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43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Past〈土銀

-----------------------------------------------------------------------------------------------------------------------------------------------------
 
 
 
來說說〝春雨〞的事情吧,但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輕鬆愉快的話題,說正經的。
過去的春雨可算是足以統治這個國家的龐大組織,但是因為有內部人對於春雨的統治不服,繼而出走,
甚至自行建立了足以威脅到春雨的組織。
 
──那就是當時的〝彼岸花〞和〝特殊制暴軍警〞。
 
但為什麼彼岸花要寫成〝HIGANBANA〞呢?很簡單,就是為了不讓自己忘記創立這組織的原因是什麼,
誰是〝自己〞?──就是創始人們。
 
「那傢伙從很久以前開始,就跟〝普通人〞不一樣,所以春雨想利用他,當時我們只是外來者,因為遇見
了他而決定帶走他,並且也讓原本在春雨裡工作的假髮背叛春雨,將銀時帶到了這裡....」
「不是假髮,是桂!」
 
──春雨一直在進行著的人體實驗是什麼呢?
 
「這裡就由最瞭解的我來說明吧,其實很簡單,就是所有人類所追求的禁止事項,像是人體復活、長生
不老、不死之身等等的研究,而在反覆做過許多實驗後,發現銀時不論在哪個項目中都是最接近完成的
人,所以春雨想更進一步的獲得結果,所以就殺死了他。」
「那天剛好我和坂本、萬齋來到這裡,因為坂本說想知道這裡有什麼生意好做時,就遇見了假髮,得知
實驗後,我們就帶走了他。」
 
──那麼當時的實驗成功了嗎?
 
「簡單來說是〝成功〞了,但相對的也留下了後遺症。」
 
──後遺症?
 
「就是〝無痛症〞。」
 
-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自己沒有過去的記憶,再加上這身沒有痛覺的身體。
雖然問過這樣的問題,但高杉仍是什麼都不說,只是溫柔的笑著敷衍過去。
 
 
 
 
...
 
「小銀!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啊!快起床阿魯!」
總是充滿活力的嗓音,神樂直接用力的坐在銀時身上。
「唔唔...重死了,妳是不是變胖了啊,神...噗!」話尚未說完就被枕頭砸臉的銀時,只能摸摸自己的鼻子
,「今天有工作要做,快點去吃早餐。」神樂立刻走出房間,開心的去享受她的特大份早餐了。
 
起身準備換衣服的銀時,看見了衣櫥裡的──被染紅的白色和服。
立刻拉上門,認為是自己看錯了,為確認而再次拉開時──是自己平常穿的,印有水藍色花紋的和服。
「什麼啊...原來是眼花啊。」
 
「早安,銀桑。」從家裡來到萬事屋一起吃早餐的新八,多半是為了躲避姐姐阿妙所作的可說是生化武器
的黑色不明物體X,但據說原本是叫做炒蛋來著。
「早...是說今天要做什麼啊?」
「真是的,自己的工作自己要記得啊,除了送貨之外,還要幫忙清理...」接下來新八所說的話,銀時沒有
怎麼聽進去。
 
──違和感...但又太過於真實...
 
「銀時─!你這傢伙快點給我繳房租!」即使上了年紀仍很有精神的登勢婆婆,照慣例來催繳房租,但
銀時還是老樣子的一拖再拖,不斷的找藉口,若是說不動的話就只能逃跑了,「今天有工作啦,之後會
給妳。」
 
帶著新八、神樂還有定春,前往了工作地點。
 
「這不是旦那嗎?」
「沖田君?」
在路上遇到了熟人,但不是只有他而已。
「一大早的,是要去哪裡嗎?」沖田問,完全無視一旁神樂厭惡的神情,「工作啦,工作。」銀時聳肩
說,「哼,沒想到你這傢伙也會認真工作啊。」抽著煙的土方說,「嗯~?跟你這稅金小偷相比,我們
這些小老百姓可是很努力的在賺錢啊。」立刻回嘴的銀時,看這情勢,兩人又要吵起來了。
 
「我們先過去吧,神樂。」
「好~走吧,定春。」
「汪!」
完全無視那兩人的存在,新八就先和神樂、定春離開了,而沖田似乎也無意繼續觀看兩個笨蛋的鬧劇,
自己也轉身離開了。
 
一見面就會吵架並大打出手的兩人,這樣的情景早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了,但是雙方彼此並不討厭
這樣的生活,偶爾打打架啦,或者是晚上去喝酒時碰到面時,總會一起喝一杯什麼的...那樣一成不變的
生活。
 
──本該是這樣的。
 
 
...
 
「做了什麼好夢嗎?」熟悉的聲音,讓原本還在睡夢中的銀時猛然驚醒,「高杉...為什麼在這裡?」他
記得自己被軍警所抓來,然後現在應該是在...不是牢房?
「看來他們挺重視你的呢,雖然腳上鎖著這討厭的鎖鏈,不過卻讓你睡在這等高級房間...」高杉打量著
周圍,若不是什麼特殊客人的話,像銀時這樣等級的罪犯,絕不可能待在這裡,除非是...
 
