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143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7:奧妮蕾

  
 
走到原本已經崩塌的地方,女孩硬是將一扇破爛的門推開,走進了一條陰暗的狹窄隧道。
直到看見一扇白色的門後,女孩才停下腳步並打開了門。
 
「哎呀,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呢。」女孩有點意外的樣子,但是很快就平復了下來。
原本該是白色的房間,如今已被深紅的鮮血所染,一股濃重的腥味讓人覺得不舒服,可是女孩像是早已習慣的樣子。
 
她若無其事的走到早已奄奄一息,坐在牆邊的人面前,「算啦!反正至少在你死前就給你好好享樂過了。」她所面對的人看來是個男人,但是對方的臉幾乎被利器所毀,看不出原來的樣子,身體也有多處的挫傷和刀傷,由於身體被剖開,裡頭的內臟都掉了出來。
 
女孩一手抓起了還溫熱的腸子,隨後扯斷了它。
「人類可說是相當脆弱的生物哪...是不是呀?........海斯。」
 
--
 
不曉得要往哪裡走去才對的傑拉爾,正想往剛才走來的路回去時,卻被由風所形成的牆壁所擋住,發現這也是由魔法所形成的屏障,想用同樣的風魔法消除它之時,一個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想去哪裡?」
「當然是回去找納茲。」
「去哪裡找?」
「他所不見的地方。」
「那女孩不是說已經太遲了嗎?」
「即使如此我也要去找。」
「真是個笨蛋呢。」
「?!」
 
一個跟之前所遇到的白髮女孩差不多高的黃髮女孩出現在他面前,讓傑拉爾比較注意的,是她那雙像是水晶般的眼睛...這女孩是人類嗎?
 
「我是奧妮蕾,聽說妖精尾巴的人都很重視同伴,但是你們卻如此遲鈍,所以...星魔法Lv.1─星河!」突然發動攻擊的奧妮蕾,一點也不給傑拉爾半點時間,「屏障!」風所形成的屏障擋住了聚集成河流一般的星光,「真搞不懂呢!」奧妮蕾直接拿出一把雙頭刀來,往傑拉爾的方向攻擊。
 
「什麼...?!」自己可沒有武器這種東西啊,只好直接接住...「空手接白刃?...呵,如果沒有這點程度的話,就什麼都保護不了!」加重了力道,這讓人不禁懷疑這女孩的力氣也太大了吧?
 
〝碰!〞
原本拿在奧妮蕾手中的武器突然消失不見了,這讓傑拉爾往後退了幾步。
看對方的表情也是一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打架就到此為止吧?」
 
一個散發出神秘氣息的女性的出現,阻止了奧妮蕾的攻擊行為。
「妲絲...遊樂城的管理員。」奧妮蕾走到她的面前,「怎麼了嗎?」
 
「那孩子已經醒來了,但樣子有點怪。」妲絲說,她轉頭看向傑拉爾,「你是接受了我的委託才來的吧?妖精尾巴的人。」
「我是沒錯...」
「別理他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奧妮蕾問妲絲說,顯然她很不喜歡傑拉爾。
 
「就算妳這麼說...但對方是接受了我的委託才來到這裡,而且那孩子不是跟這人有關係的嗎?」妲絲用著無奈的口氣說,「請跟著我來吧,奧妮蕾?」她看向還在鬧彆扭的奧妮蕾,「知道了啦...走啦,你不是在找他嗎?」對著傑拉爾講話的奧妮蕾,聽到她說的話的傑拉爾,一臉驚訝的看著她問:「妳知道納茲在哪裡?!」
 
對方點了點頭,但是還有一堆問題想問...算了,之後再說。
 
--
 
遊樂城對於小孩子來說是夢幻般的樂園,這裡存在著許多美好的事物,所以住在這裡的孩子們對於外面的事情可說是一無所知。
妲絲帶著他們進入一間滿是有著棉花糖裝飾的房間,整間看起來就是軟綿綿的感覺,空氣中瀰漫著香甜的氣味。
 
