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Future〈土銀

 
 
無法傳達的思念,彼此之間只有爭鬥,以及破壞。
 
即使陷入火海之中也不在乎,只因眼裡只有對方的存在。
──無法抑制的衝動,在此刻全數傾洩。
 
比之前交戰時還要敏捷,毫無雜念使銀時的動作相當俐落且迅速,土方光是要反擊就相當吃力了,但要是
在這裡認輸了的話,對於接下來的戰局將會產生極大的影響,不能在這裡戰敗。
交手之前就已經看出銀時的眼神跟之前不同,那不是他之前交過手的傢伙,而是別的──「!」土方睜大
了眼,就在他們拿刀互相抵住對方時,面無表情的銀時流淚了。
 
一瞬間做出判斷的土方,一使勁就將銀時制伏了,將他手中的刀打掉之後,立刻用刀抵在銀時的脖子上,
「...這樣,就跟之前一樣了啊。」他說,不過銀時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靜靜的流著淚。
 
──『最後的結局都一樣,就算是你也不例外。』
 
..
 
記得最後跟銀時道別時,作了約定,但是自己卻忘記了,好不容易相遇時,卻是敵對關係。
從近藤那裡聽來的真實,讓自己下定了決心,如果連這樣都無法做到的話,他還有資格去愛銀時嗎?
 
『春雨做過許多禁忌且非人道的實驗,這些你應該知道,不過在這其中最為成功的也只有白夜叉...也就是
坂田 銀時,春雨處心積慮要利用他來達成野心,不過卻受到很早之前就脫離春雨的軍警的阻止,所以實驗
一直沒能順利進行,軍警一直沒能逮捕春雨的原因...是因為需要春雨提供人才。』
 
春雨所進行的各種實驗當中,也包括了人體強化,雖說是個犯罪組織,但實際上並沒有太過於干涉地面上
的社會,但是日子一久,人心也會產生變化,所以軍警一邊假意跟春雨合作,一邊強化自身的武裝軍備,
這便是軍警的黑暗面。
 
『你也是其中的一人,十四。』
在眾多孩子當中,出類拔萃的幾名會被軍警帶走,土方也是其中一人。
 
『HIGANBAN裡也有幾個是春雨出身的,但跟軍警不同,他們是懷著仇恨而決心要向春雨報復,原本
一開始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型組織,所以我們並沒有特別在意,但是在春雨毀滅之後,HIGANBAN由高杉
所領導,那時才算是正式成立了HIGANBAN,同時我們也發現到有一名研究人員不見了,經過調查後
才知道那個人是在春雨遭到毀滅那天唯一生存下來的桂 小太郎。』
此外,也找不到銀時的屍體,猜測被帶走的可能性很大,加上桂是一名優秀的研究人員,只要他還存有
春雨的研究資料,靠著高杉的資金援助,就算他把研究完成了也不足為奇。
 
『...那就是HIGANBAN之所以成名的原因。』熄掉菸的土方,雖然多少有所察覺了,不過從高杉的眼神看
來,他相當重視銀時。
 
為了一個人而做到這地步,一開始以為高杉是為了自己,但現在連土方也搞不清楚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
──高杉對銀時的愛已經扭曲了。
 
..
 
 
身體早已壞掉,僅僅憑著藥物生存著。
感覺不到疼痛,所以不論身體被傷害多少次都不會叫疼,也不知道那樣多痛,思考真的很煩啊。
 
『殺戮人偶的末路,就是那樣吧。』
接連看著跟自己做著相同實驗的孩子一個接一個痛苦的死去,當下內心充滿了恐懼,不過在輪到自己時
,他明白了。
 
──不要去思考,不要去感受,不就不會感到痛苦了?
拒絕一切,封閉了自己真正的心,才造就了實驗成功,不但無法得到解脫,反而得到更多的禁錮。
然而在死亡接近的那一剎那,許多負面的情感蜂擁而至,產生出“復仇”的想法,驅使冰冷的身體去殺死
那些折磨自己的傢伙,不過在看見最後一個研究人員的時候,【回憶】將他拉回了現實。
 
──『一起離開吧。』
對啊,自己怎麼會忘記如此重要的事情?
 
『回家吧,銀時。』──那句話就像是一道光,將意識徹底的拉回了現實。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反覆實驗的身體無法回歸正常的生活,感到痛的不是身體,而是心。
為了讓銀時的精神不崩潰,桂只好投入藥物,想進辦法能讓銀時的心智恢復至正常人的水準,『假髮,
沒有一勞永逸的方法嗎?』高杉問,『不是假髮,是桂!...目前是沒有,若是能找到更多的相關資料和
材料的話,倒是可以試試。』桂能帶出來的資料畢竟有限,春雨的一些機密文件就算是桂也無法得知
或者帶出來,加上基地已經消失,連灰燼都不剩,也就是說得從頭來過。
 
花了相當長久的時間來研究,到最近幾年,銀時的狀況才逐漸穩定下來。
『為了他好,不要讓他到外頭去。』如此命令的高杉,但長期觀察下來,桂並不認為高杉單單是為了
銀時好才這麼做的,確實,到外面去有可能影響到銀時,讓狀況更加嚴重,不過為什麼...『你要讓銀時
去殺人呢?』桂的疑問,高杉從未正面回答過。
 
..
 
