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45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Memory〈土銀

 
 
──〝HIGANBANA〞,在這個國家猖獗的地下組織,由於其勢力龐大,為了能將其毀滅,而成立了相對應
的〝特殊制暴軍警〞組織,有著對立立場的兩大組織,經常起衝突,然而常常不分勝負。
為了抓住HIGANBANA的把柄,軍警們也不斷的在蒐集相關情報,但是往往在快成功時,殺出了一個
程咬金──...
 
「還真慘啊...這是這個月第幾件了?」特殊制暴軍警的第一隊隊長的沖田,前來探勘現場,其實這也不是
甚麼稀奇的事了,經常發生的殺人案,沒有針對特定人物,但還是有不少大人物被殺害。
「已經是第六件了。」山崎說,能夠在多次搜查HIGANBANA時存活下來,除了手腳快外,就是運氣好了
 
「我說,這些人都是被刀砍殺的吧?」此時,被稱作為鬼之副長的土方走了過來,地位不小的他,有必要
了解案情的經過,「是的,類似的事件都是以刀傷為主。」其實不只是這樣,被殺的軍警們也都是被同樣
的手法給滅口的。
 
當初山崎活著回來時,說自己沒有看清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但確定的是,對方只有一人。
 
-
 
──『為了殺人而活著,那樣的生活不覺得很棒嗎?』
〝鈴...〞
醒來時,看見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腳邊的五彩手鞠滾動了一下,繡有大片石蒜的大塊花布被當成墊被,
四散的小玻璃珠如同糖果般,從天花板垂掛下來的不同色彩的布簾,被裝潢的如此繁亂的房間,是他從小
生活的空間,被鐵鍊所拴住的左腳,無法自行脫離。
 
「做惡夢了嗎?流了很多汗呢。」微開的紙門縫隙中出現的是一隻流露出溫柔的眼睛,接著那人拉開了
門,「高...杉...?」喊出對方的名字的人,身著的純白色浴衣如對方所說的已經濕了一大片,高杉靠近了
他,接著將他摟進懷裡,「別忘了,你是我的東西。」高杉抱緊了他,「.....銀時。」
 
──無意義的擁抱,對銀時來說。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自己也不記得了,不管是過去也好,現在也好,自己無法抑制的是〝殺人的
衝動〞,殺人、破壞一切對他來說才是全部,沒有高杉的命令的話,他就不過是個安靜的〝人偶〞罷了。
 
──僅為了傷害而生存。
 
-
 
為了逮到HIGANBANA,土方可說是晝夜不分的在工作著。
──但是不是忘了什麼呢?
 
從小就被帶來這裡,接受訓練,只為了什麼?
不做多想的土方,繼續處理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由於HIGANBANA的事情,太多犯罪事件要處理了,
自己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過去的事情,只需要趕快逮到這些傢伙...
 
這麼想的土方,手中的筆不曾停下。
 
──消滅所謂的「惡」,將一切的「惡」給消除,反正自己也不過是...
 
-
 
大片的鮮紅染滿了整條街,如同【彼岸花】=【HIGANBANA】一樣。
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些屍體,一點也不在意自己身上的白衣被染紅,因為早已習慣。
 
從小被灌輸了許多黑暗面的事情,不見光天的生活已經過了多久?
不做多想的銀時,完成了今晚的任務後,準備離去,只知道若是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的話,自己恐怕就
無法抑制住更多的──〝殺人衝動〞。
 
絕不違反高杉的命令,不然就會受到處罰。
 
──聽從自己的主人的命令,不需多做額外的事情,不想其他事情,反正自己不過是個【殺戮人偶】。
 
-
 
──無法抑制,無法反抗,順從自己最忠實的慾望,但得到什麼結果?
 
得到消息的土方,隻身前往情報所指示的場所,但在抵達現場時,看見的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白。
「你就是情報裡所說的〝白夜叉〞吧?殺了許多人的罪犯。」將手抵在劍柄上,土方進入了備戰狀態,但
對方卻完全不當一回事,有著一雙死魚眼的慵懶臉上,浮現出了毫無防備的微笑,「哼,看來你們這些
警犬的鼻子還挺靈的,不過也到此為止了。」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對方的速度之快讓土方嚇了一跳,
但長期以來所訓練出來的動作,使得他的身體可以快速的做出相對應的動作。
 
對方一臉遊刃有餘的樣子,面對土方的防禦動作絲毫不驚訝,反而是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但土方可不像
對方那樣,他是相當認真的,想要逮捕眼前這個殺人犯,更何況對方又是HIGANBANA的重要人物,要是
能抓住他的話,就可以取得更多HIGANBANA的情報,甚至是所在。
 
──無法去思考,無法去猶豫,照理講這才是自己的戰鬥方式,但是在跟眼前的人刀刃相向時,是不是
看見了什麼?
 
