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要公告

※詳細出沒CP請看置頂文!
※留言回應完全開放,非天空會員也可留言。

【不定期更新】
└對於連載中的文或完結的文,如有錯字或格式錯誤請見諒,隨時修正...
  • 17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章

從未被訴說過的事情....戴著奇異面具的人說起了事實的真相。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狐妖少年愛上了住在花街的男娼,雖然喜歡他,但是狐妖少年因為自身的身分
關係而不敢在對方面前現身,直到那名男娼少年被賣到遙遠的東北為止。
被帶至東北的某座神社的少年,也在下任神主的幫助之下,跟狐妖少年認識,兩人一起到了偏僻的村落
建立了神社。

在長時間的相處之下,狐妖少年才鼓起勇氣向少年告白,不過少年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然而就在這樣
的狀況之下,不請自來的妖怪就找上門來了。

為了保護少年,狐妖少年挺身而出,但最後的下場就是被砍頭。
見到此景的少年,內心被湧出的負面情感所淹沒,輕易地就將妖怪給打落至黃泉並封印了起來,但是他
本人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曾經照顧過少年的神主,對他們下了詛咒,不管轉生幾次都一定會相遇。
這是神主的願望,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那麼,為何妖怪會找上門?

對呢...那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為什麼強大的妖怪會找上這間小神社的神主呢?

簡單來說,就是被唆使的。
理由?好吧,要給予曲適當的理由確實是費了不少力氣和時間。
原因?不需要跟你們講,因為那不過是其中一個需要的環節罷了。


──『告訴你事實吧,那傢伙也是其中一個特異點,如果不除掉他的話,你就無法完成你的復仇,畢竟
他有著能夠消滅你的力量,就算他不會找你麻煩,總有一天你不得不面對他,因為他一定會阻止你的
所作所為。』

那一天是哪天?這件事情我並沒有告訴他,因為我也不知道是哪天,但總有一天會出現的,因為再怎麼
說,曲本來就是為了向人類復仇才重返地面。

──那麼,華乃和霜月呢?

不用多作解釋吧?霜月是因為認識繪柳的關係才來,還有想代替津羽見保護那兩人;華乃是因為認識曲
的關係才來,這也是為了想知道曲的真意為何。
但那兩人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阻止曲的貨色,畢竟曲並不單單只是黃泉妖怪而已,至少他在很久很久
以前是人類。

──人類?

嘛,就算知道也沒用,因為那是怎樣都不可能對抗的怪物。

 


...

回到現在,原本雙手空著的曲,手上多出了一把武士刀,他舉刀指向了磯貝。
「給你個選擇....對了,就像你之前為了保護這裡的人一樣,把你的命交出來的話,我就放過其他人
怎麼樣?你應該不想看見這傢伙第三次死在你面前吧?」

「第三次?」聽到這詞時,大家都看向了磯貝和前原,雖然已經從他們那邊得知了曲的事情,但那句話
是什麼意思?前原皺起眉頭,磯貝則是一臉哀傷的樣子,看來他們並沒有將所有的事情說出來,取而代
之的是曲將前兩世的他們遭遇他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這隻狐妖為了保護月劍神主而被我殺了兩次,不覺得愚蠢嗎?」帶著嘲笑的語氣說著的曲,就在此時,
貼在角落的符咒一一掉落了下來,接著一陣爆炸聲響,牆壁被炸出了大洞,出現的是繪柳和扶著霜月的
華乃。

「大家沒事吧?!」如此說著的繪柳,手中多了幾張跟曲所使用的符咒不同的符咒,顯然是用那些符咒
破解曲的術式的,「沒什麼大事,謝謝妳。」緊跟著片岡,其他人也跟著逃了出來,「繪柳桑,請問
那些符咒是?」殺老師問,雖說繪柳是神社出生的,但沒怎麼聽她說會用符咒。
「津羽見桑教過我的,總之我先牽制住他...」但就在下一秒,曲就以著極快的速度衝上前並且用力的
往繪柳的腹部用力揍上去,直接的將繪柳給揍飛到一旁。

其他人見狀也準備迎擊,片岡、岡野分別從曲的兩側攻擊,但是她們手中的小刀皆被曲所擋下並打飛,
同時曲也將她們打趴在地,接著直接衝撞過來的四版也被曲輕易地閃過,並且給予了重擊,絲毫沒有
破綻的曲,一個個的將緣戶的人給打倒在地了。

只剩下殺老師以及擋在磯貝面前的前原,還有不在的雪村老師。
「紐...前原君、磯貝君,這邊就交由為師來...」看著自己的學生一一被曲所打倒,殺老師便用自己
自豪的速度迅速的出現在曲的身後,但是曲就像是早已看透了這一切,直接轉身揮刀砍向殺老師,其
速度之快連殺老師都嚇了一跳,隨後曲拿出了更多張的符咒,直接往殺老師的方向射出,原以為力量
強大的殺老師有辦法制止住曲的,但看來對方不是省油的燈,他從袖子裡拿出多把掛有符咒的苦無,
徹底的封住了殺老師的行動。

不過短短幾分鐘,曲就打倒了其他人,接著他再度看向那兩人,同時也是他的目標。
「我沒打算殺死他們,畢竟還在交易中。」說著,他再次舉起了手中的刀,在一次的問向了磯貝:
「是要犧牲自己?還是要所有人一起陪葬?」

「我...」
「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把磯貝交出去!」
「前原...!」
看見前原如此激憤的說著,雖然感到開心,但是磯貝知道的,曲不可能放過他。

大概是看膩了吧,曲冷不防的衝上前,一個手刀將前原打趴在地,「前原!」正當磯貝想上前看前原的
傷勢時,曲就將刀子抵在了磯貝的脖子上,「選擇吧,是他們還是自己?」


──已經不想再看到有人受到傷害了...