「銀時,走吧,這裡很快就會不見了。」
「不見?」
一聽,心裡有些許的震驚,就算自己殺再多的人,雙手滿是血腥──但這裡的人並不是說不好。
「怎麼?對這裡產生感情了嗎?」
「不是的,只是為什麼要...」
銀時停了下來,他怎麼會忘記呢?──HIGANBAN跟特殊制暴軍警是對立的組織。
 
──是待得太過於安心?還是真如高杉所說的,產生了感情?
 
「果然不該這麼晚來救你,你本來就不是......」「銀時!」衝進房間的土方,看他的樣子像是跟他人
發生過戰鬥的樣子,衣服上有些灰塵,手上的刀也沾上了紅色痕跡。
──記得,那個人叫做...「土...方?」
銀時喊出了土方的名字,聽到的高杉像是理解了什麼的樣子,他也將掛在腰間的刀給抽出來,指向了土方
,「真不愧是鬼之副長,手腳還挺快的嘛...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
 
刀劍之間的激盪,雙方你來我往互不退讓的爭鬥,原本該是不相上下的局面,但是高杉很快的就壓制了
土方,也或許是因為土方剛才就已經跟其他人進行過戰鬥了,現在又要面對實力堅強的高杉,身體根本
就吃不消。
 
就在高杉要揮下最後一刀時,一抹白色的身影映入了他那唯一的右眼,鮮血順著線條流下,銀時一臉平靜
的看向高杉,彷彿身上的刀傷不存在似的,「銀...時?」他愣住了,他實在沒想到銀時會挺身保護了
對方,果然就跟他所想的一樣...「看來還是得好好調整才行啊,你。」將刀拿開的高杉,伸手抱住了
往前倒下的銀時,在土方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之前,越來越接近的爆炸聲掩蓋了高杉的聲音。
 
在煙霧之中離去的兩人,土方仍記得相當清楚。
 
-
 
HIGANBAN偷襲軍警本部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除了要盡快恢復本部機能外,還得去解決趁著這次損失
而猖獗的一些小型犯罪組織,由於HIGANBAN在此次事件之後就沒有任何行動了,所以也不排除他們
本次的目的是──救回白夜叉。
 
「太大意了,下次一定要將他們全數逮捕。」沖田說,對於這次的事件並沒有太大的表現,或許是因為
對方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他們軍警身上,所以幾乎都是避免跟軍警正面對決,反倒是設置了不少炸彈,
實為明智之舉,也是快速達到目的的好方法。
但最令人該反省的是,HIGANBAN的最高領導人高杉晉助很輕易的就入侵到白夜叉的所在,甚至是直接打
敗了他們的鬼之副長,在他面前帶走了白夜叉。
 
不過關於當事人,土方並沒有將當時的情況全部說明完整,就是銀時替他擋刀的事。
 
──可以抱一點希望嗎...
 
認為銀時會替自己擋刀這件事情,土方雖然很在意,但是銀時當時的表情,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照理說
被砍了這麼深,至少他看見高杉是全力往他的方向砍的,那樣砍下去還能不為所動,銀時是忍了下來?還
是說...有其他可能性。
 
突然想起小時候在研究設施的事情,土方開始進行調查,還有太多事情必須要釐清,銀時在過去到底發生
了什麼事情?
 
-
 
──『...你本來就不是〝人類〞,只是個〝屍體〞罷了。』
高杉的話語,他有聽到,只是不願去想而已。
 
當時感覺不到痛,反正傷口很快就癒合了,只是因失血而引起的暈眩感他很不喜歡。
「銀時,身體狀況還好嗎?」
坐在門外的走廊,沒有拉開門看裡面的情況的桂,從以前開始,銀時就不喜歡別人隨隨便便進他的房間,
但是高杉除外,因為那是唯一可以跟銀時進行親密接觸的存在,也只有高杉可以隨便碰他。
 
「假髮嗎?現在是覺得還好。」
「不是假髮,是桂!藥要記得吃,之後還要進行身體檢查,可別亂跑啊。」
「是是,我知道了啦。」
兩人都很明白,桂知道即使自己不說,銀時也不會亂跑───他從不輕易外出,除非是高杉的命令。
 
回來之後,自己又要繼續看著同樣的景色了。
 
-
 
「嗯~那就是白夜叉嗎?晉助真是狡猾呢,竟然藏著這麼有趣的玩具,不分享一下嗎?」總是滿面笑容的
神威,有著自己的小型組織,但最近才剛跟HIGANBAN合併,更正確來說是加入麾下,「怎麼可能,銀時
是我的東西,不會輕易給其他人的。」抽著煙管說。
 