 
....『約定好了,一定要離開這裡,但很遠很遠的地方去.....兩人一起生活。』
 
 
〝咚!〞
土方很快的就壓制住了對方,將其手中的刀給打掉,自己則是用刀抵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原本想說要造成一些傷害,使對方無法輕易反擊的,但是卻在那一瞬間的猶豫,刀刃只是〝抵著〞而已,
就像是身體在阻止自己似的,不過為什麼?
 
──心臟像是要被撕裂般的痛苦。
 
-
 
「嘿...那就是白夜叉啊。」沖田充滿興趣的打量著牢籠裡的人,一聽說土方抓到令他們軍警列為危險人物
的白夜叉時,沖田還想說為什麼土方不立刻殺了他,他有點了解了。
背對著柵欄,躺在冰冷的木板上,一點動靜也沒有的銀時,不管是腳還是手都被堅固的鐐銬拴著,這裡便
是專門關特級危險人物的牢籠。幽暗的、最深處的牢房,若不是有特別允許的話,就算是沖田也不能
隨便進來這裡。
 
「你還打算在這裡待多久?給你的時間不多。」站在一旁的土方說,「土方先生真的很沒耐心呢,還是快
去死一死會比較好吧?」「你在說什麼啊...看再久也不會有什麼事發生的,快離開。」「是是,知道了─」
雖然常叫土方去死,但上司的命令多少還是會聽的,彼此之間都很清楚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
 
就在沖田的腳步聲越來越小聲後,牢裡的人才有了點動靜。
 
「為什麼不殺死我?」
「是很想那樣做,不過得從你這邊壓榨出情報才行。」
「呵...隨便你吧,反正那個人也不會在意。」
「那個人是指...高杉嗎?」
在土方說出高杉的名字時,銀時的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你跟高杉是什麼關係?」土方問,但在那之後,銀時就一直沉默著,也沒什麼動靜了。
 
-
 
第一次舉刀時,會感到害怕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刀尖所指向的是活生生的人類,會思考、有感情的人類,
刺耳的尖叫、哭喊聲太過於讓人害怕,手止不住的顫抖著。
 
『銀時。』溫暖的手包覆住了自己的雙手,顫抖停止了,『不要去想、不要去聽,只管遵從我的命令
就行了,去吧。』──後來回想,那就是所謂的惡魔的呢喃吧。
 
當鮮紅且溫熱的血觸碰到自己的手時,才知道什麼叫做〝殺人〞。
『怎麼樣?你很快就會習慣了。』當高杉對著自己笑著時,自己才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開滿越多的彼岸花,越是覺得快樂時,才知道了...
 
『為了殺人而活著,那樣的生活不覺得很棒嗎?』那天,當高杉對自己這麼說時,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
無法自拔的地步,為殺人而活,反正人類太過於脆弱,不適合生存在這世上,那還不如──...
 
-
 
「!」
再一次的驚醒,會夢到以前的事情...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越來越像人類了嗎?
 
「這傢伙是誰啊阿魯?」
「不可以啦,神樂,對方可是很危險的人!」
一個啃著黑色食物的女孩和一個普通的眼鏡少年站在柵欄前,女孩似乎不怕銀時,反而是好奇的一直盯著
他看,因為聽說特級危險人物被關進來而想看看的神樂,不勸眼鏡少年新八的阻止,偷偷的溜了進來,而
怕有個萬一而跟著進來的新八,自己多少也有點好奇。
 
「...誰啊?」雖說已經習慣這樣了,但是兩人的視線讓他睡不著,又吵...「問我嗎?聽了可別嚇到阿魯,
我是鼎鼎大名的宇宙無敵超級美少女,萬事屋的神樂大人阿魯!」帶著奇怪語尾的神樂,其音量太過於
大聲,而引起了在遠方戒備的軍警們的注意。
「等...神樂!太大聲了啦,快走吧,在那些軍警來之前...」「在誰來之前?」突然出現的土方,讓新八嚇
了一大跳,「土土土土方先生!實、實在非常抱歉,擅自闖入這裡...」「才不是闖入,是這裡的戒備太
過於鬆懈了阿魯。」跟拼命低頭道歉的新八不同,神樂倒是一臉滿滿的自信。
 
「唉...算了,我也沒理由對你們刀劍相向,畢竟也是我叫你們過來的。」土方說,接著他打開了牢門,
「?」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的銀時,只見土方直接拿出鑰匙一一的將他的鐐銬全部解開了,「為什麼要
解開?」他問。
「不解開的話,就沒辦法吃飯了吧?」
「啊?」
 
-
 
「儘管吃吧,不用客氣。」一臉笑笑的綁著馬尾的美麗女性說,除了她以外,同在這個廣大的和式房間裡
,也同樣有神樂、新八,還有幾名主要的軍警也在同張餐桌上吃飯,更重要的是,連最重要的人物,身為
局長的近藤也在。
盯著剛才女性端給他的熱騰騰的飯,銀時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看他一直沒動碗筷,神樂以極快的
速度搶走了他的飯,「哼哼,在餐桌上就是戰場,你太大意了。」一臉得意的樣子,這讓銀時有點不爽,
但同時他也覺得奇怪。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感?自己也開始思考了嗎?
 
