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宴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重要公告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08:萌生

 
 
認為要先恢復納茲的記憶,奧妮蕾便提議說要去找名為金葉的植物。
「可是要去哪裡找?」「東大陸的柏尼亞之森,雖然是座小森林,不過那裏有著許多稀有植物呢。」
 
--
 
要到東大陸就必須坐船過去,不過在那之前,奧妮蕾先跟傑拉爾說了些事情:「我是不知道妖精尾巴的成員有哪些,不過在納茲恢復記憶之前,都要盡量避免與他們見到面,所以要是看見了他們就記得跟我說一聲。」
 
否則事情會變麻煩起來,她可不想耗太多時間在那些人類身上。
 
--
 
坐船過去東大陸還有好長一段距離,納茲就先到甲板上吹吹海風。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次坐船,不過這樣吹著風的感覺很舒服。
 
「在這裡啊。」是傑拉爾。
他來看看納茲一人站在甲板那裡做什麼,對於納茲的事情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對於失去記憶的他來說,坐船可能是第一次。
 
「好舒服的風啊...傑拉爾,你有坐過船嗎?」納茲問他,「嗯,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常常在這兩塊大陸之間來回。」傑拉爾說,雖然說有公會專用的船,但是不能被其他成員看見,所以這次才搭一般客船。
 
「這樣啊。」沒有過去的記憶,所以納茲對於這種感覺不曉得該說是熟悉呢,還是陌生?
「...之後的事之後再說吧,納茲,記得你現在所經歷過的每件事情,還有感覺,不管你有沒有經歷過,那都會成為你重要的回憶。」一瞬間看見納茲落寞的表情,或許是為了讓他多少感到安心才這樣說的吧。
 
「說的也是,謝謝。」
「不、不會...」
突然被道謝的傑拉爾,還不太習慣這樣子的納茲,可是這樣的納茲也不錯,雖然多少帶有不安,可是不再有那種令人難以接近的冷漠感。
 
「納茲你...」
「?」
「不...當我沒說好了。」
 
--
 
「柏尼亞之森裡也有危險的物種,要小心哪。」奧妮蕾提醒著,不過差點忘記納茲是否知道怎麼使用魔法,「你是使用火屬性的魔法,至於怎麼使用...」對於火魔法,傑拉爾的認知也只有一些而已,看到這情形,奧蕾妮只能搖頭嘆氣。
 
「先跟你說你能用的部分吧,施展魔法的方法,就是你要相信自己能使用並控制它,但是不能過度使用,因為使用魔法會消耗自身的體力。」奧妮蕾做了個簡單的說明,並說出納茲能用的魔法。
 
──比起自己,眼前的這女孩比他更瞭解納茲...
 
「怎麼了嗎?」納茲問著正在發呆的傑拉爾,「啊,沒事...我們快走吧,要找的金葉就在這森林裡吧?」不想讓納茲知道自己現在在想什麼,他微笑著搖了搖頭。
一旁的奧妮蕾看著傑拉爾的樣子,似乎看得出傑拉爾在想些什麼。
 
--
 
擊退了企圖要攻擊他們的物種,對於使用魔法,納茲很快就熟練了。
「即使心沒有了記憶,身體也還是記得嗎?」奧妮蕾小聲的說著,「?」聽到這句話的傑拉爾,雖然一臉的疑惑,但是他沒有馬上問是什麼意思。
 
「身體上有感覺到什麼異狀嗎?」她走上前問,「沒事,反而覺得很輕鬆呢!」納茲開心的笑著說,他沒想到竟然可以如此輕鬆的使用魔法,雖然奧妮蕾說會消耗體力,但是直到現在,他還沒有任何的疲倦感。
 
在往前進一點,傑拉爾就問起了關於金葉的事情:「金葉長什麼樣子?」「金黃色的葉片。」只回答了這樣,「就這樣?」「嗯,就這樣,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徵可講。」奧妮蕾也是到處在找著,不過她也沒看過金葉的真正樣子,只在書上看過。
而傑拉爾的話...對於植物的瞭解並不是很多,但是基本常識的都知道。
 
「金黃色葉片...」根據聽到的描述,納茲也很認真在找著,畢竟是攸關於自己的記憶,他想知道更多關於自己的事情,而且缺少了過去的記憶,心裡的某處也感到空虛。
 
──知道了,要怎麼做?
他不知道...一旦恢復過去的記憶,他是否還能像現在一樣?
明明感到空虛,可是潛意識卻一直想阻止自己恢復記憶。
──不要想起來...拜託...好不容易才解脫的...
 