這次幫銀時做身體檢查,除了是因為定期外,也有一些需要檢查的地方,「果然...吃了人類所給的食物嗎
?」桂看著報告說,「那些傢伙之中,有你說的那個小鬼在...雖然不知道他記不記得過去的事情,但是
看來他相當重視銀時。」高杉說。
 
對於被送出春雨的孩子,都會進行記憶消除。
當時高杉等人進入設施時,看見了相當駭人的景象,不論是地板、牆壁,甚至是天花板上都有大片的血跡
,走廊上隨處可見穿著白袍的研究人員的屍體,幾乎都是一刀斃命。
 
發現倖存的桂,在他的協助之下才知道做這些事情的人是誰。
 
──『以為已經死去的他自己醒了過來,並且將在場的人都殺了,接下來就是一看到人都殺死...但不知道
為什麼,他一直走不出這裡。』當時桂是這麼說的,自己之所以沒有被銀時所殺的原因,直到現在還是
不明白。
 
──『或許,他一直在夢中也說不定。』說出意味不明的話,桂只能說是因為多次的實驗影響了銀時的
大腦,所以他已經分不清楚現實和夢的差別。
 
在遇見銀時的時候,高杉僅僅是說出了一句話,就讓銀時醒了過來──『回家吧,銀時。』
之後,銀時就跟著他們一起生活了,但卻是以〝殺戮人偶〞的身分活下去。
 
 
「不過當時的實驗應該就是讓他變成殺戮人偶的主因吧?」神威說,春雨曾經進行過的許多的實驗資料
已經全數在那次事件中被銷毀,是怕被有心人士所利用才在最後一刻銷毀的吧,看來裡頭倒是有不少
聰明人呢。
「死者復活後,就是屍體的運行...真是惡趣味呢。」吐出了一口菸,對於高杉所說的話,桂無法否認,
因為那就是他們所犯下的罪行。
 
-
 
「實在沒想到你會這麼問,不過再瞞下去也沒有意義了,我就告訴你吧,十四,關於春雨,還有我們
軍警以及HIGANBAN的真實。」近藤正座著說,因為是他教土方如何當好一名軍警,所以關於春雨跟
土方的關係,他是再瞭解不過了。
 
「近藤老大,我知道春雨是我以前待過的設施,不過為什麼我會忘記?在那之後的春雨又是因為什麼原因
消失的?希望你能夠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因為跟銀時的相遇而恢復記憶,但就算這樣,還是無法
將銀時帶回。
 
──將他從黑暗之中拉出來。
 
接著,近藤就開始說他所知道的事實,以及春雨之所以消失的關係,「不過在你將白夜叉帶來這裡時,
我就想起來了,他的身分是什麼,只是看到他的樣子,實在很難聯想到跟當時的那孩子是同一人,變化
實在是太大了啊...」土方知道近藤所說的變化是指什麼,並不是外表上的變化,而是性格。
 
「十四,有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訴你,等到你再次跟銀時見面之時,想必那將是我們必須跟HIGANBAN
面對面的時候了,不管怎麼說,HIGANBAN是高杉等人在帶走銀時之後才成立的,現在想想,或許那是
高杉為了銀時而做的。」
 
──HIGANBAN...HIGANBAN...染血的彼岸花啊,是為了送行而存在的。
 
-
 
消除那些記憶的話,就不會痛苦了。
原本是這麼想的...──『這個...怪物!』
 
完全不記得當時的事情了,只知道回過神來時,地上盡是血跡,以及一具具的屍體。
──啊啊,想起來了,自己該做的事。
 
 
午夜12點,便是行動的開始。
不管是哪一邊都要做個了解,即使是所愛之人──「銀時...」看著眼前的景象,他知道只有銀時才做得
出來。
好不容易相見了,卻因為自己的懦弱而無法將他留在自己的身邊。
 
...
『..以上,就是HIGANBAN近期最大規模的行動。』山崎報告完後,就開始討論起了接下來的行動,決定
要將HIGANBAN一網打盡而策劃的行動,在討論完並結束會議後,土方便要山崎私下過來跟他報告,
關於白夜叉的事情。
 
『這是打聽到的消息,在HIGANBAN接回白夜叉後,對他進行過一次的記憶消除,所以...』接下來的話
就算山崎不說,土方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再次面對面時,彼此就是敵人了。
...
 
支開其他人,然後獨自面對著全身浴血的銀時。
──很不可思議,一點也不覺得感傷,反而是覺得體內的血液在沸騰著。
 
「你就是白夜叉吧?就讓我土方十四郎來做你的對手!」
緊握住手中的刀,直接往對方的方向衝,而對方也做好迎戰姿勢,刀與刀之間的激烈磨擦,激發出了火花
,正面對上的表情,笑了。
 
 
 
 
 
 
 
------------------------------------------------------------------------------------------------------------------------------------------------------
原本該做為下篇完結,結果發現必須得在寫下一篇.....
有點累了,這篇就做為中篇囉!
 
下一篇就正式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