「在那裡。」妲絲指著前面的房間說,「妳移位了?」奧妮蕾問,她記得之前帶納茲睡的房間不是這間,「嗯,因為他身上的傷都好了,所以就移動到這裡來了,總之妳就看看吧...」
 
兩人走進房間時,只見納茲獨自坐在床上。
「納...茲?」總覺得有哪裏奇怪的地方,傑拉爾靠近了納茲,正想伸手去碰他時,納茲像是被嚇到似的往後移動了身體,「.....誰?」
 
 
「他醒來之後就一直是這樣了,應該只是暫時性的失憶...用金葉的話就能恢復記憶了。」妲絲解釋著,因為不是立即性的,所以只能推測是某人用了藥物使得納茲失憶,藥效也是直到現在才發揮,「能用記憶魔法的人很難找...只能用金葉了嗎?」思考著的奧妮蕾。
她和妲絲在一旁討論著,而傑拉爾正在跟納茲講些事情。
 
「你叫做納茲‧戎氏,跟我一樣都是妖精尾巴的成員。」
「傑拉爾也是?」用著孩子般的眼神看著傑拉爾,不像之前那樣冷漠的表情,是因為沒有之前的記憶才會有這樣的表情嗎?
「嗯,大家都是好人,而且很快樂。」繼續跟納茲說妖精尾巴的事情,但是接下來比較傷腦筋的就是回去的事情了,他要怎麼跟大家解釋呢?
「快樂...」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納茲想著。
 
「總之先恢復納茲的記憶,我也要問你一些事情,作為交換,我也會把我所能告訴你的事情告訴你。」看來是結束了跟妲絲的對話,奧妮蕾走過來問。
「妳想問什麼?」傑拉爾也不是完全的天然呆個性,他還是多少能察覺到,奧妮蕾所想問的事。
「納茲也一起聽吧,能知道多少事就知道多少。」奧妮蕾說,只是當納茲恢復所有記憶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
 
傑拉爾最初是在忘迷間遇到納茲的,原本只是拜託納茲帶他離開忘迷間,但是之後對他產生了興趣,甚至還邀請他加入妖精尾巴,雖然剛開始拒絕了,但還是加入了...
 
「納茲好像不喜歡別人剪短他的頭髮呢。」當傑拉爾說這話時,納茲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剪短頭髮不好嗎?」他說,這問題應該是要問失憶前的納茲才對,對於失去過去的記憶的納茲而言,是無法理解過去的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
 
對於這疑惑,奧妮蕾並沒有解釋,可能是多少...不想把不知道還比較好的事情說出來。
「還有呢?」她問。
「個性比較獨立。」就以他的觀察來看呢,納茲大致上就是不喜歡與他人有所互動,「我能說的大概就這些了,妳呢?跟納茲有什麼關係?」
 
「我是...改造過後的影子,暗的存在。」
「暗的存在?」他驚訝的說,因為對於他們而言,暗的存在一直都是個不可思議且少見的存在,甚至於有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
 
由內心的黑暗所產生出來的存在,若本人的意志夠強,就能形成具有自我意識的存在,反之,則會形成黑暗物種。
 
「雖然時間很短暫,不過我有跟納茲一起出任務過,所以關於他的事情我幾乎都知道。」原來是以前跟納茲一起工作過的同伴啊...雖然他這麼想著,「但是,我跟他個性不合。」
「咦?」雖然想問,但是奧妮蕾不願多說。
 
「?」一臉困惑的納茲,眼神變得比之前還要清澈了,如果想起了過去的事情,那這樣的眼神是不是會消失呢...?
 
如此想著的傑拉爾,可是他知道不能這樣做,如果納茲想恢復記憶的話,他也沒理由阻止他吧?
 
 
 
 
 
 
 
 
-----------------------------------------------------------------------------------------------------------------------------
說好的情報交換呢?〈眾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