「吃吧,沒下毒的。」端了一碗飯過來的土方,這讓銀時遲疑了一下,「這是...飯?」
「怎麼,沒吃過?」銀時搖了搖頭,自己平常吃的食物跟這餐桌上的東西長得完全不一樣,味道、
外表、顏色都不同,「吃吃看吧,你會喜歡的。」說著,土方就遞給了銀時,接過的銀時,先是看了
一下飯,就依照土方所說的,
用筷子夾起了飯,放了口中──「...好吃!」原來這就是飯嗎?人類所吃的食物...就連桌上的那些也
是嗎?他們平常都吃著這麼好吃的東西嗎?
 
──『別忘了,銀時,你跟那些人是不一樣的,人類的三大主要需求,你只需要睡眠就好,其他的東西只
會讓你越來越像人類。』將如同糖果般的圓珠子遞給了自己,那是身體上的能量來源。
 
「就算是白夜叉,也是有像人的地方呢。」一旁吃著飯的沖田說,能夠一篤白夜叉的面貌,這頓飯算是
值得了,不過為什麼要特地叫上萬事屋的人,一起來辦這場宴會呢?沖田不認為土方的目的很單純,因為
再怎麼說.....
 
──對方可是殺了不少他們的同伴的殺人犯呢。
 
-
 
憶起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是在那一晚。
 
從小就是孤兒的自己,被帶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生活,在這裡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孩子很多,但他們的共通
點就是:沒有父母,從小就被拋棄。
收養他們的設施,表面上是孤兒院,但實際上是專門進行人體實驗的地下組織,叫什麼名字忘記了,但那
並不重要,沒錯,在遇見那傢伙後,世界就變了。
 
『幹嘛?一臉死氣沉沉的樣子。』
在眾多的孩子當中,只有他是如此的特別,一頭不符合年齡的白色天然捲髮,被大人所厭惡的暗紅色雙眼,
總是獨自一個人到處走來走去,完全無法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覺得很煩,所以才主動找上門。
──但這決定是不是害了你?
 
『我叫做土方 十四郎,既然我都報上自己的名字了,你也該報上名來吧?』這麼說著,看對方的樣子,
應該是有聽到才對,不過他的話讓我有點不爽,『是嗎?我叫做坂田 銀時,多指教了啊,多串君。』
『誰是多串君啊!』
 
在那之後,吵鬧的一天都沒停過,但周圍的大人們似乎無意阻止,也許是覺得麻煩吧。
 
...
 
 
 
『我說多串君啊。』
『都說不是多串了,你到底還要多久才會記住別人的名字啊。』
這天,很難得的,銀時沒有回嘴,氣氛似乎也有幾分的凝重,至少自己是這麼覺得的,『你有沒有想過...
還要在這裡待多久?』刻意低頭不讓土方看到自己的臉,土方也沒有太過於在意。
 
『誰知道,不過如果真有那麼一天的話...就一起離開吧?』
『哈?』
『一直待在同個地方,世界會變得越來越小,我們也會變得不正常吧?』
『那...約定好了喔?一定要離開這裡,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兩人一起生活。』
『啊啊,說好了。』
點頭答應了銀時的約定,土方上前親了一下銀時的額頭,這舉動讓銀時嚇了一跳,雖然兩人都還小,但是
銀時不習慣如此親密的動作。
 
──在那之後,土方就被軍警帶走了,而他從此再也沒有銀時的消息,甚至是忘了他的存在。
 
為什麼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
在那天看見他時,內心所湧現出的感情原來就是這麼回事,但不只是他,就連銀時也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為什麼會去殺人?為什麼他們會...忘了彼此?
 
──如此重要的約定,要是可以的話,他希望銀時能想起來。
 
看著躺在一旁,早已熟睡的人兒,以著要就近監視為由而把他帶來了自己的房間,也是因為私心。
「銀時...雖然你可能不記得了,但是我想起來了,過去的我們發生過什麼事情...」土方說,他低下頭
輕輕地吻了一下銀時的頭髮,兒時的記憶湧上,當時的觸感依舊還在,在這邊的人雖然是他認識的人
沒錯,但是心呢?
 
彷彿在嘲笑這一切似的,月光照射進了房間,一點也不給人遮掩的空間。
 
 
 
 
 
 
 
------------------------------------------------------------------------------------------------------------------------------------------------------
上篇結束〈茶
原本沒想過要寫多長,想說短篇結束這樣,設定啥的就讓它放水流〈喂
結果越寫越覺得...還是多加點描述好了,但還是不會發展成完整長篇啦XDDDD
 
最後,上篇的《Memory》結束,請等下篇囉〈光速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