到了外套領邊的紅色唇印,「〈這是?〉」不懂那個印記的意思,不過用手去摸
時發現到印記有點微濕,大概是在哪裡弄到的吧?沒有多想的磯貝,就直接拿外套去洗了。
 
 
 
──『真是可悲,連自己被玩弄了都不知道。』
 
 
 
-
 
開始學習人類生活的磯貝,拿著所謂的貨幣前往市場採購,途中也遇到了許多熱心的大嬸們,幫他省下了
不少買菜錢,「小哥這麼帥,一定有不少女孩子追求吧?」「〈追求?女孩子?那應該是前原吧?〉」
聽到大嬸們這麼稱讚,但是磯貝自己完全沒有自覺,反倒是認為前原比自己更受歡迎。
──若說是這樣的話,直到現在,是不是還有不少女孩子在跟前原到處遊玩呢?
 
磯貝搖了搖頭,雖然自己沒有了聲音,但是前原...是喜歡自己的嗎?
雖然有著肉體上的關係,但是內心深處似乎還有著什麼不滿足,似乎還有著什麼無法解開的結...
「〈怎麼會忘了呢?前原明明是喜歡女孩子的。〉」
他所認識的前原,是個會被稱呼為〝玩弄女性的淫棍混蛋〞,而且不正經,但是性格認真的自己卻喜歡上
了他。
 
──無法解開的結,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
 
-
 
過了幾天之後,前原因為說要去跟同事喝一杯而會晚一點回來,所以磯貝很早就休息了。
 
──『這樣真的好嗎?』
很久沒聽到的聲音,為什麼這時候會出現?
──『不論你現在有多愛他,這樣的關係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的,看看現實吧...』
 
映入眼中的畫面,是前原和幾個人在熱鬧的酒場喝酒聊天,看起來非常開心的樣子,此時,有幾個女性
走了過來,年紀看來都比前原大上個幾歲,那就是所謂的成熟女性吧,顯然就是要加入他們的樣子,大夥
趁著酒意而開始玩起遊戲來。
 
「〈不要...不要碰前原....!〉」
一看見對前原抱有好意的女性接觸前原時,磯貝只能無言吶喊著,自己只是透過那個聲音看到映像,不論
怎麼想,都無法去阻止其他女性去碰前原。
──但是前原背叛他了。
 
 
 
 
斗大的淚珠落下,形成了潔白的珍珠,掉落在地板上。
 
 
 
 
 
彷彿嘲笑般的月圓,灑落在地上的月光,映照出了影子,閃亮的刀劍,無聲無息的消失
於漆黑的幕簾之中。
 
 
 
“用劍刺破果實呀!紅通通的汁液流了出來呀!
是誰不安分?是你呀、是你呀!
儘管悲鳴吧,反正這場宴會不會那麼快結束的!
逃吧、尖叫吧!用血染紅的宴會還沒結束呢!”
 
 
──最後留下的,只有奄奄一息的.....
 
 
 
 
 
 
 
 
 
 
 
 
 
------------------------------------------------------------------------------------------------------------------------------------------------------
第一章結束!
其實原本會更快結束的...但想多描寫一下新婚生活就ry〈眾毆
 
下章為業渚篇,基本上這系列都是相關聯的,所以看到最後就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