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另開分家→http://tsukimisouin.blog.fc2.com/
※※兩邊都會進行更新,但在分家不會發表更早之前的舊文!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589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四點

 
 
 
──若說活著是地獄的話,那就讓我帶你離開吧?
 
當睜開眼睛時,自己已經身處在似曾相識的街道上了。
「不是...歌舞伎町。」朔霧看著這既陌生又熟悉的街道,自己是來到了什麼地方啊?
路上的行人都穿著和服,看起來並無任何奇異之處,但是她注意到了,完全沒有所謂的〝天人〞的存在,
這是條沒有任何〝科技〞可言的傳統街道。
 
「可別站在這裡發呆太久啊。」突然一個聲音叫她,接著是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腕將她拉到一旁,免得她
一直站在街道中間,儘管沒有人注意她。
「你是?」看著眼前這名紫髮少年,外表看似跟自己年紀差不多,「看妳的樣子,是第一次來到〝和風國
〞?」少年此話一出,朔霧更加不解了,〝和風國〞?自己到底是何時來到了這從來沒聽過的國家的?
少年似乎對於朔霧的反應不感到驚訝,「是被〝拉〞過來的嗎?」他小聲的說,但是朔霧注意到了「什麼
事情?」「不,沒什麼,這樣啊...我先帶妳去瞭解這情況的人那邊去吧,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辦呢,
別擔心,對方是個好人,他不會對妳怎麼樣的。」
 
朔霧不知道的是,少年帶她去見的人,就是將她引誘到這裡來的人。
 
-
 
朔霧失蹤已經第二天了,更正確來說是離家出走的隔天。
「到處都找不到,連真選組那邊也沒有消息。」不只是新八,神樂也帶著定春到處找尋朔霧的下落,而
夜銀也是到處奔波,跟著真選組一起搜尋情報,甚至是銀時的友人桂,也用他個人的情報網找,但一直都
沒有消息,然而身為母親的銀時,則是...
 
「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了,別忘了這裡可是她長大的地方,她對這裡可是很熟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說來說去,還不都是銀桑太過於保護她了。」新八說,「你們也是,不也同意我的看法?」「那是因為..
.」「別吵了。」制止新八再說下去的,是土方。
 
因為朔霧失蹤這件事情,他也是忙得焦頭爛額的,關於銀時的態度,他不是沒想到,只是這傢伙真的...
「銀時,今天先去我那邊過夜吧,一有什麼消息也好通知。」「咦?我才不要...」「跟我走。」土方的
態度很堅定,看著他認真的眼神,銀時知道自己很難拒絕,只好乖乖跟他走。
 
-
 
「你其實很擔心吧?」脫掉隊服外套說,土方很清楚銀時是怎麼想的,也只有在他面前,這傢伙才會稍微
坦率一點,應該說,已經約好的了。
「.....」不發一語的銀時,直接撲向了土方,雖然不是個適合這年紀的動作了,但怎麼說他也只能這麼做。
 
從多年前的意外之後,銀時無時無刻都在擔心著,後遺症的發生。
「要是又出事了的話...」──他恐怕就無法再保持自我下去了。
「...別忘了,她可是我們的女兒。」土方抱著他說。
「這句話你以前也說過。」意外發生後,當銀時看似冷靜的坐在手術房外時,其他人則是一臉著急的樣子,
雖然大家都認為銀時怎麼能像沒事人一般,但土方看出了他心中的焦急。
 
辛苦生下朔霧的銀時,絕對是比任何人都要來的著急,只是他不會輕易表現出來,記得過去裏曾經對銀時
這麼說,『銀時最厲害的一點就是隱藏真實情感,這是少數人能夠做到的。』...對了,「裏...問他的話或
許知道!」
他怎麼忘記了呢,神通廣大的裏可以說是所有他認識的人裡面最犯規的的傢伙,身分犯規、能力犯規,甚至
於性格犯規,是個規格外的人物啊!
 