這樣的話,自己就更得去找答案了。
 
--
 
沿著散發著清淨的氣息的河流走,便會看見長著金黃色葉片的樹林,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怎麼會這樣...」奧妮蕾驚訝的看著眼前這片枯樹林,與其說是枯樹林,不如說是遭到破壞殆盡的死樹林。
 
不只樹木被強大的衝擊力道所毀,連該是金黃色的葉子也都成了褐色的乾裂葉片。蹲下來撿起一片枯葉的傑拉爾,對於這樣的景象非但沒感到難過,反而是感到有點...高興?──....對於自己會有這種想法的傑拉爾,連自己也覺得可怕。
 
他稍微轉頭看了一下納茲,對方的反應如他所想的一樣,相當驚訝的表情。
面對這樣的景象,任誰都會有這樣的反應,而這時奧妮蕾提出了個建議:「先前說的事就取消吧,改變方式,你就帶納茲回去,我去找其他方法。」
 
對於這建議,傑拉爾總有幾分的.....不願意?
但是納茲本人似乎對於自己所屬的,名為妖精尾巴的公會很有興趣。
「我想看看公會!」納茲像個未見過世面的小孩子般說,「啊啊,就回去吧。」如此回答他的傑拉爾,其實有那麼一點不想帶他回去...
 
在要回去之前,奧妮蕾叫住了傑拉爾,「聽著,你只能跟他們說納茲是因為你們〝這次〞的任務的關係而失去記憶,關於在虛幻遊樂城所發生的事情絕對不能跟他們說,至於我的事情就隨便你要不要說,現在我把納茲暫時交給你們,所以你一定要保護他,他並不如你們所看見的那樣....」
 
之後奧妮蕾沒再多說什麼,似乎是認為再說下去的話,會把什麼重要的秘密給說了出來,這點傑拉爾也察覺到了,之前就認識納茲的人,像是奧妮蕾和幻之主她們,都刻意不將有關納茲的事情全說出來,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他們知道。
 
──但是傑拉爾自己也不清楚,是知道?還是不知道會比較好?
 
--
 
「艾爾莎!今天是去哪裡了,怎麼都沒看到妳?」在公會裡待得無聊的露西,原本是打算跟艾爾莎一起去解任務的,但是都一直沒看到她。
「嗯,之前的盜賊任務讓我有點在意,所以就回去看了。」坐在露西旁邊的艾爾莎,順便跟米拉要了一杯茶。
 
「任務不是順利完成了嗎?」感到奇怪的露西,觀察力向來強的艾爾莎,是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事情嗎?
「我回去盜賊的根據地時,找到了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原本應該是房間的地方,在那裏看到了慘不忍睹的屍體。」「?!」
 
──屍體...?!
 
「雖然不知道是誰的,但是關於納茲解決掉首領的事情,我有點在意。」從艾爾莎的話聽來,她對於之後納茲的行為也開始感到疑惑了,就是覺得哪裡奇怪。
艾爾莎不說的話,露西還以為只是納茲跟傑拉爾的感情變比較好了呢,原來所謂的怪異感就是從這裡來的嗎?
 
「我回來了。」
跟平常不同,傑拉爾這次表現的較為含蓄,跟在他後面的是.....納茲??
 
怎麼感覺好像差很多?
「這裡就是妖精尾巴...很棒的公會啊!」一臉開心的樣子,一點也不像他剛來時的冷酷樣子,而且看傑拉爾的表情,就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
拖了好久總算....
其他的坑就慢慢填吧。
 
關於這篇《平行線‧裏》,會盡量縮短篇幅,因為另一篇文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