「磯...貝...不行啊...」雖然趴倒在地,但意識還是存在的前原,伸出手想制止,其他人也是,雖然
被曲的一擊給打倒而無法行動,但他們都還是清醒著的,過去磯貝為了幫助大家兒吃了不少苦,也留下
了不好的回憶,已經不希望磯貝為了他們而──.....

「抱歉....前原,大家。」聲音在顫抖著,身體也是,但他還是擠出了最後的微笑:「謝謝你們。」

當刀子刺穿那白色的身影時,鮮紅色的花也緩緩地綻放開來了。

 


「啊...磯貝───!!!」」」」」

 

 


──『不行啊,再度失去這件事情。』
腦中響起自己的聲音,是〝過去的自己〞所說的,那充滿懊悔的語氣。

映入眼簾的是躺在血泊之中,自己最喜歡、最愛的人....──為何自己總是如此無力?
『為什麼不願意表明自己的身分?就是因為這樣才沒辦法保護他的吧?』
『已經保護過他兩次了,是因為害怕才不敢說的嗎?』──斥責著自己的,是〝過去的自己〞們。

保有前兩世的記憶的前原,決定在這一世以著普通人類的身分生活著,見到磯貝並沒有前世的記憶時,
他鬆了一口氣,至少在這一世要讓他獲得幸福...原本該是這樣的才對。
雪華的威脅、閻魔的攪亂,以及曲的怨恨,讓磯貝不斷的受到傷害,前兩世都為了保護磯貝而死,
這一世則是兩度失去了磯貝,現在...又在一次的失去了他。

──若是有力量的話,就可以保護他了。
前兩世為狐妖的他,一直隱瞞著眾人的秘密,就是他現在也是狐妖的事實。
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前原身為狐妖的力量以及特徵至今為止都沒有顯現出來,根據族裡的長老所說,
有可能是受到前兩世的影響才在無意識之間產生出了「要是用狐妖的身分生存著的話,一定會再次失去
磯貝」這樣的想法,而這想法也是造成前原只能以人類的身分生活著,結果導致了狐妖的力量逐漸消失。

──現在呢?
沒有了力量,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亡...

 


「這樣,就沒有礙事的存在了。」說完這句話的曲,漸漸地消失了。

 

 


...〝撲通!〞

「?」雖然很微弱,但是那聲音是確實存在著的。
〝撲通!〞
微弱的心跳聲,不應該是從眼前的軀體所發出來的,但是前原確實聽到了,他拖著沉重的
身子上前查看,但是對方卻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他〞緩緩地起身,正當前原以為磯貝沒死時,他注意到異狀了,「你真的是我認識的磯貝嗎...?」
披在他背上的一束馬尾,那不是磯貝該有的樣子,而且他的眼神也跟平常的磯貝不同,該是溫和的眼神
變成了寒冰刺骨的眼神,整體的氣圍也完全不同。

「曲...在黃泉裡嗎?」過度冰冷的話語,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那不是他們所認識的磯貝,「不對...
雖然看似相同,但他不是我們所認識的磯貝君!」透過自己的眼看見了些什麼的渚大聲的喊著,接著
〝他〞站了起來,絲毫不在乎身上沾染了鮮血,仍有點不穩的身子走往了河流的所在,直覺性的,前原
吃力地站起來,跟在〝他〞的身後。

──若是不跟著的話,總覺得自己一定會後悔。

「紐?!前原君!」對於前原突然的行動,殺老師也感到驚慌,雖然曲所下的符咒已經被拆下,但是在
被溶解的觸手恢復原狀之前,他沒有辦法自由行動,「抱歉了殺老師、大家,雖然說不應該獨自行動的
,但是現在...這是我跟〝悠馬〞的問題。」

──那是最初相遇時,所喊的名字。
跟前一世和現在不同,是當時的他所知道的名字。

「那就去吧,畢竟這已經不是我們可以干涉的事情了。」此時華乃說,不只是她而已,其他人也都對
前原點了點頭。

「謝啦...」說著,前原便往悠馬所前往的方向走去了。

 

-


──明明已經不想要再離開他了,可是為什麼...

這全是懦弱的自己所導致的結果,前原挺身保護了自己,自己卻什麼也做不到。
──真正該恨的是自己本身。

『既然這樣,就忘了一切吧,這也是脫離這詛咒般的命運唯一的方法。』
不要想起所有事情,不要遇見前原,讓一切都當作沒發生過,是不是就不會再讓任何人受到傷害了呢?

──『不過一定要除掉他,那個憎惡的來源。』

所以,前往黃泉吧。


...

走到河邊的悠馬...初代月劍神主,抬頭看著圓滿的月亮,明明是如此的美麗且溫和,此刻看來卻顯得
可笑。

就在他要踏進河裡時,前原的叫喊聲讓他停頓了一下:「悠馬!」
拖著沉重的身子,前原仍追上了他,「你要去哪裡?」前原問,不過對方沒有轉身看向他,「我要去哪
裡是我的自由吧...?」冷淡的語氣,對於回答前原的問題,他似乎不是很想理會。

「我已經決定了,我要保護你,而且要一直待在你身邊,所以拜託了...」──不要離開我。

「...」沉默了一會的悠馬,依舊沒有轉頭,他往前了一步後,就往前倒下,消失在河裡了,甚至前原
都來不及伸出手去抓住他。

那個令他如此著迷且憐愛的笑容,已經───......

 

 

 

 

---------------------------------------------------------------------------------------------
超級拖戲?
應該說是超級刪減吧...

這個長篇故事終於要完結了......〈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