「你要怎麼連絡他?」土方對於裏的存在並沒有說很討厭,只是對方太過於優秀這點很難讓人喜歡。
「電話的話,行得通!」說著,銀時就直接從起身拿起土方的手機,也不管對方小聲的抱怨著,快速的按
了幾下。
 
〝嘟─〞
才響一聲而已,對方就馬上接起電話了。
 
『...我在想你差不多會打電話給我了。』裏的聲音聽起來很低沉,像是剛睡醒的樣子。
「你知道朔霧在哪裡吧?」聽裏的語氣就知道了,所以銀時才這麼問。
『她在我這邊,不過現在已經是小孩子睡覺的時間了,所以我沒辦法讓你跟她講話...是說她應該還不想跟
你說話吧?』
「那孩子沒事嗎?」
『沒事,不過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什麼?」
『雖然你們忘記了,不過還是小心點為妙,那女孩仍舊在找你。』
「那女孩...?」
『我要說的只有這些,總之在朔霧氣消之前,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裏話中的意思,銀時也是在幾天之後才理解是怎麼回事了。
 
-
 
帶著朔霧在街上逛的,是名為刑部的狸妖,雖然有著可愛的小男孩外表,不過據說年紀已經很大了。
「那家的大福很好吃喔,最近也出了新口味呢!」算是受到裏的委託,邢部帶著朔霧到處跑,「邢部先生
,請等一下...」對於邢部超強的行動力,就算是朔霧也有點跟不上。
 
然而就在經過一家像是手工藝品店時,朔霧停下了腳步,時間──世界彷彿凝結了。
〝叮鈴─〞
很清澈的鈴鐺聲,朔霧直接朝向那家店走去,踏進店裡時,只見一名婦人正在裡面紡紗,在注意到朔霧時,
婦人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歡迎光臨,請隨意看看吧。」她笑著說。
櫃台旁放置著各式各樣的香袋,也有五顏六色的布製品整齊的放在桌上,圖案相當的典雅,最讓朔霧在意
的是一旁的鏡盒,有種既視感。
 
「自古以來,鏡子一直就是可以反映出人心的東西,也有說是通往那個世界的通道...」婦人不知何時出現
在朔霧的身後,這讓朔霧嚇了一跳,「不、不好意思,請問可以給我一個鏡子嗎?」脫口而出的這句話,
連朔霧也沒想到自己會買下那面鏡子。
「謝謝您的光臨。」向朔霧深深一鞠躬後,那婦人的笑容在朔霧轉身之後,她就再也沒見過了。
 
那晚,朔霧做了一個奇妙的夢。
 
有著黑色長髮的,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出現在眼前。
「你是誰?」真不可思議,明明是在夢中,聲音卻是如此的清楚。
在少年注意到她時,朔霧看到了他的臉,「〈好像在那裡見過...〉」
 
醒來之時,才發現到自己手中緊握著早上買的鏡盒,裡頭的鏡面反射出了一個不曾見過的景象。
 
-
 
因為雨不停,所以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若說活著是地獄的話,那就讓我帶你離開吧?」露出殘忍笑容的,是自稱〝閻魔〞的女孩,本身穿著
死裝束就已經讓人覺得不舒服了,但本身帶來的危險、威脅、恐怖...等等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覺究竟是?
 
在幾乎沒有人的街道上,大雨阻擋了視線,濕潤的地面,大片的水灘...與此不相襯的血灘。
也許是吵雜的雨水聲掩蓋了刀聲,又或許是迷濛的雨形成了完美的布幕,不管哪個都足以讓偶然經過的
路人看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白色的布簾掩蓋住了白色的身影,「你真的很奇怪呢?是至今為止見過最奇怪的,但看在〝過去〞的份上
,就把你做成最佳的誘餌吧?」如此說著的閻魔,才一眨眼就消失了,連同白布一起。
 
-
 
跟隨著鏡中影像來到的,是個杳無人煙的深林之中。
順著隱約可見的道路,朔霧來到了一棟宅邸前,吞了一口口水後,她就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
「請問,有人在家嗎?」
 
──是命運的線將他們牽連在一起的?還是有人刻意為之的?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出現的,是曾經出現在夢中的,那名有著黑色長髮的漂亮美男子。
「妳...是誰?」
 
──現在,兩人的相遇,將寫下未來的那名少年的故事...
 
 
 
 
 
 
 
------------------------------------------------------------------------------------------------------------------------------------------------------
很多事情一起暴發〈喂
跳過許多不怎麼重要的細節了,也是為了縮短一些篇幅啦...〈眾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