 
「已經厭倦了啊,這樣的生活。」
伸手直接抓住了刀刃,絲毫不在意鮮血流下,緊緊握住刀的銀時,見到這舉動的土方,要對方趕緊放手,
「你在做什麼!」想拿起刀的土方,沒想到銀時不肯放手,反而是越握越緊。
「你什麼都不必做啊,反正不是我就是你...還不如給我個痛快吧?」如此說著的銀時,臉上滿是哀傷,
不過他仍是勉強擠出了個笑容。
 
──不想殺,也不想看見。
 
『為什麼常會夢到...奇怪的夢?』
『那或許是存在於不同平行世界的我們吧。』
在一次做檢查當中,銀時問著桂,但桂僅僅是如此解釋,沒有多做詳細說明,他現在只要專心做好
目前的檢查就可以了。
 
──屍體會作夢這件事情本身就很不正常了。
 
『怎麼了,受傷了嗎?』
『嗯...被針刺到而已,舔舔口水就好啦。』
『不行,要是細菌感染怎麼辦?』土方說,便拉著銀時到醫務室去擦藥,護士雖然看起來跟平常一樣的
鎮靜,不過土方有注意到她在寫些他看不懂的資料。
 
──那應該就是所謂的研究記錄吧,為了確實掌握狀況。
 
當再次回過神來時,雙手早已沾染鮮血,不是隨便一個人的血,而是自己最重要的人的...
──自那之後,世界就變了。
 
 
...
 
 
 
從那次之後過了幾個月...HIGANBAN在那次的行動中突然撤退,並且從此消失在裏社會,彷彿從來就沒有
過這樣的一個組織過,而高杉等人也杳無音訊,但在那之後的幾天,軍警處收到了要給土方的資料。
裡頭全是桂所留下,有關於銀時的詳細資料,甚至是有關於春雨原本消滅的資料也被重新製作過,憑著
那些資料,土方埋頭苦幹,幾乎沒怎麼睡的讀完並且照著裡頭的指示準備了許多東西。
 
「這些就是最後的藥劑了,土方先生。」雖說是濫用職權,但沖田對於銀時還是很有興趣的,除了他
以外,土方也有拜託萬事屋等人的協助,當然也充分利用了身為監察的山崎的情報網,不管是表還是裏,
將能用的東西都拿來用,就只為了那已經沉睡好幾個月的人。
 
將粉紅色的半透明液體倒進玻璃漏斗中,順著管子流入水中,但水依舊是如此的透明清澈,水面起了些
白霧,之後白霧漸漸消散而去,水位也降下了一些。
 
 
 
──醒來之後所見到,會是自己所期望的世界嗎?
 
「你...是誰?」
「土方 十四郎,曾經跟你做過約定的人。」
 
──約定,已經實現了。
 
 
 
.....
 
 
 
 
 
「土方真的是很奇怪呢?居然會喜歡像我這樣一個邋遢的大叔?」邊吃著聖代邊說的銀時,只不過是在
路上剛好碰到而已,但既然遇見了就乾脆直接要土方請客算了,好歹也算是戀人吧?
「不得不承認啊,但的確是糟透了。」土方說,但要怎麼回嘴倒也是個問題。
「呵,真好吃。」
「吃太多小心糖尿病啊,不過對你來說也沒差。」
「說什麼呢,阿銀可是絕對不能沒有糖分啊,糖分可是很偉大的。」
「...真的是甜到骨子裡去了。」
「你不也喜歡嗎?」
兩人的日常,不是吵架就是打架,偶爾會在居酒屋或路邊攤喝喝酒什麼的,時間一久,關係變了之後,
這樣的聊天內容自然是不可少的。
 
──只是從來沒有具體說過理由就是了。
 
 
...
 
 
那是不久之後的未來?不可能吧,完全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啊。
「假髮說對了...那全都是別的世界的我們所發生的事情。」
如此說著的銀時,在月光的沐浴之下,膚色顯得特別蒼白,躺在他大腿上的土方,則是靜靜的聽著他講
著這些如同夢一般的話,不過就算是真的,他也不在乎──因為銀時就是銀時,這點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身體一天天的崩潰,知道用各種方法都無法挽回,所以土方跟銀時做了另一個約定。
──『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直到最後。』
 
啊啊,早已死去過一次的身體,僅憑著一點點的意志,一點點的靈魂而殘存於世。
為的是什麼?遺憾?悔恨?還是...留戀?
無法離去的靈魂,僅是為了愛人而留下,人心哪,畢竟是無法靠著藥物所控制的。
 
「銀時?睡了嗎...」
看著已闔上雙眼的銀時,土方輕撫著他的臉頰,那獨特且柔軟的卷髮,也是吸引他的一點之一。
「待在這邊會感冒的,進去房裡吧。」
說著,便抱起那逐漸失溫的軀體,大概是因為夜風吹多了的關係吧,所以土方的手抱得更緊了,想讓他
感到多一點溫暖。
 
──『再見了,土方。』
──結果直到最後,還是沒能喊出你的名字,但相信在未來的哪天,能以著不同的姿態相見。
 
 
「我愛你,銀時。」如此說著的他,親了一下銀時的額頭。
 
 
 
──在下一個夢中相見吧。
 
 
 
 
 
 

正式完結~!〈灑花
 
有種這就算要做成長篇也不奇怪的感覺,但還是算啦〈坑越挖越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